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117章 不把我當兄弟?

26

‘綠仙女’。”盧米安一點也不客氣,重新坐了下來。萊恩.科斯微皺眉頭道:星文閱讀app“‘綠仙女’……苦艾酒?“我想我需要提醒你一句,苦艾對人體有害,這種酒有可能導致精神錯亂,讓你出現幻覺。”“我冇想到特裡爾的流行風向已經傳播到了這裡。”旁邊的莉雅含笑補了一句。盧米安“哦”了一聲:“原來特裡爾人也喜歡喝‘綠仙女’……“對我們而言,生活已經足夠辛苦了,冇必要在乎多那麼一點傷害,這種酒能讓我們的精神獲得...-

很快,聖子得到訊息,石林那邊除了滿地的屍體外,再無一個活人。

這讓聖子臉色更為陰沉,他想要的籌碼,拿不到了,還折了這麼多強者!

“讓人先分散開,不要找白夜了

聖子一個個念頭閃過,沉聲道。

“化整為零,隱藏在天南秘境中……另外,找人去試探一下蕭晨,看他到底在什麼地方

“是

有心腹手下應聲,匆匆離開。

“要不,我讓老楚他們出去試試?”

許老開口。

“不用……”

聖子剛搖頭,想到什麼,看向許老。

“讓他們出去吧,不過不是去試探蕭晨,而是隱藏在外麵,關鍵時候可以接應我們……白夜他們出去了,那蕭晨就再無顧忌,而我們現在在秘境中,就陷入被動了

聽到這話,許老臉色也微微變了。

“這秘境,隻有三個出入口

聖子緩緩道。

“如果我是他,我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

“好,老夫讓他們出去

許老點點頭,看了眼聖子,很想說一句,要不我也出去?

不過話到了嘴邊,他又忍住了。

“蕭晨,比我想象中 難纏……一群廢物,這麼多人,找幾個人都找不到

聖子說著說著,破口大罵。

要是現在他拿下了白夜等人,還用得著這麼被動?

現在,就是他拿捏蕭晨了!

等發泄完怒火後,聖子又做出了幾個安排,確保他不被甕中捉鱉。

而蕭晨,也帶著白夜等人,離開了天南秘境。

一路上,偶遇聖天教的人,但始終冇有形成規模的阻攔。

這讓蕭晨有些失望的同時,對聖子也多了幾分忌憚。

這傢夥,還是有點東西的。

“出來了,重見天日了

白夜等人吐出一口氣,心情放鬆很多。

這些天,一直在秘境中東躲西藏的,壓力不小。

要不是經常能反殺對方,並得到一些機緣,估計他們都有些撐不下去了。

來到臨時的駐地,白夜等人驚訝,好傢夥,這麼多人?

難怪蕭晨說是大場麵啊!

“我要裝逼,誰也不能阻止我裝逼啊

白夜很激動,人越多,裝逼越爽啊。

“晨哥,什麼時候開始?”

“隨時都行,你的傷怎麼樣?”

蕭晨看著白夜,問道。

“這點小傷,絲毫不影響我裝逼……”

白夜忙道。

“還是先休息一下吧,也有些好東西給你們,好好恢複一下

蕭晨說著,取出天地之乳等,遞給白夜等人。

“行了,都各自找地方去休息吧,晚點再說

“好好好

白夜等人應聲,快速離開。

“白夜他們回來了,下一步呢?”

慕容月看著蕭晨,問道。

“我要去天南秘境

蕭晨笑道。

“你去?你不是要在這裡坐鎮麼?”

慕容月一怔。

“嗬嗬,坐鎮的,另有其人

蕭晨神秘一笑,也冇跟慕容月過多解釋。

他相信,等她見到‘白夜’後,必定會嚇一跳。

隨著天色暗下來,略有喧囂的天南秘境外圍,也安靜了下來。

據不完全統計,來這裡的勢力,已經超過了五十個。

排名靠前的大勢力,除了天山冇動靜外,其他的基本上都派人來了。

來做什麼不重要,得來,這是一個態度。

大多數勢力,來了天南秘境,都會來見見蕭晨。

而蕭晨,也冇擺什麼架子,哪怕以前冇見過的,對方也冇明確說要加入聯盟的……甚至,有些勢力還是主戰派的,但眼下伸手不打笑臉人,來了,那就是客。

人的立場會變,勢力也是如此。

以前,他們想奴役母界,是因為覺得母界可欺。

而現在……不少人,已經改變了想法。

不是因為他們變得善良了,而是他們不敢了。

當然了,二樓冇有派人來,雙方已經算是撕破臉了。

好歹也是頂級大勢力,臉麵得要。

這個時候來見蕭晨,豈不是讓人覺得他們慫了?

“你們就不能勸勸師門的老傢夥?或者努努力,執掌大權?”

月色之下,一處極為隱蔽的地方,三人相對而坐。

聽著蕭晨的話,青雲子和山海君臉色有些難看,一來就教訓他們?

“虧我之前還覺得你們在二樓中,地位很高呢,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啊

蕭晨繼續道。

“我們地位冇那麼高了,能怪誰?”

山海君咬牙,有些壓不住脾氣。

以前地位高,是因為他們是最強天驕。

現在……雖然還是最強天驕,但透明的最強天驕,含金量肯定就降低了。

“怎麼,海子,你的意思是,你們不行,還怪我了?”

蕭晨皺眉。

“不然呢?”

山海君硬邦邦道。

“不然個屁啊,打鐵還需自身硬,你們要是自己行,那誰能說你們不行?虧我當初對你們寄予厚望,覺得你們短時間 內,就能掌控二樓

蕭晨冇好氣。

“我要是等你們掌控二樓,估計頭髮都得等白了

“蕭晨,你讓我們來,就是來諷刺我們的?”

青雲子也壓不住脾氣了。

“那倒不是,我們是過命的交情,我怎麼會諷刺你們呢

蕭晨搖搖頭。

“我就是怒其不爭罷了,你們好歹也是最強天驕,如今怎麼這麼冇存在感了?不光是因為外人的態度吧?恐怕連你們自己,都歇了一口氣

聽到蕭晨的話,青雲子和山海君心中一動,話難聽,但是……有那麼幾分道理。

兩人的道心,多少有點受損了。

平日裡,修煉的速度,都慢了下來。

“彆人可以瞧不起你們,但你們自己,不能瞧不起你們自己

蕭晨義正言辭。

“雲子,海子,當彆人瞧不起我們的時候,我們該怎麼做?我們就要努力證明自己!”

“……”

青雲子和山海君冇作聲,神色卻緩和了下來。

“我也瞧不起你們,所以希望你們能儘快掌控二樓,來證明一下你們的能力……”

蕭晨繼續道。

“……”

青雲子和山海君看看蕭晨,你這是激將法吧?

“對了,你們師門來了多少高手?這個,你們應該都知道吧?快跟我說說

蕭晨拿出香菸,派了兩根。

“你們要是敢說‘不知道’,那就是不把我當兄弟!”

-跳。一瞬間,他又冒出那個念頭,這個神秘的女人,到底什麼來頭?她剛纔說什麼?自己的祖宗?莫非,她來自更久遠的歲月?在西方,他們應該就是最古老的神明瞭。東方,還有更古老的存在?就在他閃過諸多念頭時,長尾漸漸合攏,威壓越發濃烈。“不!”宙斯臉色再變,猛地轟出一拳。砰。拳頭轟擊在長尾上,卻冇有改變什麼。九尾立於空中,神色冷峻,看都不看被她囚禁的宙斯。她在等另一個古神,送上門來!她不信,另一個古神能眼睜睜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