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吾本武將之後

26

地在街頭遊蕩。忽然,頭頂傳來一聲輕喚:“喂,你剛剛差點丟了性命。死都不怕還怕活著嗎?我看你骨骼驚奇,倒是個修行的好材料。”沈夢璃抬眼望去,隻見一位俊美少年立在屋脊之上。他身披素色狩衣,腰間佩刀,眉目如畫,卻又冷若冰霜。察覺到少女警惕的目光,少年一個翻身躍下,手持長刀,在沈夢璃麵前斜立。“哼,我乃武神凜雪鴉,奉陰陽兩界之命,在人間尋找契約者。你居然想尋死,不如做我的式神,助我降妖除魔,倒也不算辜負了...-

沈夢璃身著男裝,神色淡然地立於錦衣衛選拔場。

放眼望去,但見四周人眾神色冷峻,氣勢淩人,頗有煞氣。

台上稽覈官聲音驟然響起:“第二輪力量測試即將開始。”

沈夢璃偷偷撕符卡。

旁人紛投以奇怪目光,竊竊私語,不知她在搞什麼動作。

沈夢璃緩步場中央,站定,深呼吸,緩緩握住杠鈴。

"21號沈夢璃,力舉八十斤!"考官話音未落,滿堂皆驚。此瘦弱之人豈非神人?

沈夢璃輕輕放下杠鈴,心想:八十斤對於自己的重量級彆,的確已是驚人之舉。

環顧左右,眾皆瞠目結舌,震驚這個瘦弱的小子,是怎麼做到的。

"114號江雄,力舉一百七十五斤!"又一聲驚呼驟起。眾人議論紛紛,對這位選手早有耳聞。

沈夢璃暗暗叫苦,信心也頓時不足。但她隨即想起自己參加選拔的目的

——

進入太子府錦衣衛隊伍。接近有陰陽眼的太子殿下。自己又不是來奪冠的,進入隊伍的資格應該還是有吧?這樣一想,即放下心來。

台上稽覈官聲音再次響起:“下一輪乃搏鬥測試,給眾人半個時辰熱身。”

江雄信步閒庭,目光輕蔑地掃過眾人。不論沙袋前揮拳,還是俯臥撐者,皆不在話下。

這時,小個子沈夢璃吸引了他注意。隻見沈夢璃招式簡樸,卻暗藏殺機。若是對陣真人,恐怕招招致命。

江雄暗將其列入決勝名單,卻見沈夢璃分在甲組,與他不是一個較量對手組,不禁可惜。

江雄舔了舔嘴唇,詭譎一笑,心生一計。他突然上前,提水就潑:"你熱成這樣,讓我幫你降降溫!"

沈夢璃一頭霧水,不解其意,心中雖惱,卻強忍怒火。

清楚覺察到此人惡意滿滿。但她當務之急是完成選拔,進錦衣衛隊伍,容不得一時意氣用事。

沈夢璃深知對方想激怒自己,強忍怒氣,平靜的說:"多謝!"

見沈夢璃不上當,江雄隻得作罷。

不出所料,江雄在乙組獨占鼇頭。對手對於他來說,實力太弱。令他愈發感覺無趣,索性衝上前挑釁:"一群廢物!"話音未落,幾個彪形大漢怒不可遏,撲將上來......

不一會兒,選拔官來到乙組考場,左右環顧,竟不見一個人影!他連忙高喊,令乙組速來集合。

有人遞上一疊號牌,休息室內已躺滿傷員。

江雄誌得意滿,不耐煩地問還要等多久。

監考官料不到乙組僅餘他一人,隻得從長計議。稽覈官宣佈,將改為一對一淘汰賽,首輪對陣:沈夢璃VS江雄!

甲組諸人紛紛喝倒彩,準備看沈夢璃的笑話。

江雄對沈夢璃冷言道:"你現在認輸還來得及,否則接下來的一盞茶時間內,我可饒不了你!"

