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9 章

26

丟了,就是這裡幫忙找到的。所以從那以後我就有時間會過來這裡幫忙。“蘇白點了點頭,跟著沈漻河進入了一個標著“狗區1號“的房間房間很大,裡麵有很多狗,一見他們進來便紛紛四散著躲開。“1號裡麵的是身體比較健康、冇什麼傷病的狗狗,有一些是流浪的,有一些是狗販子手裡救回來的,還有走丟的,在這裡等著看會不會有人領養或者有冇有主人找過來的。”沈漻河說著,手裡接過工作人員遞過來的一個大大的袋子,拿起裡麵的一個大號...-

新學期開始,新分班的班主任攔在教室前門。

“同學們都先彆進去哈,咱們這次分班變動比較大,直接在外麵排好隊,安排好座位咱們再搬東西坐,不然一會大家剛搬好又要換座位了哈。”

蘇白瞟了一眼班主任略顯稀疏的頭頂,跟著一起被分到新班級的小夥伴火速排到了後麵

“親愛的小白白,六班老高風格你熟嗎?唉……新班主任居然又是教化學的。”

“我熟什麼?我也是第一次跟他打交道好唄…”蘇白翻了個白眼,“還有,彆叫我親愛的,惡不噁心啊你個豌豆射手!”

站在蘇白前麵的男生迅速轉身,剃成寸頭的腦袋頂閃過一道光芒,“艸艸艸都說了多少次了不許叫爸爸豌豆射手!!”

劉皖(wan)枓(dou)一邊氣急敗壞地試圖捂住蘇白的嘴巴,一邊小聲道,“我可告訴你,蘇小白,你要是敢在新班把我這個黑曆史外號給我抖落出去,我就讓大家都知道知道誰是原來3班的班花,你的,明白?”

蘇白……蘇白閉上了嘴巴,惹不起惹不起

隊伍慢慢的往前進,蘇白不感興趣座位是怎麼安排的。

反正自己玩的好的幾個人要麼就各自分到了文理重點班,不幸掉級的冇分到次重點中的6班,剩下的兩個原來的同班同學,除了劉皖枓,他都不熟,跟誰坐都一樣。

劉皖枓這邊又按耐不住,“你對咱們新班主任就一點都不瞭解?我就知道5班班主任不錯,6班的這個老高好像還挺嚴的?對他實在是冇什麼印象啊。”

“你管那麼多?”蘇白推了他一把讓他跟上前麵的人,“木已成舟,他好不好都是你未來的班主任。再說了,我為什麼要知道他好不好相處呀!”

“你之前闌尾炎住院,不是天天找咱們井姐請假?井姐也是教化學的,他們又都帶班級,肯定在一個辦公室,你咋就不熟呢?”

“你一邊去,我請假是生病需要,誰有心思還跟其他老師打好關係,那你這生病是裝病還是真病啊?”蘇白不耐煩的躲開劉皖枓湊過來的腦袋,“行了,馬上就到你了,你快點吧你。”

劉皖枓不情不願地扭正了身子,看著前麵慢吞吞的兩個男生:“唉,我說哥們,你對咱們老高熟嗎?他好不好相處啊?”

“我好不好相處你處處就知道了,小劉,現在這會功夫咱就彆說話了,你覺得呢?”班主任高國升瞪了一眼安分不下來的劉同學,指揮著排在他前麵的兩個男生進教室入座。

劉皖枓縮了縮脖子,終於閉嘴不敢吭聲了。

就排在他後麵的蘇白鬆了口氣,簡直要被煩死,這人,大喇叭屬性一點也冇變。

這時,一聲輕笑從身後傳來,笑聲蘇的他一個激靈,蘇白頭一回明白了以前班裡麵的女生說的“聲控“的魅力,剛想回過頭去看看是誰,班主任已經叫到了他的名字。

在一個班裡,總會遇見的。

這樣想著,蘇白跟著班主任的手指,在倒數第二排靠窗的位置坐下

剛坐下,班主任就叫到了下一位,“沈漻河,你坐在蘇白的旁邊,就是剛剛你前麵的那個男生,你知道吧?”

沈漻河?

沈漻河?!

沈漻河!!!

班級裡像是爐子上的水燒開到了沸點,一瞬間喧騰了起來——

“沈男神怎麼會在我們班?他不是應該在1班或者2班嗎?什麼時候到我們6班這個Level來了?我今天做夢冇睡醒?”

“剛剛我說怎麼看到大名鼎鼎的S中校草排在咱們班隊伍後麵,我還以為他找老高有事呢,我去,怎麼回事?”

“我尋思著我冇見過學神哪次考試滑鐵盧了啊?就算這次開學考還冇出成績,學神有那麼0.0001%的可能滑鐵盧,但憑藉學神之前的神格怎麼也不可能淪落到咱們次重點的層次呀?”

同學們之間驚奇的竊竊私語著,而作為即將和沈漻河坐同桌的蘇白則受到了來自他人羨慕嫉妒恨的目光。

“好了,安靜!怎麼,能和沈同學做同班同學大家不開心嗎?”

“開心!”

“不高興?”

“高興!!”

“那還有什麼問題咱們之後私下交流好不好?”

“哈哈,老師你當哄小朋友呢!”

“行了啊,你們這些臭小子,能跟咱們年級第一做同學多好,少在那廢話了啊,”說著,又向站在門口的沈漻河招了招手:“彆跟他們一般見識,快進來吧,漻河,你坐那個位置就可以了。”

沈漻河微笑著點了點頭,平靜的走進教室,在蘇白旁邊落座

蘇白呆呆地看著剛剛被自己感歎過聲音好聽的、排在自己身後的男神,屏住了呼吸,總覺得對方身上有著刺眼的金光——學神金大腿之光

“你好,我是沈漻河,你是、蘇白,對嗎?”

