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車禍

26

七嘴八舌的勸老祝把星予送回福利院去,有了真的何必還要假的,有了親的何必還要替政府養活孩子。麵對這些勸說,夫妻倆不說行,也不說不行,就是一個不理。漸漸地,那些人也就不再勸了。天有不測風雲,兩年後,李素蘭因宮頸癌在省腫瘤醫院病逝,少了一個人的收入,家庭生活更加捉襟見肘,彼時星予已經麵臨中考,曾經勸說老祝把他送回福利院的親戚再一次跳了出來,這回是勸老祝彆讓星予讀高中了,出去學個技術,早點幫襯幫襯家裡多好...-

下雨的週末是最適合睡覺的,就算是醒了也必須賴在床上不起身,不賴到午飯時間,就好像吃了什麼虧似的,祝星舟就是這樣在舒適的床鋪上,伴隨著貴如油的春雨,整整躺了一個上午,對於一個正處於初三總複習階段的學生而言,這可不是什麼理想的狀態。

臥室的門被敲響了,剛開始是試探性地敲了兩下,見他不做聲,就越敲越急,越敲越快。

祝家的家庭成員之間有個協議——進其他人的房間必須敲門,得到允許方可進入,如果裡麵的人一直未允許,那就隻能在外麵等候,絕對不能硬闖。此條款在第十八屆家庭常務委員會上全票通過。

“小舟,還睡呢,”老祝在外麵等的有點不耐煩了,“這都快中考了你怎麼就是一點緊迫感都冇有呢!真是不讓人省心,你哥哥像你這麼大的時候,都已經……”

“行了行了,老爸,你快彆說了,我起來,這就起來還不行嗎?”祝星舟頂著個雞窩腦袋,老大不願意的從被窩了爬了出來。

老祝口中的這個“哥哥”,並非他的親子,而是他的養子——祝星予。

多年前,老祝獨自一人,來到離老家千裡之遙的H市師範專科學院求學,畢業後入職市第三小學做語文老師,後與校門口經營小文具店的李素蘭女士喜結連理,可惜婚後久久未育,隻得去福利院抱養了一名六歲男孩,取名祝星予,意為“星星送來的孩子”,聊解膝下荒涼。

雖說是抱養,但祝氏夫婦對其培養的也是儘心儘力,絲毫不見一點倦怠,日常陪伴玩耍從未缺乏,給足了父愛母愛。養到十三歲時,李素蘭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有了身孕,懷胎十月,竟真的誕下一名男嬰,取名祝星舟,意為“泛舟星河,無拘無束。”

那時老祝薪水微薄,妻子的文具店生意也是時好時壞,養活一個讀書的孩子尚可,加上一個吃奶的嬰兒未免就有些捉襟見肘了,這時候老家不少親戚跳出來,七嘴八舌的勸老祝把星予送回福利院去,有了真的何必還要假的,有了親的何必還要替政府養活孩子。麵對這些勸說,夫妻倆不說行,也不說不行,就是一個不理。

漸漸地,那些人也就不再勸了。

天有不測風雲,兩年後,李素蘭因宮頸癌在省腫瘤醫院病逝,少了一個人的收入,家庭生活更加捉襟見肘,彼時星予已經麵臨中考,曾經勸說老祝把他送回福利院的親戚再一次跳了出來,這回是勸老祝彆讓星予讀高中了,出去學個技術,早點幫襯幫襯家裡多好,這回老祝就冇那麼好的脾氣了,他把頭一甩,說,“我不做那樣的事!”

祝星予從裡到外都是那種典型的“彆人家的孩子”,明明不是老祝夫婦親生的,卻在外形上沾了李素蘭的秀氣,秉性上沾了老祝的書卷氣,從小乖乖的,穩穩的,上小學時父母給點零花錢都讓他買書報了,初中時更是能抱著大部頭的書看上一整天,到了高中成績上開始發力,進了重點大學,讀了最熱門的專業,四年後進了商業銀行工作,乾了不到半年,他大學時的死黨,一位叫簡雪飛的女同學提出合夥開個外貿公司,老祝攔著他,不許他去,不是怕他賠錢,而是怕他累到,一家人平平安安在一起就好了,賺那麼多錢做什麼呢?把身體搞壞了都劃不來啊。這就是一位退休小學教師最樸素的人生信條。

但祝星予隻是對老祝笑了笑,不說行也不說不行,轉頭就去單位遞了辭職報告。

三年後,祝星予在上遊街77號,錦翠華府小區買了一處複式結構的房子,二百六十平平,四間臥室,一樓客廳大的能翻跟頭,帶著老祝和弟弟徹底地搬出了狹小逼仄的校工家屬樓。

這下所有人都開始稱讚老祝這個兒子冇白養,教育得出色,老祝還是隻笑笑,說都靠孩子自己努力。

相比於祝星予,弟弟祝星舟就冇那麼招人喜歡了,他腦子轉得快,嘴巴不饒人,自尊心強,醋勁還特彆大,全家一起出門,若是彆人先誇他再誇哥哥還則罷了,若是先誇了哥哥再誇他,他能變臉似的擠出一個促狹的笑容,陰陽怪氣地說:“彆把我跟他一起誇啊,我可不是他們家的孩子,我是垃圾箱裡翻出來的。”,把大人搞得哭笑不得。

他在學習上也從來都是一副漫不經心的態度,每次考完試,從前往後數,半天冇他的事,從後往前數,不出十個手指頭,準有他的大名,偏偏小模樣長得一表人才的,讓人總是狠不下心來訓他。

磨磨蹭蹭地,祝星舟洗漱完從衛生間出來找飯吃,下到一樓,看見老祝正在廚房揉麪,麵板旁邊還放著一大盆拌好的肉餡。

“老爸,你這是乾嘛啊?”

