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計劃

26

候已經下課了,他倒是也不擔心,隻是偏頭看著難得冇有沉迷於學習的伺子鶴問道:“喂,小呆子,我搞到兩張新開的鬼屋的票,來不來?”“鬼屋?哪兒的”伺子鶴一聽,當然知道這人是為了報複自己昨天深更半夜把他叫出來,也冇太當回事兒。謝惟笑笑:“就隔壁遊樂場的,週末放假去?看在你昨天給我講題的份上,我請你”說著,他還特意加重了講題倆字,大有此仇不報非君子的其實。伺子鶴聽後到也不推辭,反正對於他來說,學習也不差這一...-

第六卷

第17話

男人一生一次的大事就要開始,還請聽我說

──於是,決戰的早晨來臨了。

這樣講也許會讓人覺得未免太誇張了,可是……在我看來,就是需要這麼強大的覺悟,所以也無可奈何。

今天稍後要進行的──是我們家和結花家的會麵。

這對男人而言,不折不扣是一生一次的大事。

是為了得到對方父親的肯定而竭儘全力的──考驗。

「……好!」

我整理好服裝儀容,回到自己的房間後,就拿起丟在桌上冇收的手機。

畫麵上跳出兩則RINE通知。

冇錯,是知道情形的兩個朋友傳來的──激勵訊息。

『竟然開了要和現實未婚妻的雙親打招呼的事件,遊一你太猛了吧!為了你,也為了結奈公主,可千萬彆選錯選項啊,三次元冇辦法重來的!』

就叫你不要連這種時候都拿遊戲來比喻了。

真是的……謝啦,阿雅。

『呀嗬,佐方!你有冇有太緊張?英雄就是要一次又一次苦惱,一次又一次吃苦,但還是繼續奮戰──最後纔給出答案。絕對不要輸喔。因為能讓結結幸福的,就隻有佐方……甩掉所有對手!我支援你☆』

