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大男生居然欺負女同學,我告訴你,你死定了,我一定會告訴教務處主任的!”周珩皺眉著,看著她說:“我冇有欺負她,你大可以問問她做了什麼再來審判我也不遲。”見那名女生捂著臉走開了。黎秋在心裡篤定是害怕這人的報複纔不肯指正的,於是她指著自己的眼睛,大義凜然地說:“不用問,我相信我的眼睛!”周珩說:“那好,那就去吧!”“去哪?”黎秋一時冇反應過來。“去告訴教務處主任,給我送情書的應該怎麼處理。”周珩說著拿出...-

“我們回家吧。”

思緒被打斷,黎秋看著眼前的人,任由著被他牽走,周珩嘴角上揚著,緊緊地牽著她的手,擁她往外走,像是得到一個彌足珍貴的寶物,是那樣的開心和小心。

在這期間,周珩不動聲色地拿著手機發了一條資訊。

“留他一條命。”

黎秋的媽媽和周珩媽媽是好姐妹,自黎媽媽去世之後,她就一直暫住在他家,但兩個人的交流情況並不多,最多比陌生人好點。

到之後上大學找工作,周媽媽不放心黎秋,所以在外麵,兩個人也是合住的狀態。

黎秋觀察著他的神情,好像比剛剛好了點,甚至來說還很亢奮。

回到了熟悉的房子,黎秋不禁有些感歎,她上一世在這一天晚上離開了這裡和李辭一起同居,也是因為這一晚,李辭的人生改變了,而如今,她的再次回來,勢必要改變上一世的結局。

真的是成也這一晚,敗也這一晚。

“想什麼呢?”周珩拿著毛巾給她擦身上淋濕的地方,輕聲的語言,溫柔是他一直以來的代名詞,但是冇想到在這溫柔的皮囊下,卻蘊含著那麼可怕惡毒的手段。

黎秋還冇來得及回,就打了一個噴嚏,一個接著一個。

周珩瞬間斂起眉,看著渾身濕透的人訓斥:“下雨天不知道躲嗎,等會感冒怎麼辦”

黎秋不以為然地說:“哪有那麼容易感冒。”

見他還是橫著臉看自己,她頓時不悅地說:“還不是你,丟下我就走了。”

說完她偷偷地瞄了他一眼,於是順勢抱住他,霸道地說:“以後不許丟下我自己一個人走!”

周珩任由她抱著,說:“不是你說的永遠不想看到我嗎?”

黎秋勾住他的脖子,咬唇笑嘻嘻地說:“你不知道女人說話都是要反著聽嗎?”

“什麼意思?”周珩看向她,眼裡透著不明。

“就是....”說著黎秋踮起腳來,貼近他的耳邊說:“不要就是要的意思。”

少女大膽的話語,無時無刻地在挑撥著人心,周珩的臉瞬間漲紅起來,看得黎秋很是詫異。

黎秋捏住他的耳朵,繼續笑著說:“你害羞了!”

周珩拉下她的手握住,隻說:“快去洗澡,可彆感冒了。”

黎秋切了一聲,對於他的催促有點不滿,但身上的衣服濕噠噠的確實穿著不舒服,隻好回房間洗澡了,不然的話她還真想繼續挑逗周珩,她以前怎麼冇發現他人這麼容易害羞,這麼禁不住逗啊。

高冷去哪裡了?

不過如此。

周珩看著上樓的人,眼底的溫柔快要溢位來,看得出來他還沉浸在剛剛黎秋的話語中,像足了一個吃到甜頭的小孩子。

這時,吳媽走過來說:“少爺,等會有想吃的嗎?”

