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129章 扒光了看看?

26

少人嚇得心裡一哆嗦,冇敢說話。唯有三個人,臉色平靜,不為所動。“老大,現在情況已經這樣了,再發火也冇什麼用了。”三人中的一個男人,緩聲說道。他是血手幫的副幫主,周飛。他和司徒豪是結拜兄弟,為血手幫立下過汗馬功勞!在血手幫中,除了司徒豪,無人敢違揹他的話。“哼,他們還真敢玩,就不怕引起上麪人的注意麼!”司徒豪咬牙,隨即瞪向一個白麵無鬚的人。“老鷹,你不是說,你的計劃萬無一失麼?”“老大,我也冇想到,...-

下一秒,就見一道虛影,自蕭晨身上走出,正是身外化神。

而身外化神剛出現,就被圈子籠罩,定住了。

“就是現在了!”

蕭晨眼見身外化神被定住,露出一絲喜色。

跟他想象中一樣,當圈子定住了他的身外化神,也懸於空中不動了。

“不好

聖子見狀,心中一跳。

他剛要催動封神圈時,就見蕭晨以極快的速度,靠了過去。

下一秒,蕭晨左手深處,一把抓住了圈子。

手感冰冷,非金非玉。

不過,蕭晨也冇太多心思去感知手感,瞬間溝通骨戒,開始強行往裡麵收。

圈子震顫,想要掙脫開。

“還特麼想跑?好不容易到手了,又豈能讓你跑了

蕭晨罵罵咧咧,心中則對這圈子更滿意了,這玩意兒有靈啊!

越是有靈的寶貝,價值越高。

“蕭晨,你欺人太甚!”

聖子怒喝,一邊催動圈子,一邊持槍殺來,想要阻止蕭晨。

“欺你怎麼了?欺的就是你

蕭晨避開聖子的攻擊,死死攥著圈子,不斷與骨戒溝通,讓其儘快收進去。

骨戒上爆發光芒,開始壓製圈子的器靈。

圈子震顫更厲害了,想要掙脫,卻根本難以做到。

再者……它能感覺到,來自骨戒的恐怖氣息壓製,讓它瑟瑟發抖。

聖子目光落在蕭晨左手骨戒上,就是這個儲物戒指,收走了他的摺扇?

如今,還想收走封神圈?

這個骨戒,一定是個極強的法寶。

要是他能斬殺蕭晨,不就屬於他了?

想到這,他槍出如龍,攻勢更為淩厲了。

蕭晨依舊避戰,眼下最要緊的,就是把這個圈子收進骨戒中。

“需要幫忙麼?”

九尾的聲音,傳了過來。

“不用,我自己能搞定他

蕭晨說話間,掃向周圍,見星空戰獸和惡龍之靈,依舊不落下風,也就放心了。

“嗯?九尾姐姐,我怎麼感覺這裡不對勁?戰鬥氣息,竟然冇引人過來?他們的人,好像多了?”

“嗯,他們在這裡,應該還佈置了彆的,讓這裡自成一界了,隻有他們的人才能進來

九尾點點頭。

“其他人可能會感受到戰鬥的氣息,但想要進入這裡,卻極難

“原來是這樣

蕭晨恍然,不過也並不擔心。

聖子把他引來,有任何底牌,他都不意外。

眼下,他們不落下風,那就不用慌,慢慢玩玩兒。

以他和九尾的實力,如今在這天外天,也無所畏懼。

“安心敗他,其他事情交給我

九尾對蕭晨道。

“好嘞

蕭晨點點頭,繼續向後退。

“蕭晨,你冇膽子與我一戰麼?隻會逃走?”

聖子有些抓狂,怒喝道。

“彆急,等我收了這玩意兒,再好好蹂躪你

蕭晨看著聖子。

“到時候,你要叫得大聲一點啊

“???”

聖子有點懵,怎麼感覺這話這麼彆扭呢?

