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0384章 青蓮地心火!青帝曾得到過!

26

老,瘋狂的怒吼,殿主也是不停的咆哮,開始操控陣法,可是根本不行,他們的陣法擋不住這麼多聖人的攻擊,甚至還有聖器,在天地之間轟鳴。怎麼可能,陣法竟然一瞬間破碎了,第三殿的人都瘋了,之前他們看到其他殿,都冇有破碎,都能夠支撐。他們以為他們也行,可是他們哪裡知道,那是誅聖陣的威力,根本不是他們第三殿的陣法,能夠比擬的。該死的,我們被坑了,那小子的陣法很奇妙,出了我們的陣法,這一刻他們也都明白過來了,一個...-

玄天宗,練劍峰。

空曠的山地上,數十名白衣少年在練劍,炫目的靈力包裹著長劍,劍鋒劃破空氣,在空中震盪不止。

不遠處,一群麻衣少年癡癡地望著,眼中滿是羨慕之色。

“我要是能成為他們中的一員就好了,那樣我也能學劍練劍,想想就激動!”一麻衣少年說道。

“做夢吧!人家是玄天宗弟子,而我們是劍奴,怎麼可能和他們一樣練劍!”

“想成為玄天宗弟子,簡單啊,學林軒就行了!”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響起。

眾麻衣少年笑成一團,目光卻都望向了同一個地方。

在樹林間,有一個麻衣少年,大約十六七歲,臉龐清秀,身子有些單薄,他拿著一柄黑鐵長劍,不斷的刺出。汗水早已打濕了他的衣衫,可他卻渾然不知。

“林軒?哼,就他這種廢物,給他一百年他都成不了玄天宗弟子!彆的不說,在我們之中,他就是墊底的,拿什麼去成為玄劍宗弟子?”  

“對啊,我聽說前些日子他想衝擊凝脈境,結果失敗,吐血不止,修為更是掉到了煉體三階,到現在還冇恢複呢!”這聲音之中充滿了幸災樂禍的味道。

“就他,這三個月天天都練同一招劍法,而且還是平淡無奇的那種,估計他都練傻了!”

不少人的聲音都很大,林軒聽到這些話,心中泛起一絲苦澀,但是握劍的手更加用力了,他繃著一張小臉,繼續練劍。

武道一途,煉體是基礎,而凝脈境纔算是入門,隻有打通體內靈脈,纔有機會在武道之路上走的更遠。

“王哥已經是煉體九階了吧,要是突破到凝脈境,可不要忘了我們啊!”這些麻衣少年看到林軒不為所動,紛紛暗罵一句,然後開始討好身邊的一位少年。

“那肯定的,王哥再有兩個月就能突破了,到時候也許能成為玄天宗弟子也說不定呢!”

王洋不屑的瞟了一眼林軒,這才說道:“用不了兩個月,最多一個月,我就能突破!”

“真的啊?王哥威武……”身邊的這些麻衣少年紛紛拍起馬屁。

“王哥,你看那林軒多麼囂張,不如您教訓教訓他。”

王洋心中早就對林軒不滿,他看了一眼練劍的白衣弟子們,估摸著離休息的時間還長,這才起身朝著林軒走去。

眾麻衣少年紛紛跟上,準備看林軒的笑話。

林軒全練劍,他身子前衝,手中長劍直刺而去,劍光一閃,樹乾上留下了一道劍痕。

其實他們不知道,林軒這一招已經練習三年了。從那一天起,他每天都練這一招劍法,無論什麼情況,他都冇有停止過。

嗖!一個石子飛向林軒的後腦,響起破空之聲,力道之狠,讓人心驚。

林軒身子一傾,險而又險的避過了這一擊,他停下身子,有些憤怒的望去。隻見王洋帶著一群麻衣少年站在不遠處,一副要找事的樣子。

“呦,身法不錯啊,這都能躲過?”那王洋笑嘻嘻的說道。

“你有什麼事?”林軒握了握手中的長劍,沉聲說道。剛纔那一下,要是他慢一點,恐怕腦袋上就會多一個血洞,他和這些人無冤無仇,但是他們下手卻如此狠毒!

“聽說,你一招劍法練了三個月,想必威力不凡,拿出來讓我們見識見識。”

林軒冷冷的望向他們,冇有言語。

“怎麼,不敢?還是說你練了三個月,一點效果都冇有?”王洋十分囂張的笑道。

“王哥,給他露一手,讓他知道你的厲害!”

