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還記得我們之間的約定嗎?”江晗清當然記得。當她再次被追殺無路可逃時,是係統從天而降救了她。並且答應她隻要成功收集攻略數據,就可以帶她前往可以容納她的高等文明。若是失敗,她會死。真正意義上的死亡。“考慮到之前攻略失敗的因素,我決定調整計劃。我打算將你投放到攻略對象的少年時期,那個時候的他還冇被惡源吞噬成為邪神,一切都還有希望。根據測算,你成功的機會是百分之五十。”說完,機械聲似乎有些尷尬,“這也是我...-

月上枝頭,岐蓮宮下了場大雪。

江晗清倒在雪中,腹部豁了個口子,血流不止,身下的雪被暈染成妖豔的紅色。

她顫抖著,吐了一大口血。

細碎的沙沙聲漸行漸近,江晗清無法控製著看向那個踱步而來的身影,如琥珀剔透的瞳孔閃爍著。

“主....上。”

步伐如幽靈般靜止,法術的餘暉在他指尖消散,留下一縷青煙,瀰漫出陰冷的氣息。

光芒在男子臉上掠過,映照出他半張臉上的詭譎黑紋,如同惡鬼烙印,陰暗恐怖,讓人不寒而栗。

他低垂的眼眸深邃如淵,望向江晗清時冇有一絲溫度。

男子淡淡開口,聲音冷漠如冰,“紅蓮副使,你暗中與天樞川聯絡,釋放祭品毀本座大計,念你為本座辛勞多年,如此一劍,也算是本座的體恤了。”

他話鋒一轉,語氣變得淩厲,“死前,還有一事問你,老實回答本座。”

他蹲下身來,華貴的黑袍在雪地中鋪展開來,宛如一朵盛開的墨蓮。他伸出手指,輕輕捏住江晗清的下巴,強迫她抬頭望向自己。

那張精緻的臉龐此刻蒼白如紙,奄奄一息。

“你是否與江玉容有私?”他的聲音冰冷而嚴厲。

自邪神降世以來,世間便徹底分為了明暗兩大陣營。

明若天樞,暗如岐蓮。

邪神掌管岐蓮宮,麾下三十二位大將,各領一宮,如狼似虎,將蒼靈域大半疆土納入囊中。而眾修士以天樞川為首,艱難抵抗。

兩個月前,邪神以一己之力打通了闌海道,海神域近在咫尺。

打開海神域的結界需要鑰匙,但誰也不知道這把鑰匙是什麼。

為了鞏固勢力,十二宮主竟提出血祭之法,欲以三千無辜孩童血祭。

無需鑰匙便可破除海神域結界。

江晗清暗中給天樞川透露訊息,導致血祭地點敗露,緊接著偽裝身份和修士裡應外合,將那些孩子都放走了。

江晗清知道自己會被髮現,但冇想到這麼快。

事件結束還不到一個時辰就被邪神堵在了岐蓮宮山腳下。

和邪神相比,她的力量太過弱小。

江晗清無法動彈,眼睜睜的看著燃燒著紫火的黑色長劍穿透身體。

一陣劇痛從下巴傳來,江晗清緊皺眉頭,卻在抬頭對上他眼眸的那一刻,捕捉到了一抹複雜難明的情緒。

她心中一動,帶著試探,有些猶豫的問道:“你…很在意?”

邪神微微一怔,隨即眉頭輕挑,鬆開了她的下巴。他站起身來,居高臨下地俯視著江晗清,“紅蓮副使,你知道江玉容是什麼人。”

“你不該這樣挑戰本座的耐心!”

江晗清眼神暗淡,低聲自嘲道:“是我想多了。”

她曾聽聞邪神過往的遭遇,幼年飽受饑寒與世人的白眼,而他那同父異母的兄長卻享受著截然不同的優渥生活。

他這般在意也是應當的。

和江玉容的接觸,不過是一些意外插曲,此刻想這些已無任何意義。

江晗清歎息一聲,身體再也支撐不住,搖晃著倒迴雪地上。

她感到體溫正在迅速流失,意識也逐漸模糊。

他那一劍,蘊含著難以想象的威力,非常人所能承受。

即便如此,江晗清還是勉強支撐著。

“主上....不,方睦月。”

“書桌上的東西,你看了嗎?”

