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099章 加油,奧利給

26

動的,提前發現,提前治療,能夠挽救太多的病人了。“冇事兒的,現在可以離開了,至於查出來的,請你們放心,我們會進一步做檢查,直到最後確診……”李勝見房間裡氣氛稍微輕鬆些了,也舒出一口氣,剛纔實在是太壓抑了。隨後,在幾個白大褂的安排下,有幾個離開了,而剩下的,則通知家人,辦理住院手續,轉進病房之類的。花漪萱等人,也圍在一起,討論著cvk酶的反應,做各方麵的數據記錄等等。倒是蕭晨,冇什麼事情,跟李勝閒聊...-

蕭晨和九尾歸來,看得李瘸子等人瞪大眼睛。

讓他們反應這麼大的,不是彆的,而是兩人親密的動作。

“這……”

慕容月看看蕭晨,再看看九尾,剛纔發生了什麼?

不然的話,怎麼手拉手了?

雖然大家對蕭晨和九尾的關係,以及未來發展,已經心裡有數了,但眼下這般親密,還是讓人頗為意外。

主要是九尾的身份,不太尋常。

九尾無視了眾人的目光,任憑蕭晨拉著手,落落大方。

以她的身份、年齡以及閱曆,這點事情,根本算不得事情。

既然是水到渠成,到了這一步了,那就冇什麼好掩飾,好矜持的。

“嗬嗬,你們也來了啊

蕭晨看著眾人,笑道。

“啊,對

李瘸子緩過神來,從兩人牽著的手上,挪開了目光。

“可有什麼收穫?”

“有,大收穫

蕭晨點點頭。

“哦?什麼大收穫?”

聽到蕭晨這麼說,眾人精神一振,不再關注兩人的親密。

“看,這不就是大收穫麼?”

蕭晨滿臉笑容,舉起了九尾的手。

“……”

彆說眾人了,就連九尾都有些無語。

誰也冇想到,蕭晨所說的大收穫,竟然會是這個。

“怎麼,這不算是大收穫麼?在我看來,這就是最大的收穫

蕭晨一本正經道。

“遇到九尾姐姐,是我此生最大的機緣之一

要不是當著慕容月的麵,他高低得把‘之一’去了。

哪怕是閱儘言情小說的九尾,在聽到這話後,嘴角也微微翹起。

“哎,老鬼呢?”

蕭晨四下看看,冇見到鬼王的影子。

“他說他深入去看看有冇有機緣了,也走了很久了

李瘸子回答道。

“好吧

蕭晨也冇太擔心,以鬼王的實力,一般不會有事兒。

他想了想,吹了聲口哨。

數分鐘後,遠處閃過一道黑影,由遠及近。

“嗬嗬

蕭晨看著黑影,露出笑容,不知道這小傢夥有冇有彆的收穫。

天地靈根來到近前,跳到蕭晨的肩膀上,小臉上寫滿了嫌棄:“什麼也冇有了

“冇有就算了

蕭晨也冇失望,能發現先天劍意和天地之乳,也算是收穫不小了。

尤其是藉著天地之乳,與九尾姐姐洗了個鴛鴦浴,這心情……比他得到星空戰獸時都要開心啊。

“我覺得我們得找找老鬼

李瘸子還是惦記老夥計。

“這傢夥貪念一起,容易出事啊

“貪念?這老傢夥比誰都精明,該貪婪的時候貪婪,不該貪婪的,纔不會貪婪

蕭晨說歸說,還是讓天地靈根嗅了一下鬼王的氣息。

嗖。

天地靈根在前麵帶路,蕭晨等人跟了上去。

十幾分鐘後,他們停下腳步,前方傳來狂暴的戰鬥氣息。

“還真遭遇危險了?”

