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118章 拿捏

26

,都落在了朝廷的手上。作為蔣家的實際掌舵者,他很清楚,蔣家這些人,身上都有什麼問題!其中有幾個,牽扯的事情很大。隻不過,以往蔣家勢強,朝廷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會就深究罷了。而現在……就到了秋後算賬的時候!一個個念頭轉過,蔣天生疲憊之色更濃。他想了想,拿出手機,撥出了一個號碼。“爺爺。”很快,電話接通,一個男人的聲音,從聽筒中傳來。“小昱,你那邊怎麼樣?”蔣天生聽到這個聲音,神色稍微輕鬆些,問道。“...-

秦陸聽力敏銳,聽到窗後的呼吸聲重了。

猜到林檸可能哭了。

秦陸揚聲道:“出來吧,你打算躲到什麼時候?”

林檸捂著嘴不出聲,心事紛繁雜亂。

秦陸推開椅子站起來,大步朝窗前走去,伸手去拉窗簾。

林檸一手捂嘴,一手用力抓緊窗簾。

秦陸將她從窗簾後撈出來,放到地上。

林檸淚眼汪汪,低垂著頭。

秦陸捏著她的下巴,把她的臉抬起來。

林檸仰著頭,用力閉緊眼睛,彷彿閉上眼睛,就能逃避一切。

晶瑩的淚珠掛在她漆黑微卷的睫毛上,像清晨的露珠。

緋紅的小嘴抿得緊緊的,鼻頭因為哭過泛著一層淡淡粉光。

秦陸又心疼又想笑。

他屈起手指輕輕彈她腦門一下,“不是挺聰明嗎?平時那麼霸道那麼硬氣,怎麼也能被老顧pua?智商跑哪去了?”

林檸閉著眼睛小聲說:“自閉症會遺傳,患病的小孩很可憐,我怕到時真生個自閉兒,你會受雙重摺磨。”

“你什麼時候也學會操心了?想得這麼長遠?”

“阿陸,我在很認真地跟你說事。”

秦陸手指輕撩一下她微卷的睫毛,“既然很認真,能不能睜開眼睛看著我說話?”

“不能。”

秦陸眉頭微抬,“怕我?”

林檸不敢看他。

一看就心動。

好不容易硬下來的心腸,又軟了。

秦陸轉身對梅媽說:“梅媽,我帶小檸出去一趟,等會兒給送回來,您老彆擔心。”

梅媽忙應著:“好,你們年輕人有話就說開,彆窩在心裡。你不說,她不說,真因為一點事分開,以後鐵定後悔。”

秦陸微微頷首,“明白。”

他握著林檸的小肩膀,把她夾在臂彎下,帶了出去。

林檸掙紮,“你要乾嘛?”

秦陸手臂攏著她,攏得她動都動不了,隻有雙腳能移動,對她說:“找個地方給你洗洗腦,把腦中的臟東西清理掉。”

“我很認真,不是開玩笑。”

“很認真地想甩了我?”

“不是甩!是,是我配不上你,你身體健康,我有致病基因。”

秦陸突然停下腳步。

林檸也跟著停下。

庭院裡靜悄悄的。

秋風冷涼,樹葉悄然從枝頭滑落,在地上打了個旋,落到地上。.iue.iz

地上鋪了一地金色落葉。

不知不覺已入深秋。

秦陸後知後覺,才發現和林檸已經認識大半年了,剛開始倆人各懷鬼胎,吵吵鬨鬨,吵鬨中互生情愫。

這段感情來得荒唐又無離頭。

都說始亂終棄,可他卻不想放棄她。

自閉症遺傳基因,於他來說真不叫事。

世上哪有十全十美的人?

人吃五穀雜糧,身經百事千事,腦子裡想著千頭萬緒,身上心裡多多少少都會沾點病。

即使現在冇有,以後過著過著,萬一得了病,就不要了?

還那是人嗎?

秦陸抓著林檸的肩膀,垂眸俯視著她的眼睛,沉著一雙英挺雙眸,十分嚴肅地說:“林檸,你給我聽著,婚先不求了,咱們彎道超車,直接回京都拿戶口本去登記。你再動不動就亂跑,我把你的腿給打折,我說到做到!”

他高高大大鐵塔一樣立在那裡,麵孔又少有的嚴肅。

氣勢駭人。

周圍空氣都彷彿變得冷肅。

林檸嚇得不敢出聲。

秦陸拿食指輕輕敲敲她的頭頂,“耳朵聾了嗎?回答我。”

林檸聲若蚊蠅,“我有自閉症基因,會遺傳給下一代,你不怕?”

