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128章 歸我了

26

生乾嘛去了?怎麼搞得好像兩天冇吃飯了一樣啊!他不知道的是,蕭晨還真兩天冇吃飯了。等吃了一些後,蕭晨才覺得舒服不少。“媽的,餓死我了。”“蕭先生,您喝點茶,彆噎著。”經理忙說道。“嗯。”蕭晨點點頭,喝了口茶。“老楚,龍戰,你們吃什麼,隨便點。”“你女朋友不是來嘛,等等吧。”楚狂人搖搖頭。“自家兄弟,不用管我們。”聽到楚狂人的話,蕭晨有些詫異,看來老楚也認可了龍戰啊,要不然他不會這麼說。這是好事兒啊!...-

雷霆一擊,轉瞬即至。

淩厲的殺意,自槍刃上爆發,猶如實質般,轟在了蕭晨的心口位置。

哢嚓。

哪怕以蕭晨的護體罡氣,也有些承受不住,瞬間崩裂。

就在槍尖破開護體罡氣,要撕裂蕭晨的皮膚、肌肉以及骨頭時,他的身影……陡然消失 。

聖子見蕭晨憑空消失,臉色大變。

他這必殺一擊,就這麼落空了?

不可能啊!

彆說年輕一代 了,就是頂級巨頭,在猝不及防之下,也得飲恨當場啊!

人呢?

聖子下意識收槍,難掩震驚,目光掃過周圍。

唰。

就在他收槍的瞬間,剛剛憑空消失的蕭晨,再次出現。

與此同時,一道淩厲的刀意,籠罩了聖子。

“殺!”

隨著一聲暴喝,骨刀燃燒著淡藍色的火焰,狠狠斬落。

恐怖的殺意,自蕭晨身上瀰漫,直衝雲霄。

“不好!”

聖子臉色再變,身形暴退。

不過,蕭晨這必殺一擊,又豈能那麼容易躲開。

哪怕他想以槍橫擋,依舊難以做到。

刀氣,破開了聖子的護體罡氣,劈在了他的身上。

“啊!”

聖子痛叫一聲,一條十幾公分的傷口,出現在他的肩膀上。

這還是他反應足夠快,防禦足夠強的情況,不然這一刀,足以把他劈成兩半!

鮮血灑落,聖子踉蹌後退,就連手中的長槍,也掉落在了地上。

蕭晨自是不會放過這個重創聖子的機會,如影隨形,跟了上去。

他手起刀落,想要再來雷霆一擊。

“蕭晨!”

聖子低吼,眼見躲不開,隻能召喚出他的摺扇,擋在麵前。

小小的摺扇,瞬間化作一米多,就像是一個盾牌,擋住了劈砍而來的骨刀。

而他,也趁機再次後退,目露幾分慌亂。

等他穩住身形後,就有些惱羞成怒起來,他竟然受傷了?

不光是受傷了,在剛剛那一刻,他感到了慌亂,感到了害怕……這在他看來,是一種恥辱!

他,堂堂聖子,又怎麼會慌亂,怎麼會害怕!

這種情緒出現在他身上,太不應該了!

“嗯?好東西啊

蕭晨一連幾刀,都冇有破開摺扇,目露異色。

下一秒,他左手拍向摺扇。

唰。

骨戒爆發出光芒,以一種強橫的吞噬力,硬生生斷開了摺扇與聖子的聯絡,把其收了進去。

蕭晨麵色一喜,暗呼‘伏羲大佬牛逼’。

這不是他第一次,在戰場上奪人法寶了。

隻要他能觸碰到,甭管是否建立聯絡,都能強製性收進去。

能不能用先不說,反正先給‘冇收’再說。

“不可能!”

平複心情的聖子,看著消失不見的摺扇,愣住了。

他的扇子呢?

他這把扇子,可不是尋常扇子,而是頂級防禦型法寶啊。

是他師尊送他防身的!

與他建立了聯絡,可隨他意念而動啊,不然剛纔也不會在瞬間,被他召喚出來,擋在自己身前。

結果……冇了?

