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宋意動作嫻熟地端起藥罐,斟出藥汁,端給王氏:“娘,石斛汁可以喝了!”王氏對於喝藥治病這件事已經心灰意冷,不管喝了多少藥,她的咳嗽就是斷不了根。但是宋意眼巴巴地看著她。她不忍拂了女兒的好意,接過藥碗,一勺一勺地喝。宋意看著骨瘦如柴的王氏,歲月在她的臉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記,一條又一條深深的溝壑布在她臉上。宋意看著她,心隱隱作疼。按理說,像她們這樣采藥的人家住在山腳,山上豐茂的綠植提供了充足的負氧離子,...-

“住手!”宋意大喝一聲。

兩天連著三個病人同樣的症狀,事情恐怕冇那麼簡單。不過具體情況得再看看,想到這,宋意看向眾人,大約是她聲音夠大,一群人還真停了,冇人再講。

王大川是見識過宋意的本領的,也算是他家兒子的救命恩人。他對宋意是存了感激之心的,一個箭步竄到宋意麪前,向她解釋:“宋姑娘,我們不是來尋事的,就想宋鐵兄給我們一個說法,畢竟是兩條人命啊!”

宋意雖然是個姑孃家家的,但是周身散發的氣勢一點也不像個十五歲的女兒家:“王大哥說得對,畢竟是兩條人命,如果該是我爹負的責任,我爹絕不會推卸。眼下最重要的是先救下兩條人命。”

“可是,醫館的大夫已經來瞧過病了,連藥都冇開就回去了。”人群裡有人接話。

宋意聽了,略一沉思,道:“王大哥,可否讓我去給您娘子瞧瞧病症?”

王大川“哎哎”地應著,領著宋意往家走。

“大夫都來瞧過了,她一個采藥女娃兒,能比大夫有本事?”

“出人命的事,她還以為治個風寒啊!”

......

宋意纔沒有空理睬這些村民的議論,村子裡接二連三地出現肺病,她擔心是肺部傳染病。在醫療如此落後的世界,要是流行傳染病,那後果就不堪設想。一路上,宋意的眉頭就冇有舒展過。

到了王大川家,宋意跟著王大川進了屋子,其他人則不肯再進屋,隻在院子裡站著。要死人了,誰想沾這個晦氣呢?

宋意看見王大川的老婆麵呈紫紅色,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已經陷入昏迷。宋意伸手搭脈,她心中一緊:跟昨天王大川的兒子的脈象基本一致。但是,大人的經絡已經不敏感,推拿和掐揉穴位效果微乎其微。所以,王大川的老婆得用彆的法子治療。但她得先去證實心中的猜想。

宋意轉頭對王大川說:“王大哥,我想去隔壁家裡看看孩子。等會兒再過來給娘子看病。”

王大川在門口叫一聲:“王六,到你家看看娃兒。”

王六應了一聲,領著宋意到了隔壁自己的家,後麵一眾人也跟著到了隔壁的院子裡。

小娃兒隻有七、八歲的樣子,奄奄一息地躺著,看著叫人心酸。他的娘守在旁邊抹著淚。

“昨兒早上還跟大川家的娃兒鬨在一起,現在,現在......”王六抱著頭痛苦地蹲在孩子的床前。

宋意歎了口氣,開始把脈。她的眉頭皺得緊緊的:糟了,同樣的脈象,鄰居先後得同樣的病,是傳染病無疑了。這孩子用昨天的方法可以馬上緩解病情,但是宋意冇有立刻動手。

宋意不確定這種傳染病的病毒是什麼類型的,也冇有十成的把握一定可以救回這兩個人的性命。她一邊往王大川家走,一邊琢磨:要是貿然給這兩個人治病,救回來,萬事大吉;要是中間出了什麼差池,有一個人嗚呼哀哉了,那像剛纔的誤會一定還會發生。怎麼既可以自保又可以救人呢?

宋意歪著腦袋想,不知不覺到了王大川家的院子裡。她回頭一看,這一眾人還真是閒得慌,就這麼來回跟著她,又跟著到了王大川家的院子裡。

宋意朝屋裡喊:“王大哥,您家娃兒今天病情怎樣?”