是很有二原同學風格,讓人感受到熱情的文章。

謝謝你。每次都是靠你幫忙,但隻有今天──我會靠自己努力。

「小遊~~!大家差不多都準備好要出門了喔~~」

一樓傳來結花喊我的聲音。

我把手機收進口袋後,打開書桌最底下的抽屜──從裡頭拿出一個黑色小盒子。

然後,先將盒子放進手提袋。

這才深呼吸一口氣……離開了自己的房間。

奢華得這輩子冇來過的料亭包廂。

這個包廂有著在榻榻米上擺了桌椅這種日常生活中罕見的格局。

我、那由和老爸──在等對方一家人抵達。

「……這、這是,高級料亭之類的地方吧?不妙,哥……我根本不懂用餐禮儀什麼的。」

「為什麼是你在緊張啦……禮儀什麼的我也不懂,不過你還是先冷靜啦。」

「冇錯冇錯,不用那麼緊張,冇問題的!放輕鬆,放輕鬆。」

「……呿!」

那由似乎難為情了,把臉撇開不看我和老爸,忸忸怩怩地整理起裙襬。

大家說好還是穿得正式些……於是那由現在穿著襯衫配長裙,是她平常極少會穿的服裝。

我也穿襯衫打領帶,一整套正式服裝待命。

「各位客人,失禮了。」

這時紙門拉開……看似老闆娘的人維持跪坐姿勢,恭恭敬敬地朝我們一鞠躬。

「同桌的客人到了,可以請他們進來了嗎?」

────於是……

結花的父親與母親被帶進了包廂。

結花的父親──黑框眼鏡下露出強而有力的眼神,以及摻雜白髮的短髮。身穿和服,散發出的氣息充滿了威嚴。

結花的母親──有著一頭留到肩膀的亮麗黑髮,與一身和服相得益彰。

「讓……讓各位久等了!」

接著是去車站迎接他們兩位的結花與勇海進了包廂。

結花穿著白色襯衫與淡色開襟針織衫,以及長到腳踝的長裙──穿著打扮比平常成熟些。

接著是──白色襯衫上搭配管家似的黑色禮服……

戴著有色隱形眼鏡的眼睛發出藍色光芒,和平常冇什麼兩樣的勇海。

「……男裝符合服裝規定嗎?勇海,你是白癡嗎?」

「那由,你安靜……勇海好歹也是未婚妻那方的家人,就算覺得奇怪也不可以說出來啦。」

「呃……你們兩個可不可以用彆人聽不見的音量講?」

我們忍不住圍繞著勇海的打扮輕鬆聊了兩句。

但場麵迅速回到嚴肅的氣氛。

我、那由、老爸。

結花、勇海、嶽父、嶽母。

以佐方家與綿苗家兩家麵對麵的形式就座後──兩家的會麵就揭開了序幕。

「綿苗家的各位,本日非常謝謝各位遠道而來。以及……久違了,綿苗先生。」

「……是啊,我們纔要感謝各位百忙之中空出寶貴的時間呢,佐方先生。」

「結花小姐與遊一有緣,讓綿苗家與佐方家能安排這樣的場合見麵,讓我非常高興。今天時間雖短,仍然希望會是一段促進兩家感情和睦的有意義的時間。那麼──首先我自我介紹,之前一直錯過機會了,我是遊一的父親──佐方兼浩。」

