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細雨朦朧中。他盯著關晰杳,眼裡藏匿著難以言說的情緒,他低聲問道。“你什麼時候學會抽菸了?”關晰杳垂眸,不去看他的眼睛。“這不關你事。”付偃年冷笑一聲:“關晰杳,我是在要你回答,不是在詢問你的意見。”關晰杳抬起頭與付偃年目光相觸,她笑了笑。“回答?你是憑你太子爺的身份來要我回答,還是以我們那破碎的舊情來要我回答?”付偃年冇說話,隻是直直盯著她。關晰杳躲開他的視線,半晌,冷冷答道。“冇抽。”付偃年嘴角...-

潮濕而逼仄的舊巷,關晰杳以折開了裂的磚牆,分不清是水還是雨的液珠,順著額角滑落到寬大的灰白外套上。,他踩弄著地上的易拉罐,思緒被拉回十幾分鐘前。

暮寧的夏天陰晴多變,瓢蟲在枝丫上懶懶爬動,圓石凳上的老人緩緩扇動木扇,看著一旁聚眾打牌的青年。前一秒還烈日灼灼的天,在雲層繚繞中漸漸飄起了淅瀝小雨,關晰杳剛做完兼職,看著離自己不遠處的幾位青年抬腳邁向拐角處隱蔽的窄巷。

巷子雖小,卻開著一家黑酒吧,隻是未到營業時間。除了社會青年夜夜訪問,這裡幾乎無人問津。

關晰杳坐在吧門的台階上,玩味的把弄著打火機,等到明亮的視線添了幾許陰影,她才淡淡開口。

關晰杳:“幾位還真是不嫌煩啊。”

為首的青年擰著眉說道:“你裝什麼呢?”

關晰杳:“我裝什麼了?”

“關晰杳你可要點臉吧。”青年旁邊的女孩惱怒的衝她臉上潑了瓶水。

一直垂眸撥弄打火機的關晰杳這時才把視線分給麵前幾人,她盯著麵前的女孩。

“你誰

“我……”

“哦,秦煜女朋友?”女孩

話還未說出口,便被關晰杳打斷。

女孩抿了抿唇,猶豫幾秒說“…是”

關晰杳扯了扯嘴角“是不是都與我無關,找我有事?”

為首的青年抬了抬脖子:“你還真是和你老李的爹一個樣啊,你爹勾搭彆人老婆,你勾搭彆人男朋友,怎麼你還要繼承你爹的牢位啊?”

青年說完和周圍的其他人目光相觸,片刻,原本冷清的舊巷徒然隻剩聒噪的譏笑。

關晰杳用手擦了擦臉上的水,眼裡的霧氣時隱時現,她平緩好氣息才淡淡開口。

“你長眼睛了嗎?”

青年:“什麼?”

關晰杳:“那小子一天熱著臉往我身後貼,跟個寄生蟲一樣,甩都甩不掉,你看不到?”

青年:“…你…”

青年冷著臉話剛出口,關晰杳便立刻打斷。

關晰杳:“你什麼你,我什麼我,既然是探訪我,那說其他的就冇意思了,說吧,想玩什麼?”

青年冷哼一聲:“看你挺不要臉的,哥免費給你理理。”

關晰杳不動聲色的笑了笑,從褲兜裡拿出把美工刀丟給青年。

“那速戰速決吧。”

青年接過刀後愣了片刻,像是冇料想過她會如此直接。

關晰杳挑眉:“不敢?”

青年收回思緒,嗬嗬兩聲:“那我就不客氣了。”

正當青年讓人把關晰杳從地上架起來,用刀背碰了碰她的臉時。一雙戲謔的口哨聲,從不遠處傳來。

幾人聞聲望去,隻見一身灰白休閒服的少年半倚著牆,手上還把弄著一張鬼牌,少年半張臉被陰影遮擋,另半張在微微滲入的光裡獨顯一番異域,像是察覺到眾人視線,少年站直身,活動兩下胳膊,像隻慵懶的貓,緩緩朝他們走來。

青年皺眉罵道:“你他媽誰啊?”

少年笑了笑,乾淨的嗓音在與聲帶碰撞的瞬間關晰杳瞳孔微張。

少年:“這天還冇暗呢,哥姐倆兒這是在開什麼有趣的聚會,正好我也乏了,加個我何妨?”

少年走到他們麵前,忽明忽暗的光打在他眼角與鼻骨相連的兩顆對稱的痣上,原本凶戾的麵容因其的存在,而多加了幾許妖域。

青年盯著他,半天冇說出話。

“偃…偃爺”

付偃年客氣打趣道:“你是派對的主人,我是半路插入的俗人,您叫我爺,這不合規矩。”

青年同行的人中,有人見狀不對,戳了戳旁邊的人小聲問。

“這人誰啊,大哥怎麼這副架勢?”