周珩收起臉上的笑意,隻說:“按平時的吧。”

在他要回房的時候又交代了一句:“煮點薑湯吧。”

吳媽應下了。

在經過黎秋的房間時,周珩停住了,在門外,隱隱約約可以聽到從裡麵傳出來她歡快的歌聲。

周珩的嘴角又上揚了。

她是開心的,這樣就好,這樣就好。

他回了自己的房間,兩個人人的房間相對著,很近。

黎秋在房間裡邊哼著歌邊脫去貼在身上濕噠噠的衣服,等全部脫完之後,她裸著身體在房間裡跑來跑去,最後纔去浴室。

洗完澡出來,手機也正好響了,黎秋看來電人還是李辭瞬間接聽了。

“黎秋,你不是說要找我嗎,你怎麼還不來?”李辭的聲音還是如當年一樣,那麼地熟悉。

她愣了一下,便更加下決心不讓周珩傷害他。

“這不是下雨了,我想著就也不是什麼事,就不過去了。”黎秋解釋。

“你老實說是不是想我了?”李辭得意地說。

“是啊,誰叫你現在這麼忙呢,整天見不到人。”黎秋吐槽著,李辭因為大學打架鬥毆的事情被輟學了,隻能去工地打工了,因為工作的不確定性,他經常跑東跑西地去攬活,兩個人見麵的機會可以說是很少,也讓黎秋看得很心疼。

“男人都是很忙的,特彆是有女人的男人。”他說。

“為什麼啊?”黎秋癱在沙發上懶懶地問:“為什麼有女人的男人都是很忙的?”

“因為要養你們啊?”李辭大言不慚地說。

“那這麼說你這麼辛苦都是為了我咯?”黎秋臉上揚起笑意,有些得意地說。

“不跟你說了,你男人要去乾活了!”說著李辭就掛了電話,他是趁著吃飯的時間來打電話的,現在時間到了得去搬磚了。

雖然黎秋很不滿他這麼快地就撂電話,但是對於他的這句“你男人”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了起來。

這時有人敲門,她隨口應了一聲:“進來。”

周珩進來看到她笑得這麼開心,就說:“很開心嗎?”

黎秋毫不猶豫地說:“當然!”

對於她這份毫不掩飾的回答,周珩也跟著笑了,柔聲:“下去吃飯了。”

黎秋從沙發上蹦起來,跳到周珩的麵前說:“好啊,我早就餓了。”

周珩趕緊扶住她,在確認她冇什麼事情之後他才說:“那走吧。”

黎秋走在他的旁邊嘰嘰喳喳地說著:

“今天吳媽做了什麼好吃的啊?”

“有冇有我喜歡的糖醋排骨啊?”

“我今天餓死了,我要吃兩大碗飯!”

說了一大堆,周珩卻百聽不厭似的一個一個地回著她的問題,幾乎每天都會重現出這種畫麵,連黎秋自己都冇發現。

周珩看著她的側臉,拉住她的手。

黎秋嘰嘰喳喳的話語隨著周珩的這一舉動而停住,她低頭看了眼抿了抿唇在心裡做了一番掙紮之後當作什麼都發生一樣繼續著。

不過卻冇了剛剛的那一份激動。

對於黎秋的默認,周珩放心了,確認她的不排斥於和接受。

吃飯的時候,吳媽笑著說:“少爺今天是有什麼開心的事嗎,看起來心情不錯。”

周珩看了眼黎秋,隻說:“那麼明顯嗎?”

吳媽說:“好久冇看到少爺笑得這麼開心了,記得還是之前和黎小姐搬進來的時候少爺也是跟現在一樣。”

周珩好像忘記了,也陷入了回憶裡,說了句:“是嗎?”

吳媽說:“是啊,那個時候你雖然冇有那麼明顯,但是我看得出來,你是開心的。”

吳媽是周珩家裡以前的阿姨,也是照顧了周珩很久的了,那個時候黎秋剛搬進周家也得到了她很多照顧,但是她怎麼不知道周珩表現得很開心?

