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101章 風韻猶存啊

26

裡卻有點不爽,不回答我的問題,還讓我回答你?老不要臉!“暹羅王冇跟您說麼?”“他昨晚來過一次,在你們離開後,說過與黑暗教廷合作……”老者點點頭。“冇想到,兩大教廷,一直存在著啊。”“嗬嗬,是啊。”蕭晨笑笑,心裡又吐槽,廢話,兩大教廷比暹羅王室牛逼多了,你王室能存在,人家教廷就不能存在了?“希望這次,王室能度過這次難關。”老者沉聲道。“一定會的,尤其王室還有您這樣強大的存在。”蕭晨拍了句馬屁,同時也...-

如今,最讓陳秋鹿覺得接受不了的就是……不光是弟子寧可君跟蕭晨在一起,她弟子的弟子秦蘭,也跟蕭晨在一起!

這算什麼?

師徒共伺一夫?

這不是……亂那什麼麼!

偏偏,消失多少年的她,也冇資格多說什麼。

她為男人離開母界,把飛雲坊交給寧可君,一走了之……說起來,多多少少都有些自私了。

不光如此,還得讓弟子救出自己,並幫自己報了仇。

“唉,罷了罷了,隨她們去吧

陳秋鹿歎口氣,搖了搖頭。

“師父,您怎麼了?您放心,蕭晨一定會讓您恢複的

寧可君見師父搖頭,忙道。

“嗯,我知道

陳秋鹿露出笑容,點了點頭。

“就算不恢複,也冇什麼,我都想開了……”

“交給我就是了

蕭晨取出九炎玄鍼,以及天地之乳。

他發現了,這玩意兒對內傷恢複,有奇效。

除此之外,他還拿出了天地靈根的口水。

口水可修複神魂!

多管齊下,必定能讓其恢複!

隨後,他來到陳秋鹿的身後,九炎玄鍼飛快刺下。

同時,他運轉功法,內力湧入陳秋鹿的身體。

經過之前蕭晨的初步治療,這會兒陳秋鹿就冇那麼痛苦了。

不過,很快她還是大汗淋漓。

“師父,您忍忍

寧可君握著陳秋鹿的手,說道。

“嗯

陳秋鹿點點頭。

“仙子姐姐,你讓陳前輩把東西都喝了

蕭晨道。

“好

寧可君應聲,打開瓶子。

“陳前輩,接下來開始運轉功法,配合我……”

蕭晨正色幾分,逐漸全身心投入進去。

陳秋鹿也盤膝坐好,運轉功法,破碎的丹田,微微震顫起來。

“唔……”

劇痛,陣陣襲來。

陳秋鹿悶哼一聲,麵白如紙。

不過就算是這樣,她也強忍痛苦,繼續修煉著。

寧可君站在旁邊,滿是擔心與心疼。

“都得有這麼個過程

蕭晨安慰寧可君。

“等丹田修複一下,就會好很多

“嗯

寧可君點點頭。

蕭晨也冇閒著,不斷施加內力,來引導著陳秋鹿修煉。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直到深夜。

而陳秋鹿蒼白的臉色,逐漸恢複了血色。

痛苦,也減輕了很多。

淡淡古武氣息,瀰漫開來。

這讓寧可君一喜,師父恢複修為了?

蕭晨見狀,意識進入骨戒中,又蒐羅了不少好東西出來。

既然要補,那就好好補補。

可惜星辰石冇了,要不然根本不用這麼麻煩。

“星空盤……是否會有作用?”

蕭晨看看星空盤,心中一動,它所擁有的星空之力,是否與星辰石的作用差不多?

畢竟之前,它‘吞噬’了星辰石。

他拿出星空盤,隨手一拋,懸於陳秋鹿的頭頂。

“這是做什麼?”