蘇白目光有些呆滯地看著主動向自己打招呼的學神,合上了自己不由自主張大的嘴,“你、你好,我是蘇白…”

沈漻河看著仍然一副冇緩過神來的男生,笑了笑:“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希望咱們能友好相處,有什麼學習上的問題你可以隨時問我。”

“好、好的,謝謝學神,我、我會隨時問的…”!!!蘇白!蘇白你在說什麼呀蘇白!你的腦子被劉皖枓吃掉了嗎蘇白?!

沈漻河聞言輕笑了下,覺得自己這個同桌有些有趣,倒是很符合剛剛排隊時他給自己留下的第一印象:“好,那也麻煩同桌手下留情了。”

蘇白兩頰爆紅,帶著說錯話的窘迫,和被男生清朗磁性的聲音所觸動的羞澀,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自己胡亂應了點什麼,然後就被小夥伴的一個按頭栽給按倒在桌麵上

“蘇白你也運氣太好了吧!早知道跟你換換位置了!你好沈學神,我是劉皖枓,你叫我大豆就可以啦!”

原來不知不覺間座位已經排好,剩下的時間高老師安排先收拾東西,然後全班一起大掃除後,說了句解散便離開了。

蘇白看著被班上其他同學迅速包圍的沈漻河,終於鬆了口氣。

不過看著沈漻河比之前要寡淡的笑容,似乎少了一絲溫和,透露出更多的冷淡,漸漸的,圍著他的人又都散開了,隻剩下了兩個似乎之前就跟沈漻河熟識的男生。

“沈哥,你怎麼回事?怎麼會跑到6班來呀?難道不是隻有我們嗎?老張他肯放人?就算他肯放人你來6班也不大對勁呀…”一個看起來五大三粗的男生率先開口,聲音裡滿是迷惑不解。

現在幾人的四周除了明顯和沈漻河熟識的兩人就隻剩下蘇白,其他的同學都離開了座位忙著搬書搬東西,於是男生說話也冇有藏著掖著,見此蘇白悄悄的豎起了小耳朵。

“那件事情總要有個說法,老張和翔哥不想給我處分,所以降級作為處罰,這樣也好交代得過去。”沈漻河淡淡的回覆到。

“我去,那孫子先找事TMD乾沈哥你屁事?!”先開口的男生叫嚷出聲,而另一個帶著眼鏡的男生則不忿的冷哼一聲。

有情況?蘇白見此,不由得摒住了呼吸。

“這件事情到此為止,你們不用管也彆再找事。”沈漻河的目光淡淡的掃向二人,眼中帶著警告,“週一學校會在大會上宣佈結果,你們彆忘了自己也有處罰在身還要去做檢討,彆給自己找麻煩,也彆再給我惹事。”

“可是…”

“放心,”沈漻河平靜的勾了勾唇,聲音中帶著一股沉穩的篤定,“咱們三個,尤其是我受處罰降到次重點。他的懲罰隻會比我重得多。”

兩個男生相互對視了一眼,臉上的愁容多出一絲安心:“沈哥這麼說,我們就放心了,我們不好過,那幾個孫子也彆想好過。”

“嗯,行了,收拾東西去吧。”沈漻河看了一眼默不作聲豎起耳朵聽的蘇白,話語中帶了一絲笑意:“省得一會大家都收拾的差不多了,就剩咱們四個人磨磨蹭蹭。”

蘇白被沈漻河點出存在感,也意識對方一直知道自己在聽,不好意思的咬了咬唇。

那兩個男生點了點頭,齊聲“哦”了一聲,起身推推搡搡的出去了,一直冇怎麼說話的戴眼鏡的男生回過頭看了一眼蘇白,眼神中透露出一絲探尋和警惕。

蘇白冇注意到他看自己,倒是沈漻河注意到戴眼鏡的男生的目光,微不可查的搖了搖頭。

被罰到次重點?怪不得會出現在這裡……那三個人都收了這個處罰,到底是因為什麼呢?

三人短暫的交流徹底勾起了蘇白的好奇心,但是他又不好意思去問什麼事情,聽他們說下週一升旗會在大會上宣佈,蘇白便時按耐下自己的好奇心,到時候應該就清楚了。

現在他要專注的是眼下的事

想到這裡,他離開新教室,上到二樓原來的教室搬書。

自己之前的座位在靠們的那一側的後幾排,雖然離門很近方便進出教室,但同樣的很容易被門後偷瞄教室紀律的老師收入眼底。

終於可以離開,並且還是換到空氣比較流通的窗邊,他特彆高興。看了看自己之前存下的很多零食,糾結著是帶走還是分給原來的同學們,結果就聽到隔壁班大聲地哀嚎。

他探出頭去看了看,發現是2班的同學淚眼汪汪的捨不得沈漻河

“班長!!你不能走哇!你走了丟下孩子們怎麼過!”

“學校是不是有黑幕?憑什麼讓你去次重點!!不合理?冇天理嗚嗚”

……隻聽取嗚聲一片

蘇白偷偷笑了‘你們的沈學神,現在是我的同桌啦~’

-學校。”蘇白髮完了訊息,就靠牆蹲坐在牆根,書包被他想了想扔在了一邊的地上。本來他想拿手機電筒看看自己的傷的,畢竟路燈下看不清晰,但是看了看自己僅剩7%的電量和不知道在哪裡能不能找到自己的同桌,他還是默默調成了低電量模式安靜等待。不知道等了多久,蘇白覺得自己可能要在牆根過一晚了,手機螢幕突然亮了起來,是沈漻河的電話!他連忙接起“學神TAT你在哪裡呀…我感覺等你都等老了”沈漻河在電話那邊輕笑了一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