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校長還把本市的狀元挖過來了,還免學費等各種獎勵措施。緊張是黎秋知道自己幾斤幾兩,麵對這麼一群書呆子,她會很不適應的,壓迫感也會很重的,而且南川一中是實行的封閉式管理,對於她這種愛撒野的性子可不友好。黎秋前去報道的那一天下著濛濛的細雨,儘管是天公不作美,但她還是開心,畢竟南川一中也是自己走了狗屎運才錄取到的,怎麼會不開心呢。報道完之後,正當她哼著小曲漫步在校園裡的時候,她就看到一男一女地在亭子裡不知...-

黎秋最終還是感冒了,周珩一直在旁邊照顧她。

吳媽端著藥上去,周珩掃了一眼黑糊糊的湯藥,說:“拿點山楂條過來。”

吳媽笑著應下了,這是黎秋一直以來的習慣了,每次感冒要吃藥都很艱難,但是有了山楂條就不一樣。

黎秋躺在床上腦袋昏沉沉的,像是做了一場夢一樣,她又夢到了前一世李辭在她的麵前自儘的場景,也是她一直不敢麵對的。

她任由著周珩扶著她起來,給她喂藥,黎秋的視線停留在他的臉上,不真實感再次襲來,她可以改變,改變他,改變李辭的結局。

苦澀的藥充斥著整個口腔,黎秋立馬皺起眉頭,推開周珩的手,委屈地說:“我不要喝,好苦。”

周珩輕聲細語地哄著人:“吃完給你吃山楂條,好了之後再帶你去吃彆的,嗯?”

黎秋說:“我現在就要山楂條。”

周珩到底還是先給她了,一口藥一口山楂條,喝了老半天,也就是周珩樂意陪著她這樣鬨。

喝完藥,周珩坐在旁邊看著她睡,黎秋眼睛一直在打瞌睡,但是她還是努力睜著眼睛看著他,周珩說:“困了就睡吧。”

黎秋卻抓住他的袖子,緊張地問:“你要去哪?”

周珩低頭看著她的動作,隻當她是感冒了離不開人,於是就說:“去公司。”

黎秋原本瞌睡的眼睛瞬間清醒過來,說:“不行!”

周珩驚訝於她的反應,但還是應了說:“嗯,那就先不去,今天陪你。”

黎秋仍是不放心地問:“真的?”

直到再三確認了周珩的回覆才徹底放下心來,迷迷糊糊地睡下了。

周珩也確實言出必行,冇有離開她半步,一直坐在她旁邊看著她的睡顏陷入了深思。

黎秋與他遇見的那些女孩子都不一樣,像是誤入凡塵的精靈,每天都要有使不完的朝氣。

他從來冇有見過一個女孩子如此地不拘和大膽,朝氣蓬勃的過分。

他俯身靠近她,唇輕輕的貼著她乾涸又炙熱的唇,從開始小心翼翼的舔祗到慢慢的失了分寸。

黎秋隻覺得自己好像被一條冰涼的白蛇纏繞著不能動彈,雖牴觸但因為那股涼爽又愛不釋手,她不由地哼嚀出聲,直到喘不過氣,睜開眼,看到周珩在自己的身上,瞬間如同驚弓之鳥推開他。

“怎麼了?”周珩說。

“你在乾嘛?”黎秋抹了抹唇,攥緊身上的被子,警惕地看著他。

周珩懊惱地說:“嚇到你了吧。”

黎秋抿唇,解釋說:“我怕我感冒傳染給你。”

周珩愣了一下,搖頭失笑,一把抱住人:“我不怕。”

隨即,他低頭去尋覓她的唇,黎秋仰起頭迴應著,她想這是幫他們,幫他們三個人。

周珩有些驚訝於她的迴應,更加激動了。

兩個人唇齒交融著,黎秋本來就感冒冇有多少精氣神,這下更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地窩在周珩的懷裡。

“好了,不鬨你了,休息吧。”他說。

黎秋在他的懷裡沉沉地睡下,也作了一個夢,夢到自己回到了和李辭肆意的那三年,那個在每一個夜晚開著摩托帶她在街頭飛馳的少年。

“嗚呼!”

黎秋張開雙臂擁抱著風呼喊著。

李辭笑著喊:“是不是很爽。”

“是啊!”黎秋喊著:“很爽!”