此言一出,滿場鴉雀無聲。沈夢璃意識到情況不妙,天武門之可怖,她略知一二。單是招式之狠厲,便已令人膽寒,更不要說其高超的點穴手法。

人體有諸多死穴要害,中者非死即殘。

沈夢璃愈想愈怕,尤其感受到對方身上凜冽煞氣,明白他是個不折不扣的高手!但為了接近太子,光複沈家,她決不能在此退縮。

江雄漸失耐性,放話十秒之內不出手,他就要先出手了。

沈夢璃心驚膽戰,冷汗淋漓。千鈞一髮之際,她突然縱身躍起,一記淩厲飛腳,直取江雄麵門!眾人反應不及,江雄已仰麵栽倒,不省人事。

在場皆大驚失色,就連稽覈官念秒聲也嘎然而止。

沈夢璃亦是一頭霧水,卻已先聲奪人,勝券在握!原來她竟是藉助了王重陽之神力,僅一招”天山飛渡“便令敵手昏厥!這讓她對成為太子殿下貼身侍衛,而後步步為營,光複沈家之願更添信心。

轉眼間,沈夢璃又接連戰勝數人。望著一個個強敵紛紛敗下陣來,她簡直不敢相信,今日選拔賽自己竟如此順遂。

冇有人注意到的是,場內,站著一獨眼男子,他神態鬼祟。俗話說:相由心生。此人一看就不是好人。

獨眼男睹此景,暗自驚詫:誰人相信?那天武門高手江雄,竟折在這瘦弱矮個子之手!

獨眼示意身邊人去查沈夢璃底細。

終於,選拔賽進入最後一個環節——麵聖。有人憂心忡忡地湊到沈夢璃身邊問:”你果真憑自己實力擊敗江雄的?這次可是去麵聖啊?稍有疏忽就是喪命的下場。"

沈夢璃其實是有些心虛,很快就平定情緒:”當然憑實力,吾乃武將之後!“

前麵的麵聖者出來了,個個愁眉苦臉。看來“麵試”考題十分刁鑽。

沈夢璃暗叫苦不迭,自己並無充分準備,隻能硬著頭皮上了。

所幸,還有王重陽神力傍身,或可助她渡過難關。

太子府內,太監劉和通報:"21號麵聖者沈夢璃!"

沈夢璃身形單薄,綜合評分並不高。朱元璋細閱其卷宗,驚見上麵滿是讚譽!此瘦弱矮個小子,究竟何方神聖?正疑惑之際。

太監劉和在旁低聲說道:”皇上,江雄就是輸給了眼前這位沈夢璃!“

朱元璋上下打量著沈夢璃:“太子貼身侍衛之職凶險異常,時刻麵臨生死考驗,你可下好決心?”

沈夢璃淡定回答:“陛下,吾本武將之後,的確有一身武藝,但並非為了爭強好勝之輩。我想為太子殿下的安危效勞,想加入錦衣衛隊伍!”

朱元璋聽罷動容。他正要批字。忽聞一聲:

"陛下且慢,21號的資料疑有欺瞞!"說話的正是選拔場圍觀的獨眼男。

朱元璋抬眼看了眼獨眼男,示意他詳示。

“選拔錦衣衛成員有明文規定,要滿十八歲,經覈實,沈夢璃滿十八還差一月有餘。”

沈夢璃張口結舌,冇想到這還有個坑等著自己。

在朱元璋目光緊逼下,她無言以對,驚慌失措。

眼見就要被宣佈選拔賽成績作廢,沈夢璃絕望地闔上雙目,哎,聽天由命了。

果然,沈夢璃的卷宗上還是重重地蓋下一個"不合格"的朱印。

她步履維艱地走到門口,彷彿又回到了被世人唾棄的那一刻,宛如昔日橋上,生不如死得瞬間。

正在此時,有人通報“太子殿下駕到”

門打開了!沈夢璃踉蹌後退,隻見太子朱標大步走進來。

“兒臣參見父皇。父王萬安!”

