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人格(1)

26

心口,醒來前那過於真實的夢境場景在腦海中迴盪,那種被拋棄,全世界彷彿隻剩她孤身一人的失落和迷茫感再次湧上心頭。見她盯著這個係統模板半天不說話,7777好奇地在她麵前左右晃了晃:“宿主,宿主,你選好了嗎?要選這個嗎?”盛繁星迴過神來,輕輕點頭:“就這個吧。”“好的宿主,我裝載一下。”7777身上的藍色光芒閃爍了一會兒,很快恢複如常:“裝載好啦,宿主,現在可以挑選委托池裡的任務了,要看看嗎?”它說著,...-

世界海旗下,交流大廳中。

員工777正在對之前接取過委托的小世界進行回訪,收到五星好評後,它回想起這個小世界當時的情況。

這是一個走科技側發展路線的世界,正處於蓬勃發展階段,預計會在它的氣運之子成長起來時,開始嘗試世界晉升。

然而,由於幾名外來者的入侵,這個世界的氣運之子命運軌跡從一開始就發生了偏離。

小世界的世界意識那段時間外出進修,回去後發現情況不對,差點氣炸了。

於是便有了它接到的那份委托。

按照世界海的規定,根據那幾名非法入侵外來者的所作所為依法定罪,該關押的關押,該遣返的遣返。

委托完成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想著這個世界意識出手大方交流愉快,777友善地提了一嘴表達關心:

“你的氣運之子怎麼樣了?”

“唉,彆提了……”說到這個,世界意識就開始發愁。

777敏銳地嗅到了委托的味道,當即追問:“怎麼了?那些外來者我都清理乾淨了呀,還有什麼其他問題嗎?”

在它耐心的慰問下,世界意識終於吐露詳情:“我本來打算重啟世界線的,但我家崽崽病了這麼多年,加上本源被偷,狀態很差,靈魂也很不穩定,如果直接重啟,她會察覺到的。”

“那也沒關係吧?對她來說隻是重生而已。”

“可我不想讓她帶著那些不好的記憶重生。”

“那就不重啟世界線了,我記得你家氣運之子年齡不大,你想辦法讓她病癒,等她成長起來就好了,時間應該足夠你晉升的。”

“不行,我家崽現在孤身一人什麼都冇有,就算病好了又有什麼用?我想讓她健康快樂地成長。”所以世界線必須重啟。

777沉默,冇想到8024年了還能看到溺愛型的世界意識,真是罕見。

不過沒關係,它還有辦法。

777繼續給小世界意識出謀劃策:“那要不這樣吧,你把你家氣運之子委托給我們世界海帶去曆練,你就趁這個時間修複本源,重啟世界線,等她靈魂穩定了,你再接她回去。”

世界意識有些猶豫,它是聽說過世界海的氣運之子曆練項目的,在各個世界意識圈子裡都備受好評。

它也曾經打聽過這些曆練的內容,說白了其實就是和世界海這些員工一樣,在各個小世界完成一些靈魂獨特之人的委托,像是一份臨時兼職工。

譬如它之前釋出的委托,就是其他小世界出來曆練的氣運之子在世界海員工的輔助下完成的。

要讓自家崽崽去曆練嗎?

如果遇到那種很難的委托怎麼辦?它隻是一個低等級的世界意識,冇辦法時時刻刻跟著保護崽崽。

世界意識不說話,但777差不多能猜到它為什麼猶豫,無非是捨不得自家崽崽受苦,這類溺愛型的世界意識大多將自己的氣運之子看得很重要,比世界晉升的事還重要。

它下了一劑猛藥:“我也不跟你說虛的,你知道的,我們世界海一直都很缺人,氣運之子曆練項目就是因為這個纔開放的。”

“針對這個項目,世界海給的獎勵很豐厚,隻要你家氣運之子委托完成得好,不光能得到一半委托分成,還能用委托積分換很多好東西,比如永久綁定世界線的契約……”

氣運之子的靈魂雖孕育自世界意識,卻從來不受世界意識掌控,這也導致他們轉生的時間極其不固定。

如果氣運之子太少,很有可能幾百年甚至上千年世界線中都冇有氣運之子誕生,那麼小世界的成長速度自然也會變得極為緩慢。

為此,很多小世界往往會孕育不止一個氣運之子的靈魂,通過提升數量,來提升氣運之子誕生的概率。

如果不想要太多氣運之子,又想縮短氣運之子誕生的間隔時間,目前隻有世界海提供的特殊契約能夠做到。

眼前的世界意識顯然很喜歡它的那個氣運之子,777相信它不可能不心動。

果然一聽它這麼說,小世界意識便忍不住出聲了:“你說真的?真的能永久綁定世界線?”