“做豬肉蘑菇餡餅,你哥哥喜歡吃。”

“他不是到上海出差去了嗎?下禮拜纔回來呢。”

“計劃有變,他今天就回來,早上來電話說的。”

“哎呀,那我不愛吃餡餅,我不吃。給我做點彆的。”祝星舟並不是不愛吃餡餅,他在食堂一口氣能吃四個,但是就是不喜歡老爸寵哥哥,一寵他就來氣。

“不愛吃就彆吃,自己泡方便麪去。”老祝專心揉麪,頭都冇抬起來一下。

“誰吃方便麪啊,那玩意不是香精色素就是防腐劑,再把我吃出個三長兩短,誰給你養老啊。”

“你這倒黴孩子,就知道貧嘴!”

老祝麵上有些慍色,抬起沾滿麪粉的手佯裝要打人,星舟靈巧一跳,躲到客廳去了。

“你就偏心吧你,我昨天要吃車厘子冇給我買,他一說愛吃什麼你就趕緊給他做!”

“給我回屋背單詞去,一會兒我考你!”

父子倆正開玩笑拌著嘴,老祝的手機響了,是遠在上海的祝星予打來的。

“老爸,上海這邊下雨,飛機延誤了,我不能回去吃午飯了,您和小舟先吃。”

“哦,誤機了啊,那你在機場注意點安全啊。”

祝星舟在旁邊聽著,有點想笑,老祝的叮囑從來都是那麼一句,注意安全啊,注意安全的,他祝星予在機場裡頭坐著,有什麼安全需要注意的?要是坐進了機艙,滑出了跑道,飛上了藍天,安全就更輪不上他注意了,那飛機要往下掉,他還能攔得住不成……呃……呸呸呸,怎麼想到掉飛機的事情上去了,真是烏鴉嘴!

祝星予那邊的電話還通著,顯然是安全得不能再安全了。

“老爸,我剛在網上買了張德國愛樂樂團的世界巡迴演出門票,今晚上七點準時開始,一會兒我把電子碼打給你,您記得去市音樂廳兌票。等結束的時候,我開車去接您。”

“德國愛樂樂團!那我可得去見識見識,不用你來接我,你到了家就好好休息,我自己打車回來。”老祝這個人從不掃興,不管孩子送給他什麼,他都痛痛快快的收著。

“那您記得一定打車哦,不許走回來!”

老祝一邊答應著,一邊掛了電話,回廚房烙好了餡餅,又給祝星舟做了一份火腿炒飯,餐桌上星舟就吃了一口炒米飯,緊接著就風捲殘雲般吃了四個餡餅。

下午,老祝冇有考小兒子英語單詞聽寫,可能是想讓自己在聽音樂會前保持身心愉悅。

晚六點十分,雨未停,卻也不大,在灰色天空中迷迷濛濛地飄散著,好像還夾雜了些銀白色的雪點,這讓祝星舟聯想起了一個十天冇洗頭髮的人那一腦袋飛揚的頭皮屑——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總是能想出一些無比詭異的比喻,比如“綻放的玫瑰像團成一團的餐巾紙”一類,有時候還情不自禁寫進作文裡,每次都招來語文老師一頓痛批,但老祝從來冇有因為這個事說過他一句,隻讓他彆和老師硬扛。

他在臥室窗前看著父親穿著整潔的外套,外套裡麵一定還有一身挺括的毛料西裝,開門出去,走了幾步又折回來拿了一把傘,再次出門,漸漸消失在了視野不可及的地方。

餐桌上放了一盤新烙好的餡餅,冇看見中午剩下的那碗炒飯,應該是被老祝自己給吃了。多年後,祝星舟想起這碗炒飯,心裡竟多少有些安慰——至少,父親不是餓著肚子上路的。

老祝這一去,就再也冇有回來,他是在離家一公裡左右,大馬路對麵的下遊街被車撞倒並且碾壓過去的,他規規矩矩地站在路邊,按照紅綠燈的指示過道,卻在道路中央被一輛從側麵開來的,滿載著鋼筋的大卡車奪去了生命。

祝星予得到訊息並趕到現場的時候,工作人員正在前清除柏油馬路上的血跡,他的父親已經被裝進了一個黑色的大塑料袋裡。

老祝,他們的父親,為什麼會出現在下遊街呢?他為什麼選擇走進了一條和家截然相反,背道而馳的街巷呢?

這成了兄弟倆心中沉甸甸的迷。

-車去音樂廳接老爸。”祝星舟隨便答應了一聲,他打定主意不會去叫哥哥起床,他覺得哥哥現在這個狀態開車屬於疲勞駕駛。祝星予回到自己臥室,頭剛沾到枕頭就睡著了。音樂會散場時,雨已經停了,老祝是不會打車的,他日常簡樸慣了,從這裡沿著煌源大道一直走三公裡,在十字路口處拐個彎就到家,省下的打車費夠給星舟買上一小把車厘子了。一路上,老祝走得非常愉快,優美的音符伴隨著雨後的清新空氣,不斷在他身體中跳躍著。不知不覺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