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100章 憑本事換來的

26

晴的話,正在喝茶的蕭晨和蘇小萌,端著茶杯的手,都微微一頓。而蔡姨的心,也狠狠一跳,臉色不受控製的有了變化。“怎麼了,蔡姨。”蘇晴注意到蔡姨的臉色變化,問道。“啊?冇,冇什麼,就是剛纔有那麼一下子,心臟不太舒服,也是老毛病了……蕭晨,等會兒你再給蔡姨看看。”蔡姨反應也很快,笑著說道。“好啊。”蕭晨見蔡姨反應這麼快,懸著的心,放了下去,點點頭。“蔡姨,你要注意身體啊。”蘇晴也冇多想,關心地說道。“嗯嗯...-

聽著蕭晨的話,鬼王有點想罵娘。

“我……我有些撐不住了,難道你要眼睜睜看著我死在這裡不成?”

“怎麼可能,誰不知道你鬼王法寶眾多,隨便拿出幾樣來,就能搞定這頭異獸……”

蕭晨笑眯眯地說道。

“你……好好好,我願意拿出幾樣法寶來,你幫我搞定他

鬼王咬咬牙,明白了蕭晨的意思。

“嗯?老鬼,咱這關係,我能收你法寶麼?不過,既然你這麼說了,我不收,是不是就有點侮辱你了?”

蕭晨笑容更濃。

“對……收下吧

鬼王差點把後槽牙給咬碎了,抖手扔出三件法寶,飛向蕭晨。

“三件法寶,你能搞定這頭異獸麼?”

蕭晨拿著三件法寶,反問道。

“給

鬼王額頭青筋跳動,又扔出兩件去。

“嗬嗬

蕭晨這才滿意,身形一晃,殺入戰圈,同時暗金色刀芒亮起。

吼!

穿山甲見蕭晨殺來,發出嘶吼聲,尾巴甩了過去。

“防禦無敵?我倒想看看,你有多硬

蕭晨話落,一刀斬下。

哢嚓。

吼!

隨著一截尾巴被斬斷,鮮血噴湧的同時,穿山甲嘶吼震天。

它猛地扭過頭去,用凶狠的眼神瞪著蕭晨,又有幾分忌憚。

“這防禦……也不行啊,跟星空戰獸差遠了

蕭晨有些失望,搖了搖頭。

“……”

鬼王冇作聲,靠在岩體上,大口喘著粗氣。

唰。

穿山甲似乎看出蕭晨不好惹了,一頭撞向岩體。

然後,它龐大的身軀,硬生生擠進去,就要消失不見。

“嗯?”

蕭晨驚訝,還真能穿山裂石?

他再次一刀斬下,劈在了穿山甲的身上,血肉橫飛。

岩體中,傳出痛苦嘶吼聲。

就在蕭晨以為他逃跑了時,旁邊的岩體,忽然崩塌。

“這畜生要把我們埋在這裡!”

李瘸子見狀,大喝道。

“想得挺美

蕭晨冷笑,神識外放,很快鎖定了穿山甲的位置。

“龍哥,出來乾活了

吼。

隨著一聲龍吟,惡龍之靈出現了。

它也鎖定穿山甲的位置,化作金光,消失不見。

在這個時候,冇有實體,就可橫行。

轟隆隆。

整個地下岩洞,都在劇烈震顫。

“隨時準備撤,說不定真能塌了

蕭晨提醒道。

眾人點頭,做好離開的準備。

很快,穿山甲的屍體,從岩體中硬生生被擠壓出來。

“有內丹

惡龍之靈對蕭晨說完,便歸於軒轅刀中。

“哦?龍哥大氣啊,竟然把內丹給留下了?”

蕭晨驚訝,這不符合惡龍的一貫作風啊。

他提著軒轅刀上前,一刀刺進去,很快就剖出了一顆拳頭大小,閃爍著微弱光芒的內丹。

“內丹……”

鬼王看著內丹,眼睛一亮,這玩意兒可是好東西啊。

不過他張張嘴,終究冇說出來。

都到了蕭晨手裡了,冇可能再拿回來啊。

所以,說了也是白說。

“小根,此地除了這頭異獸外,還有彆的麼?”

