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故人歸:神秘的領主

26

葉的沙沙聲和湖麵泛起的漣漪聲。這一瞬間的靜謐彷彿是一種等待,一種期盼已久的歸來。緊接著,蜜蜂們爆發出了比剛纔更加猛烈的討論聲,它們的聲音隨著微風飄蕩,傳到了慕昭的耳邊。雖然聽不真切,但慕昭還是能夠捕捉到一些關鍵詞語。“是她!”一隻蜜蜂激動地喊道,聲音中充滿了驚喜與不可思議。“她終於回來了!”另一隻蜜蜂附和著,語氣中透露出深深的感慨。“快去叫大人回來!”又有一隻蜜蜂急切地催促著同伴。慕昭站在那裡,不...-

慕昭從未想過,在這個奇幻的森林裡,連一條鯉魚都能如此人性化地與她交流。慕昭繼續保持沉默,還冇有完全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那條自稱“紅波”的胖胖的紅鯉魚見女主冇有動彈,似乎在思考著什麼。突然,紅波的尾巴在湖裡順手一攪,攪動的水波在湖麵上泛起陣陣漣漪。緊接著,一個白色的、有雞蛋大小的珍珠被甩到了女主的腳邊。紅波扯著嘴尬笑幾聲,用雄渾的播音腔說道:“小小見麵禮,不足掛齒。”說完,它便繼續靠在湖邊打瞌睡,彷彿剛纔的一切隻是它日常生活中的一個小插曲。

慕昭愣了一會兒,才緩緩撿起那顆珍珠,珍珠散發著淡淡的光澤。慕昭打量著這顆意外的禮物,心中更湧起疑惑。算了,事到如今,隨遇而安吧,還是先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吧。

慕昭轉身向那間木屋走去,就在慕昭轉身的瞬間,名叫的紅波的紅鯉魚悄悄眯著眼睛看著她的動作。它的眉頭緊鎖,彷彿在思考著什麼重要的問題。也許,在這片神秘的森林裡,每一個生物都有它自己的故事和秘密。而女主的到來,似乎為這片森林帶來了新的氣息和變化。

慕昭緩緩地走近那個隱藏在巨大銀杏樹中的樹屋,這纔有機會仔細打量這處奇特的居所。

慕昭抬頭望去,隻見這棵古老的銀杏樹高聳入雲,目測至少有三十來米高,宛如一座巍峨的巨塔。此時正值秋季,滿樹的銀杏葉已經變得金黃,彷彿一樹耀眼的黃金,閃耀著溫暖的光芒。樹下,厚厚的銀杏葉堆積如地毯,慕昭輕輕踏上,葉子發出沙沙的聲響,彷彿在訴說著千年的故事。

令人稱奇的是,這些飄落的銀杏葉並冇有出現腐爛的跡象,而是保持著和樹上葉子一樣的鮮活。每一片葉子都彷彿被時間定格在了最美的瞬間,讓人不禁感歎這裡的神奇與魅力。樹屋巧妙地建在銀杏樹的中間部分,與樹乾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從樹屋門口,一條由藤蔓編織而成的台階蜿蜒而下,一直延伸到地上。這條藤蔓台階看起來既堅固又富有生機,為這處樹屋增添了幾分神秘與浪漫。

慕昭盯著樹屋的入口看了許久,心中權衡著是否要進入其中。她想著,這個世界如此古怪,貿然進入彆人的家不僅可能顯得失禮,更可能隱藏著未知的危險。於是,她決定先在這裡靜觀其變,慕昭坐在柔軟的銀杏葉地毯上,閉上眼睛靜靜休息,讓自己的心情平複下來。微風輕輕吹過,銀杏葉隨風起舞,陽光透過樹梢灑在慕昭的臉上,帶來一絲絲溫暖,讓慕昭感到驚訝的是,她居然在這裡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寧靜與安詳。慕昭知道,這片森林和這個樹屋都隱藏著無儘的秘密,但現在,她更想享受這份難得的寧靜與放鬆。

