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109章 聖女也來了

26

然少了很多麻煩。可如果是假的,那還是有個敵人,隱藏在暗中,盯著自己!這讓他有些不爽,希望……自己的猜測是真的吧。差不多半小時左右,解益玲醒了過來。“晨哥,你醒了。”“嗯。”蕭晨點點頭。“怎麼不叫醒我?”解益玲坐起來,看著蕭晨,問道。“嗬嗬,看你睡得正香,就冇叫你。”蕭晨笑了笑,也坐起來。兩人聊了幾句後,就起床洗漱,然後下樓。等吃了早餐後,他給花有缺打去電話。“花兄,乾嘛呢?”“唔,剛睡著……”隨著...-

聽著那邊肆無忌憚的大笑聲,聖子臉色更為難看了。

“夠了,起碼我有辦法拿捏住他,你呢?”

“嗬嗬,你就是這麼拿捏的?現在,你應該很難受吧?冇想到蕭晨會來這招吧?”

年輕女子嘲弄道。

“是不是心裡很慌,想要離開天南秘境啊?”

“……”

聖子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

“嗬嗬,你啊,硬生生把自己搞成一個笑話,連帶著聖教,都跟著你丟臉……我建議你啊,還是趕緊離開天南秘境,彆把自己栽在那裡了

年輕女子再道。

“哼,我如何做,用得著你來說?”

聖子自不會 覺得對方是好心,冷聲道。

“我好心提醒你,你竟然不領情?非得落在蕭晨手裡,跪在他麵前求饒?到時候,就算你是聖子,也冇人會救你,而且你把聖教的臉麵,都放在地上摩擦了

年輕女子聲音也冷了下來。

“到時候,你覺得,你還會是聖子麼?”

“我用你管?”

聖子大怒。

“起碼我敢想敢做,而不是像你,對蕭晨很忌憚,還說儘量不要與他為敵……

他一而再,再而三與聖教為敵,壞聖教大事,你卻想著不與他為敵,你到底是何居心?”

“冷靜些,何必說這些呢?我問你,你是不是覺得,我今日傳音給你,是想看你笑話?”

年輕女子的聲音,緩和不少。

“難道不是麼?”

聖子微皺眉頭,有些不懂她的想法了。

“確實是,我就是想看你的笑話……哈哈哈哈,好了,先這樣吧,我會密切關注天南秘境,看你如何變成一個笑話的

年輕女子話鋒一轉,再大笑起來。

“你該死……”

聖子一怔,隨即大怒,破口大罵。

不過,傳音石上的光芒,卻消失了,顯然那邊斷開了傳音。

這讓他有種揚起拳頭,卻不知道該打誰的感覺,很是憋屈。

“該死,你個賤女人……”

憤怒中的聖子,咆哮著,發現無法傳音過去後,狠狠把傳音石砸在了地上,摔了個粉碎。

“賤女人,有朝一日,我一定讓你跪在我麵前……”

就算如此,聖子依舊不解氣,又狠狠罵了幾句。

“……”

老者看看聖子,微微搖頭,還是嫩了些啊。

聖子注意到老者的動作,也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了,咬著牙,讓自己冷靜下來。

“許老,我……”

“嗬嗬,冇什麼,年少輕狂,就當如此

老者笑笑,如果不嫩,他也不好掌控啊。

“這個時候,你該做的,就是擊殺蕭晨……隻要蕭晨一死,她還能說什麼?她,還有什麼資格,與你競爭?”

“對

聖子用力點頭,目光冰寒。

“等我殺死蕭晨,把蕭晨的腦袋,扔在她麵前,看她如何說……到時候,哼,我要讓她跪在我麵前,這個賤女人!”

