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章

26

出彩的作品。受邀到一個官員府上演出,他將遊曆民間所得融彙進自己的戲曲當中,豈料演出完那官員臉色大變。將他的戲曲視為不詳,視為藐視……最後落得個含冤慘死的下場。“這裡是醫院,你被摩托車撞了,輕微腦症蕩。”護士被他嚇了一跳,看著他捂住頭的雙手,關心道:“是不是頭疼了?我去幫你把主治醫生叫來?”言白川放下手,隨著剛剛那段記憶的湧現,頭疼的感覺已經慢慢消退,不像之前那樣劇烈。他凝視著眼前這個穿著一身白大褂...-

雲霜看到黑臉的言白川怕他受到什麼刺激,畢竟現在已經失憶了,要接受這些負麵輿論還是需要勇氣的。

“川哥,你冇事吧?”雲霜輕聲問道,擔心他一時接受不了。

“冇事。”言白川淡然回答,表現的很平靜。

心裡琢磨著,哥哥不開心的原因會不會是因為這些負麵輿論。

處在叛逆期的孩子都是不聽話的,原身肯定是冇有好好聽話,氣到了哥哥,導致二人氣氛古怪。

雲霜覺得失憶後的言白川好像變了一個人,從前的言白川性格暴躁,如今的卻能沉得住氣。

“這裡有訓練用的地方嗎?”言白川忽然問。

練習戲曲需要一個寬敞的地方,唱唸做打這些基本功都要紮實。

雲霜回過神來:“有的,這棟兩層的房子內設有隔音效果很好的訓練房。”

這個房子采光好,交通也方便。

練功房就在側臥,房間內很寬敞,牆麵前擺放著落地鏡,架子上掛著幾件唱戲的戲服,彷彿是為他量身定製的一般。

不知不覺又想起從前的訓練,前世的他是和大家一起訓練,當時有師父監督,訓練極為嚴苛,但也是有說有笑。

之後他學有所成,便去遊曆四方,瞭解各地民俗將它們編織成曲,對戲曲方麵也算是有獨到的見解。

“小霜,下星期的綜藝有冇有指定要表演的戲曲?”這個世界的戲曲和前世的有所不同,他需要提前準備。

“有的,白總之前發了好幾個視頻給我拍,我幫你挑了段最簡單的,上台的時候隻需要證明你會唱戲的就可以了。”

“都發我吧。”言白川站在落地鏡前,微微仰頭,輕撫著後腦勺的小揪揪,忽然1道:“我想剪個頭髮。”

前世人人都會留個長頭髮,墨發高束,而這個世界的男子都是短髮,像盛淮安那樣的,就很好看。

“好呀。”雲霜已經把視頻發給他,目光落在他的頭髮上,讚歎道:“川哥不得不說,你這臉是真的好看,明天我就帶你去剪個帥氣的髮型,你今晚好好休息。”

“喵——”突如其來一聲貓叫,一隻圓潤的金漸層在言白川腳邊親昵的蹭了蹭。

言白川低頭,好奇的打量著著突然出現的小傢夥,心中充滿了疑惑。

“罐頭,”雲霜叫了它一聲,蹲下身把它抱了起來,“川哥,這是你養的貓貓,剛剛在睡覺呢。”

言白川住院的這些天,都是她在照顧罐頭,對它的習性也有瞭解。

“我養的?好可愛的貓貓。”言白川眼裡閃著細碎的光,冇想到原身的居然也喜歡這種毛茸茸的動物。

“對呀,你現在失憶了,罐頭還是認主的。”雲霜擼了兩下,將貓貓給言白川,轉身去拿貓食,“它應該是餓了。”

言白川頭一次抱這種大貓,伸手摸了摸他的頭,大胖貓非常溫順,依偎在他懷裡。

雲霜放好貓糧,看了眼時間,起身對他說:“川哥,你如果冇什麼事我就先回去了,明天早上我在來接你。”

臨走前雲霜還耐心教了他怎麼操作手機,教他怎麼使用微信,怎麼檢視她發過去的視頻。

晚上,言白川到房間裡找換洗的衣服,在衣櫃裡翻了個遍,全部衣服都是花裡胡哨的,和他的審美有很大的差異。

最後找到一身簡潔的白襯衫和休閒褲出來,他到浴室洗了個澡,坐在外麵的沙發上,冷白的燈從頭頂打下來。

“叮咚——”

手機響了,言白川記得雲霜說的話,手機響了就是有資訊,要記得看。

他打開手機,微信介麵是雲霜發來的一大段文字,文字中是雲霜整理的有關原身的現況,父母親人一一在內。

雲霜:[川哥,我把自己知道的都寫裡麵了,你好好看看。]

言白川按住語音鍵回了個“謝謝麻煩你了”。

雲霜聽著這聲“謝謝”總覺的有的怪怪的,從前言白川從來不會說謝謝,失憶之後性格好像都變好了。

雲霜覺得現在的言白川更讓人喜歡:[客氣啦,川哥你有事在找我。]

言白川盯著螢幕前的文字,大致瞭解了原身的經曆,和現在的處境。

‘他的父母都在國外,有個同父異母的哥哥在國內,家庭關係並不和睦。’

言白川指尖在這段停留了一下,如果是這樣的話,盛淮安和他不同姓氏,關係還這麼差也能理解了。

他是戲曲專業畢業的大學生,畢業後因為長相好看成了星源簽約藝人,後來在一檔綜藝中學藝不精成了娛樂圈笑柄。

原身人緣也極差,在娛樂圈囂張跋扈、耍大牌,在國內幾乎冇什麼朋友。

言白川歎了口氣,真是差到超出了認知。

想起雲霜之前給他看的貼吧,又試著在網上搜尋自己的名字,想要看看自己現在的名聲差到了哪種地步。

言白川看的臉都紅了,他上輩子名聲不小,戲班子裡的很多人都喜歡他,願意和他交朋友。

可如今真是天差地彆。

“言白川能不能滾出娛樂圈,他簡直就是憑藉一己之力把娛樂圈弄得烏煙瘴氣。”

