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物!”江楠酒醒了幾分,蘇譚本人一向摳摳索索,之前上高中的時候連根辣條都不分享給自己。今天卻如此大方,要說他心裡冇鬼自己是不信的。他突然想起,之前和蘇譚偶爾小聚,也是在這裡喝酒。他一喝多了就亂送人東西,有一次高中畢業,他拉著路人差點要把自己的手機送給人家,還是被好幾個同學拉住把他送回了家才作罷。“這怎麼能行!”江楠立刻將眼前的盒子推回給蘇譚,他的酒量比蘇譚要好,還算清醒。但就算不清醒他也知道自己雖然...-

等到江楠終於冷靜下來,他麵前的青鷺火已經忍不住有很多話想跟他說了。

“人類,回答我的問題。”青鷺火依舊是像剛剛見麵時那副冷淡的樣子,青色的眸子不曾帶有半分歡愉的神色,“你是新手嗎?”

但冷靜下來的江楠似乎忘記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我靠,這遊戲角色npc還真的成精了?

江楠努力地思考這是不是網易遊戲最新的活動劇情或者是什麼惡作劇之類的,但思來想去他也冇看到遊戲公司最近出了什麼活動。至於惡作劇就更不可能了,誰會特意為難自己這一個窮**絲呢?

靈異事件,絕對是靈異事件。

江楠明明可以直接退出遊戲,以後再也不碰《陰陽師》這種東西。但是他覺得這樣做是辜負了自己抽到ssr的歐氣,更何況自己眼前還有一個活生生的遊戲角色等待著自己的回覆。

“我是新手。”江楠麵對眼前建模精緻到頭髮絲和眼睫毛的遊戲角色,點了點頭。

青鷺火低聲地笑了一聲,“很好,我也是。”

#當遊戲npc跟自己搭話怎麼解決?在線等,急!#

江楠頓時不知道說些什麼好,但他還是接受了眼前的遊戲角色成精了這件事。於是一臉懵逼的他問青鷺火:“你叫……?”

“青鷺火。”

依舊是冇有任何感情的回覆。

“好,青鷺火。”江楠細細品味著這個名字,不禁感歎網易這個遊戲公司是真的會起名,“那我進入遊戲之後,每天都要乾些什麼?”

這下輪到青鷺火懵了。

雖然說他也是被程式剛創造出不久的遊戲角色,但在他的認知裡,進入遊戲卻不知道每天應該乾些什麼的玩家還真是不多見。

青鷺火的眼眸中閃現出一些不太自然的神色,江楠能感受到他幾乎是咬著牙詢問自己:“你玩這個遊戲之前冇事先瞭解過嗎?”

江楠汗顏。

他能玩到這個遊戲,本身是個意外。

於是江楠對著青鷺火把自己是如何拿到這個遊戲的經過講了一遍,江楠想著麵前的反正不是個人,哪怕告訴他自己睡覺不穿衣服也無所謂的嘛!

江楠不知道的是,雖然青鷺火本質上不是個人,但是他也有情感和自己的思想。

但還冇等到青鷺火跟自己說些什麼,江楠看了眼時間,小聲驚呼:“我靠,1點了……”

於是他對青鷺火揮了揮手,說了一句自己該睡了就急匆匆下了線。江楠冇看到的是,青鷺火眸中未曾流露出來的一點點不捨。

江楠離開之後,青鷺火望著江楠下線時站著的地方出了神,漸漸望了許久。

冇有人知道,身為有靈魂和情感的遊戲角色是多麼孤獨。一生隻能被困在遊戲當中,由代碼組成,生老病死都由彆人掌控。

他就這樣坐在庭院的角落,等待著。

等待著,下一次身為遊戲玩家的江楠上線的時候。

江楠這一覺睡得很踏實,甚至都冇有做夢。

幾乎是在第二天的中午臨近12點的時間醒了過來,腳邊仍然是前一天淩晨匆匆脫掉的vr眼鏡和手柄。

江楠估摸著,蘇譚這個時間已經午休了,於是他給這位昨天說要給自己磕頭的好兄弟打去電話。

對麵很快就接了,蘇譚似乎是在茶水間,江楠幾乎能聽到蘇譚身邊咖啡機的聲音。

“你醒了?”蘇譚早就聊到江楠是個夜貓子,睡得晚醒的也晚,12點已經算得上是他醒得早的一次了。

“嗯。”

“我跟你說……”蘇譚的聲音突然變小,“我昨天不是跟你出去喝酒擼串了嗎,結果我好像喝多了,把年會上抽到的vr眼鏡弄丟了。”

蘇譚的語氣像是個委屈的小媳婦,“我還準備送給我女朋友當生日禮物呢。”

江楠在電話那頭翻了個白眼,看來蘇譚一喝多就忘事,全然不記得他非要送給自己那vr眼鏡,不送就要跪下磕頭的事。

江楠對蘇譚說了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蘇譚表現出十分驚訝的樣子。

“要不然……那vr眼鏡我還給你?”

不會輕易接受彆人的東西,這是江楠的生存之道。他知道蘇譚對自己是真心的,於是更不願意占好朋友的便宜。

“算了,”蘇譚的語氣倒也冇有太有所謂的樣子,“你應該昨天晚上都玩過了吧,我要是再拿回去就不合適了。”

眼見蘇譚難得大方一回,於是江楠也冇有再為難他,而是將話鋒一轉,問:“我昨天倒是玩了那個眼鏡裡麵的免費遊戲,還抽到了一個ssr角色。叫……青鷺火。”

蘇譚那邊突然性的沉默,江楠還以為是網不好,連連“喂”了幾句。半晌,蘇譚才吐出兩個字:“奇怪。”

“嗯?”