“小子,就讓我告訴你什麼是劍法!”王洋一步踏出,身上湧出一股淩厲的氣息,如同沉悶的火山,隨時都能爆發。

“不愧是煉體九階,光著氣息就讓我難受!”不少麻衣少年心驚道。

王洋冷笑一聲,他拔出精鋼劍,舞了個劍花,然後一劍刺向了林軒。

眾麻衣少年瞪大了眼睛,想看清林軒無力倒地的樣子,他們對這個格格不入的傢夥早就煩透了,大家都是劍奴,你裝什麼大爺!

林軒歎息一聲,有些蒼白的手握住了黑色的劍,下一刻,他的眼變得異常淩厲。

拔劍,騰起,刺劍,收劍。

一切都發生在眨眼之間,當眾人回過來,發現林軒已經收起了黑鐵長劍,冷冷的站著。

“不可能,這不可能!”王洋驚恐的回頭,他的一縷頭髮被斬斷,脖子上更是有一道血痕,絲絲的鮮血正往外湧。

嘶!

眾人倒吸一口冷氣,他們怎麼也想不到王洋煉體九階的修為,竟然會被煉體三階的林軒打敗,而且還是一招製勝。

“這林軒到底是什麼人,他練得又是什麼劍法?”這是所有人的疑問。

“怎麼回事,都圍在這裡乾什麼,想造反了!”一道淩厲的聲音響起。

“壞了,玄天宗的弟子要休息了。”眾麻衣少年身子一顫,紛紛臉上堆起笑臉,迎上了那些白衣弟子。

“主人,你渴了吧,這是九夜靈茶,我連夜熬製的!”

“少爺,秘靈丹,快速恢複體力,您吃一顆。”

所有的麻衣少年都卑躬屈膝的照顧那些白衣弟子,就連那王洋也不例外,他收起了那副驚恐的表情,快速的朝著一個白衣弟子跑去。

“主人,您的丹藥。”王洋恭敬的說道。

那少年接過丹藥,吞入口中,目光瞥到王洋的脖子,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怎麼回事,你脖子上的傷怎麼弄得?”白衣少年陳風問道。

“主,主人……”王洋的身子有些發顫,要是讓主人知道他輸給了一個煉體三階的人,恐怕他的下場會很慘。

這時,其他的白衣弟子也圍了過來,有的劍奴說出了事情的經過,眾人都看向了林軒。

“一個劍奴,竟敢如此大膽,信不信本少爺殺了你!”

“看來你們是越來越冇有規矩了!”

“少爺,他是唐玉小姐的劍奴。”有人提醒道。

“哦,唐玉換劍奴了?我怎麼不知道。”

“怎麼,你有意見?”人群外,清脆的聲音傳來,緊接著,一個身穿淡白色緊身衣的少女走了進來。

這少女五官精緻,皮膚白皙,身材傲人,雙腿修長。

不少人暗中狂吞口水,就連那些白衣弟子都是嘴唇發乾,兩眼放光。

“林軒,走吧。”唐玉直接無視這些人,將手中寶劍扔給林軒,然後和他並肩離去。

“難道就這樣放過他們?”有弟子不服。

“放心,唐玉我動不了,但是一個小小的劍奴,分分鐘玩死他。明天不是要進山準備那件事嗎,帶上這小子,讓他好好的感受一下!”

“敢惹我陳風,你死定了!”那白衣弟子望著林軒的背影,露出了殘忍的微笑。

林軒跟著那長腿美女一路走來,引來了不少人的目光,當然這些目光大都是望向唐玉的。

唐玉一點都不在意這些目光,她笑眯眯的望著林軒說道:“我救了你,你打算怎麼報答我?”

“嗯,多謝了。”林軒認真的說道。

“你――”

少女輕咬著銀牙,小臉氣鼓鼓的,色不善的盯著林軒,但似乎想到了什麼,她眨了眨眼睛,輕聲說道:“林軒,我的寶劍出問題了,你幫我看看。”

少女遞過一把長劍,墨綠色的劍鞘,是用上好的妖獸皮做成的,上麵向著幾顆寶石,在陽光下閃閃耀眼。

林軒根本冇有在意這些,他一把抓過長劍,抽出劍身,仔細的觀看起來。

水藍色的劍身如同天空一樣,但是在劍尖出卻有一塊小黑斑,讓整個長劍的光澤暗淡了不少。

“哎,你這傢夥一點都不愛惜自己的劍。”林軒一邊嘀咕,一邊用劍鋒劃破手指,讓鮮血流了出來,手指沾著鮮血輕點,很快那黑色的斑點便消失不見了,林軒又讓鮮血流過整片劍鋒,這才停下手中的動。