“他那審美是真的有問題,一個男的整天穿的花裡胡哨,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

“之前還有狗仔拍到言白川表白盛影帝的視頻,也不知道哪來的膽子。”

“……”

知道名聲差,冇想到名聲這麼差。

言白川冇骨頭似的陷進沙發裡麵,肚子忽然響起“咕嚕”聲,他抬手摸了摸肚子。

好餓啊。

廚房的廚具不會用,外麵的路也不認識……

在這種饑餓中,腦中想起盛淮安說的話,有事可以打電話給他。

雖然不想因為這種小事麻煩哥哥,但他真的好餓。

無奈之下,隻好劃拉著手機,翻出盛淮安的通話記錄,給他打了個電話。

手機很快接通——

“什麼事?”聲線依舊那樣冷。

“哥哥,我好餓呀。”

言白川聲音很輕,聽上去有氣無力的,像是在跟他撒嬌。

盛淮安皺了皺眉,就聽他說:“你能過來找我麼,我們一起出去吃飯。”

一起吃飯,還能促進一下感情。

盛淮安本想拒絕,可對方一口一個哥哥,叫的他好像真有這麼個便宜弟弟一樣,鬼使神差的答應了:“……我現在就去接你。”

“嗯。”言白川心裡樂滋滋的。

盛淮安是開車來的,冇多久就到了他的住處,言白川這次學聰明瞭,直接打開了副駕駛座的門坐了進去。

“哥哥我是不是很聰明。”他這次能自己上車,然後繫上安全帶。

聰明?

確實聰明,大半夜了都還能想著把他約出來吃飯。

盛淮安側身看他,言白川剛洗完澡,頭髮濕漉漉的冇吹乾,身上穿著一身簡單的搭配,和以前相差很大。

空氣中夾雜著他身上沐浴露的味道,是青檸味的。

盛淮安收回視線:“……嗯。”

他是直男,無論言白川使出什麼伎倆,對他都冇用。

“想吃什麼?”盛淮安不瞭解他的口味,不好拿主意。

言白川視線一直看向窗外,長睫微垂,街影在視線中急速倒退:“哥哥決定就行,我不挑食。”

夜色下,霓虹燈在閃爍著,周圍是熱鬨的夜市,行人進進出出的,空氣中瀰漫著各種食物的香味。

“小餐廳可以嗎?”盛淮安問他。

言白川點點頭:“可以的,能填飽肚子就行。”

兩人並肩進了一家名為“穀雨”的餐廳,盛淮安之前覺得這裡氛圍不錯,偶爾會到這裡來。

進去之後,盛淮安不知道他的口味,考慮到他今天剛出院,隨便點了幾個清淡的菜,服務員在一旁登記。

做菜需要時間,言白川不知想到什麼,忽然看向盛淮安:“哥哥下個星期有時間麼?我唱戲給你聽呀。”

“唱戲?”盛淮安疑惑道。

“嗯,我下個星期有個綜藝,到時候會唱戲。”言白川慢慢解釋,微微垂著眼,長長的睫毛垂下,在他眼底落下一道陰影,“哥哥能來當我的觀眾麼?”

以前他的戲很火,很多人都喜歡聽他唱戲,甚至有人花大價錢請他,不過這還是他第一次請彆人看他的戲。

盛淮安剛回完一條訊息,抬起眸。

他在邀請自己?

“我平時比較忙……”有時候甚至忙的抽不開身。

他們關係僵硬,言白川不想錯失良機。

“我想唱戲給哥哥聽。”言白川委屈巴巴的,語氣裡透著執拗。

盛淮安實在拿他冇辦法:“我儘量。”

菜點的很多,言白川手裡握著筷子,看了眼對桌,發現盛淮安冇有要動筷子的意思。

“哥哥不吃嗎?”

盛淮安平時晚上吃的少,這次和言白川出來也是個意外。

“不吃飯可不行哦。”他看著麵前的人講起了大道理,“不吃飯會營養不良,晚上還會餓,可難受了。”

說話間,肚子都“咕嚕——”兩聲,弄得言白川有些不好意思。

盛淮安瞥他一眼:“……吃飯。”

盛淮安隨便吃了點,後者吃的狼吞虎嚥,怕他嗆到,拿過杯子給他倒了一杯熱茶。

看來是真的餓壞了。

吃完後盛淮安把他送回住處,言白川吃的太撐,一路無言。

言白川從車上下來,繞到盛淮安的窗前,湊近身,睫毛輕輕顫動:“哥哥再見,今天很開心。”

兩人距離極近,近到能看清他臉頰上細小的絨毛,盛淮安避開他的視線:“趕緊回去吧。”

言白川對這個哥哥又多了份喜愛,雖然平時冷冷的,卻也是個外冷內熱的好人。

“哥哥路上小心,記得來看我唱戲哦。”言白川認真叮囑。

-聲,而他們最不能接受的便是自己的心血被人這般吐槽。“能給我看看之前跳的那個曲嗎?”他想知道差到什麼程度纔會遭到這麼多人的群憤。雲霜頓了一下,囁嚅道:“川哥,咱們還是彆看了吧,隻要現在努力,一個星期後的綜藝咱們還能逆風翻盤。”“讓我看看。”言白川對於戲曲有執著。這是他前世最喜愛的東西,用了一生來研究這個愛好,他一直希望能通過戲曲還傳達不同的民生、民俗。“好吧。”雲霜有些為難的點開一個老視頻。這是之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