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煉氣期

26

後一紮,劉海翹的七橫八豎,像剛被人從被窩裡拖出來。二長老在上麵早就注意到了這小子,但鑒於這小子的老爹給門派捐了不少錢,他還是決定給這個不像樣的富二代留個麵子。“好了,話說的差不多了,前麵就是大賽會場的入口,大家拿出自己的令牌,排隊有序進入!”“誒誒,醒醒,要進去了。”被好心人推醒的王三朦朧地睜開雙眼,等醒過神來的時候他已經落在了隊尾。王三摸摸頭,正準備跟上,卻忽然覺得哪裡不對,又轉過了頭去,然後就...-

“王兄!”

王三一進門,就看到等在門邊的陸千嗖地一步上前抓住了他的袖子:“王兄!把我踢進門的那個人——”

“哦,他們就在後——”

一轉身,後麵空空如也。

王三:???人呢?

“王兄?”

“嗯……”王三尷尬地轉過頭說,“我也不知道……你冇事兒吧?”

“冇事。”陸千拍了拍衣服上的土,“後麵還有人嗎?”

“要不在這兒等會兒?”

“嗯……”陸千看了看前方的隊伍,猶豫了一會兒說,“不等了,走吧。師父他們應該會走另外的路入場。”

“???你師父?看著好年輕啊……”

“是不是一男一女?一個拿著扇子的,還有一個白色頭髮的?”

“對……”王三猶豫著說到,“那裡麵哪個是你師父?”

“都是。”

“都是?你有三個師父?”

“嗯……”陸千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道,“其實……有四個……”

“四個?!”王三驚呆了,“我們都是一個師父帶四個徒弟,你們是四個師父帶一個徒弟?”

陸千又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我們門派人少……”

這人是得多少?王三好奇地問到:“那這次大會你們來了幾個人?”

“嗯……”陸千低著頭囁嚅道,“加上我三個師父……來了四個。”

王三捂住了臉。

敢情你們門派來參加大會就你一個啊!

“好了,到此為止,前麵的路就需要你們自己去走了。”一直在前麵領路的二長老發話說,“還是像我之前說的,作為青雲門弟子——嗯?”

雖然陸千極力把自己縮在人影後麵,但二長老還是一眼就看到了他——人又不瞎!一群穿青袍的裡麵就一個穿一身黑的,也太顯眼了!“那個穿黑衣服的,你是哪個門派的?為什麼混在我們青雲門的隊伍裡?”

被點名的陸千渾身一顫,冷汗刷的就下來了。王三見狀連忙解釋:“二長老,他迷路了,所以想跟著……”

“笑話!”二長老大手一揮,一股袖風把周圍人都震退了半步,“那也不能混在我們青雲門的隊伍裡!何門宵小敢來偷學我門秘傳!出去!”

王三還想求幾句情,但二長老卻直接點名他:“王三!整天偷懶,目無法紀,等大會結束,回去自領懲罰!你父母費心費力把你推進山門,就是為了讓你在這裡不學無術,好吃懶做嗎?!”

王三被罵得啞口無言。周圍弟子竊竊私語,偶爾發出一兩聲嗤笑——都說王三是靠家裡捐錢才進來的,居然是真的。

“多少人擠破頭顱想進仙門,多少人不惜代價也要邁進青雲門,如今你就任由一個小人來這裡竊取知識,真是——”

“喲,我都不知道青雲門原來都這麼小心眼了,連幾句廢話都不捨得給人聽啊。”

眾人回頭,隻見三個陌生人不知何時也摻入了青雲門的隊伍之中。王三眼睛一亮——這不就是剛纔那三個陸千的師父們嗎?

剛剛出聲的正是之前把陸千踹進門內的黑衣男顧桓煥。他上下打量了一下二長老,然後歪頭問自己旁邊的摺扇青年柳致遠:“這老頭兒誰啊?你認識嗎?”

二長老氣得吹鬍子瞪眼:這小鬼竟敢如此出言不遜!且不說他在青雲門是代理掌門,門內可以說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在整個修真界也是有頭有臉的人!這小孩兒竟然喊他老頭兒?!

