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094章 萬劍絕地

26

,好吧。”蕭晨明白了,這娘們肯定也是跟他一樣的心思啊!這麼一想,他就輕鬆了不少。甚至他心裡有點鄙視自己,怎麼最近變得純情了啊?跟人家上床,就想負責?這可一點都不像他啊,要知道他以前,可是萬千花叢過,片葉不沾身啊!大家都是成年人,男歡女愛,你情我願的,扯毛線彆的!蕭晨跟樸佳人有一句冇一句的聊著,秋尚熙洗完澡,出來了。當她看到蕭晨和樸佳人正在聊天,露出了笑容。看來,他們兩個的關係,緩和了不少啊。至少蕭...-

“你們……想乾什麼?”婉荔下意識後退一步。

粟寶說道:“有一個很簡單的辦法呀,你和爸爸去做個親子鑒定就好了!”

這話一出,不說婉荔愣住,花心鬼他們也愣住了。

花心鬼:“這樣也行?”

懦弱鬼皺眉:“有用嗎?”

癡情鬼想了想,說道:“三千年前的DNA……是DNA冇錯吧?跟現在的是一樣的嗎?”

他們看向沐歸凡。

比如粟寶是曆劫的,重新投胎的。

那沐歸凡也是呀,也是重新投胎的,重新曆劫的。

蘇錦玉搖頭。

婉荔愣了好一會兒,也終於想到什麼是親子鑒定,什麼是DNA,她立刻搖頭。

“父親不想認我就算了……父親雖然跟三千年前長得一模一樣,本質的魂魄也一樣,可是重新投胎了肉身不一樣,怎麼做都不會是親生的結果。”

沐歸凡淡淡說道:“的確不是。”

婉荔不知道為什麼,暗暗鬆一口氣。

然而沐歸凡接下來的話卻讓她陷入新一輪的恐慌:

沐歸凡說道:“走吧!”

他一抬手,婉荔就被帶到了帝宮結界範圍內!

婉荔終於夢寐以求的踏入帝宮範圍了,可不知道為什麼,更加不安了!

粟寶熟門熟路的,到了帝宮宮門前還和一隻烏龜打招呼:“嗨,烏龜爺爺,你還冇吃飽呀!”

烏龜嚼著草,慢悠悠的看著一行人/鬼。

婉荔又覺得受傷了,原來粟寶是真的能隨意進帝宮,還和這裡的花草樹木都那麼熟悉。

她呢?

她纔是……

沐歸凡的話打斷她的思路:“到了。”

婉荔一愣,看著眼前高大的架子,沐歸凡拿了一個玉瓶下來。

粟寶奇怪問道:“爸爸,這是什麼?”

她還以為爸爸進來是找以前的頭髮的,三千年前的頭髮、頭皮屑什麼的。

季常看了一眼玉瓶,猛的再看高架子後的水池,忽然頓住……久久不語。

“當年,大帝帶著女兒想要衝破桎梏,他女兒卻意外身死道消、魂飛魄散。”

“大帝自然不能接受,割自己的肉、放自己的血,用自己的三千道則強行重塑女兒的魂魄和肉身。”

當然,魂魄是入輪迴了,但肉身卻已經完全消弭,再無法挽回。

“這些,是當初酆都大帝的血、肉。”季常瞥了架子後麵的血池一眼。

那裡被封存了。

但是,亙古強橫的大帝,一滴血遺留下來都能讓後來者感覺到強橫氣息,一筆一畫都能遺留下威壓,血肉自然不會壞。

與人間的肉身凡胎不同,隻要陰界的道則不散,酆都大帝的血肉就會一直存在。

不過……現在可能對沐歸凡來說,這一堆血肉早已是一堆垃圾了吧。

“不是要做親子鑒定麼。”沐歸凡麵無表情的看向婉荔,一抬手,就毫不憐惜的在她手上取了一瓶血。

“親子鑒定。”

粟寶忽然想到什麼,咦了一聲:“原來你也不是魂體啊,你也是肉身存在陰界,哼……還說我呢。”

婉荔又心驚又莫名慌亂,下意識就冷斥道:“你與我能一樣嗎?我乃大帝之女!”

粟寶:“……”

外婆說得冇錯,真是越缺什麼就越強調什麼呢。

“你纔不是我爸爸的女兒!等著,我這就把這個拿去做親子鑒定!”

粟寶一閃身,金光亮起,人消失不見,不過不到半秒鐘,又站在麵前。

“等等,一起去,免得又狡辯說我們作假!”

不到五秒,粟寶帶著烏泱泱一群鬼加兩個人出現在人間。

季常震駭:“這……傳送陣……?!”

粟寶疑惑:“傳送陣?我管這叫電梯呀!”

季常:“……”

沐歸凡好一會都冇反應過來,這一刻誰還關心什麼親子鑒定,隻是驚駭的看著粟寶:“你自己做的?”

婉荔脫口而出:“那不可能!”

這可不是她跟粟寶有過節什麼的,而是這個太過於天方夜譚!

就算她這樣的,去往人間也要通過各種繁雜的途徑,她這麼厲害從陰界到陽間也需要好幾天。

能幾秒到達陰界的,那隻有酆都大帝能做到,傳說中酆都大帝符文造詣極高,能虛空畫符,強勢構建出兩界相通的道路。

剛剛這個所謂的“電梯”就是這個符文道路,婉荔是絕對不相信粟寶能構建得出來。

真實情況肯定是她發現了以前大帝遺留下來的符文道路,她頂多是把這個道路挪到指定的地方!

雖然能挪動大帝的道路也是很厲害,可還冇厲害到婉荔不能接受的程度……

卻聽粟寶點頭:“對呀,爸爸,我發現你之前做的電梯了,我照著畫了一個。”

婉荔聞言,忽然就淡定了,甚至嗤笑了一聲。

“吹牛。”她眼底都是不屑。

剛剛她竟然還真有一點相信了,可現在粟寶說什麼?

照著畫一個?

豈不是說她跟當年的大帝一樣強?!搞笑呢!

-了……他很想讓司機把車停下,不打算去了。“怎麼了?”閆秘書見蕭晨反應,有些奇怪。按理來說,兩位大佬誇讚,他應該高興纔對啊,怎麼就苦著臉了?“冇……閆哥,你說我現在要是下車,不去了,能行麼?”蕭晨看著閆秘書,問道。“啊?”閆秘書愣了一下,搖搖頭。“這個恐怕不行……兩位首長都在等著你了,你要是不去了,放了他們的鴿子,後果應該會很嚴重。”“也就是說,我現在要是下車,放了他們的鴿子,下次來接我的,可能就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