就在慕昭沉浸在安靜的休息中時,耳邊突然傳來了細微而急促的喘息聲。她微微張開眼,看到那隻小鬆鼠正氣喘籲籲地站在她麵前。小鬆鼠的回來讓她感到一絲驚訝,但更讓她吃驚的是,小鬆鼠的手中竟然拽著一個白衣男子。

那白衣男子身材高挑,麵容風流,一雙微微上挑的桃花眼,眼神中透露出幾分不羈與灑脫。白衣男子見女主看過來,衝著女主微微一笑,那笑容如同春風拂麵,讓人心生暖意。

他溫文爾雅地自我介紹道:“在下胡裡,領主大人因參加每十年一次的領主會議還冇回來,你就現在這裡休息吧。”他頓了頓,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又說,“不過看如今這情況,怕是明天就要提前回來了。”

胡裡似乎看出了女主心中的擔憂,繼續安慰道:“你呆在這間屋子裡,屋子主人是絕對不會生氣的。這裡雖然簡陋,但絕對安全舒適。”

他的聲音柔和而堅定,彷彿是在給慕昭吃下一顆定心丸。

一旁的小鬆鼠也趕忙開口附和道:“對啊,對啊,這間屋子是領主大人的住處,是這片森林裡最安全舒服的地方,而且你在這裡,領主大人肯定不會介意的。”

小鬆鼠的話語中充滿了對那位領主大人的敬仰與信賴。

小鬆鼠說完,便拉著女主的手蹦蹦跳跳的走上藤蔓做的台階,那藤蔓台階蜿蜒曲折,卻異常堅固。小鬆鼠嘴裡還滔滔不絕地介紹著:“我叫宋栗栗,這個樹屋是上一任領主歸化後留下的,是個非常有意義的地方。”慕昭驚訝地問道:“上一任領主?”小鬆鼠點點頭,解釋道:“上一任領主本體是銀杏樹,功德圓滿歸化後留下這個樹屋給咱們現在的領主大人。”

慕昭的好奇心被徹底激發了出來,她忍不住繼續追問:“那現在的領主是什麼?”她心裡想到,上一任領主是公孫樹,這一任莫非是霸王花?不過,在經曆了會說話的鬆鼠和播音腔的紅鯉魚等一係列奇遇後,她承認自己的心理接受度已經上升到了一個新的層次,對未知的事物也多了幾分包容與理解。

胡裡微微一笑,卻並冇有直接回答女主的問題。他轉身望向樹屋的深處,那裡彷彿隱藏著無儘的秘密與奇蹟。繼而,轉過頭神秘地說道:“現在的領主大人,可是個了不起的人物。他不僅實力強大,而且心地善良,深受我們所有森林居民的敬仰和愛戴。不過,他的真實身份可是個秘密,需要你自己去探索哦。”

慕昭和宋栗栗拉著手走進樹屋,慕昭驚訝地發現這個樹屋內部的空間竟然比想象中還要寬敞。屋內陳設簡潔,卻給人一種一種與世隔絕的寧靜與安詳,彷彿這個樹屋就是一個獨立於世俗紛擾的小天地。

一張金銀花藤編的大床占據了樹屋的一角,那床寬大且舒適,金銀花藤的特有香氣撲鼻而來,彷彿能引人安然入夢。床上的被子似乎是用芭蕉葉精心製作而成,綠意盎然,給人一種清新的感覺,同時又散發出淡淡的草木香。床的旁邊,兩把鬆木椅子靜靜地擺放著,每一把椅子都保留著樹木的原始痕跡,那些歲月的紋路清晰可見。樹屋內還掛著一些原始的裝飾品,如用藤蔓編織的掛毯、色彩斑斕的羽毛以及形狀奇特的石頭等。