“起來吧。”

太子朱標抬眼間瞥見了門邊的沈夢璃,驚喜萬分:“璃兒!是你”

璃兒?這個稱呼受寵若驚,沈夢璃怔怔不知所措。

太子朱標喚她過去,當著眾人的麵對朱元璋說:"父皇,我就要他做我的貼身侍衛!"聲調有幾分任性。

朱元璋歎了一口氣,隻得勉為其難地應允。

太子朱標難掩雀躍之情,拉著沈夢璃直離開,領她到了一處花園。望著眼前亭台樓閣。沈夢璃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真的進了太子府,成了太子殿下的貼身侍衛!這意味著可以借太子陰陽眼神力,見到母親。並且有朝一日能找出陷害父親的真凶。

這一夜,沈夢璃在錦衣衛寢房中輾轉反側,心潮起伏。皇天不負苦心人,她感激著上蒼庇佑,漸漸沉入夢鄉。

於此同時,禦書房內,朱元璋對太子和沈夢璃的關係大為不解時。

獨眼男在旁添油加醋:“陛下,不管怎麼樣,沈夢璃隱瞞了年齡,說明他性格乖張狡猾。留他在太子府對太子來說十分危險。”

朱元璋翻閱著太監劉和呈上的卷宗:“沈夢璃乃武舉遺孤,家住城南陋巷,以他的體格能擊敗江雄,實在可疑。”

獨眼男又要開口,朱元璋卻抬手止住了他。朱元璋若有所思地說:"前些時日,太子遭綁架。如今身邊儘是可疑之徒,捉拿歹人談何容易。沈家世代忠良,他又是太子舊相識。不如就讓這個與太子同齡的沈夢璃在左右保護,也未嘗不可。“

太子府這邊,沈夢璃急不可耐地想去見太子殿下,想和他聊聊陰陽眼之事。

誰知園子太大,繞來繞去也不見太子朱標人影。

沈夢璃正懊惱之際,不慎踩翻湖邊石板,身形一晃。

一個熟悉的身影連忙上前扶住。二人四目相對,皆是一愣。眼前的人正是太子朱標。

沈夢璃慌忙轉身拉開距離,朱標也訕訕退開。

沈夢璃柔聲道:“多謝太子殿下又一次相助。”

“不值一提,上次也是偶然。”

多日困於太子府,朱標不免感覺乏悶。

“不如我們出去走走?”太子提出建議,正中沈夢璃下懷。

兩人換上便裝,帶上銀兩,騎著同一匹馬,從太子府側門悄然出去。

街道上熱鬨非凡,眾人裡三圈外三圈的在圍觀摔跤賽。兩人費了好大勁才擠到前排。

隻見一刀疤男對一瘦弱男發力,一個背摔,將其砸暈在地,瘦弱男拖了下去。又有一白衣男上前。刀疤男身著藍衣黑帶,神情淡漠。一場較量下來,白衣男開始戰戰兢兢,不住求饒。刀疤男忽地一隻手抓住他肩頭猛然過肩摔,竟是砸在青石地上。白衣男慘叫不止,痛苦難當。

刀疤男不耐煩地看著他,表情彷彿在說:這聲音實在聒噪。

刀疤男瞄了一對手,然後,砰!沙包大的拳頭直接招呼過去。

緊接著又抓起對方頭髮。

“兄弟,比賽而已,不必要了人的性命吧!”

意識到這架勢不妙,朱標上前抓住對方的手腕。

眼前瞬間出現詭異場景。一條藍黑花紋的巨蛇在眼前環繞。

-眼眸中寫滿詫異。沈夢璃卻在此時望見了不可思議的景象:無數遊魂在半空中飄蕩盤旋。眼前這位,果然就是凜雪鴉口中的"陰陽眼"?沈夢璃訝異不已,男子雖然也認出她,還是甩開了她的手。沈夢璃忙不迭地道歉,然而此時的氣氛已降至冰點。她額頭直冒冷汗,一時間難以解釋自己的唐突舉動。沈夢璃激動地說:“是你,那天你救了我,我還冇好好謝你,這個世界真是太小了。”“不用謝,你好好的就好。”“喂,你能通靈對嗎?你能看見鬼魂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