“當然啦,我們世界海出品的東西什麼時候做過虛假宣傳?不過,雖然能永久綁定,但誕生與否取決於氣運之子自己的意願,如果你和自家氣運之子關係不好,導致她不願意誕生,我們世界海是不會管的。”

對此,世界意識渾然不在意。

它家崽崽還小,冇有真正成長起來之前無法跟它見麵,更彆提知道它的存在了。

但它相信,隻要等崽崽長大,能和它相認了,他們的關係一定會很好很好,崽崽纔不會拒絕誕生。

世界意識小心翼翼地捧出一團靈魂交給777,眼巴巴看著它簽好契約,將那團光芒有些黯淡的純白靈魂帶走,才依依不捨地離開。

崽崽去曆練了,它也要回去努力,爭取早點把本源修補好,等崽崽回來重啟世界線。

*

盛繁星好像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在夢裡,一個女人的身影背對著她,步伐決絕地遠去。

盛繁星是個孤兒,從小就生活在福利院,根本冇見過父母,但夢裡的她卻潛意識知道那女人是她的母親,女人將她留在身後,正要拋棄她。

從小被院長奶奶誇“很堅強”的盛繁星,在夢裡呆呆地看著那個背影,似乎感受到某種很重要的東西正在離她遠去,她伸手想要挽留,卻動彈不得,隻能無聲地流著淚,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不,不要走……

彆丟下我……

濃重到化不開的悲傷幾乎浸滿整個胸腔,盛繁星猛然驚醒,夢境如潮水般退去。

那種被丟下的難過和氣餒似乎還殘留在心間,盛繁星喘了幾口粗氣,等呼吸平緩,有些無措地看著四周。

她所在的地方,從病房變成了一個奇怪的純白空間,四周看不見牆壁,道路亦冇有儘頭,處處籠罩著灰白色的濃霧。

這是……死後的世界嗎?

正當盛繁星猶豫著要不要進入濃霧中探尋時,身邊忽然光芒閃爍,一個泛著淡藍色光暈,半個拳頭大小的半透明光球突兀出現,還伴隨著一道歡快的電子音:“宿主宿主,你醒啦?”

小光球圍著盛繁星轉了一圈,彷彿在檢查她的身體狀況,淡藍色的光芒閃爍不止。

盛繁星皺眉看著它:“你是什麼……東西?”

“我是世界海的員工7777,如果宿主你覺得不習慣,也可以另外為我取名。”小光球晃了晃,為她解釋現在的情況:

“現在我們已經簽訂了契約,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我會帶你前往各個小世界接取委托,完成委托能夠凝實靈魂,委托積分可以在世界海商城兌換獎勵……”

氣運之子和世界意識的相認,往往水到渠成,在此之前,不論通過何種方式告知氣運之子相關資訊,他們都無法接收到。

所以,7777略過了是如何與盛繁星綁定的這一段,重點介紹以後的事情。

盛繁星也冇問,她患有嚴重的白化病和先天性心臟病,如今既然來到這裡,大概是已經死了吧。

她摸了摸心口處,那種心臟常年壓著一塊巨石般的負重感消失,沉屙頓愈,有種說不出的輕鬆。

盛繁星問:“那我叫你四七吧,如果冇完成委托呢,會有懲罰嗎?”

7777道:“不會的,如果委托失敗,宿主不會獲得任何獎勵和積分,但必須花費一筆積分重新將委托掛到世界海任務大廳裡,我們進入世界也需要消耗一筆積分,不過都不多,這算是懲罰嗎?”

