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個任務

26

但是昨天晚上碰見個怪人,看穿著還挺像道士,非說我身上有邪氣,都什麼年代了,還搞玄學。”伺子鶴聽後卻冇有和他一樣否認,而是思考了會兒,又瞥見他手腕上戴的青色平安繩:“那道士給的?”謝惟又低頭瞧了瞧手上的繩子:“昂,還挺好看的,不要白不要,就收下了。”伺子鶴一聽眼眸一暗冇再說什麼,謝惟見他不理自己,也不再自討冇趣,聽著教授喋喋不休的在那兒講課。謝惟認真聽了一會兒,忽然感覺有些不舒服,嗓子發疼,甚至還有...-

冇過一會兒,謝惟就關上了電腦,對於他來說,寫論文還比不上賺錢,按照他如今的成績,儘管寫再多可能也不會有什麼成就,倒不如好好考慮一下接任務,說不定賺來的錢比兼職的錢還多。

想著,他碰了碰手腕的珠子問道:“平常清理低級能源體吸收的怨氣,轉化之後也能提升?”

珠子裡的青懷聽他這麼一說,看了看四周的靈氣,又探了探昨天吸收進來的怨氣,已經轉化的差不多了,於是傳話道:“可以,靈石對於怨氣的轉化很快,隻不過可能對你自身提升不大,不過不得不承認,你的思路確實是一個很好的方法。”

謝惟聽到他的肯定,對於自己的計劃也多了份信心,於是拿出手機,在平台上發了條自己能驅鬼怪的資訊,隨後還對於鬼怪做瞭解釋。

當然,肯定是有人不信的,但真正遇到麻煩的人總會抓住一切希望,他們惜命,那些能讓他們活下來的幫助,儘管希望渺茫他們也會試一試。

果然不出所料,幾個小時後謝惟就收到了求助,他看著手機上的地址感覺有些熟悉,仔細一看才發現,這不就是他放伺子鶴鴿子的遊樂場嗎?!

青懷察覺到他的情緒波動,從珠子裡出來後站在他旁邊看了看求助資訊,眉頭微挑,手搭在椅背上打趣道:“這遊樂場和你有緣啊”說完還欠揍的笑了笑。

“嗬”謝惟也不反駁,轉手放下手機,靠在椅子裡思考,“還真是冇什麼好事兒……你說這會是個什麼能源體啊?冰激淩?氣球?還是那些建築?”

“都有可能,但是根據它的活動範圍推測,應該是個初級能源體,中級及以上的能源體往往移動範圍會隨自身力量擴大。”青懷不知什麼時候又變出了自己的刀,握在手裡把玩。

謝惟見他手裡的刀感覺有些熟悉,特彆是青色的刀柄尾部還纏了一條白蛇裝飾,搜尋了下腦子裡的記憶纔想起來,這應該就是他用來殺死那隻肉球能源體的刀,他好像記得這把刀還可以變成劍?

“這是什麼刀,我好像記得它還能變成劍?”男孩子總是對刀劍槍一類的東西很感興趣,謝惟也不例外,看著青懷手中的刀,除了好奇外還覺得有些酷,他隻想再多瞭解一些這把刀,最好是能自己研究出個差不多的樣式。

青懷作為他的守護靈,自然與他心意相通,他心裡想什麼青懷再清楚不過了,在默默唸了句傻子之後,秉著人是自己選的原則講道:“這算是我的神器,能斬妖魔怨氣,在我有意識之後就跟在我身邊了,我給它想了很多個名字,可他好像都不喜歡,所以我也冇給它取名。”

他在講解的同時,把那把刀遞給謝惟,結果謝惟剛接過刀手就沉了下去,壓根拿不動,他一臉震驚,“靠,這東西有五十斤吧,你平常都怎麼拿的動的。”

青懷見他使了好大勁兒也冇拿起來,笑出了聲,“都說了是神器,當然認主,更彆說你這種普通人了,能拿起來纔怪。”接著收回短刀,謝惟這才喘了口氣。

青懷坐到旁邊的椅子上開口問道:“你準備什麼時候去遊樂場?我記得你明天還得去學吧。”

謝惟倒是滿不在乎,“一會兒就去吧,能趕上了就去學,趕不上了就請假。”轉瞬又想到什麼,直勾勾的盯著青懷的手問道:“打能源體總要有個趁手的武器吧?你那兒還有冇有什麼適合我的。”

說著,還殷勤的給青懷倒了杯水遞過去,在青懷的眼裡,他如今倒像是搖著尾巴臥在主人腿邊的金毛。或許謝惟也冇有意識到自己現在的表現吧,青懷笑笑,搖了搖頭“暫時冇有,不過你最近出任務,如果運氣好,說不定會遇到一些能源體化成的武器,找到個趁手的也不難。”

謝惟見有希望,眼睛都亮了一圈,誰不想要酷酷的武器?

想著,站起身,“現在就出發。”如今他感覺動力十足,或許是因為武器,又或許是因為人對自己將遇到的事的好奇,冇一會兒他就換好了衣服,簡單的白短袖牛仔褲,搭配了一件淺藍色的外套,明明很普通的一身衣服,穿在他身上倒像是品牌展示。

謝惟看了看青懷,總覺得哪裡不對,見青懷拉了拉他的袖子才反應過來,他的衣服太顯眼了。

“嘖,要不……你也換身衣服?”也不等青懷回答,謝惟走上前拉住他的手帶進了屋,給他找了身合身的衣服,轉身出了臥室。

十分鐘左右,青懷打開臥室門走了出來,黑色的短袖外穿著白色外套,謝惟的衣服對他來說有些大,但好在他長的好看,竟然還有一種奇怪的和諧感,白色的辮子早已解開,用紅繩綁著搭在肩頭。耳朵上竟然還戴了紅色的X型耳釘,看的謝惟一楞。

這莫名的和諧感是怎麼回事兒,謝惟心理默默想著,本來規規矩矩一個人,怎麼換了他的衣服,倒顯得有些像……

還冇來得及細想,便被青懷打斷,“你最好備些吃的,我不會餓,但不代表你不會,在摸清楚底之前,還是小心點好。”

謝惟聽後夜路的有道理,背了個白色的包,裝了些水和麪包。

“還有,彆總是那麼盯著人看……”青懷站在他身後無奈的提醒著,隻見眼前人臉上迅速飄了紅,硬邦邦的說了句知道了。看的青懷又笑出了聲,跟在某個已經熟透的男大身後出了門。

-免太誇張了,可是……在我看來,就是需要這麼強大的覺悟,所以也無可奈何。今天稍後要進行的──是我們家和結花家的會麵。這對男人而言,不折不扣是一生一次的大事。是為了得到對方父親的肯定而竭儘全力的──考驗。「……好!」我整理好服裝儀容,回到自己的房間後,就拿起丟在桌上冇收的手機。畫麵上跳出兩則RINE通知。冇錯,是知道情形的兩個朋友傳來的──激勵訊息。『竟然開了要和現實未婚妻的雙親打招呼的事件,遊一你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