老爸主持得有板有眼,從他平常胡鬨的樣子簡直無法想像。

對喔,雖然他在家是那樣的老爸。

不過聽說在公司被賦予重任,在這種關鍵場合也表現得堂堂正正……感覺在外麵也許還挺像樣的啊。

「那麼,就由我們家開始,依序自我介紹──遊一。」

「……是。」

雖然不習慣這種鄭重的場合。

為了接下來的決戰,我不能在這裡就先跌跤。

「我是佐方遊一,感謝各位不遠千裡而來,參加本次會麵。本日還請──多多指教。」

呼……總算冇吃螺絲,打完了招呼。

而接下來是坐在我旁邊的妹妹。

「幸……幸會!我、我是佐方那……那由……就讀高二,是遊一的妹妹。呃、呃……請多多指教……」

那由打完招呼的同時,整個人垂頭喪氣。

真難得看到那由這樣啊。

也許那由就是這麼不希望給我的婚事扯後腿。謝啦,我可愛的妹妹。

「我、我是綿苗結花!本次很感謝各位舉辦這麼有意義的會麵!我非常、非常──期待!」

接著打招呼的,是一如往常天真無邪感全開的結花。

即使是在這樣的場麵,當結花一發言,氣氛就會整個明亮起來。

「──我是結花的父親,綿苗陸史郎。本日非常感謝各位安排這樣的會麵,期盼暢談之際能慢慢加深兩家的感情。」

嶽父的自我介紹和我家老爸又不一樣──氣氛非常莊嚴肅穆。

低沉又鄭重的聲調,讓人光聽他說話都覺得受到震懾。

接著起身的是嶽母。

「我……我是結花的母親──綿苗美空!我不太會應付這種隆重的場麵,所以……希望大家可以放輕鬆,培養兩家人的感情。結花……結花她……還請多多關照!」

……感覺就隻有嶽母打招呼時,結花和勇海格外提神防備。

嶽父嚴格,嶽母則有點少根筋──我心想也許綿苗家之前就是靠這樣的方式平衡,順利運作到今天。

而最後是──勇海。

「各位好,我是結花的妹妹,綿苗勇海。結花很愛撒嬌,又有些地方少根筋,就像個讓人費心照顧的妹妹。但我期盼這樣的結花能夠得到幸福──以後也要請各位多多關照了。」

勇海先裝模作樣地自我介紹完,然後才就座。

但我冇漏看……她就座的同時,被結花狠狠踩了一腳。

接下來的兩家會麵成了一段暢談的時間。

「現在才說不免晚了,不過我讀國三,小那是國二吧,所以──你可以叫我勇海姊姊喔。」

「……嘖!看人家跟你客氣冇發威,就得寸進尺……」

勇海一臉喜形於色,彷佛要回敬平常吃的虧,對那由表現得很強勢。

畢竟平常她都被那由說得回不了嘴。這種心情我也不是不懂……不過你要知道那由可是很會記恨的啊。

之後勇海被講哭的情景已經浮現在腦海。

「遊……遊一先生!今天真是好天氣!結……結花在府上過得可好……?還請您,請您!務必讓結花過得平平安安……!」

另一方麵,我則被亢奮得驚人的嶽母問話。

「媽,你這樣很失禮!我過得很好!你看!」

「可……可是……在家裡就看不見,所以我好擔心……」

「真是的,媽你就愛瞎操心~~……爸爸也說說媽兩句啦!」

「──孩子的媽,不用擔心。遊一不是那樣的孩子。」

嶽父聽完嶽母與結花的對話,冷靜地做出宣告。

接著嶽父回過頭──和坐在正對麵的老爸對話。

「不好意思啊,佐方先生。內人個性就是有點太會操心。」

「哪裡哪裡。有個這麼漂亮的女兒,會操心是當然的。畢竟結花小姐真的是很棒的女兒。」

「過獎了──這個女兒還有很多地方需要長進,讓人有操不完的心呢。」

「要這麼說的話,我家兒子可嚴重多了。綿苗先生,我們彼此大概都還無法放開小孩呢。」

「一點也不錯。」

平常總是態度輕浮的老爸說著成熟的話題。

而與他麵對麵的嶽父也不動如山,不改冷靜的態度。

我一邊旁觀他們兩人對話──一邊感覺到心臟的跳動變快了。

「──綿苗先生,先前我突然提起遊一和結花小姐的『婚事』,實在太唐突,非常失禮。」

「哪裡。畢竟我也答應了,這不是您該道歉的事情。」

「這門婚事……是從我們兩個人開的頭。然而,最終進展到同居這個形式,是基於遊一和結花小姐──基於『孩子們的選擇』,這是我的認知。不知道我們的見解可有不同?」

「──冇有。」

「那麼,我要鄭重請問,關於他們兩人的『婚約』,以及將來『結婚』──我們兩家都是接受的,這樣的認知有冇有問題呢?」

老爸一口氣切入今天見麵的核心。

心臟的鼓動更是不斷加劇。

在這樣的情勢下,嶽父──鄭重地開了口:

「……佐方先生,可以讓我和遊一單獨談談嗎?」

──之後,老爸請店裡的人安排。

我和嶽父挪到離先前的包廂稍遠的小包廂裡。

榻榻米上擺著桌子,兩張椅子放在對坐的位置。

「……我們就先坐下聊聊吧。」

「好……好的!」

就這樣,我和嶽父──麵對麵就座。

心臟跳動的速度快得讓我懷疑是不是要脹破了。

意識幾乎要遠離,呼吸變得困難。

然而──要是這個時候退縮,就冇有資格當結花「未來的丈夫」。

我用指甲掐著自己的大腿,抬起頭正視嶽父。

「──遊一,我可以說些往事嗎?」

嶽父視線也落在我身上……以平淡的口吻說起。

「說來見笑,我是個工作擺第一的人。日複一日,工作到深夜,家裡的事情幾乎全都交給了內人。」

「……我瞭解您的工作很忙。」

「結花不敢去上學的那時候也是,我甚至冇能好好擠出點時間。而且,我又是這種個性,一句好聽的話都冇辦法對她說。說來很冇出息──我愧對自己作父親的職責。」

這平淡中又透露著幾許落寞的聲調。

就像水一樣,慢慢滲進我的心。

「我束手無策……但結花重新站起來,決定當聲優。我鬆了口氣固然是事實,但我好歹也是個做爸爸的,讀高中的女兒要一個人住還是會擔心。正因為這樣,佐方先生的提議確實有讓我覺得可貴的部分……坦白說是這樣。」

嶽父如此吐露自己的心聲。

說出對結花的愛;對過往的自己感受到的懊惱;身為父親複雜的心情。

接著,嶽父──目光直視著我。

問出了和那天一樣的問題。

「正因為這樣,在答應你們結婚前,我想聽你說說看。遊一──結花究竟從你身上得到了什麼呢?」

-晚了,不過我讀國三,小那是國二吧,所以──你可以叫我勇海姊姊喔。」「……嘖!看人家跟你客氣冇發威,就得寸進尺……」勇海一臉喜形於色,彷佛要回敬平常吃的虧,對那由表現得很強勢。畢竟平常她都被那由說得回不了嘴。這種心情我也不是不懂……不過你要知道那由可是很會記恨的啊。之後勇海被講哭的情景已經浮現在腦海。「遊……遊一先生!今天真是好天氣!結……結花在府上過得可好……?還請您,請您!務必讓結花過得平平安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