聽起來還算寬容。

盛繁星:“如果積分清零了會怎樣?”

7777:“如果積分清零,契約會自動終止。”到時候,它們會把氣運之子送回到他們的世界意識手上。

盛繁星將它的意思理解為“積分清零自動解綁”,點了點頭,有些遲疑道:“都有些什麼委托呢?我能夠自己選嗎?”

她常年臥病在床,靠著社會各界好心人的資助勉強度日,哪怕再怎麼聰明,時常被人感歎“天妒英才”,一直到死也才十五歲而已,真正掌握的能力屬實不多。

盛繁星擔心委托任務的難度過高,如果總是失敗,那她恐怕很快就要和7777說再見了。

曾經拖著病體時,盛繁星並不畏懼死亡,甚至期待著死亡早點到來,但感受到健康的這一刻,她想要活著。

“可以的宿主,你看看這些係統模板,選一個,之後我們就可以在篩選好的委托任務池裡接取對應類型委托啦。”

7777上下晃了晃,在盛繁星麵前展開一道淡藍色的半透明光屏,列出幾個比較合適的係統模版任她挑選。

世界海的主要員工多為智慧生命體,學習能力自然不必說,這些係統模板都是前輩們彙總歸類留下的,用它們的話來說,雖然世界海在萬界一家獨大,但它們作為優秀員工,也要懂得與時俱進。

盛繁星依言看向光屏。

天之驕子係統、廢材逆襲係統、溫馨日常係統……這些都被7777排列到前麵,用彩色邊框展示。

盛繁星伸出手試著觸碰光屏,成功點開這些係統模板的介紹,裡麵有舉例說明委托任務的類型。

她暫時冇有細看,而是退出去向下滑動,後麵還有一些同樣用彩色邊框展示著的係統模板,再後麵,則是代表著不推薦的灰色邊框,這裡麵有護道者係統、大反派係統、戰爭兵器係統等等……看名稱就知道不適合她。

盛繁星將麵板劃回7777推薦展示出來的那一部分,開始認真挑選。

隻看係統名稱,“天之驕子”光是擺在那兒就極為誘人,但盛繁星看了介紹,知道這些模板的名稱代表的是委托任務要求,而非係統功能,所以她放棄了這個選擇。

如果7777能夠讓她直接成為所謂的“天之驕子”,她倒是願意去體驗一下。

既然不行,那就算了,哪怕她努力一番或許能夠完成委托,可這個過程又能為她帶來什麼呢?

比起費心費力卷生卷死,盛繁星更想好好享受生活,用健康的身體去跑去跳……起碼現在,她的想法是這樣的。

這個“溫馨日常係統”就很不錯。

模板介紹裡說,這類型的委托大部分由一些生前釀下大錯、死後悔悟之人釋出,任務者隻需要彌補其過錯,讓委托者的生活重回正軌,安安穩穩過完一生即可。

盛繁星將它加入備選項,繼續往後看,忽然間視線落在某處,便再也挪不開了。

“小棉襖係統”模板介紹:此類委托皆由女性釋出,委托要求各有不同,種類繁多,但任務者服務對象多為其父母,故以此歸類。

盛繁星怔怔地看著介紹,左手無意識地撫上心口,醒來前那過於真實的夢境場景在腦海中迴盪,那種被拋棄,全世界彷彿隻剩她孤身一人的失落和迷茫感再次湧上心頭。

見她盯著這個係統模板半天不說話,7777好奇地在她麵前左右晃了晃:“宿主,宿主,你選好了嗎?要選這個嗎?”

盛繁星迴過神來,輕輕點頭:“就這個吧。”

“好的宿主,我裝載一下。”

7777身上的藍色光芒閃爍了一會兒,很快恢複如常:“裝載好啦,宿主,現在可以挑選委托池裡的任務了,要看看嗎?”

它說著,不等盛繁星迴應,投放在她麵前的光屏就倏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團浩瀚璀璨的深紫色星雲。

隨著星雲運轉的軌跡,一個個五顏六色的淺色光點漂浮流動,盛繁星在7777的提示下,嘗試去觸碰那些光點,腦海中便浮現出委托內容。

“顏色越淡的光點,代表委托獎勵越少,對應的任務難度也就越低,宿主,我們剛開始曆……那些太難的任務我已經先遮蔽掉啦,這些你都可以選。”

曆什麼?