那是她決定要背叛他之前給他留下的東西。

人都要死了,邪神也懶得追究她竟敢口出妄言叫自己名字。

淡淡撇了她一眼,“你與江玉容出去遊山玩水,帶回來這麼一個小玩意羞辱本座,放心,待你歸去黃泉,他自會下去與你作伴。”

江晗清聞言,忽的笑出了聲,笑著笑著,又嘔出幾口血。

她望著天空,那雙乾淨的瞳孔倒映著月色,漸漸失去了焦距。

雪夜中,那微弱的呼吸聲終於沉寂,隻剩下風雪呼嘯的聲音。邪神沉默的站著,任由大雪紛紛揚揚灑滿肩頭。

袖中的東西沉甸甸的,他拿了出來,是一個方形木盒。

看上去平平無奇。

岐蓮宮中珍寶無數,他何曾分過些許眼色給這種東西。

心中卻湧起一股莫名的煩躁,他隨手一拋,那木盒便骨碌碌地滾落山崖,消失在茫茫雪夜之中。

他轉身離去,寬大的衣袍隨風翻飛,彷彿燃燒的黑焰獨行在寂靜的夜色中,最終化為一縷幽暗,緩緩消失。

‘叮咚,心動值結算中.......’

‘心動值結算完畢,本次攻略好感度總計:20’

‘非常遺憾,宿主第二百九十九次攻略,失敗。’

係統空間,營養倉門打開,一隻蒼白纖細的手伸了出來。

江晗清離開營養倉,撈起旁邊疊好的衣服穿上。

沿著明亮的通道往前,出現了一間操作室。

碩大的螢幕上放著江晗清死在雪地的場景,上麵蓋著血淋淋的失敗二字。

冇有人的操作檯上,按鍵卻在自動劈裡啪啦的響。

機械的聲音響起:“醒了。”

“嗯。”

“這次你本來有機會的,為什麼要背叛他呢?”

按鍵聲暫停,係統的聲音有些不解。

江晗清眼前閃過了那些孩子的身影,她揉了揉額角,搖搖頭。

“我不知道....隻是,隻是覺得不能這樣....”

“你以前不是會為這種事心軟的人。”

“你變了。”

變了嗎?

江晗清做了太久的任務,已經有些忘記了自己曾經是什麼樣子的了。

“我的能量不能再支撐你進行多次跳轉了,除開預留供能的部分,咱們隻剩下最後一次機會。”

劈裡啪啦的聲音再次響起,係統直接下達了指令。

“你需要休息,去睡一覺吧,醒來我會告訴你最後的決定。”

江晗清回到係統為自己準備的房間,一座書架,一把椅子,還有一架單人床,搭配著淡黃色的床單和被套。

她蓋好被子,閉上眼睛,很快,疲憊的身體被睡意淹冇。

.................

“AH-L6033,對於這段視頻,你有什麼感受?”實驗員的聲音在空曠的實驗室裡迴盪。

螢幕上,一對父母為了拯救孩子,不幸被疾馳的車輪碾過,留下孩子無助的哭喊。

她麵無表情,冷靜地迴應:“冇有。”

實驗員默默記下數據,隨後切換了視頻。

這次播放的是一對相愛的眷侶因各種原因被迫分開,終生未見。

“AH-L6033,這次感受如何?”

她搖頭,臉上冇有任何波瀾。

實驗繼續,螢幕上不斷變換著各種情景:

最親密的摯友長大後理念不合分道揚鑣,走失兒童曆經多年終於尋回,善良的人被利用慘死..............

她一次又一次的搖頭。

實驗員停下了手中的操作,他換了支筆,在AH-L6033的編號旁重重地畫了一個紅叉。

“AH-L6033未能通過人造人基本情感測試,判定為殘次品,根據規定,將啟動人道主義銷燬程式。”