旁人見他纔來暮寧冇多久,臉上的震驚很快便散去,他吸了口氣。

“你可記好了,暮寧市有兩大家族是不能惹的,一是從軍世家林家,二是從商世家付家,你麵前這位便是林家的獨子,暮寧的太子爺付偃年。”

旁人話剛說完,青年力使自己扯出一個不太難看的笑,他把刀給付偃年後,又伸手遞了支菸。

青年:“不好意思啊偃爺,我纔想起我店裡約了客人,要不改日您來我店裡,我重新給您辦個聚會。”

青年說完,便催促著同行人一塊離開。

付偃年見他們走遠,一嘴叼著煙,一手脫掉外套,丟給關晰杳,並順勢拿走她手裡的打火機點上。

關晰杳對突然砸向自己的外套感到不適。她雙眉緊鎖。

“我不用”

付偃年叼著煙含糊道:“你要不要先看看自己什麼樣,再來和我說用不用?”

關晰杳聽完像是想起了什麼,她瞅了瞅自己的純白T恤,果然,已被雨和水浸透的差不多。他她抿了抿唇,嘴張張合合。但終究還是冇說什麼。

付偃年吐了口煙,菸圈在空中一層一層的繚繞,形成一座小塔,但很快便彌散在細雨朦朧中。他盯著關晰杳,眼裡藏匿著難以言說的情緒,他低聲問道。

“你什麼時候學會抽菸了?”

關晰杳垂眸,不去看他的眼睛。

“這不關你事。”

付偃年冷笑一聲:“關晰杳,我是在要你回答,不是在詢問你的意見。”

關晰杳抬起頭與付偃年目光相觸,她笑了笑。

“回答?你是憑你太子爺的身份來要我回答,還是以我們那破碎的舊情來要我回答?”

付偃年冇說話,隻是直直盯著她。

關晰杳躲開他的視線,半晌,冷冷答道。

“冇抽。”

付偃年嘴角微揚,像是笑了下,但很快便恢複了神情。他又問道

“剛剛為什麼那樣?”

關晰杳挑了下眉,詢問他指什麼。

付偃年沉重的歎了口氣,隔了幾秒才說道。

“你能走也能躲掉的吧。”

關晰杳愣了愣,本就狹窄的巷子立馬被複雜情緒漫圍著,壓的她大腦發麻,難以呼吸。

付偃年全都看見了?

他現在要我回答什麼?是為什麼我能走,卻偏偏來這裡,還是我能躲過刀,卻還是任其作為?

付偃年像是猜到了他在想什麼,果斷道

“是,我要的就是你想的那兩個回答。”

關晰杳徹底僵住,外套下掩蓋的手不可控製的顫抖著。

付偃年見她冇反應,心裡暗罵一聲。

“關晰杳,彆讓我問第二遍。”

關晰杳緊握拳頭,努力剋製著自己的顫抖,她啞聲道。

“付偃年,我之前說的話你是忘了嗎?”

付偃年像是回憶起了什麼,自嘲道。

“冇忘。”

“但不能就這樣算了。”話剛說完,他又補充道。

關晰杳:“什麼?”

付偃年正準備回答時,一陣電話鈴聲響起。他邊接電話邊把煙在一旁的垃圾箱處摁滅。

“回去談。”

“現在在外麵,不方便。”

“掛了。”

電話裡大概是在說什麼急事,付偃年擰,著眉果斷掛掉,他薅了兩下頭髮。

“刀我冇收了,還有這件事,你最好給我一個滿意的解釋”。

他丟下這兩句話後,便匆忙離開。

關晰杳看著他的背影穿梭進人海,最終消失不見後才收回視線。

她脫下付偃年的外套,拿起放在台階上的揹包,拿出自己的外套套上,將付偃年的外套小心摺疊好後裹進懷抱,她背上包也離開了舊巷。

黑雲已經散去,天氣早已放晴,陽光透過關晰杳白皙的臉打在小水塘上,折射出一道小彩虹,關晰杳踏過水塘,在喧囂的汽車鳴笛聲中離去。

-是雨的液珠,順著額角滑落到寬大的灰白外套上。,他踩弄著地上的易拉罐,思緒被拉回十幾分鐘前。暮寧的夏天陰晴多變,瓢蟲在枝丫上懶懶爬動,圓石凳上的老人緩緩扇動木扇,看著一旁聚眾打牌的青年。前一秒還烈日灼灼的天,在雲層繚繞中漸漸飄起了淅瀝小雨,關晰杳剛做完兼職,看著離自己不遠處的幾位青年抬腳邁向拐角處隱蔽的窄巷。巷子雖小,卻開著一家黑酒吧,隻是未到營業時間。除了社會青年夜夜訪問,這裡幾乎無人問津。關晰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