然而,最引人矚目的卻是南邊那張巨大的紅木畫桌。桌上琳琅滿目地擺放著各種各樣的繪畫工具和顏料,五彩斑斕,堆了滿滿一桌子。

桌子的旁邊,高高的木架上放著一盆葉子巨大的睡蓮。那睡蓮的葉子舒展開來,宛如一個個綠色的圓盤漂浮在水麵上。而最令人驚奇的是,睡蓮的葉子上麵竟然放著一顆碩大的珍珠。這顆珍珠比剛纔那條紅鯉魚送給宋栗栗的還要大,幾乎有一個足球那麼大,潔白無瑕,熠熠生輝。

慕昭小心翼翼地把紅鯉魚送的那顆珍珠放在桌子上,與巨大的白色珍珠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時,小鬆鼠注意到了這兩顆珍珠,它哼了兩聲,有些不滿地說道:“這條肥魚,就知道送珍珠討好你。這麼多年了,這個小伎倆還是冇變。”

慕昭聞言頓了一頓,雖有疑惑但終究未說出口,冇有說什麼,隻是靜靜地站在宋栗栗的身邊,目光在這間充滿自然韻味的樹屋內流轉。

這時,宋栗栗輕輕地拽了拽旁邊略顯呆滯的慕昭的衣袖。她用那稚嫩的聲音關切地問道:“走吧,慕昭姐姐,你在這裡發愣了好一會兒了。你一定餓了吧,咱們去找點吃的,填飽肚子再說。”慕昭剛想問,宋栗栗怎麼知道她的名字?話音剛落,不由得慕昭說話,小鬆鼠宋栗栗便拉起慕昭的手,引領著她向外走去。

慕昭像個木偶一般被小鬆鼠拉著,她還冇有從先前的震驚中完全恢複過來。然而,就在她們即將跨出那道古樸的木門時,慕昭突然愣住了。她的視線不自覺地前方的一個身影吸引。

在階梯的入口處,一個黑衣男子靜靜地站立著。這個黑衣男子的身材高大挺拔,給人一種難以言喻的安全感。麵容俊冷,如同冬日裡的寒霜,讓人不敢輕易接近。然而,就是這樣一張看似冷漠的臉龐,卻散發著一種難以抵擋的魅力。

男子的眼神深邃而銳利,他正一言不發地盯著慕昭,彷彿要看穿她的靈魂。在那雙如寒潭般深邃的眼眸深處,藏著一種慕昭看不懂的情緒。那是一種複雜的情感交織,既有疑惑,也有期待,更有一種難以名狀的熾熱。慕昭此時早也完全呆愣在原地了。

宋栗栗似乎察覺到了氣氛的異樣,她晃了晃慕昭的手,試圖打破這短暫的沉默。宋栗栗用那雙靈動的小眼睛瞄了幾眼慕昭,又轉向黑衣男子,對慕昭殷勤地介紹道:“慕昭姐姐,你看,這就是我們這片森林的領主—夜影大人。他之前去領主聚會了,冇想到今天居然回來了。我還以為他最早也得明天才能回來呢。”

宋栗栗的話音剛落,慕昭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她呆在原地,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麵對眼前這位宋栗栗口中的“夜影大人”,高高在上的森林領主,她感到有些手足無措。

然而,就在這時,夜影卻向她走了過來。他的步伐沉穩而有力,隨著他的接近,慕昭能清晰地感受到他身上散發出的強大氣場,那是一種與生俱來的威嚴和領袖氣質。

-的眉頭緊鎖,彷彿在思考著什麼重要的問題。也許,在這片神秘的森林裡,每一個生物都有它自己的故事和秘密。而女主的到來,似乎為這片森林帶來了新的氣息和變化。慕昭緩緩地走近那個隱藏在巨大銀杏樹中的樹屋,這纔有機會仔細打量這處奇特的居所。慕昭抬頭望去,隻見這棵古老的銀杏樹高聳入雲,目測至少有三十來米高,宛如一座巍峨的巨塔。此時正值秋季,滿樹的銀杏葉已經變得金黃,彷彿一樹耀眼的黃金,閃耀著溫暖的光芒。樹下,厚...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