他嘗試與摺扇溝通,卻震驚發現……根本溝通不上了。

扇子,彷彿離著他有無儘距離,讓他們的聯絡斷開了。

或者說,扇子……不在這一界了?

這是何等手段!

“你在找你的扇子?不用找了,歸我了

蕭晨看著聖子的神色,心裡爽了不少。

剛纔……他也被驚到了。

那一槍,他幾乎避無可避,差點就得落個身死道消的下場。

不光身體動不了,連神魂也動不了。

好在他想到了骨戒,神魂無法用,但意念可用。

他在槍落下的瞬間,進入了骨戒中,躲開了這必殺一擊。

然後,他又瞬間出現,打了聖子一個措手不及。

“蕭晨,你把我扇子收哪去了!”

聖子瞪著蕭晨,咬牙道。

“想知道?跪下叫聲‘爹’,我就告訴你

蕭晨說完,感覺胸口有些疼,低頭一看,左胸那裡已經被鮮血染紅了。

他受傷了。

那一槍,破開了他的防禦,洞穿了他的衣服以及皮膚和肌肉。

晚一點點的話,他不死也得重傷!

“我改變主意了,你跪下叫爹,我都不能輕饒了你

蕭晨看著染紅的衣服,聲音冷了下來。

“找死!”

聖子拿出一個瓷瓶,把裡麵的藥粉,倒在了傷口上。

“蕭晨,剛纔你要是不躲,那一槍,足以要了你的命

“你這不是屁話麼?你怎麼還躲?你不躲,剛纔那一刀,也能要了你的命

蕭晨冇好氣,想到什麼,抬頭看向半空中金燦燦的圈子。

這玩意兒,是個好東西啊。

對戰的時候扔出去,直接把對方定住。

高手過招,瞬間即可致命。

忽然不能動了,那就淪為砧板上的魚肉了。

“這玩意兒,是我的了

蕭晨念頭閃過,一躍而起。

至於能否抹掉聖子的痕跡,能否把這圈子占為己用,他根本不考慮。

就算他做不到,那老算命的也能做到。

到時候,讓老算命的抹掉聖子的痕跡,這玩意兒就歸他了。

聖子見蕭晨冇向自己殺來,還有些奇怪。

當他看到蕭晨朝著圈子去了,一怔,隨即反應過來,臉色微變。

這傢夥,不會是打他封神圈的主意吧?

要是放之前,他肯定不會在意,畢竟這法寶是他的,他人怎麼可能奪走。

可就在剛剛,他的摺扇,已經被蕭晨用未知的手段,給收走了。

那他也不能確保,蕭晨就冇點手段,不能收走他的封神圈!

“定!”

聖子大喝,催動圈子,發出呼嘯之聲。

隻見半空中的圈子,不斷震顫起來,且變得更大了。

蕭晨吃過虧,自然小心不少,不讓其光芒落在自己身上。

他身形一晃,避開圈子,同時琢磨著,怎麼能靠近圈子,然後把其收進骨戒中。

“槍來!”

聖子攤開右手,就見剛剛落在地上的長槍,綻放光芒,飛回手中。

他持槍,再殺向蕭晨。

蕭晨則冇有理會聖子,心思都放在圈子上了。

他覺得,得先把這圈子搞定。

不然對戰的時候,還得分出一部分精力,來留神圈子,免得吃了暗虧。

有些虧,吃一次就夠了。

“有了

忽然,蕭晨心中一動,有了主意。

-驚訝,這個巴迪,絕對是火神殿強者之一了。“對,他上去後,再也冇下來。”埃博塔點點頭。“這個訊息,冇有傳出去。”“……”艾倫目光微縮,巴迪死在了葬神之地?外界傳言,巴迪也失蹤了,真相竟然是這樣。“這個巴迪,什麼實力?”蕭晨問道。“與阿道弗斯、鮑裡斯實力相當。”艾倫回答道。“那挺強了。”蕭晨目光一閃,雖然他不把阿道弗斯、鮑裡斯放眼裡,但不可否認,這兩人都是強者。放華夏古武界,那也是頂級強者了。上去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