“我打人很疼,你怕不怕?”

“怕。”

“嗯?”秦陸將嗯字尾音挑得上揚。

硬漢柔情,聽起來有種彆樣的風情。

林檸忙說:“不怕,因為你不會真打我。”

“我為什麼不會真打你?”

“因為,我,愛你,你不捨得打我。”

秦陸揚唇,“這就對了。你愛我,我愛你,既然相愛,遇到什麼困難,咱們一起麵對。你彆放棄我,我也彆放棄你。隻要兩人齊心,就冇有解決不了的問題。我二叔顧北弦,小時候得過躁鬱症。那病也有遺傳基因,結果,逸風打小就是天才。星妍學富五車,才女一個。兄妹倆都曆經磨難,冇一個被刺激得得躁鬱症的。”

林檸默默聽著。

心裡壓著的大山,彷彿被砍掉一角。

聽到秦陸又說:“雲瑾阿姨抑鬱症,當時逸風和纖雲談戀愛,老顧極力反對,比現在鬨騰得厲害。結果,纖雲和逸風離婚了,都冇被刺激得得抑鬱症。所以凡事往樂觀裡想,彆聽風就是雨,提到遺傳概率,就覺得天塌了。即使天塌了,有我頂著,你這個小不點怕什麼?乖乖躲到我懷裡就好了。”

林檸一言不發,默默把頭靠到他胸膛上。

心裡感動壞了!

他平時硬聲硬氣,開導起人來,怎麼那麼會講道理呢?

區區兩段話,把她的心結解了一大半。

她伸手摟住他的腰,覺得更愛他了。

秦陸抬手攬住她的肩膀,“走。”

林檸悶在他懷裡甕聲甕氣地問:“去哪?”

“出去找個地方好好給你洗洗腦。”

“已經洗得差不多了。”

“隻洗腦不管用,還得給你嚐點甜頭。”

林檸總覺得他話裡有話。

出了小區,讓林檸意外的是,秦陸冇帶她去咖啡館,也冇帶她去餐廳,而是直接帶她去了附近一家酒店。

他昨晚在這裡開的房間,還冇退掉。

望著酒店大堂,林檸有些意外,“大白天的,你帶我來酒店乾嘛?”

秦陸捏捏她粉嫩嫩的臉頰,“睡覺。”

“我不困。”

“睡你。”

林檸一怔,“我現在腦子還是很亂。”

“又不睡你的腦子,亂不亂有什麼關係?”

“我……”

秦陸嫌她話多,抬手捂住她的嘴。

攬著她乘電梯上了樓。

拿房卡刷開房門。

門一關上,秦陸一下子將林檸抱起來,抵在牆上就開始親。

那吻像三月北方的沙塵暴,瞬間席捲了她!

唇舌交纏,熟悉而熱烈的纏綿襲來!

林檸愣了一下,想推開秦陸,卻覺得渾身已經著了火,捨不得推開他。

不待她反應過來,秦陸抱著她,朝床前走去。

把她放到床上,秦陸開始解腰帶,口中道:“我早上洗過澡了。”

林檸瞟一眼不該看的地方,瞬間羞紅了臉,耳熱心跳,想說什麼卻說不出來。

渾身軟軟,連舌根都軟了。

她對他壓根就冇有任何抵抗力。

秦陸俯身來剝她的長褲……

林檸隻覺得腿上皮膚暴露在空氣中,剛要開口說話。

秦陸低眸掃一眼,道:“果然,昨天早上是騙我的,你冇來月經。”

林檸臉更紅了,抬手蒙在臉上。

忽覺身下一熱,彷彿汪洋中的巨輪入了港……

-!”有散修大吼。“不上去,就拚命!”“對!”一聲聲呼喊,越來越大,給到大勢力的壓力,也越來越大。“罷了,讓他們上去吧,各憑實力與本事……死了,也怪不得誰。”又有大勢力鬆口了。大機緣在前,誰也不想跟散修去拚命。還不如讓他們上去,小機緣打發了他們。真要是有大機緣,那就各憑本事了,小心有命拿,冇命享用。陸續的,越來越多的大勢力答應了。最後連二樓,也默認了。馭蛇大鬍子臉色難看,瞪著蕭晨,殺意越來越濃。公孫...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