“好了。”他把長劍遞給了少女。

少女喜滋滋的接過長劍,在空中揮舞了幾下,發出呼呼的破空聲,那鮮血早已冇入劍身之中,整個長劍如同一塊藍寶石。

“站在!”少女看到林軒掉頭就走,冷聲喝道。

“唐玉,劍都給你修好了,你還有什麼事?”林軒歎了一口氣,無奈的說道。

“我要練劍,你跟我過招。”唐玉氣呼呼的拔出了長劍。

“大姐,你是凝脈四階的靈士,你讓我一個煉體三階的靈徒跟你過招,存心想殺人吧!”林軒立刻拒絕。

達到凝脈境的弟子被稱為靈士,而煉體境的則是靈徒。

“放心,我不會施展靈力的。”唐玉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手腕一轉,藍色長劍忽的一下刺了過來。

“這妞玩真的!”林軒心中大驚,趕忙側身舉劍相擋,叮的一聲,兩劍相交,林軒隻覺一股大力傳來,將他震退三步。

“我可是冇有用靈力哦!”唐玉笑嘻嘻的說道,手中長劍再次變化,如一陣清風襲向林軒。

“嘻嘻,這是我新學的清風劍法,你試試怎麼樣。”

唐玉的手中長劍蕩起一陣陣疾風,吹的林軒衣衫飄動。“媽的,又是這樣,每次新學了劍法就拿我練手!”

林軒來到這玄天宗當劍奴已經三個月了,這三個月中,他不知道被這小惡魔折磨了多少次,每次陪她練劍,身上必定掛彩。

想到這裡,隻聽刺啦一聲,他的衣服被劃出了一個長長的口中,林軒心中惱怒,手中長劍也開始頻頻反擊。

雖然他始終打不通靈脈,無法真正修煉,但是在劍招之上,林軒的天賦很高,那些普通的劍法在他手中也變得奇,彷彿他天生就有這種本領一樣,這也是為什麼唐玉會經常找他練劍的原因。

見到唐玉冇有用靈力,林軒長劍一蕩,在空中劃出半個圓弧,將唐玉的攻擊挑到一邊,然後直接下劈,斬向唐玉的手腕。

唐玉心驚,清風劍法舞動,試圖化解這攻擊,可是林軒的劍如同毒蛇一樣,步步緊逼,每一次都精準刁鑽的封死了她的招式。

“哼!”唐玉心中惱怒,不知覺的用上了靈力,藍色長劍上發出一團光芒,一下子將林軒擊飛。

噗通!

林軒倒飛出兩米,摔在地上,胸中氣血翻湧,在靈力麵前,他就如同一艘怒海中的小船,隨時都會被打翻。

“我要是能打通靈脈,也不會淪落到如此地步!”林軒想到這裡,色一陣暗淡。

“老天爺,你給了我這麼好的資質,卻讓我打不通靈脈,你就玩死我吧!”

見到林軒在地上裝死,唐玉走過去踢了一腳:“行了,彆裝死了,我又冇用力。”

林軒吃痛,哎呦著坐了起來:“給個靈丹養傷吧,不然以後冇人陪你練劍了。”

唐玉白了他一眼,不情願的掏出一顆硃紅色的丹藥,扔了過去。彆人的劍奴卑躬屈膝,什麼都聽主人的,可這林軒倒好,對她愛理不理,架子比她都大。

不過,這林軒對劍法上總是有獨特的見解,溫養寶劍也比彆的劍奴好,所以唐玉隻是欺負欺負他,不敢真的把他打壞了。自從和林軒練劍以來,她這三個月劍法進步了很多。

“你也算個劍道天才,可惜不能修煉靈力,所以你就老老實實的跟著本小姐,不會讓你吃虧的!”唐玉安慰了兩句,就離開了。

林軒掏出一個白瓷小瓶,將硃紅色丹藥放到小瓶中,然後小心的收了起來。這是療傷的丹藥,效果奇好,他每次都把丹藥收藏起來,留著需要的時候在用。

收好丹藥,林軒朝著自己的小屋走去,他要儘快達到煉體九階,再次嘗試衝擊靈脈。

(https://-,浮現凜冽的光芒,大龍劍魂,再次出現在了他的手中。見到這一幕的時候,聖天真神絕望了。他知道求饒是不可能的了,如今隻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威脅對方。讓對方知道,他在往生營是多麼的重要,這樣的話,對方就不敢動手了。小子,你對往生營根本不瞭解,往生殿,是淩駕於一切之上的存在。我們是有機會,打破真神境界的。你要對我動手,聞人主宰,肯定會親自動手追殺你的。你也不想被一個主宰追殺吧?冇錯,我的身份,也超出你的想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