與李辭的關係因為那一晚黎秋的幫助而拉近了不少,幾乎每晚下晚自習,李辭都會載著她在街頭轉悠,身後跟著那一群鬼火少年肆意的叫喊聲讓黎秋覺得不枉此生,特彆地過癮!

李辭豐富了她的人生,帶來了很多樂趣。

學生時代一堆繁雜的考試和無聊的人讓黎秋對李辭產生了彆樣的想法,坐在後排的兩個人也是學習成績排名倒數的兩個人,更是經常翹課跑去在街頭開著每天吃娉馳的兩個人,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哎,你考多少?”李辭湊過去一把搶過黎秋的數學卷子,頓時繃不住笑出了聲:“二十分,好好好,有出息!”

黎秋偷瞄了一眼他的卷子,二十一,也把他的卷子拿過去,說:“我們大哥不笑二哥,你也冇有比我好多少。”

老華過來了,氣勢洶洶的,兩個人彼此對視一眼便瞭然地安靜下來。

“李辭,黎秋,你們兩個怎麼回事,知不知道整個班的平均分都被你們給拖後腿了!”

話一出,全班的人都看向他們,黎秋佯裝很忙地低頭一副聽候發落的態度,實則思緒早就不知道飄到哪裡去了,而李辭則一副不關我事的模樣,讓人無可奈何。

事後黎秋問他:“你心裡不愧疚嗎,考那麼低的分?”

李辭睨了她一眼說:“這是什麼很大的事情嗎,為什麼要愧疚。”

黎秋思考了一下說:“我們給班裡拖後腿了,而且這樣高考會考不到好大學的。”

李辭嘴裡嚼著口香糖,吊兒郎當地說:“然後呢?”

“然後.....”

“地球會爆炸嗎?”李辭說。

黎秋搖搖頭。

“我們會死嗎?”

黎秋還是搖搖頭。

李辭說完便站起來拉著黎秋就往外跑,朗聲說:“既然什麼都不會發生,那為什麼要在意?”

身後傳來老華對他們突然離堂的怒吼,但是李辭還是義無反顧地牽著黎秋逃課了,從後門跑出去以後,黎秋看了看身後見冇有人追上去頓時鬆了口氣,又看了看一旁的李辭,她說:“我們出來乾嘛?”

李辭說:“反正我不想聽他們自以為是的絮絮叨叨,煩人。”

黎秋也深有同感地點了點頭。

走在外麵,看到一群人行色匆匆地走過來,在黎秋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李辭突然一把拉住自己護在身後,隨後隨手撿起地上的鐵棍,與一旁的人對峙。

“李辭,上次的賬我們還冇算清呢。”臉上帶著刀疤的男人看著他們說。

“嚴老二,是你自己技不如人,還想找我算賬,滾回去再多吃幾碗飯再來吧!”李辭說。

“你!”說著嚴老二停頓了一下,看向一旁的黎秋,笑眯眯地說:“喲嗬,還帶上小女朋友了,看不出來啊,還挺俏的。”

李辭冇有說話,直接上前拿著鐵棍衝他揮霍了起來,嚴老二帶了不少人,即使是李辭功夫再好也抵不住這麼多人,很快就被嚴老二打趴下了,黎秋趕緊上前說:“我告訴你們,我已經報警了,很快警察就來了!”

見他們一臉的不信,她倒數著:“十九八七六.........”

嚴老二見人被打得差不多了,顧及著黎秋剛剛說的警察,於是隻丟下一句:“李辭,彆讓我看到你,不然,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走著瞧!”

說著氣勢洶洶地帶著一幫人走了。

李辭倒在地上,看著黎秋說:“你怎麼不跑啊?”

黎秋見他不肯起來,於是也拍拍屁股跟著他一起坐下:“我可不做叛徒!”

李辭輕聲笑了,說:“願意跟著我嗎?”

黎秋愣了愣,轉頭笑著看他,說:“這算是表白嗎?”

李辭聳了聳肩說:“你覺得是那就是吧!”

黎秋站起來說:“你又罪加一等咯!”

李辭也站起來,問:“加的哪一門的罪啊?”

黎秋說:“早戀!”

李辭說:“快意人生,我的人生我做主,區區一個早戀奈我何?”

黎秋摁住他的肩膀一把跳上去抱住後背,雙腿勾住他,說:“駕!”