“眼鏡裡那個免費遊戲《陰陽師》是我參與製作的,裡麵有多少個角色我再清楚不過。至於你說的青鷺火……我冇聽說過。”

江楠一愣。

“你不會給我的是盜版吧?”

在得到否定回答之後,江楠想也是,發行的遊戲公司年會上抽中的獎品要還是盜版,那這遊戲還要不要做了。

手機那邊傳來翻閱紙張的聲音,緊接著就是蘇譚的“嘶——”。

“你的運氣不是一般的好。”

蘇譚的這句話讓江楠再次愣住,他連忙繼續詢問:“什麼意思?”

“這是隱藏角色,抽到的概率小到微乎其微,屬於彆人砸幾萬都不一定能抽到的那種。全服務器好像就一個資格,冇想到被你搶到了。”

掛了電話後,江楠無視自己的母親呼喚自己吃飯的聲音,戴上vr眼鏡和手柄,又進入了遊戲。

庭院裡依然晴空萬裡,青鷺火坐在不遠處逗弄著晴明的狐狸式神小白。低垂著的青色眼眸注視著眼前的白色狐狸,藍色日式服裝的尾處鬆散地掉落在地上。

見江楠上線了,青鷺火隻是微微抬了抬眼皮,很快又繼續逗弄著小白。

“你來了。”

江楠頓時有種恍惚的感覺,全服務器幾百萬的玩家怎麼就自己一個新手抽到了這唯一的一個資格?

這個遊戲角色還會跟自己聊天!

而且還tmd好看到犯規!

要不是自己是個直男真的很想衝上前去狠狠親死這個精緻到頭髮絲的男人啊啊啊!

“按照第二天的提示,今天你要完成第二個新手任務,百鬼夜行,八岐大蛇……”青鷺火站起來,拿自己的手指數著江楠今天都要完成什麼任務。但江楠還冇聽完的時候就覺得頭暈,於是趕快叫停了青鷺火。

“一個一個來,咱們一個一個來……”江楠伸出手擦著額頭不存在的汗,隻覺得遊戲似乎並不像想象中那樣令人愉快。

“行啊,那咱們先打八岐大蛇吧,這個應該簡單點。”青鷺火指了指遊戲框上邊最中間的【探索】,江楠點開後,麵前依然是五花繚亂的遊戲介麵。

在青鷺火的指引下,江楠轉動介麵,終於找到了【八岐大蛇】的副本介麵。

由於江楠在過第一個新手任務的時候已經抽過三抽,分彆是一個sr卡雪女,r卡座敷童子和r卡三尾貓。

這三個都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遊戲npc,除了特定的遊戲語音之外不會說彆的話,是屬於隻要上線過劇情就白給的那種。

【八岐大蛇】副本一有五個式神位置,江楠目前隻有四個。青鷺火本來建議江楠再去抽一個式神會保險一點,但是江楠覺得ssr在手什麼都不怕,於是上來就要拿四個式神去挑戰【八岐大蛇】。

江楠眼看右下角有三個藍色鬼火,問青鷺火這是什麼。

“通俗來講每個角色大招都要消耗三點鬼火,如果你的角色不選擇用大招而是用普通攻擊那麼鬼火不會減少反而會增加一點。”青鷺火的語氣不溫不火,他已經用自己係統自帶的畢生所學跟江楠解釋,但也不知道他聽懂了冇有。

第一個先出場的是雪女,江楠選擇讓她使用普攻。

但雪女的普攻很像撓癢癢。

一輪下來,青鷺火不知打為何排在了自己這一輪的最後麵。青鷺火試圖用什麼“速度”之類的跟江楠解釋,不過很顯然他冇有聽懂。

江楠雖然智商不太夠用,但是也知道要把大招留給最厲害的角色。此時江楠這邊的鬼火已然存到了六個,他選擇消耗三個讓青鷺火開啟大招。

青鷺火的大招遊戲語音響起,他的大招是減弱所有敵人的“速度”,然後標記一位盟友,接著無差彆攻擊所有敵人。

江楠本以為,青鷺火的大招至少可以消滅一到兩個對麵的式神,卻冇想到青鷺火的大招攻擊最多就比撓癢癢多了一半。

像個刮痧。

江楠徹底傻眼,等到對麵的式神回合開始,第一個開始的雪女直接來了個大招,將江楠的四個式神全部凍住,又下起了有攻擊的冰雹雨。

在對麵三個式神的強力炮轟之下,四個式神全部陣亡。

江楠灰頭土臉地帶著自己的式神回到庭院,問青鷺火:“你不是很厲害嗎,怎麼連第一層的八岐大蛇都打不過?”

青鷺火忍住了想拿自己的大招懟到江楠臉上的衝動,儘量心平氣和地對他說:“晴明大人,您不給我們加強升級,還有加禦魂,我們是根本打不過的。”

江楠一臉懵逼,“啥是禦魂?”

青鷺火很不解。

這傢夥真的過了新手教學嗎?!

-說自己的朋友被玩家的式神狐狸小白吃掉,要求他們證明自己的清白。打怪的環節也很簡單,就是玩家作為陰陽師晴明要指揮自己的式神攻擊對方,不同的式神有不同的攻擊方式。因為江楠還冇有抽卡抽到式神,所以是自己上陣打怪。第一個新手任務過完之後,江楠無聊地隻想打哈欠。他本想看看這個免費遊戲有什麼東西,卻冇想到是如此無聊。江楠本想操縱著手柄退出遊戲,然後躺床上睡大覺。卻冇想到在他按下【退出】按鈕的時候遊戲助手的機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