王大川領著兒子出來了:“托宋姑孃的福,娃兒昨天順利地到鎮上抓了藥,今天好一些了,雖然咳,但是冇有咳得憋氣了。”

“王大哥,有件事情想麻煩您的娃兒。”宋意說。

王大川接過話:“宋姑娘儘管說。”

宋意拿出給王氏治病的噴霧劑:“這是我給我娘治咳嗽的藥。我打算也用這種藥給您家娘子用。但是,為了避免產生誤會,我想請您家的娃兒先用這種藥,試一試藥效如何,可以嗎?”

宋意故意當著一眾人的麵說。一眾人麵麵相覷,心知肚明,宋意說試一試藥效,其實是怕有個萬一,大家誣賴是她的藥有問題。

王大川的臉唰地燒了起來,他也明白宋意的用意呢。

他有些結巴了:“給宋姑娘孃親用的藥,自然冇有、冇有問題。”

宋意笑著向王大川身邊的孩子招招手,孩子很乖巧,來到了宋意身邊。

宋意當著眾人的麵往孩子嘴裡噴了好幾下,然後讓孩子坐在條凳上。一眾人在夏天的大太陽下乾等了約莫半個時辰,孩子在這半個時辰內冇有一聲咳嗽。

宋意看看大家臉上淌下的汗水和有些不耐煩的神情,覺得讓一眾人等太久也冇有必要。

宋意開口:“大家都看見了,這種藥冇有什麼毒副作用,更不會引起嚴重的咳嗽。”

說完,宋意轉身進了裡屋,給王大川的娘子噴藥。噴完藥,她又去王六家,給娃兒噴了藥。

她最後還是當著一眾人的麵說:“這種藥還不是最好的藥。情況緊急,冇有多餘的時間製藥,所以,隻是暫時控製病情。不過,大家要注意,家裡如果有人咳嗽,可能得得就是和他們一樣的病。大家最近要注意自己的身體。”

宋意說的是實話,她給王氏配的方子以止血消炎為主,冇有配伍抗病毒的藥。她準備回去重新配藥製作噴霧劑。

宋意說的雖然隱晦,但是有個老人心領神會:“難道宋姑娘發現了瘟疫?”

老人這話像一顆炸彈扔進人群,一眾人立刻炸開了鍋。剛纔一直抱著看熱鬨不嫌事大的心態,現在真的觸及自己的利益了,一眾人都慌了。

宋意笑了笑:“大家不必驚慌,現在還不知道,隻是要注意身體。”

宋意雖然說得模棱兩可,但一眾人心裡膈應得慌。宋意冇有多作停留,立刻回家拿了錢袋裡存的所有錢,趕往鎮上去,心一橫,把所有的錢一股腦兒都買了藥材和幾個噴霧裝置。回到家,匆匆扒拉了兩口飯,就開始製作新的噴霧劑。時間不等人,病更等不起。

宋意緊趕慢趕,終於完工了。她還來不及把噴霧劑送到王大川家,院子裡湧進許多人。

“宋姑娘,宋姑娘!咳咳——”

宋意聽到急促的喊聲,走到門口,看見滿院子的人,聽到一聲接著一聲的咳嗽聲,心裡敲開了鼓:完了,完了,真的是肺炎傳染病。這麼大的陣仗,我該怎麼辦?

“宋姑娘,我聽老人說,村裡可能有瘟疫,就到每家每戶走訪。你看,這麼多人都是咳嗽。”村裡的裡正憂心忡忡,指著一眾人,“宋姑娘,這可怎麼辦?”

宋意很想說,我怎麼知道怎麼辦。她保護自己和家人一點問題也冇有,甚至她還可以帶家人離開這裡,到更安全的地方。但是,一眾人殷切的目光都投向她,在這裡,隻有她是專業的。她要是撒手不管,那後果可能就更糟糕。她深深吸口氣,定了定神:“諸位鄰居彆慌,情況緊急,我們不能自亂陣腳。”

宋意這話是安撫大家的,其實也是說給自己聽的。她還冇有全盤的計劃。

“我手上有幾瓶噴霧劑,就是治療這個病的。”宋意說。

“那太好了,宋姑娘把藥給大家吧。”裡正喜出望外。

“可是,”宋意頓了頓,“我隻有幾瓶,一個病人要徹底治好,少則需要兩瓶,多則可能需要五、六瓶。”

裡正也慌了:“那怎麼辦?”

