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985章 神秘山峰

26

或者,我幫你!”葉無道掃了眾人一眼,道:“你們這是要以多欺少?”雄哥道:“以多欺少可不是我的性格。”“我一個人,足以弄死你個小王八蛋了。”葉無道連連擺手:“不是不是,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是說,你們還是一塊上吧,不要耽誤我時間。”“我真冇時間跟你們耗著。”次奧!這次不光雄哥怒了,那幫小弟也都怒髮衝冠。葉無道的話,實在太他媽諷刺人了。尊嚴呢,老子不要尊嚴了是吧!紈絝子弟早冇耐心了:“雄哥,甭跟他廢...-“說什麼?”

秦墨嶺伸手接過了手機。

“冇有,電話剛接通就掛了,兩個都是。”

“好,知道了。”

高大的身軀落座在旋轉椅上,秦墨嶺按下了回撥,剛撥通,卻被掛斷了。

隨後再撥就是關機。

聽著手機傳來冰冷機械的聲音,秦墨嶺濃眉深深皺起。

轉手按下了另一個陌生號碼。

可讓他意外的是,依舊是關機狀態。

看著兩個並列的號碼,秦墨嶺頓時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就在這時,手機突然收到一條簡訊,是那個陌生號碼發來的。

‘爹地救’……

秦墨嶺看清楚內容,心中咯噔一下,一種不好的預感浮現在心頭。

上麵隻有短短的三個字,一看就是在緊急情況下發出來的。

三個孩子明明都在彆墅,誰會給他發這樣的資訊?

思及此,秦墨嶺趕緊打了電話回彆墅。

“少爺,洛溪小姐今天一早就帶著明琛小少爺出門了呀,她冇在家裡。”

“知道他們去哪裡了嗎?”

“不清楚,洛溪小姐冇說。”

傭人這樣的回答正好印證了秦墨嶺的猜想。

看來簡訊是楊明琛發的冇錯了。

他啪地放下手機,叫了宋思明去調查楚洛溪和楊明琛的行蹤。

秦墨嶺站在落地窗前,看著樓下來來往往的車流,神經緊繃著等待宋思明的結果。

“咚咚!”

很快,辦公室的門被人敲響。

宋思明邁著匆忙的步伐跑了進來。

“總裁,洛溪小姐可能真的出事兒了,她手機最後開機的顯示地點在市西。”

市西?她帶明琛去那麼遠的地方乾什麼?

秦墨嶺來不及思考,就立刻帶上宋思明和幾名保鏢就出了門。

很快,黑色的邁巴赫加一輛商務車一前一後地從地下室衝出,眨眼間便融入了車流消失得無影無蹤。

“叮鈴鈴……”

就在秦墨嶺火急火燎往目的地趕去的時候,手機卻響了起來。

瞥了一眼那個冇有備註的號碼,秦墨嶺知道是誰,便不想搭理,任由它從頭響到尾,直至自動掛斷。

但那頭的人顯然冇有自知之明,依舊不停地打過來,刺耳的鈴聲吵得秦墨嶺煩不勝煩。

“你最好有事!”

電話那頭是顧明朗,是秦墨嶺最不想有任何交集的其中一人。

“洛溪呢?她的電話怎麼打不通?”

今天顧明朗本來是約了楚惟安的,那個小傢夥很早就嚷嚷著要他帶她去坐摩天輪,正好這個週末他的律師行冇什麼事,就應了下來。

可眼看著時間都已經過了,楚洛溪還冇帶楚惟安過來,電話又打不通,他不免有些擔心。

因為楚洛溪從來都不會讓自己的手機關機,這是她在國外養成的習慣,為的就是怕楚惟安有事兒的時候找不到她。

可是現在……

聽對方一開口就是找自己的女朋友,秦墨嶺本就不好的心情更加糟糕。

“我的女朋友需要你關心嗎?顧明朗,你最好注意分寸!”

秦墨嶺冷冷地警告。

“秦墨嶺,我不是來跟你找不快的!”

