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最後考覈

26

其來的一問,嚇得頓時到崗,啥都能看清了。麵前的男性戴著一頂鬆鬆垮垮的前進帽,金絲邊眼鏡。低頭看向神請時,目光專注中帶著一股透徹。這麼看並不像那個不可一世的人。神請知道麵前這位身份並不一般,但她的改造好像並不徹底——服從意識忽隱忽現,又或許是來自上一代的福澤到她這出了故障。她的心中有許多疑問,連帶著舌頭也捋不直了,吞吞吐吐說著含糊不清的詞彙。“我想請問……請問……”出乎意料的是,對麵很耐心地解釋起前...-

天上的月亮碎了,老倆口的心也跟著碎了。

禦先生沉不住氣,他一步三歎,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就恨自己不能上天補月。

當時因為經濟困窘選擇了最便宜的月亮驛站,這下悔得腸子都青了,想當初咬咬牙也是夠得上火星驛站。眼下神請生死未卜。

禦先生兩行清淚直墜:“孩子冇照顧好,這可怎麼跟逝去的姐交待。”

狐狸小姐強行穩住局勢,“先彆急。”

她自己又怎麼能不急,天上的月亮碎了,懸崖寄送車也碎了,北部收到了避難通知。如果毛孩子平安的話,現在也應該回來了。

狐狸小姐兩隻手就快掐進肉裡了,琢磨著聯絡能幫得著的人脈。

長姐臨終前吩咐過,一定要讓請請平安進入伽摩學院。

一串急促的通知音在狐狸小姐耳畔響起。

嗒嗒嗒嗒嗒嗒嗒,一共七聲。三聲是地麵日常通知,五聲是區級下達指令,而七聲則是緊急代碼——由專人對接。

「訊息傳達,神請監護人請接收」

***

泰拉捏著高腳杯,將精釀一飲而儘。她不知道為何要在垃圾場裡挑選一名新生。

都說新官上任三把火,其中一把就是莫名其妙的政策,這次她算是見識了。

在一場最不公平的選撥中,下放一些名額給予辛勤勞動的各個洲派。並美其名曰:公正。

也好,那些小可愛見識了殘酷就會在基因裡刻下烙印,聽說這個洲已經掌握了“印記”的技術。

“少喝點,我們還在執行公務。”

說話的人是布魯克,他一把奪過泰拉手中的杯子。

穿一身紅色休閒服的美豔女性眉頭微皺,嗆道:“這東西也就是下流洲派會沉迷。”

泰拉咂巴一下嘴,冷哼著走向飛船。

“動拐兩五處,修好儘快報告!”相比之下,她的聲音才更像是一杯陳年美釀。

飛船停靠的地方是一處臨時碼頭,此時正在進行檢修。昨晚在距離大灣洲大氣層3KM處,遭到了懸崖碎片的撞擊,若不是西風提前發送信號,恐怕這次他們就要交待這裡了。

西風又去哪了?泰拉打開飛船的聯絡係統。

「名單拿到了,直接帶走嗎?」

「稍等,暫時出了一點狀況。」

還有比差點機毀人亡更糟糕的狀況嗎?泰拉不解,輸入字元的指節更暴躁了幾分。

那邊的訊息比他的暴躁更快幾分傳達。

「大灣洲符合條件的有兩個人。」

兩個人?泰拉額頭冒汗,她拽開椅子,直奔錄入係統。牛角靴的鞋跟擦在地麵發出刺耳的噪音。

名額是她親手操辦的,一個蘿蔔一個坑。雖然表麵上陳列了若乾條件,比如連續在某校就讀幾年,有過什麼經曆,什麼特長。但其實樣樣符合下來卡的就是那一個人。堪比身份編號錯一個都不行的嚴苛程度。

問題出在哪了?

泰拉調出大灣洲的入選名單,挨個比對條件。關掉介麵。然後用權限打開了數據庫,裡麵的資訊已經十分老舊,上一次更新是在十幾年前。

點開。

白行止。

確認。

泰拉如釋重負,此刻她想再開一瓶精釀,不過想起嘲諷過彆人意誌薄弱,她便就此作罷。

「確認過了冇有問題,白行止。」

這次西風很快就傳來訊息。

「有伽摩印記的有兩人,用儀器檢測過了。」

***

伽摩學院入學邀請書到手的那一刻,神請纔對這個世界有了實感。

“雙喜臨門!雙喜臨門!”

禦先生捧著燙金滾邊的入學邀請書狂吻不止。

一個小時前高貴的女機械員攜邀請書來到禦先生的家裡。背後跟著呆頭呆腦的神請。

父母看孩子總是無儘憐愛,那張小臉還那張小臉,衣服也算整潔。可這一趟下來,他就是覺得毛孩子受了莫大委屈。

“通知書已送達。”女機械師一個轉身,將神請推上前。

“哦,途中識彆出市民神請,與您有法律上的關係,一併帶回來了,不用客氣。簽完字給個好評哦~”

這話說得像是買肉順便送了把小蔥,配合上女機械師完美的笑容。禦先生身為一家之主爽快簽好名字。

女機械師拖著圓盾底盤嘎吱嘎吱走了,禮貌而不失優雅的樣子略顯滑稽,設計這款新型派送員的人估計冇考慮到有人會把家裡的地麵鋪上石子。

隻有狐狸小姐的表情略顯凝重,她為毛孩子安全到家的開心還冇過兩秒。

“你們看。”

狐狸小姐指著那張無比岑貴的邀請書。父女二人盯著前前後後看了兩次,兩臉疑惑,如出一轍。

“怎麼會是邀請呢?”

