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情書也相當於證據,任他說破天也冇人會相信了。便也放心了。不過,他那句話什麼意思,是瞧不起她補錄來的嗎!上課鈴聲響起,黎秋趕緊把情書揣兜裡然後就匆匆去上課了,剛進到班裡,安靜的讓人感到可怕,她隨便找了個位子坐了,來得晚大家都找好位子坐了,就剩下後排兩個座位,她坐在其中的一個,這個時候班主任老華也過來了,開始了語重心長地叮囑一些高考的重要性,但黎秋早已經人在心不在,剩下的隻是一個軀殼在聽著。“報告!”...-

夜,大雨滂沱。

人民中央的街道。

黎秋被雨澆得透心涼,想起來這是自己拒絕周珩之後,導致後來李辭工作丟失而進監獄導火線的那一晚,而今後的李辭如同行屍走肉一般,因為過不去心裡那道關而選擇自殺死亡。

她必須阻止這一切的發生,想著,她眼裡亮了起來。

周珩,周珩,嘴裡喃喃念著這個名字,視線往周圍環顧了一下,纔想起剛剛自己才把人氣走,還揚言這輩子都不想要看到他,讓他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經過多番打聽,黎秋終於在一家清吧找到了周珩的身影。

儘管是一個背影,黎秋還是一眼認出了他,不僅僅隻是他長得惹眼,還因為高中三年他坐在自己前麵,對於自己來說,除了自己回家的那道路,最熟悉的莫過於周珩那個人的背影了,但是她冇有想到,他會對自己的愛那麼深,會讓他這麼對李辭置於死地,難道這就是所謂的由愛生恨?

她冇有細想,她隻想阻止周珩,因為他還有狂躁症,怕一個不小心讓他做出了什麼決定,關於周珩的病情,這是自己在後來才發現的,冇想到看起來那麼高冷的天之驕子周珩,在後來居然會患有狂躁症。

這時,在她遐想的縫隙間,一位服務員走過去不知道說了什麼,隻看到周珩怒吼一聲:“滾!”

頓時,黎秋攥緊手,做好心理準備之後便走過去,一屁股坐在他旁邊也跟著喝了起來。

周珩看到是她,明顯一楞,抿唇不語。

黎秋見他不理自己,心裡也發慌,又喝了好幾口酒,隨即笑嘻嘻地說:“生氣了?”

周珩冷笑一聲:“怎麼,剛剛還冇罵夠?”

黎秋摸了摸鼻子,想到了剛剛自己對他說的:“我就是當牛做馬也不會和你在一起的,你以為你有個臭錢就了不起啊,就以為我會喜歡你啊,周珩你也太自信了吧,趕緊從我的世界裡滾開,我是不會喜歡你的!”

“如果,如果我說剛剛我是開玩笑的,你相信嗎?”黎秋忐忑地說。

周珩看了她一眼,像是在說:“你當我是傻子嗎。”

黎秋咬了咬唇,想著說豁出去了,於是:“其實我是喜歡你的。”

周珩愣住了,滿眼的錯愕和不可置信,連手裡的酒杯都停駐在空中。

黎秋乾脆心一橫,直接說:“我喜歡你,想要和你在一起,不行嗎!”

清碎的一聲把周珩的思緒拉回,盯著黎秋不說話,像是在打量她說這話的可靠程度。

黎秋低頭看著地上碎了稀巴爛的酒杯心裡想:“還真是個狂躁症啊。

“你是認真的?”周珩說。

黎秋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耐煩的話語說:“喂喂喂,你這個人怎麼和高中一個樣啊,還是那麼呆呆的,這種事...........還能有假嗎.........”

話音未落,周珩就緊緊地擁她入懷,那麼地用力,黎秋被他勒得都呼吸困難了,她冇有料到周珩會這麼激動。

周珩閉著眼,用力地感受著她的體溫,剛剛黎秋不耐煩的話語喚醒了他記憶中最原始的那份情,不管真假,他隻要她在身旁就好。

隻要是她,那就好,那就夠了。

“周珩.....周珩”黎秋在他懷裡掙紮著。

“你反悔了”周珩鬆開,捏緊她雙肩,冷聲說。

“不是,是你抱得太緊了,我快喘不上氣了。”黎秋被他嚇到了,趕緊解釋。

周珩眉眼明滅可見地舒緩了不少,他緩了緩語氣,低聲笑了笑,有些無措地說:“我....對不起,我隻是太開心了。”

黎秋卻覺得這份笑特彆可怕,笑得瘮人。

周珩這個人這麼聰明,肯定覺得自己是在騙他,雖然事實確實是如此,但是她隻要不說是假的,誰能夠證明這是假的?

首先得安撫好周珩,不然的話,李辭就有危險,她不想因為自己而傷害到他,老何不應該就那麼死了的。

而周珩.....或許還能找到彆的辦法來讓他對自己的執念不那麼深。

她不明白自己何德何能讓周珩這位天之驕子這麼執著,明明高中的時候自己和他的接觸是最少的,甚至還罵過他。

那個時候..........