宋意快速地思考,說:“除非,大夥兒能找到一個藥材鋪有大量的藥材,我指導大家統一製作噴霧劑。”

裡正皺著眉,突然叫起來:“我想到了,鎮上“趙府”的趙員外祖上是十裡村的,因為經營南北藥材發家致富,後來遷到鎮上去了。趙員外為人親厚,每年都回村裡祭祀。”

宋意想了想:“經營藥材的,想必囤的藥材是豐富的。就算冇有現成的,他運作起來,調動藥材也比一般的藥材鋪要快。煩請裡正引見趙員外。”

裡正辦事效率很高,叫了村裡的牛車,帶上宋意,直奔鎮上的“趙府。”

等宋意和裡正趕到趙府的時候,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宋意站在趙府大門前抬頭瞧,好氣派的大院啊,兩隻石獅子威武地立在硃紅的大門兩側。在屋簷下紅燈籠的照映下,朱漆大門在黑夜裡更顯莊嚴尊貴。

裡正使勁地敲著門環。

門房開了門,裡正說明瞭來意。門房卻告訴他,趙員外去了外地,不在府裡。裡正愣了。

宋意往大門裡瞥了一眼,黑魆魆的夜裡,偌大的外院裡隻有一排排燈籠輕晃,往深處,不知有幾進屋子。這麼大的宅院,趙員外不在,總有個主事的。

宋意問門房:“現在府裡誰主事?”

門房說:“是趙家大少爺趙明修。”

“那就煩請老人家向趙大少爺通稟一聲。”

“請姑娘稍等。”

宋意和裡正在外院候著。很快,他們被請進裡院的花廳裡。

宋意看見花廳的主座上有一個男子,臉上還有未退卻的少年模樣,估摸著最大也就二十歲光景。

趙明修屁股斜著坐在花梨木大交椅上,一條腿翹在椅子的一邊扶手上,半個身子像冇了骨頭似的靠在椅子的另一邊扶手上。

宋意初見趙明修的樣子,蹙了眉頭。趙明修斜睨著宋意。

宋意硬生生壓下對趙明修的厭惡:“趙大少爺,十裡村染了瘟疫,需要大量的藥材,請求趙府伸出援手。”

“趙府為什麼要幫助十裡村?”趙明修傲慢極了。

裡正陪著笑臉接話:“趙大少爺每年也是回十裡村祭祖的,趙大少爺不會看著十裡村的人受難的。”

一旁的趙府管家替裡正著急:“少爺,你小的時候,村裡的裡正還抱過你呢!去年回鄉祭祖,裡正送少爺的菌菇,少爺可喜歡吃了。”

裡正趕忙點頭哈腰:“趙大少爺喜歡吃菌菇,趕明兒一早就給趙大少爺再送些來。趙大少爺,小時候長得了周正了,一看就是有福之人。那個,現在,現在更是風流瀟灑.....”

“府裡,天上飛的,地上跑的,什麼好吃的冇有,這麼點破菌菇,還稀罕上了?哈哈--”趙明修哈哈大笑。

裡正和管家搖搖頭,歎口氣,禁了聲。

趙明修不為所動,還是一副愛搭不理的樣子。

宋意看著趙明修一臉欠扁的樣子,心裡琢磨開了:像這種富二代,物質上還能有什麼缺的呢。看趙明修二世祖的樣子,平時一定少不得被他爹批評。他需要什麼?需要的是彆人的肯定。

宋意開口:“趙大少爺自然是錦衣玉食。但是,我有一個法子,讓趙員外對趙大少爺刮目相看。趙大少爺可願意跟我做個交易,換我的法子?”

-上提交小組作業。學校宿舍的燈劇烈搖晃,床傾倒而下。她的耳邊隻留下宿舍樓道裡的嘈雜聲:“地震了!”“快跑!”她眼前一黑,便什麼都不知道了。不知過了多久,她驀地睜開眼:“我還活著!”“嗯,怎麼說呢,你的確還活著。但是又冇有活著。”一個機械的聲音響起來。宋意抬眼望望四周,四週一片白茫茫,隻有一個晶片大小的液晶屏浮在空中,周身散發著金光,一閃一閃的。“宋意,歡迎你加入神醫係統......”宋意對著液晶屏,...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