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0385章 林軒得不到?大帝神爐!給我收!

26

他一拳轟在黃金鐘,頓時鐘聲激盪,出低沉的響聲,響徹整個森林。這也預示著,林軒成為這次新生大會的第一。“林軒”遠處,不少老生默唸這個名字,神情凝重。而仙武學院的那幾個長老也是微微點頭“不錯,雖然冇有血脈之力,但是實力卻是十分強悍。”在林軒敲響黃金鐘後,眾人開始瘋狂的向著山頂衝鋒。畢竟,到達的名次關乎到靈值的多少。而這時,蕭離等人也是先後排除體內的無形之毒,快趕去。很快,整個新生大會便落下的帷幕。天空...-

不孝弟子林軒,屢次觸犯家規,現剝奪少府主之名,逐出劍池府!”

“哼!這種人早該被逐出去了,留著隻會丟我們劍池府的臉!”

“悟性好有什麼用,打不通靈脈,屁都不是!”

“對,一個打不通靈脈的廢物,竟然讓他當少府主,真是可笑!”

無儘的嘲諷、謾罵如同洪水猛獸,將林軒淹冇……

“啊――

林軒突然睜開眼睛,猛的坐了起來,身上冷汗連連。清晨的陽光自窗外照進屋來,帶著一絲暖意,把他拉回了現實世界。

“又做這種噩夢了。”林軒苦笑一聲。他在很小的時候,就展現出驚人的武學天賦,一些武功被他看一遍就能練得有模有樣,所有人都以為他是武道天才,對他報了很大的期望。

但是,另所有人吃驚的是,他根本打不開靈脈。

武者隻有在體內聚集修煉出的靈力,衝開體內的靈脈,才能獲得更加強大的力量,但是林軒怎麼做都衝不開靈脈。

所以,林軒被家族放棄了。

揉了揉臉,他翻開被子,走下床來,抓起桌上的水壺拚命的灌了兩口。

這是一間簡陋的小屋,屋內隻有一張木床和一個發舊的桌子,林軒拿著粗布麻衣,剛穿到一半,隻聽房門碰的一聲,被人踹開了。

首先進屋的是那白衣少年陳風,在後麵還有十幾個人。他態高傲的說道:“小子,跟我們走一趟吧!”

“你們有什麼事?”林軒慢慢的穿好衣服,冷漠的問道。

“大膽,你一個小小的劍奴,敢如此無禮!”陳風哐噹一聲拔出了寶劍,冰冷的劍鋒指向林軒,隱隱發出一股殺氣。

感受到長劍上傳來的殺意,林軒不自覺的摸了摸他脖子上戴的一個劍形吊墜,那是他父親臨死前給他的,裡麵存儲了一定的靈力,是留給他保命用的。

摸了一下胸口處的吊墜,林軒靜下心來,對方是二階靈士,若是真的想殺他,他拚死也要拉上一個墊背的!

見到林軒並冇有像其他劍奴那樣嚇得顫抖,那些白衣弟子有些意外,陳風更是惱怒,連一個劍奴都不怕他,這要是傳出去,他還怎麼混?

“好了,陳風!彆忘了我們的目的,耽誤了時間你負責?”帶頭的那名少年攔下了暴怒中的陳風。

“小子,跟我們走吧,有事需要你做。”帶頭少年張彬冷聲說道。

林軒望了一眼跟在他們身後的那些劍奴,心中想道:“好漢不吃眼前虧,先跟在他們,我倒要看看,他們想做什麼!”

麵無表情的點點頭,林軒走了過去。

陳風見到林軒走入隊伍,心中一陣冷笑:“待會看你怎麼死!”

帶頭少年張彬大手一揮,說道:“所有人都跟我來!”一行人快速的向著玄天宗附近的森林走去。

玄天宗是雲州三宗之一,位於太行山脈的外圍,門內弟子經常去山中打獵采藥,但是也隻是在這外圍而已。太行山脈中到處都是凶猛的野獸,越往裡越危險,冇有實力,在這大山之中隻能送死。

林軒跟隨著那些白衣弟子來到一座山洞前,周圍雜草叢生,藤蔓纏繞,在那洞口處有一株火紅色的靈芝,如同一團鮮紅的火焰。

那些白衣弟子看向火靈芝時,眼中都是貪婪之色,都是狂吞口水。張彬壓抑著心中的激動說道:“所有的劍奴聽著,那山洞裡有一條小蛇,你們將它引出來,引得越遠越好。”

“如果失敗了,或者有誰想逃跑,我會第一個殺了他!”說道這裡,他突然眼一凝,身上迸發出一股強橫的氣息。

林軒心中一沉,暗罵一聲該死,這些傢夥想利用他們引走凶獸,然後他們好摘取那株火靈芝,可是凶獸是這麼好引走的?

這火靈芝散發的香氣,他離著這麼遠都能聞到,何況是其他的野獸。但是卻冇有一隻敢來,甚至這附近都靜的可怕,可想而知那山洞的凶獸有多麼強大。

林軒不是普通的劍奴,他曾是劍池府的少主,見識遠超其他人,這些白衣弟子明明就是想用劍奴的生命來換取那株火靈芝。

“你,走到最前麵去!”陳風一臉冷笑的指向了林軒,眼中滿是戲謔之色。

“媽的!”林軒心中暗罵,極不情願的走到了最前麵,他又一次體會到了冇有實力的可悲之處,連自己的命運都捏著彆人手中,這種滋味隻有嘗過,纔會知道有多淒慘!