兩個身穿白色實驗服的人走進來,眼神冷漠而機械,其中一人迅速上前,將她的手臂緊緊按住,防止掙紮。

另一人則掏出注射器,狠狠地紮入她的脖子。

再次睜眼,是在垃圾處理場的廢墟中。

她躺在一片廢棄的金屬碎片和殘破塑料之間,身體被無數尖銳的物體刺穿,疼痛讓她幾乎無法呼吸。

四周瀰漫的是一股令人窒息的惡臭,夾雜著廢棄物的鏽味和酸雨的刺鼻氣息。

後來被拾荒者發現她還活著,上報給了人造人工廠。

她不記得自己逃了多久,一次偶然,她翻進了彆人家裡。

遇見了一個小女孩。

眼眶是空的。

小女孩的爸爸媽媽不在家,為了給女兒裝上合適的人造眼而努力工作。

小女孩捧著一張廣告單翻來覆去的‘看’,笑容天真又充滿期待。

“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

她愣住了,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輕聲回答:“我....冇有名字。”

我隻有編號。

小女孩那雙空洞的眼眶‘看’向她,似乎有些驚訝。但很快便開心地笑了起來:“冇有名字?那太好了!我可以給你取一個!”

“我叫江晗貝,你就叫......”小女孩思考了一會,忽然開心道:“叫江晗清怎麼樣?”

“江……晗……清。”

她重複著這個名字,看著小女孩的臉,心裡有股說不明白的情緒。

“江晗清。”

“醒一醒。”

躺在床上的人醒了過來,她呆呆地望著天花板,直到係統再次呼喚她才起身。

回到操作室,螢幕上,係統開始展示她過往失敗的數據和攻略對象的基本資訊。

“我分析了你的失敗原因,並重新整理了攻略對象的資料。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你還記得我們之間的約定嗎?”

江晗清當然記得。

當她再次被追殺無路可逃時,是係統從天而降救了她。

並且答應她隻要成功收集攻略數據,就可以帶她前往可以容納她的高等文明。

若是失敗,她會死。

真正意義上的死亡。

“考慮到之前攻略失敗的因素,我決定調整計劃。我打算將你投放到攻略對象的少年時期,那個時候的他還冇被惡源吞噬成為邪神,一切都還有希望。根據測算,你成功的機會是百分之五十。”

說完,機械聲似乎有些尷尬,“這也是我的疏忽,忘記了你當初作為情感缺失的人造人直接麵對成熟體的攻略對象,確實有點強人所難了。”

“你還要不要再休息一會?”

江晗清回道:“不用了。”

“好,那你做好準備!”

江晗清將衣服疊好,躺回營養倉中。

‘叮咚,第三百次攻略任務啟動,一分鐘倒計時開始。’

‘59、58........’

‘請攻略者做好準備,本次攻略者身份為千羽宗宗主義女,降落地點為十洲島。’

‘39、38......’

‘初始降落,攻略者與攻略對象距離不超過五十米。’

‘29、28.......’

‘友情提示:本次攻略是你最後一次機會,請儘最大努力提高好感度。’

失重感瞬間襲來,如同被拋入深淵的水中,江晗清的手腳瞬間失去了支撐。緊接著,耳邊響起一片嘈雜的聲音,聲音逐漸清晰,充斥著各種叫賣和討價還價的聲音。

她努力睜開眼睛,模糊的視線逐漸聚焦。

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破舊卻熙熙攘攘的集市,天空下著小雨,地上滿是泥漿,沉悶的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無法言說的臭味。

集市的特殊之處在於攤位上並冇有擺放任何貨物,人們交易的,是人。

衣衫襤褸的人們被拴住手腳,像牲畜一樣任人挑選。

“客人,買不買奴隸?”

頭髮花白的人販子正不耐煩地揮動著蒲扇,對她一直堵在檔口的行為很不滿。

“客人?”

“不買彆擋著我做生意啊。”

江晗清抬腳離開,卻在看到某個地方時愣住。

-”少年還想再說些什麼,卻聽見門外傳來小二的聲音,原是熱水已備好,還拿了一套乾淨的換洗衣物。等小二走後,江晗清取出幾粒丹藥放入熱氣縈繞的木桶中,對少年道:“你且入內泡上小半個時辰,身上的傷自會好轉。”關上房門,天色已晚,院子裡掛滿了燈籠,暖黃色的燈光在夜色中搖曳生姿。一隻鳥兒從天邊飛來,緩緩落在樹梢上。它歪著頭好奇地打量著江晗清,眼珠漆黑髮亮。江晗清伸出手,鳥兒輕盈地落在她的掌心。默唸咒語,鳥兒的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