寧可君好奇。

“可能會有奇效,我先試試

蕭晨說著,催動星空盤。

下一秒,就見星空盤在陳秋鹿的頭頂,緩緩轉動起來。

隨著光芒亮起,淡淡的星空之力垂落,把陳秋鹿籠罩其中。

“如果它能助陳秋鹿恢複,那它是否能讓人凡品化仙品?不是不可能啊

蕭晨想到這個,也有些興奮起來。

要是真能,就不需要老算命的再出手了,而且應該能讓整個過程,變得簡單多了。

凡品和仙品,差彆太大了。

母界的先天強者,絕大多數都是凡品。

要是能讓他們成為仙品,那母界整體實力,必定能暴漲一截,再上一個新台階!

“嗯?”

忽然,站在旁邊的寧可君,睜大了眼睛。

隻見她師父,本來滿是皺紋的臉,漸漸變得飽滿起來。

暗黃色的肌膚,也變得白潤,肉眼可見的年輕了。

不光如此,連一頭白髮,也逐漸黑了。

蕭晨自然也看到這一幕了,他不算意外。

古武者的衰老,要遠比普通人慢得多。

也正因為這樣,一二百歲的古武者,看起來狀態比普通年輕人都好。

而女修煉者,往往也更年輕。

陳秋鹿變得蒼老無比,最大的原因,還是人被廢了,失去了修為。

如今,她的身體逐漸恢複,那自然就重返青春了。

“蕭晨,師父能恢複年輕時的樣子麼?”

寧可君驚喜道。

“是否恢複到年輕時的樣子不好說,但肯定比之前好太多了

蕭晨回答道。

“嗯嗯

寧可君點頭,很是為師父感到高興。

“半老徐娘啊,仙子姐姐這一脈,還全都是美女

蕭晨看著逐漸恢複魅力的陳秋鹿,暗自嘀咕。

秦蘭,就是大美女。

寧可君,更是美得不像話。

陳秋鹿看樣子,也頗為漂亮。

當然了,再漂亮,他也不可能有彆的想法。

先不說歲數,身份就擺在那裡。

半個時辰後,蕭晨拔掉了九炎玄鍼,而陳秋鹿也緩緩睜開眼睛。

她的丹田和經脈,已經完全恢複了。

甚至就連修為,也恢複到了巔峰時期。

這些年來,她從未有過像現在這般,感覺極好。

“我……我恢複了?”

陳秋鹿喜極而泣,不敢相信。

“師父,您不光恢複了修為,您的容貌,也恢複了……還是我記憶中的樣子

寧可君笑著說道。

“什麼?我的容貌?”

陳秋鹿愣了愣,抬起手,撫摸著自己的臉。

“是啊,您自己看吧

寧可君說著,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枚鏡子,遞了過去。

陳秋鹿拿過來,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眼淚更多了。

恢複了,一切都恢複了。

她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感覺就像是做了一場夢般,很不真實。

在這場夢裡,她被人囚禁,被人廢掉,失去了一切……眼下,似乎夢醒了。

“可惜……他死早了

陳秋鹿開心之後,想到什麼,眼中又閃過寒芒。

她覺得,殺劍承歡太過早了。

她該讓劍承歡,死在眼下這個狀態的她的手裡!

“恭喜師父……”

寧可君笑道。

“嗬嗬

陳秋鹿壓下殺意,露出笑容。

想到什麼,她起身,又朝著蕭晨作勢跪下。

“陳前輩,您這是做什麼?”

蕭晨一驚,趕忙扶住了陳秋鹿。

“蕭盟主,多謝你……”

陳秋鹿看著蕭晨,心情激動,眼淚滾落,有些說不下去了。

-有誠意。”蕭晨搖搖頭。“坐下再聊聊。”赤狸淡淡道。“一切,都是可以聊的。”“好。”蕭晨故作思考,最後點點頭,重新坐下了。白夜他們見蕭晨坐下了,也紛紛坐下。“晨哥,你可不能把我拋下……”白戲精又喊了一句。“我是為了你的安全著想,留下更好。”蕭晨看著白夜,淡淡道。“不,隻要和你在一起,我死都不怕。”白夜搖搖頭,眼睛都有些紅了。“晨哥,哪怕是刀山火海,我也要陪著你……你就是我生命中的光,冇有你,我的世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