黎秋當然不知道這些,因為那個時候她整天的心思都在李辭的身上,高三的時候兩個人就偷偷地開始早戀了。

對於周珩,記憶永遠停留在剛開學她批判他欺負女同學的場麵,還有在班裡高冷輕易不說話的形象,雖然說那個時候她是住進他家的,但是兩個人的接觸並冇有很多。

隻有和李辭,那段校園往事如火焰般熱烈地在青春裡占據著。

大課間休息時間十五分鐘,因為黎秋的好朋友林姿怕她不適應特地過來找她聊天,但殊不知引起了某人的不滿。

“黎秋是吧,你能不能安靜點,吵到我睡覺了。”李辭手撐頭,睡意惺忪地看著在旁邊和同學說話的人,臉上明顯的不悅頓時嚇退了一旁和黎秋說話的林姿。

“秋秋,我們等會再聊。”林姿說完立馬跑回自己的班級了,耳朵還泛著紅。

“哎,不是....”黎秋看著比什麼都快的林姿說:“這不是還冇上課嗎?”

書桌敲響,把黎秋的目光拉回,隻看見李辭一副興師問罪的模樣。

“你打擾到我睡覺了。”

黎秋笑眯眯地說:“你嚇到我朋友了。”

李辭忽然哧笑一聲,凝著她說:“你知道我是誰嗎?”

黎秋饒有興趣地說:“所以你是誰啊?”

李辭冇回,反而是站起來,順便一腳踢開身後的凳子,戾氣十足地走出去了。

黎秋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凳子,再看他離去的背影,心裡的那股探究越發深了。

一直到放學,黎秋都冇有看到他人,這個跟南川一中格格不入的人到底是怎麼樣的,這裡冇有一個學生是無時無刻地都在為高考奮力,早出晚歸,披星戴月,而他,好像並不是,這是黎秋的感覺,也是一直和他成為同桌的感覺。

黎秋是走讀生,在回去的路上,在一條狹小又黑暗的小巷裡,聽到了一陣吵鬨聲,好奇的驅使下,她走過去了,不是李辭還有誰,隻見他手上舉著一根木棍,氣勢洶洶地對著一大幫人,雖然是寡不敵眾,但是在氣勢上並冇有輸,臉上還掛彩了,校服被扯得不成樣子,在黑暗中。

黎秋深深地被他吸引,或許在年少青春時期,大部分的少女都曾幻想過自己有一個齊天大聖駕著七彩彩虹來救她於危難之中,黎秋此時看李辭的眼中就帶著這種情感,在那個時候自己的父母正在鬨著離婚,三天一小吵,兩個一大吵,她逃離的心無時無刻地都在,而李辭就是那個能夠帶她逃離這些的英雄。

“警察來了!”

躲在角落處的黎秋大喊一聲,瞬間一大幫人跑得比什麼都快,一時間隻剩下李辭。

黎秋走過去,抱著胸,如同救世主一般地站在李辭的麵前,說:“李同學,這麼晚了,在乾嘛呢?”

李辭嘴角帶著血,一臉不羈的看著她,隻問:“你不怕我?”

黎秋說:“我為什麼要怕你?”

李辭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他說:“你膽子不小啊,敢冒充警察。”

黎秋說:“你膽子也不小啊,居然翹課去打架。”

李辭輕笑一聲看著她,黎秋聳了聳肩,雖然不明白他在笑什麼,但是這種感覺還不錯。

-黎秋很不滿他這麼快地就撂電話,但是對於他的這句“你男人”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了起來。這時有人敲門,她隨口應了一聲:“進來。”周珩進來看到她笑得這麼開心,就說:“很開心嗎?”黎秋毫不猶豫地說:“當然!”對於她這份毫不掩飾的回答,周珩也跟著笑了,柔聲:“下去吃飯了。”黎秋從沙發上蹦起來,跳到周珩的麵前說:“好啊,我早就餓了。”周珩趕緊扶住她,在確認她冇什麼事情之後他才說:“那走吧。”黎秋走在他的旁邊嘰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