“本人青雲門代理掌門李雲天!你們是何許人?報上名來!”

“嗬。”顧桓煥指著二長老想笑,“他問我何許人也?”

“師兄……就是因為你這屎一樣的性格纔會惹來那麼多仇家的……”柳致遠歎了口氣,收起扇子朝二長老作揖,道,“在下無名門柳致遠。”

後麵的姑娘桑落也跟著作揖:“無名門桑落。”

本來還想甩甩臉子的顧桓煥:“……”

“嗬,看來你同門要比你懂規矩得多。”二長老頓時覺得自己勝了一籌,“老夫不與你計較。你年輕氣盛,或許是覺得自己有些能耐,但那隻不過是坐井觀天。年輕人,我勸你一句,做人,還是要沉住氣,謙虛些。”

此時圍觀的王三趁機捅了捅陸千:“他們就是你的師父們吧?幸好——”

然而話說到半截,王三忽然愣住了。

吵吵嚷嚷的人群中,陸千一語不發地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眼神空洞,如同一棵枯樹,斂儘了氣息,像是怕被人發現一樣。

“……陸千?”

陸千像是回過神來,扭頭看向王三,還是冇有答話。

“那個……是你的師父們吧?”

陸千哆嗦了一下,低下頭來小聲說到:“他們都對我有教導之恩,都算是我的師父,但嚴格行了拜師禮的,其實隻有一個人。”

他怎麼會這麼害怕?王三重新抬頭看向那三個人。他難道害怕那三個人?

“那個我行了拜師禮的師尊,是……”

-

木晚笙和許文斌到達現場時,隻剩下了一道深半米的劍痕和圍觀的人群。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木晚笙問旁邊剩下的青雲門弟子。

“代掌門跟人起了衝突,本來想教訓對方一下,結果被對方反殺了。”

“反殺了??”木晚笙一下子變得很緊張。畢竟是他推薦李雲天當代掌門的,他要是出了什麼事那就糟了。“二長老人呢?”

“二長老冇事,隻是氣暈過去了。”又有一個弟子過來湊熱鬨,“那個黑衣人連劍都冇拔出來,隻是用劍指一揮,就擊碎了二長老的掌威,還在地上留下了這麼長的劍痕。”

木晚笙順著劍痕的方向看過去,發現劍痕的儘頭確實是競技台的方向。留芳陣應該是已經被修複了,此刻看不出異樣。“可有人受傷?”

“打起來之前二長老就讓弟子們都迴避了,現在這人是剛聚起來的,冇有人受傷。”

“出劍那人有冇有報自己的姓名?”

“出劍那人冇有報,但是跟他同行的兩人報了,好像是什麼……無名門的?”

無名門?木晚笙皺了皺眉。以前從未聽過有這麼個門派,難道真如許文斌所說,是無名小派出來的厲害人物?

木晚笙又轉過頭去問許文斌:“你又是怎麼知道對方是煉氣期的?”

“聽人說的啊,出這麼大亂子,聯會不可能不關注。”

“陰陽臉告訴你的?”

“還會有誰,就他最愛湊熱鬨。誒,你跟李春聲熟,你問問她無名門的參賽弟子叫什麼唄?”

木晚笙思考了一會兒,說:“行,我問問李春聲。無名門……如果那人真是煉氣期,那他在用劍方麵的天賦可是逆天了。”

“煉氣期的一擊能達到這種程度,要麼是他隱瞞了修為,要麼是他已經領悟了神通劍意。不管是哪一條,都夠讓人感興趣了。”

-該考慮這些。出去看開幕式,拿下華雲會第一,這纔是你該考慮的事。”“如果我拿下了華雲會第一,您能給我指出哪顆是殺星嗎?”“清河!”“我隻是想學習占星。”木長老又歎了口氣。“好吧,我答應你。如果你拿到華雲會第一,我便教你占星之法。”顧清河明鏡般的雙眸倒映出長老和星池的模樣。“那清河謝過長老。”木長老又深深地歎了口氣。顧清河5歲時來到青雲門,被全門派上下拍定為千年難遇的修煉天才,掌門當即收其為真傳弟子,...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