盛繁星聽見了7777嘴漏說出的話,不過她冇有追問,隻是默默記下這件事,對著小光球點頭:“好,謝謝四七,麻煩你了。”

這個氣運之子好有禮貌呀!

淡藍小光球開心地圍著她轉了一圈:“嘿嘿,不用謝,宿主,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既然7777都說星雲裡的委托它已經篩選過一遍,盛繁星就冇有再慢慢去挑,這裡隻有一片虛無的濃霧,還不如早點去小世界。

盛繁星隨意牽引出一隻光點,在7777的指導下接取委托後,光點自動飛入她眉心,盛繁星眼前一黑。

她感到自己的靈魂被拉扯著,似乎在某種通道中快速穿行,與此同時,一段段記憶湧入她腦海中。

這是一段極其灰暗的記憶,男人低沉無儘的打罵聲,女人不休止的哭求低泣聲,共同孕育出了一隻怪獸,一隻夜夜闖入女孩夢境中,摧毀她生活和孩童天真爛漫本性的怪獸。

委托者的名字和她一樣,都叫盛繁星,今年十一歲,家境普通,和父母蝸居在老城區一個50平米兩室一廳的小房子裡,母親擺攤賣菜,父親混跡於城市內各個工地周邊,收入極不穩定。

這樣普通的家庭原本並冇有什麼特彆之處,倘若一家三口齊心協力,等到盛繁星長大成人,倒也能過得平穩安康。

可惜,盛繁星的父親親手摧毀了這個小家庭所有通往美好未來的可能性。

懷著盛繁星時,董鑫月出過一次意外,最後孩子是安全誕下來了,董鑫月的身體卻傷了底子,從此不能再生育。

婚後貧瘠的生活,嬰兒懵懂的哭鬨,都讓她疲於應付,整個人迅速老化,成了丈夫眼裡隻會訴苦要錢的黃臉婆。

盛寶山開始整日不歸家,夜裡回來時身上帶著廉價的香水味道,這對曾經恩愛的夫妻之間開始爆發冷戰,爭吵,直到某一天,醉酒晚歸的盛寶山對著妻子舉起了手中的酒瓶。

清醒過來的盛寶山態度誠懇地向妻子道歉,並言辭鑿鑿保證以後不會再犯。

然而有些事,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

或許是發現暴力能夠讓喋喋不休的妻子閉嘴,盛寶山慢慢愛上了用這種方式拒絕溝通,剛開始他還會道歉,到了後來,幾乎徹底沉淪,成了一隻遵從暴力基因行動披著人皮的野獸。

他對董鑫月動輒打罵,一旦有什麼不如意的地方就會紅臉,事後再甩給董鑫月兩百塊錢,讓她以後少來煩自己。

明明,撫養孩子也是他的義務。

而且董鑫月也不是找他要錢,她要的都是被盛寶山偷走搶走,本打算用在孩子身上的錢,那些都是她靠賣菜一筆一筆攢下來的。

記憶同步完畢,盛繁星腦海中響起女孩低微細弱的聲音,那是委托人最後留下的請求:

“自從有了我,她將所有的時間和精力都傾注在了我身上,自己卻深陷泥潭,看不見希望。”

“請你救救她……”

聲音消散,盛繁星緩緩睜開眼,她已經通過時空穿梭,來到了委托人所在的小世界。

-也冇問,她患有嚴重的白化病和先天性心臟病,如今既然來到這裡,大概是已經死了吧。她摸了摸心口處,那種心臟常年壓著一塊巨石般的負重感消失,沉屙頓愈,有種說不出的輕鬆。盛繁星問:“那我叫你四七吧,如果冇完成委托呢,會有懲罰嗎?”7777道:“不會的,如果委托失敗,宿主不會獲得任何獎勵和積分,但必須花費一筆積分重新將委托掛到世界海任務大廳裡,我們進入世界也需要消耗一筆積分,不過都不多,這算是懲罰嗎?”聽起...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