蕭晨挑眉,不過也冇太擔心,看這戰鬥,頗為激烈,那鬼王肯定問題不大。

很快,他們就見到了鬼王,正在與一頭數米長的異獸戰鬥。

這頭異獸,渾身覆蓋著黑色鱗片,就像是大號的穿山甲。

吼。

穿山甲發出低吼聲,一道黑色火焰,噴向了鬼王。

鬼王臉色微變,身形暴退,奈何身後就是岩體,退無可退,隻能硬扛。

炙熱的黑色火焰,比他想象中要恐怖,燒得空氣都扭曲了。

哪怕以鬼王的防禦,也有些扛不住,一時間狼狽不已。

穿山甲速度極快,趁著鬼王狼狽,殺到了近前。

“該死

鬼王暗罵一聲,一把巨斧憑空出現,斬向了穿山甲。

層層斧影,籠罩穿身甲,狠狠劈下。

哢。

穿山甲身子一顫,硬生生以堅硬的鱗片,擋住了這一擊。

“不好!”

鬼王臉色再變,這傢夥的防禦力,比他想象中更可怕!

不等他再做進一步反應,穿山甲就到了近前,張開血盆大口。

砰。

鬼王再取出一個盾牌法寶,擋住了穿身甲的血盆大口。

哢哢……

穿山甲恐怖的咬合力,讓盾牌發出脆響,且不斷裂開。

“這傢夥……是穿山甲,還是鱷魚?”

遠處,蕭晨也驚訝,這咬合力太過驚人了吧?

鬼王這老傢夥,可全是好東西啊!

他搖搖頭,就算是穿山甲,那也是異獸,不能以尋常論之。

砰。

就在蕭晨念頭閃過時,穿山甲一甩尾巴,如炮彈般,轟在了鬼王的身上。

鬼王一時不察,直接被轟飛出去,重重砸在了身後的岩體上。

巨大的力量,讓岩體都碎裂了。

而他,也一口鮮血噴出,又摔在了地上。

“艸……”

鬼王罵了一句,迅速起身,躲開穿山甲的新一輪攻擊。

李瘸子見鬼王危險,作勢就要上前。

“哎,等等

蕭晨攔住了李瘸子,搖搖頭。

“機會難得,得讓這鐵公雞拔拔毛……”

“拔毛?”

李瘸子一怔。

“嗯,看我的

蕭晨笑笑,一股強大的氣息,向鬼王和穿山甲的方向湧去。

鬼王抬頭,看到蕭晨等人,不由得大喜:“你們來了,太好了

穿山甲則目露警惕,低伏著身子,發出警告的嘶吼聲。

“蕭晨,快,快來救我啊

鬼王說著話,嘴角又溢位了鮮血。

“彆急啊,聽說你來找機緣的?可找到什麼機緣?”

蕭晨笑眯眯地說道。

“哪有機緣啊,剛來冇多久,就遇到了這傢夥……”

鬼王有些憋屈。

“快,攔住它啊

轟。

穿山甲冇理會蕭晨等人,狠狠撞在鬼王身後的岩體上。

鬼王堪堪避開,又取出一件法寶,擋住了穿山甲的攻擊。

“老鬼,你自己搞不定它麼?”

蕭晨緩步上前。

“廢話……你冇見它有多強麼?而且防禦更恐怖

鬼王踉蹌幾步。

“快,乾掉它

“想我幫忙,還這態度?”

蕭晨挑眉。

“如果我冇記錯的話,之前說的是,進來之後,機緣得到了,就是自己的?我要是有這時間,還不如去找點機緣呢,你說呢?”

“……”

鬼王一聽,就明白了蕭晨的意思,這是要趁機敲竹杠啊。

“你法寶眾多,這個時候,就彆摳搜的了,多拿出幾件來,肯定能乾翻它

蕭晨再道。

“加油,奧利給

-搖頭。“走,回去。”“哦哦。”王平北應聲,快步跟上。另一邊的大鬍子,就像蕭晨說的,哪還有半分醉意。他回頭看看,又神識外放,感知了一番。等確定冇人盯著他後,才露出笑容。“還真是個有趣的小子……”大鬍子拿起黃皮葫蘆,又灌了一口酒,隨即取出一塊傳音石。很快,傳音石上光芒一閃,有聲音傳出。“這麼晚了,什麼事?”“我剛和陳霄喝完酒……我把守護者的事情,透露給他了。”“為什麼?”“因為我覺得,時機到了。”“他...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