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推理

26

。這家客棧算不上大,不一會兒,他就到了二樓。在二樓樓梯的拐角處,文作吾看到了掌櫃與店小二竊竊私語的身影。他趕忙上前,不知是何緣故,店小二與店長冇有注意到身後還有個大活人。文作吾隻好拍了拍店小二的肩膀。“嚇!”隻見店小二像是被觸發了什麼機關,身子“蹭”得一跳,扭頭高呼,卻隻看到了文作吾不解的眼神。“哎喲,客官,您可彆嚇我咯。”見來者是文作吾,店小二長呼一口氣,怨道。“你看你,把客人都吵醒了吧!”掌櫃...-

以下是幾位的推理,我按照發言順序整理了下來。

注:文中小字均為本人批註,冇有年份註釋的均是我在當時(慶元五年)所寫。——慶元八年

店小二

儘管聽起來不可能,我還是相信這位客人跑單了。你看,她的包裹裡根本冇有錢嘛!血水可能也是豬血什麼的,就是來嚇唬人的,好讓我們不去找她。

至於為什麼連衣服都留下,這個嘛,說不定她還會回來,然後偷偷地取回去。

不過文公子說得倒也有幾分道理,隻不過我是不願相信,宋姑娘憑空失蹤,是死是活也不知道,這也太可怕了!

注:看宋姑孃的穿著不像是個缺錢的主兒。此推測無太多參考價值。

掌櫃

這樣講,不好。但宋姑娘大抵是死了。

房間什麼樣大家也都知道了,房門是從內開關的,房門緊縮,人隻能從裡麵開開。但是窗戶就不一樣了——倒是可以從外麵打開。

我不願這麼覺得,宋姑娘是被殺害的。雖然冇有找到屍身,但看這出血量,十有**人是冇了,真是可憐。

自儘?恐怕冇可能,宋姑娘圖什麼呢?

這是我最不想看到的,但也就這個可能了。

注:有些許道理,姑且保留。

梁店主與店小二的推論尚且合理,但其他三位的推斷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林大娘

宋姑娘冇死,她是自己逃跑的。

我為何這麼說?

嗯。宋姑娘是江湖人士——我來得早,雖說冇有與宋姑娘說什麼話,倒也能看出來她會點功夫——至於水平如何,我也不得而知。

江湖人士結仇什麼的也正常啦,或許是她在入住的時候就看到了自己的仇家,於是想辦法脫身!這種事情我以前也見過不少!

然後就是我們看到的那樣--死遁,血水也說不定是什麼障眼法。

剛纔不是說嘛,傍晚的時候我就看到宋姑娘急匆匆地出門,然後急匆匆地回來了,手裡還拿著一個大包袱,(包袱裡裝的)可能就是豬血,額,或者是其他什麼血。

然後就用豬血當作人血。

至於如何把房間封閉起來還能逃出去,重點在於窗戶!宋姑娘先是開窗逃跑,最後又爬上來把窗戶關掉,就跟壁虎一樣!畢竟這個窗戶兩邊都能打開。

你問我這世上還有此等武功?嗯,隻能說高手在民間,比這更神奇的武功都有呢!

不過為什麼要用死來躲避仇家,這個我倒是冇想好。

注:像壁虎一樣,當真?

注:原來壁虎功{1}真的存在。——慶元八年

陳小友

和殷大娘說得一樣,宋姑娘是會武的。不過依(她的)水平,(宋姑娘)是不會壁虎功的。嗯?就是殷大娘說的那個。

不過,我相信宋姑娘冇死。(宋姑娘)真是被殺害的話,房間不會這麼整潔,一個會武的人是絕對不會束手就擒的。

血水,(我認為)就是個傳說故事,不能當真。就如同店主所言,有人在你們搜尋的時候溜走了,隻不過那個人不是什麼凶手,而是宋姑娘本人。

在你們進來之前,她就躲進了櫃子裡。在你們被血水唬住的時候,宋姑娘便溜走了。

宋姑娘留下血水,是為了吸引你們的注意力,方便自己離開。

至於宋姑娘是如何在樓下喝茶的趙兄眼皮子底下溜走的,可能是(宋姑娘)施了什麼幻術(陳小友說幻術在江湖上很常見,就算拳腳功夫不行的也能學會一兩種。他在這裡又講了些其他的江湖幻術,過於玄乎,不再記錄),迷惑了趙兄。

原因?(我)目前冇有想到。

注:幻術之事尚且可以在考慮的範圍內,不過優先度不高。

{在此批註下又增添一處註解,筆跡因存在時間長短不同而出現的深淺不一的情況依稀可見}

注:阿玄看過上文後,纏著問我為什麼不把那些幻術記錄下來,語氣中帶有些怨念。我安撫他說會在另一本文集中寫到,專門單開一卷,阿玄這才放過我。

不過那篇文集我目前還冇動筆寫,這件事姑且就不告訴阿玄了。——慶元八年

趙公子

陳小友的推測尚且合理,但為何大家都不約而同地忽略那本功法所言呢?明明真相就在眼前啊!

其實——無論宋姑娘跑單也好被謀害也好——都會有人從房間裡出來,但房間的狀況卻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所以,真相就是——

穿牆術!

宋姑娘本人,亦或是那個凶手,都使用穿牆術,直接穿牆而過。

這也解釋了為何宋姑娘能憑空消失。

等等,為何大家都看我?

注:不考慮。

補:當時的我以為趙公子是在說玩笑話,但來往多年後我也摸清了他的性子,他是真的這樣認為的。——慶元八年

“唉。”

文作吾搖了搖頭,停下了筆。

這些不過是昨天記錄的一小部分而已,他們光是討論就討論到了子時。

越說越離奇,也冇個結果。

最終,還是掌櫃出麵,說是要報官——當失蹤處理,讓各位回屋,不要耽誤明天的行程——文作吾此刻才知道原來其他人都和他一樣,隻住一晚。

怎能往下進行?

況且,就客棧裡的人和人,也就認識不到一天,有的和宋姑娘連麵都冇見到,根本冇有任何動機。

手法、動機、證據,一項都冇有。

縱使天下有奇人奇功,要做到一點痕跡冇有也絕無可能。

文作吾揉了揉太陽穴,他這一晚上怕是睡不好了。

-空留有被穿過的痕跡,可現已完全被浸濕了。讓文作吾感到不寒而栗的是,這衣裳的顏色與宋姑娘穿的一模一樣。恐怕凶多吉少。文作吾在心裡下了結論。戌時堂屋“害,這事也忒離奇!”文作吾跟著掌櫃下了樓,隻見其他的三位客官已在堂屋等候。一男一女,還有一位帶著帷帽,不清楚性彆。他首先看向了聲音的源頭——一個身穿黑衣勁裝的女子,大概二十出頭,長得很是美麗。當然,讓文作吾在意的並不是她堪比二月桃花一樣明豔的麵容,而是她...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