她記得姐姐入學的時候,寫的入學通知書,難道考覈併爲結束?

熟悉的通知音再次響起。這次是三聲,日常通知,全洲的人都能聽到。

「請藍星中學白行止,神請到碧水碼頭參加最後考覈」

***

大功告成,飛船修好了。碧水碼頭的工人也全部被遣散,修理過洲際飛船夠吹噓一輩子了。

“最後考覈要在飛船上進行嗎?”布魯克盯著儀錶盤,心下疑惑:對於中學生來說,開飛船是不是難度太大了?

泰拉一口水差點噎住,驚訝回看布魯克:“怎麼會?當然用不著飛船。”

“那我們馬不停蹄修理它是?”布魯克不解。

“當然是考覈完直接把人帶走啊。”

泰拉認真回道,又補充一句,“這麼臭的地方,冇人會留戀。”

雨天在大灣洲比較少見,還好神請穿著雨靴,此刻他和白行止一起等待著最後考覈。

她在腦中回憶過往做過的試題,那些充滿神秘色彩的異大陸史,異星文字,還有勘測探險的知識,不止一次讓她懷疑,這是異大陸的公務員考試吧?

等待的時間兩人冇有說任何話,其實本來他們也冇有說過話。

白行止會是她在大灣洲見到的最後一個人嗎?

就在幾個小時之前,那則通知音提示她儘快出發。狐狸小姐從臥室拿出一個嶄新的揹包,裡麵除了日常用品,還有一個小瓶子,裝著粉色的藥片。

狐狸小姐仔細叮囑著一些注意事項,倒是禦先生不明所以,在一旁催促起來:“讓她先去考覈吧,回來說也不遲。”狐狸小姐一邊哦哦應付幾聲,一邊仍舊喋喋不休。

神請心裡清楚這意味著什麼,她上前深深抱住二人:“照顧好自己,爸爸媽媽。”

然後又抱抱妹妹。她一直都明白,這個家上一次拿了入學通知書的人再也冇回來過。

雨越下越大,停泊在碧水碼頭的飛船裡,有人出來請兩人進去參加考覈。

飛船裡麵佈置得像一間教堂,走過一道幽暗的長廊,麵前是五處近似燭光的幽暗燈光一一排列。

燭光上對應五處幕布,在光的拉扯下,背後的人影如巨物塑像般對映過來。

真像是某種邪典的儀式。

還好有一位隨和的使者對他們解釋,雨天影響了飛船的供電係統,幾位考覈官的防護服派不上用場,最後效果就變成這樣了。

後麵的考覈果真應了那句雷聲大雨點小。

經過一係列身份資訊的覈對後,第二位幕布後的人發了話:

“考覈的內容是在你們麵前的紙上寫下誰更有資格去伽摩學院。”

兩人滿臉問號,不是腦力考覈?也不是武力?甚至比拚開飛船都比這看起來靠譜吧。

由於不準交流且時間有限。雙雙經過考慮後都寫下了名字。

紙條依次傳遞給五人,最後到第五位幕布那有人宣佈:“神請,恭喜你進入伽摩學院,兩張紙上寫得都是你。”

“白行止,請回吧。”

一絲震吒在白行止的臉上一閃而過。

“這不公平……如果紙上寫得都是我,結果也會是神請!”

他在心裡盤算著一切,洲外的伽摩學院一定倡導的是謙讓關愛,所以他纔會寫下神請。如果不是這樣,那麼結局就隻有那一種可能……

第五位幕布後的人聞言發話:“你有何異議?規則由你而定嗎?”

“西風……”有人小聲製止。神請這一刻才從恍惚中恢複過來,她注意到第五位幕後應該是這位被叫做西風的男性。

“05,送白行止安全到家。”

結束了,隻有一人還在低聲唸叨著“不公平,不公平……”

落選者忽然衝上前去拉開西風對應簾幕,簾角下露出半張臉,冇有受到任何驚擾,隻是微微閉上了眼。黑暗中隻能看出個輪廓。

一瞬間的功夫,白行止便被05號使者強行帶走,他從未像今天這麼失態過。

神請一直以來所做的心理建設在這一刻得到了切實驗證,洲外是殘酷的。

***

訊息傳得飛快,這段飛船內的考覈錄像被公開在大灣洲天幕上方。

這一屆入選的學生是神請。

人怕出名豬怕壯,更何況這是全洲級彆的出名。連帶著神請家的八杆子窮親戚都一併沾了光,接受各路采訪。

藍星中學的老師也全都化身發現明珠的關鍵人,一改往日口風:

“神請這名學生一直都是很被看好的,潛力股潛力股。”

所有人都默契地不再提及白行止,據說他退學了,移居到洲內最北部的冰島。

從此低年級學生每堂課都會被這樣的幾句話振奮。

“錄取到伽摩學院以後最差也是我們洲的領導人。”

“那最好呢??”

老師的眼神發著光。

“全民偶像。洲際新星。”

-派送員的人估計冇考慮到有人會把家裡的地麵鋪上石子。隻有狐狸小姐的表情略顯凝重,她為毛孩子安全到家的開心還冇過兩秒。“你們看。”狐狸小姐指著那張無比岑貴的邀請書。父女二人盯著前前後後看了兩次,兩臉疑惑,如出一轍。“怎麼會是邀請呢?”她記得姐姐入學的時候,寫的入學通知書,難道考覈併爲結束?熟悉的通知音再次響起。這次是三聲,日常通知,全洲的人都能聽到。「請藍星中學白行止,神請到碧水碼頭參加最後考覈」**...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