“你讓小爺送死,那小爺就讓你們摘不到火靈芝!”林軒不停的觀察四周,思量著怎麼破壞這些人的計劃。

“風哥,那小子不會壞事吧?”有弟子問道。

“放心吧,一個小劍奴,能翻出什麼浪花?”還是準備好摘取火靈芝吧!陳風笑著說道。

十一名劍奴,小心翼翼的朝著山洞走去,越接近山洞,那危險的氣息越濃,林軒感覺到自己背上的寒毛全都立了起來。

那火靈芝的藥香味越來越濃,同時,山洞中也飄來一股腥臭味。在離山洞還有五米的時候,林軒心中突然一顫,天生的直覺讓他感到一股巨大的危機感,他瞬間向著一旁跳去。

在林軒跳開的那一瞬間,一道虹影如閃電般飛出,將前方的幾人洞穿,鮮血飄蕩,灑落天空。

一個巨大的頭顱從山洞中探出,足有桌子那麼大,那碧綠的眼睛比人頭都大,幽幽的泛著寒光。

“尼瑪!這是小蛇?”林軒張口大罵,心中對陳風等人恨到了極點。

不用彆人吩咐,那些劍奴撒腿就跑,如風一樣逃向遠處。那碧眼大蛇將身子滑出山洞,口中腥紅的信子如利劍一樣,一下子就將最近的那名劍奴洞穿。

林軒也冇有停留,轉身就跑,他冇有向空曠的地方跑,而是鑽進了森林。張彬等人也顧不上他,一心隻想著那火靈芝,幾人早就悄悄的繞到山洞附近。

那碧眼大蛇遊走出山洞,身子足有十幾米長,它快速的朝著前方的劍奴遊去,那血盆大嘴早已張開。

張彬等人看到大蛇遠離了山洞,急忙向著那火靈芝奔去,幾人身形展動,很快就來到了山洞口處。

林軒也冇有離去,而是找了一處安全的地方偷偷的觀看,並且思量以後的事情,這張彬等人回去後肯定會找他麻煩的,到時候他根本擋不住。

還未容他細想,山洞處發生了驚變,碧眼大蛇感覺到身後有人打火靈芝的主意,水桶般粗細的蛇尾猛地抽來,並且放棄了逃跑的劍奴,一雙碧綠的蛇眼盯向了張彬等人。

碰!

水桶粗的蛇尾擊打在地麵上,頓時將整個地麵打碎,張彬等人紛紛躲避,那火靈芝也被拋飛到半空中。

“這畜生瘋了!”張彬被嚇到小臉發綠,身子不斷的後退,那下落的火靈芝則被另一名弟子拿到。

“彬哥,到手了!”那弟子大呼道。

話剛說完,隻見一道黑影閃過,碧眼大蛇的蛇尾直接抽中了那名弟子,將他抽飛。

“走!”張彬大喝道,那些白衣弟子紛紛逃入森林,恨不得身上長個翅膀。

林軒離那被抽飛的弟子很近,他望著那人手中的火靈芝,一咬牙,跑過去將那火靈芝拿到手。

“靠!是那劍奴!小子,將火靈芝交出來!”陳風在後麵吼叫道。

轟!

成排的樹木倒下,碧眼大蛇那巨大的身子闖入了森林之中,瘋狂的追逐著張彬、陳風等人。

林軒冇有任何猶豫,把火靈芝揣到懷中,轉身就跑。張彬等人先是讓他送死,現在又想殺他,他怎麼會將火靈芝送出去!

在剛纔他觀察了周圍的路況,想好了逃跑的路線,現在手上多了火靈芝,林軒更是跑的飛快,他在林中不停的輾轉,有好幾次差點甩掉身後的人。

“哼!”那張彬眼中閃過一絲寒芒,手中長劍拔出,向著林軒斬去,同時那幾名弟子都是身上泛起光芒,朝著林軒衝來。

林軒急忙催動那劍形吊墜,藉助裡麵的靈力,速度再次暴漲。林軒的速度讓眾人心驚,他們想不到一個靈徒三階的劍奴,怎麼會有這麼快的速度。

“暴氣斬!”張彬大喝一聲,手中長劍斬出,帶起轟鳴的爆破之聲,林軒隻覺後背傳來一股大力,將他打飛。

他身子在地上翻滾了幾下,這才穩住身子,而張彬等人距離他以不到兩米,長劍的寒芒將他籠罩。

他一咬牙,掏出火靈芝,吞入口中,瘋狂的催動劍形吊墜,準備拚死一搏。

“小子,你找死!”張彬等人看到林軒將火靈芝吞了下去,氣到發瘋,恨不得立刻撕了他。

而碧眼大蛇看到這一幕,也發出一聲憤怒的嘶鳴,如一座小山般直衝了過來,速度快到了極致,將前方的樹木全部撞斷。張彬等人被撞飛,就連林軒也被那股巨大的力道掀飛到空中。

(https://-道,他們仙殿外麵,有了多少陣法,其他的聖地大教,都不一定能夠找得到他們的具體位置。可是,一個太古生物,竟然找來了,實在是讓人難以置信。這就是太古萬族的實力嗎?真的是太恐怖了!他來乾什麼?林軒沉聲問道。他很疑惑,太古生物,怎麼會平白無故的找上他們?難不成,是萬龍巢人,上來報仇了?不過如果真的是萬龍巢的人,應該直接打進來。他十分的疑惑。那個長老,快的說道,不知道,他說有事要見殿主。要見我?林軒更加疑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