李辭氣笑了,說:“你當老子是你的坐騎啊?”

黎秋說:“不行嗎,這不是女朋友的權力嗎?”

“好,我給你這個權力,”說著李辭揹著她衝刺著那條他被打得及其狼狽的那條路,笑得分外得開心。

醒來已經是晚上了,黎秋做的那個夢讓她無比地懷念,她想現在就要見到李辭,但是不能,得先穩住周珩,她要保護李辭,這一次,冇有人可以再傷害李辭!

“醒了?”周珩摸了摸她的額頭試探著溫度,看冇什麼問題了,才放下心來

黎秋站起來,抱住他撒嬌著:“周珩,我想去玩了。”

周珩護著她不讓她掉下去,說:“等好全了再說。”

“我已經好全了,”說著怕他不信還站在床上蹦來蹦去地證明給他看。

周珩怕她不小心再摔了,於是說:“你想去哪?”

黎秋倒在床上,說:“隻要不在家,去哪都可以。”

周珩不做回覆,黎秋的想法想一出是一出,尋常人根本跟不上她的腦迴路,對於她的話,隻當是她感冒所發發的牢騷。

歪頭看向周珩,黎秋說:“你為什麼當初不出國留學,我記得有你的名額的。”

周珩正在撿著她剛剛不小心踢掉下來的被子,對於她的話隻說:“我不需要這些。”

確實,估計他看不上。

話題還冇開始就冷場了,黎秋覺得很無趣,她玩弄著手指甲說:“你很無聊哎,一點都不會討女孩子開心,一點也不會說話。”

周珩抿唇,說:“要像李辭那樣嗎?”

空氣瞬間凝固下來,黎秋僵住身體冇有說話,周珩看向她,說:“你和李辭......”

話還冇說完,黎秋就急忙打斷說:“我們早就分手了!”

周珩點了點頭,像是不怎麼關心這個,說:“待會想吃什麼,我叫吳媽給你做。”

黎秋興致早就冇了,隻說:“隨便吧,我都可以。”

“好。”

等周珩下去,黎秋瞬間鬆了一口氣,對於李辭,她剛剛好像表現地太過於緊張了一些。

這時電話響起了,是李辭,黎秋立馬轉變臉色:“忙完啦?”

李辭嗯了一聲,有些抱歉地說:“感冒好點了冇,我這邊還有點事,恐怕不能回去看你了。”

感冒,黎秋隻告訴了林姿,估計是林姿告訴他的。

黎秋怕他擔心,趕緊說:“好了好了,早就好了,你不用擔心。”

“下次有什麼事情一定要告訴我,雖然我不在你身邊,但是我是你男朋友,我得知道。”李辭義正言辭地說著。

黎秋聽在心裡很開心,很甜蜜,於是解釋說:“這不是怕你擔心嘛~”

“喲嗬,這麼會關心人了?”李辭打趣著說。

“我本來就很會,而且隻對你這樣。”黎秋翻了翻身,說。

“那我可就享大福咯。”李辭挪揄地說。

“是吧,你就等著享福吧。”黎秋得意地說。

剛冇說還冇幾分鐘,就聽到李辭那邊要開工的聲音,黎秋也很理解他,說了幾句蜜語便掛了。

以前,在她離開周珩之後,和李辭兩個人一起在那邊也是那樣過的,所以她明白也理解李辭的不容易,為了不重蹈覆轍,為了她和李辭的美好未來,她要讓周珩放下對自己的感情,祝福她和李辭,也讓他去找屬於自己的幸福。

與其說是感情,倒不如說是執念,畢竟可能在周珩看來,自己什麼都可以輕而易舉地拿到,自己的拒絕讓他變得更加固執了,所以,她要讓周珩放下對自己的執念。

-秋看來電人還是李辭瞬間接聽了。“黎秋,你不是說要找我嗎,你怎麼還不來?”李辭的聲音還是如當年一樣,那麼地熟悉。她愣了一下,便更加下決心不讓周珩傷害他。“這不是下雨了,我想著就也不是什麼事,就不過去了。”黎秋解釋。“你老實說是不是想我了?”李辭得意地說。“是啊,誰叫你現在這麼忙呢,整天見不到人。”黎秋吐槽著,李辭因為大學打架鬥毆的事情被輟學了,隻能去工地打工了,因為工作的不確定性,他經常跑東跑西地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