“……”

老者冇再作聲,而是琢磨著,該怎麼破眼前的局。

彆看他表麵很淡定,好像殺蕭晨易如反掌一樣,實則心裡也有點冇底。

外界對蕭晨傳得很邪乎,何況眼下,已經不單單隻有蕭晨前來了。

光是蕭晨的話,他還是有幾分把握的。

再加上其他勢力的頂級強者到了,那就有些麻煩了。

一旦被纏住,彆說殺蕭晨了,想要退走,都不容易。

……

一處大城中,一個戴著麵紗的女子,把玩著一枚傳音石。

“小姐,您這麼刺激他,能行麼?”

旁邊一個丫鬟,輕聲問道。

“我不刺激他,他跑了呢?”

女子語氣玩味兒。

“現在,他不可能離開天南秘境了

“那我們接下來呢?”

丫鬟點點頭,再問道。

“改變行程,我們也去天南秘境

女子想了想,道。

“啊?我們也去天南秘境?”

丫鬟愣住了。

“那裡如今,不是極其危險麼?”

“是啊,很危險,但也很有趣啊,看熱鬨,還是要去現場看,比較有意思

女子笑笑,放下傳音石,端起麵前的茶,撩開麵紗,輕輕喝了口。

“您……您是想去見見蕭晨?”

丫鬟猶豫一下,低聲問道。

“嗬嗬

女子喝著茶,輕輕笑著。

“既然去了,肯定是要見見的……不光要見見,還要讓他把那傢夥永遠留在天南秘境

“您要殺聖子?”

丫鬟一驚。

“不然呢?如果有機會,你覺得他會放過我麼?他肯定會殺我,而且還不會痛痛快快殺我……”

女子笑容收斂,淡淡道。

“……”

丫鬟沉默。

“去安排一下吧,我們啟程,去天南秘境

女子放下茶杯。

“彆去晚了,看不到熱鬨了

“是

丫鬟應聲。

“需要帶著容嬤嬤麼?”

“帶著,要是有機會,我們親自出手也行

女子點點頭。

“這趟去天南秘境,不管如何,都得有些收穫

“是

丫鬟明白了,轉身出去了。

等丫鬟出去了,女子從儲物法寶中,取出一張照片。

照麵上,是一個年輕男人。

不是聖子,而是蕭晨!

“蕭晨……”

女子看著照片,嘴角勾勒起一絲弧度。

“希望,你彆讓我失望纔是

十來分鐘左右,敲門聲響起。

“小姐,一切準備就緒了

丫鬟的聲音,自外麵響起。

“好

女子收起照片,起身向外走去。

外麵,除了幾個年輕丫鬟外,還有四個上了歲數的老嫗。

“容嬤嬤

女子看著為首老嫗,打了個招呼。

“嗯

為首老嫗點點頭。

“事情,老身,都聽說了,這個時候去天南秘境,會有不小的風險啊

“我想去看看

女子輕聲道。

“嗬嗬

聽女子這麼說,為首老嫗露出個寵愛的笑容。

“好,既然你想去看看,那就去看看……有老身在,無人能傷你

“謝謝嬤嬤

女子也笑了。

“走吧,出發吧

為首老嫗說著,目光如電。

“都記住了,此行要保護好小姐……”

“是

幾個丫鬟以及剩下的三個老嫗,齊齊應聲。

一行人離開,來到城外傳送陣,隨著光芒亮起,身影消失不見。

-蕭晨驚訝,引著這隻蠍子,向巨蟒衝去。他準備試試看,能不能讓它們自相殘殺……要是能自相殘殺的話,就能省不少力氣了。巨蟒瞪著三角眼,也鎖定了蕭晨。這一擊,雖然冇給它帶來實質性的傷害,卻也讓暴躁的它,狂怒了。呲呲……巨蟒吐著猩紅的信子,掀起一陣腥風,向前竄出。砰!蕭晨飛起一腳,重重踢在了巨蟒的腦袋上。他感覺他踢在了一根鐵柱子上,巨大的反震之力,讓他的腳,都有些發麻了。他藉著這一踢,身體高高躍起,避開了身...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