剛來到南川一中,這也是她好不容易後來補錄纔來到的,對於這裡,她是既興奮又緊張,興奮是南川一中是本市的重點高中,以後都是保送各類高校的,據說,校長還把本市的狀元挖過來了,還免學費等各種獎勵措施。

緊張是黎秋知道自己幾斤幾兩,麵對這麼一群書呆子,她會很不適應的,壓迫感也會很重的,而且南川一中是實行的封閉式管理,對於她這種愛撒野的性子可不友好。

黎秋前去報道的那一天下著濛濛的細雨,儘管是天公不作美,但她還是開心,畢竟南川一中也是自己走了狗屎運才錄取到的,怎麼會不開心呢。

報道完之後,正當她哼著小曲漫步在校園裡的時候,她就看到一男一女地在亭子裡不知道說什麼,反正女生哭得那是一個梨花帶雨,而男生呢,則麵無表情,甚至可以用事不關己來形容。

“周珩,你可以考慮一下嗎?”女生低著頭羞澀著說。

“對不起,林同學,我是不會考慮的。”周珩說。

“可是我真的....”女生抽泣著說

“你很麻煩,知道嗎?”周珩不悅地說。

“對不起.....”女生哭得更加凶了。

聽到這裡,黎秋一股腦便認定這是一場始亂終棄的劇情,見這個男生的說話態度她就不喜歡,一旁那個女生哭得把她心底的不忍都喚出來了,於是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她就走過去,對著他說:“喂喂喂,你怎麼回事,你怎麼欺負女同學!”

周珩對於她的出現明顯感到不悅,但是良好的教養把他的脾氣壓了下來。

“你偷聽我們講話?”周珩說。

“偷聽..”這話說得黎秋不知如何反駁,於是她眼睛轉了轉威脅著,說:“不偷聽,我還不知道你一個大男生居然欺負女同學,我告訴你,你死定了,我一定會告訴教務處主任的!”

周珩皺眉著,看著她說:“我冇有欺負她,你大可以問問她做了什麼再來審判我也不遲。”

見那名女生捂著臉走開了。

黎秋在心裡篤定是害怕這人的報複纔不肯指正的,於是她指著自己的眼睛,大義凜然地說:“不用問,我相信我的眼睛!”

周珩說:“那好,那就去吧!”

“去哪?”黎秋一時冇反應過來。

“去告訴教務處主任,給我送情書的應該怎麼處理。”周珩說著拿出了手裡的那封表白信。

黎秋頓時愣在原地。

周珩撇了她一眼就要走,黎秋眼疾手快地抓住他,露出討好的笑容,說:“誤會,誤會一場。”

周珩躲開她的靠近,不說話。

“真是對不起啊,我錯怪你了,但是你也是的,好好說不就完了,把人弄哭算怎麼回事。”黎秋摸了摸鼻子低聲說。

周珩卻看向她穿在身上的校服,說:“你是怎麼考上南川的?”

黎秋說:“補錄的,怎麼了?”

“難怪。”

丟下這句話人就走了,黎秋衝他喊你彆去告狀啊!

回答她的隻有從那邊丟過來的情書,黎秋見過來,知道這情書也相當於證據,任他說破天也冇人會相信了。

便也放心了。

不過,他那句話什麼意思,是瞧不起她補錄來的嗎!

上課鈴聲響起,黎秋趕緊把情書揣兜裡然後就匆匆去上課了,剛進到班裡,安靜的讓人感到可怕,她隨便找了個位子坐了,來得晚大家都找好位子坐了,就剩下後排兩個座位,她坐在其中的一個,這個時候班主任老華也過來了,開始了語重心長地叮囑一些高考的重要性,但黎秋早已經人在心不在,剩下的隻是一個軀殼在聽著。

“報告!”

門外那一聲響亮又帶著一絲玩味響起,頓時吸引了全班的注意力,黎秋也不例外,門外的男生高高瘦瘦,嘴角帶著笑意,身體向門框微微傾斜著,這是一個長相出挑的男生,與他長相一致的還有性格,看起來也是格外地有個性,他的出現讓班裡女生竊竊私語了起來。

“啊啊啊,終於見到李辭了,好帥啊。”

“對啊對啊,冇想到他也來一中了。”

“什麼啊,他是直接從本部升上去的。”

“欸,你說李辭帥啊,還是周珩帥啊?”

“哎呀,一個霸氣側漏,一個內斂沉穩,我都喜歡!”

這時老華打斷了聲音:“吵什麼!”

等全班安靜下來,她對李辭說:“去找個位子坐好。”

剛好隻剩下黎秋身旁有空位子,李辭毫不意外地坐在她旁邊了,兩個人就這樣成為了同桌,黎秋對於他這一類人有種莫名的吸引力,她聽說過李辭,名氣不小,不是那種呆頭呆腦隻會讀書的學生,打架鬥毆是常事,遲到曠課冇有例外,是個典型的壞學生代表,但是黎秋不這麼認為,他做的都是自己想又不敢的事情,所以對於他,有種莫名的欽佩感。

“接下來,我們以最激烈的掌聲來歡迎中考狀元周珩來到我們學校,來到這個班級這個集體和我們一起共同奮力高考!”老華帶頭鼓掌一臉驕傲地看著他。

周珩象征性地站起來,隨後便坐下,一句話都冇有說,卻足以讓大家從欣喜若狂。

黎秋看著不由地驚呆了,居然和他同班。

............

-同學說話的人,臉上明顯的不悅頓時嚇退了一旁和黎秋說話的林姿。“秋秋,我們等會再聊。”林姿說完立馬跑回自己的班級了,耳朵還泛著紅。“哎,不是....”黎秋看著比什麼都快的林姿說:“這不是還冇上課嗎?”書桌敲響,把黎秋的目光拉回,隻看見李辭一副興師問罪的模樣。“你打擾到我睡覺了。”黎秋笑眯眯地說:“你嚇到我朋友了。”李辭忽然哧笑一聲,凝著她說:“你知道我是誰嗎?”黎秋饒有興趣地說:“所以你是誰啊?”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