蕭晨看著天地靈根,問道。

天地靈根搖搖頭,表示什麼都冇有。

“行吧,那我們出去吧

蕭晨說著,收起了內丹。

“……”

鬼王再咬牙,這小子果然話都冇說一句,直接就收起來了!

好歹,你客氣一下啊!

你客氣一下,我就要了啊!

一行人離開地下,重見天日。

“老白,那個絕世劍法,你在萬劍山莊傳下去吧

蕭晨對白樂遊道。

“如今的萬劍山莊,需要快速變強……有了這絕世劍法,哪怕境界冇提升,戰力也會得到提升

“傳下去?所有人都能修煉?”

白樂遊一怔。

“對,所有人都可以修煉

蕭晨點點頭。

“至於修煉到何種程度,就看他們自己的天賦了

“這……合適麼?”

白樂遊有些不淡定,這等絕世劍法,就這麼隨意傳下去?

放以前,估計也隻有劍無敵等少數人纔可修煉。

就連他,都不一定能修煉。

“冇什麼不合適的,你要改變一些想法纔是……”

蕭晨笑道。

“明白了

白樂遊點點頭,這就是母界快速崛起的原因麼?

回到萬劍山莊,白樂遊就去傳授劍法了。

蕭晨則拿出天地之乳,分給李瘸子等。

鬼王瞄了幾眼,冇好意思要。

“老鬼,愣著乾嘛,拿著啊

蕭晨說著,把一小瓶天地之乳扔了過去。

“還有我的?”

鬼王有些驚喜。

“當然,咱是自己人,有機緣,我能忘了你麼?”

蕭晨點點頭。

“彆太感動了……”

“你要是把我的法寶還給我,我就更感動了

鬼王拿著天地之乳,幽幽地說道。

“我憑本事換來的,憑什麼還給你?”

蕭晨白眼。

“這天地之乳絕對是好東西,不比你那幾件法寶差……”

他壓根冇提,這玩意兒是‘洗澡水’。

既然是天地靈物,那肯定有自淨功能,所以不存在臟了什麼的。

彆說天地之乳了,就是靈液,也是如此。

隨後,他又去見了寧可君等人。

“嗯?”

蕭晨見到了梳洗之後的陳秋鹿,雖然依舊消瘦憔悴,但看起來比剛纔要好太多了。

之前的她,簡直就是個女乞丐。

“蕭盟主……”

“嗬嗬,陳前輩,接下來,我會為您治療

蕭晨笑笑,雖然她滿頭白髮,以及皺紋,但隱隱可見年輕時,也是個極其漂亮的人。

不然的話,也不會讓那個什麼劍承歡看上。

“多謝蕭盟主

陳秋鹿點頭。

等閒聊幾句後,蕭晨就開始為陳秋鹿療傷。

寧可君本想避開,卻讓蕭晨喊住了。

“仙子姐姐,你給我打下手吧

“好

寧可君見蕭晨這麼說,點了點頭。

陳秋鹿看看寧可君,再看看蕭晨,心中微微一歎。

雖然她有些接受不了蕭晨有那麼多紅顏知己,但是現在看起來,他有再多紅顏知己,也比劍承歡那渣男強太多了。

尤其她聽寧可君說過一些蕭晨的事情,對其也頗為佩服。

一個年輕人,短短時間內,快速崛起,不光成為母界的絕代天驕,還力壓天外天的最強天驕!

用‘風華絕代’來形容,都不為過!

-起來了。”聽著他的話,蕭晨愣了一下,有些失望,原來是這個樣子。對於拾荒者的話,他信了,也冇必要說謊。至於為什麼來墓地……生活不易,哪都有他們的影子。墓地,對於他們來說,也有不少好東西。比如酒瓶什麼的,再比如祭品。“你一直在這裡?”忽然,蘇晴快步上前,問道。“啊?”拾荒者看著蘇晴,好漂亮的女娃子。“對,你一直在這裡?”經蘇晴提醒,蕭晨也想到什麼,忙問道。雖然冇有看到來祭拜的人,可要是拾荒者在,那應該...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