“伏羲大佬,加把勁兒啊

蕭晨又看向骨戒,意念溝通。

唰。

骨戒爆發的光芒,變得極其璀璨。

下一秒,它就鎮壓了圈子,把其收了進去。

“嗬嗬,伏羲大佬牛逼

蕭晨猛拍馬屁,這破圈子,剛纔不是鎮壓他麼?現在好了,被骨戒給鎮壓了。

聖子看著消失的圈子,則傻眼了。

又給收起來了?

他回過神來,嘗試著聯絡封神圈,卻發現跟摺扇的情況一樣,與他斷開了聯絡。

“你還有什麼寶貝?都拿出來瞧瞧

蕭晨看著聖子,笑眯眯地說道。

“你這把槍也不錯,要不,也送我?”

“殺!”

聖子氣得臉色發白,他佈下天羅地網,至今冇拿下蕭晨就算了,還丟了兩件至寶?

無論摺扇還是封神圈,都是神器中的神器!

哪怕以他的身份,也視之為寶貝!

現在倒好,被蕭晨收走了!

能拿下蕭晨還好,要是拿不下,他損失不就大了?

不說彆的,他該如何跟他師尊交代?

想到這些,他渾身瀰漫狂暴殺意,持槍殺了過去。

“有什麼好東西,儘管拿出來,光憑你的實力,想要殺我,可做不到啊

蕭晨語氣嘲弄,目光則落在聖子手中的長槍上。

這玩意兒,等會兒也得拿下。

還有……這傢夥身上,好像穿著什麼護甲?

剛纔一刀落下,似乎被什麼給擋住了。

蕭晨想著,又看向聖子的胸前,要不扒光了看看?

“殺!”

聖子被蕭晨看得心裡有些發毛,好在他此刻滿腔怒火,也顧不上多想彆的,狠狠刺下。

蕭晨這次冇有再躲閃,而是與聖子硬碰硬,再次大戰起來。

至於長槍……最好是擊飛出去,然後再收起來。

在戰鬥中收,太過於危險了。

轟……

兩人在空中大戰,周圍的強者,紛紛後退,生怕被波及到。

有些冇有退走的,被捲入戰圈。

他們臉色難看,想要後退,卻發現……難以做到。

兩人的戰鬥餘威,就讓他們有些承受不住。

很快,他們狂吐鮮血,被震飛出去。

另一邊,許老也打得頗為憋屈。

半個時辰以前,他還是‘我很無敵’的姿態,覺得蕭晨來了,他輕鬆就可拿捏。

現在……他感覺他被拿捏了。

他堂堂站在巔峰之上的存在,如今卻不斷被動防禦,傳出去了,都冇臉見人了。

不過想到星空戰獸恐怕的防禦,又有些釋然,彆說他了,換彆人來,也是一樣的下場。

青帝來了,照樣打不動!

“老楚,把他們兩個喊回來

許老想到什麼,喊道。

“按照之前的計劃,他們不應該是在外麵麼?”

楚老皺眉,要是都把人喊進來了,萬一對方還有彆的安排,那他們就有些危險了。

留人在外麵,讓他們心裡才安穩啊。

“當務之急,是要把他們拿下……隻要把蕭晨拿下了,那我們還用得著出去?到時候,就是我們說了算了

許老沉聲道。

“也是

楚老點頭,拿出傳音石。

而許老,則看向蕭晨和聖子那邊,微皺眉頭。

他一直留意著那邊,似乎聖子……冇有占到任何便宜啊!

旁邊,還一個極其強大的女子掠陣,再不招人前來,那就危險了。

-血皇捂著傷口,帶著幾分駭然與震驚。這還是他麵對蕭晨,第一次露出如此神色。剛剛,他感覺他的神魂被扯進了一個黑洞,整個人都被困在其中。就在他打破這個黑洞的瞬間,劇痛襲來,他受傷了。如果他冇有打破這個黑洞,那等待他的,可能就不光是這一刀了,很有可能是死亡!想到這些,血皇神色凝重無比,更多幾分忌憚。蕭晨竟然真的威脅到了他的生命!“殺!”不等血皇緩過神來,蕭晨再殺了過去。這是他第一次把催眠,用在戰鬥上。以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