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楔子

26

。文作吾放下筆,捏了捏絹巾後,輕手將紙箋折了起來。兩個月前,他擅自辭了官。在父母詫異與不解中,獨身踏上了走遍山河大地的旅途。說起來也有些慚愧,畢竟做官是多少人的夢。而他就因為一個衝動——想要去看到什麼的衝動——就這樣輕飄飄地辭了官。不知道曾經的同僚們以後會怎麼看我呢?文作吾闔眼,輕靠在椅子上,似乎又看到了當時與交好的官員辭彆時的場景。勸說、歎氣、欲言又止……實在算不上什麼美好的道彆畫麵。——都到這...-

人體,天地自然之靈氣所築。其分為骨,肉,血,三者交而不可割。人死,亦從血乾肉腐再到骨枯。至於民間身死化為血水的傳說,大抵也是對□□腐爛慘狀的恐懼吧。

——

七月初一,是夜。

萬物靜寂,獨有風吹來的的“嘩嘩”聲。

大多數人家早已經熄了燈,唯有一間小客棧,透漏出星星點點的光亮。

文作吾的房間便是其中之一。

雖已入夜,但空氣依舊悶熱。連房間裡的人也無故生出幾分躁意。

文作吾放下筆,捏了捏絹巾後,輕手將紙箋折了起來。

兩個月前,他擅自辭了官。在父母詫異與不解中,獨身踏上了走遍山河大地的旅途。

說起來也有些慚愧,畢竟做官是多少人的夢。而他就因為一個衝動——想要去看到什麼的衝動——就這樣輕飄飄地辭了官。

不知道曾經的同僚們以後會怎麼看我呢?

文作吾闔眼,輕靠在椅子上,似乎又看到了當時與交好的官員辭彆時的場景。

勸說、歎氣、欲言又止……

實在算不上什麼美好的道彆畫麵。

——都到這一步了,還是彆想了。

他睜開了眼睛,從桌前站了起來,解衣欲眠。

可就在此刻,一聲突如其來的尖叫打斷了他的動作!

這聲音是從二樓傳來的!文作吾的房間是在三樓。

此時的文作吾睡意全無。他連忙穿上外套,拿起油燈,出了門,向二樓趕去。

顯然,被吵醒的人不止他一個。

在前往樓梯間的、那條狹長的小道上,他看到有房間內點起了燈。

這家客棧算不上大,不一會兒,他就到了二樓。

在二樓樓梯的拐角處,文作吾看到了掌櫃與店小二竊竊私語的身影。

他趕忙上前,不知是何緣故,店小二與店長冇有注意到身後還有個大活人。文作吾隻好拍了拍店小二的肩膀。

“嚇!”

隻見店小二像是被觸發了什麼機關,身子“蹭”得一跳,扭頭高呼,卻隻看到了文作吾不解的眼神。

“哎喲,客官,您可彆嚇我咯。”

見來者是文作吾,店小二長呼一口氣,怨道。

“你看你,把客人都吵醒了吧!”

掌櫃用書卷輕拍了下小二的腦袋,責怪了幾句,轉頭又向文作吾賠笑道:“對不住了,客官。隻是剛纔不小心發生點小事,您回去接著睡吧。”

小事?

什麼小事能讓一個成年男子發出這麼大的叫聲?

“現在也睡不著了,掌櫃,您就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吧。”

眼見是拗不過文作吾了,店長歎了口氣,隻好轉身讓步,“您進去看看就知道了。”

文作吾很是疑惑,便循著店長讓出的小道,向屋內看去。

屋內點著燈,所有的東西都一覽無餘,與彆的房間冇什麼兩樣。

如果忽略地上那淩亂的衣物,以及一灘血水。

-兩口,看他的手法,應是對茶茗頗有研究——可惜這畢竟是個小客棧,也供應不上什麼好茶。還有一位。文作吾看向了站著的那最後一人。他也是穿著黑衣勁裝,隻不過內襯是白色的。看身材,應是少年年紀。至於為何頭戴帷帽——這畢竟又不是在屋外。文作吾對此感到疑惑,他盯著那名少年的腰帶,若有所思。“實在對不住了,擾各位客官的清夢也是某人無奈之舉,隻是人命關天。”掌櫃打斷了他的思考,先行一步賠笑道。“多慮了!畢竟這也和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