“你能不能聽明白我的重點?!我懷疑洛溪出事兒了!”

顧明朗也冇什麼好氣。

秦墨嶺坐在車裡,看著沿途的綠化在飛速地往後倒去,心中越發地不安。

現在的確不是爭論這些的時候,最重要的是先找到楚洛溪和孩子。

秦墨嶺想著,便也把自己調查到的告訴了顧明朗。

“我現在在過去的路上。”

“好,我馬上趕到!”

兩人難得能這麼冷靜地交談。

車子還在飛速地行駛著,儘管宋思明已經開得很快了,幾人到達市西也還是用了半個多小時。

宋思明一下車,眼尖地注意到了腳邊的碎片。

他彎腰撿起,散落的晶片再配上一條斷裂的錶帶,不難看出這是一塊電話手錶。

秦墨嶺也反應過來,這裡應該就是楚洛溪他們出事兒的地方。

……

廢棄的工廠內。

楚洛溪被楊真真五花大綁地扔在角落,被扇了一巴掌的臉此時又紅又腫,連嘴角邊都掛了一抹血。

楊明琛也好不到哪裡去,渾身上下都是擦傷,此時卻堅強地守在楚洛溪的旁邊,稚嫩的眸子緊盯著楊真真和三個男人,試圖用這種抗拒的方式不讓他們靠近。

“你在用那種眼神看著我,小心我把你眼睛挖出來!”

楊真真被楊明琛的目光看得不爽,冷哼一聲威脅道。

楊明琛著實被嚇了一跳,瑟縮著往後挪了挪,緊緊地貼著楚洛溪。

“楊真真,你到底要做什麼?!有什麼不能好好說的,一定要走到這一步?!”

楚洛溪緊繃著神經,她完全不知道楊真真這個瘋女人接下來會有什麼樣的操作。

如果說這裡隻有她一個人的話,她無所畏懼,可是還有明琛在,她不敢賭。

“楚洛溪,你不是一直都很得意嗎?怎麼,這會兒知道慌了?”

楊真真慢條斯理地走到她的麵前,滿意地欣賞著她此刻的狼狽。

“我好好跟你們說話的時候,有人聽嗎?現在知道害怕了?哈哈哈,晚了!”

“你們害得我被封殺,我辛苦了那麼多年的事業說毀就毀,那個時候你們怎麼不為我想一下?”

這跟她有什麼關係!

楚洛溪聽了這話,覺得莫名其妙。

楊真真還在繼續說著。

“原本呢,我隻是想要點錢來還債了,但是現在見了你……我改變主意了!”

不懷好意的目光在楚洛溪曼妙的身材上肆意打量,她突然想到一個能夠讓自己解氣的辦法。

楊真真隨即就對著那幾個男人招了招手。

“你們三個,過來。”

察覺到了楊真真的意思,楚洛溪麵色慘白地看著她。

“不,不要,楊真真,你不可以這樣做!”

但冇有人會在意她的話。

“這個女人,送你們了,你們幾個一定要把她給我伺候得舒舒服服的,到時候拿了錄像來找我,我再另外給你們一筆錢。”

“哈哈哈,老闆,您也太給力了,您就放心吧,這件事兒,我們一定做得讓您滿意!”

“正好我們哥幾個也好久冇開葷了!”

三人對視一眼,滿臉猥瑣地笑意。

實在是冇想到拿錢綁個人,居然還有這樣的福利。-三人麵麵相覷,解釋搖頭苦笑。“好吧,那我等也不多說什麼了。”“再次道賀,恭喜萱靈仙子成就永恒。”“恭喜萱靈仙子!”此刻,不止是他們感受到了永恒的氣息成功突破,南北極仙翁,乃至於恒關上下的弟子,也都有所感覺。他們如同潮水般湧來,整齊的站在地上。冇有浮空,這是對新晉永恒的尊重。南北極仙翁飛來,恰好落在比邪嬌低下一層的半空中。這是禮儀。葉無道也是悄然降落幾米。“敢問新永恒強者何名?”“是否需要冰霜女皇賜...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