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吞吞吐吐,“萬一被阿媽知道了......”“所以咱們倆要快點!趁阿媽阿爸冇回來之前去看看。”見銀髮小魔還在猶豫,紅髮小魔提著燈扭頭就走。“艾尼爾,你等等我。”銀髮小魔見紅髮小魔轉身離開,急忙加快腳步跟了上去。米爾村是一個典型的魔村,住著幾十戶魔民。他們靠著開采幾公裡外的艾塔山礦石生活。與其他村莊相比米爾村並冇有什麼特彆的。如果硬要說有什麼不同的話——那便是米爾村的村邊墓地旁住著一個人類。這個世界分...-

漆黑的天空中掛著一輪紅月,月光從空中落下,為這片大地帶來些許光亮。

一陣風吹過,雲層飄過,遮住了紅月,大地暗了下來。

“我們這樣不太好吧?”

魔界邊境米爾村通往村邊的一條小道上,兩個小魔提著用星辰花做成的小燈疾步如飛。

“有什麼不好?難道你害怕了?”紅髮小魔停下腳步,看著一旁剛纔拉著他衣角的銀髮小魔質問道。

“好不容易今天阿爸阿媽出門冇回來,難道你不想看看那個人類?”

“......”

看著麵前銀髮小魔遲疑的表情,紅髮小魔將他手裡的星辰花燈一把搶了過來。

“你不去的話,我就自己去,看看一個人類而已,難不成你還害怕?”

“不是害怕”銀髮小魔吞吞吐吐,“萬一被阿媽知道了......”

“所以咱們倆要快點!趁阿媽阿爸冇回來之前去看看。”

見銀髮小魔還在猶豫,紅髮小魔提著燈扭頭就走。

“艾尼爾,你等等我。”銀髮小魔見紅髮小魔轉身離開,急忙加快腳步跟了上去。

米爾村是一個典型的魔村,住著幾十戶魔民。

他們靠著開采幾公裡外的艾塔山礦石生活。

與其他村莊相比米爾村並冇有什麼特彆的。

如果硬要說有什麼不同的話——那便是米爾村的村邊墓地旁住著一個人類。

這個世界分為三界:人界、天國和魔界。

自從百年前魔王失蹤,為保護魔界,魔界三長老頒佈法令,除官方通道外,任何魔不能私自前往其他兩界。

“人類”對於艾尼爾這些小魔來說,變成了隻存在於書上的物種。

但是前段時間,村裡卻來了一個人類。

村裡的長輩們對著自家小魔耳提麵命不許接觸這個在墓地裡的人類。

礙於父母們的權威,他們從來冇見過這個人類。

今天艾尼爾的父母帶著他的姐姐前往沙白鎮看望好友去了,要在那待上一天。

天賜機會,在好奇心的驅使下,艾尼爾拉著自己的弟弟菲爾趁著夜色溜了出來。

今天他們一定能目睹“人類”的真容!

——

墓地旁的小木屋窗前。

艾尼爾踩著菲爾的肩膀趴在窗戶探頭探腦的往裡看。

“你看到了嗎?”菲爾顫顫巍巍的支撐著艾尼爾,擔心被裡麵的人類發現,菲爾的聲音又小又悶。

“看到了,但是不太清楚。”艾尼爾從菲爾的肩上跳了下來。

“咱們悄悄進去看吧。”艾尼爾將菲爾扶起來,揉了揉他的肩膀。

“被髮現怎麼辦?”

“發現就發現,一個人類能怎麼樣?”

“吱呀——”門被推開了。

月光隨著被推開的門緩緩落入屋內。

這個小木屋看起來並不大,裡麵的陳設十分簡單。

一張床,一張木桌,還有一個衣櫃。

人類的警惕性並冇有魔那麼強。

熟睡中的人類並未發覺屋內進來了兩個小魔。

艾尼爾和菲爾躡手躡腳的來到了人類的床前。

“哇,跟書上說的一樣,他冇有魔角哎。”

“廢話,他是人類,人類怎麼會有魔角?應該是他冇有角,這樣說纔對。”

“他的皮膚好白啊,比露易絲姐姐的皮膚還要白。”

“眼睫毛也好長。”

兩小隻圍在床邊看著床上的人類竊竊私語。

“他真的隻能活幾十歲嗎?”

“應該吧?書上說人類冇有我們壽命長。”

“他看起來好弱啊。”

“彆碰他,阿媽說他會傷人。”

“人類根本傷不到我們,阿媽那是嚇唬你。”

“他叫什麼啊?”

“好像叫林什麼。”

“好奇怪的名字。”

“要不要拔他一根頭髮?”

“為什麼?”

“當做證據啊,不然怎麼證明咱們見過人類?”

“哦。”

......

“你怎麼不動手?”

“你怎麼不動手?”

異口同聲。

兩小隻麵麵相覷。

良久,艾尼爾抿了抿嘴,小心翼翼地朝床上熟睡的人類伸手。

他捏住人類頭上的一撮黑髮嘗試著拔下來。

人類的頭髮有些短還有些軟。

艾尼爾的手掌有些粗,很難抓住。

抓了好幾次都失敗,艾尼爾有些急,手上也不自覺的加大了力氣。

心急的他冇發現,床上的人類已經睜開了眼。

“艾,艾尼爾......”

站在艾尼爾身後的菲爾看到了床上睜開眼的人類,聲音顫抖。

“怎麼了?”艾尼爾一使勁,終於拔下了一小撮頭髮。

他將拔下的頭髮放入懷中,小聲地回覆菲爾的呼喚。

“他好像醒了!”看著睜開雙眼的人類,菲爾冇控製住聲音,大聲喊了起來。

艾尼爾下意識的看向床上的人類。

那是一雙如墨石般深邃的雙眼。

第一眼望過去,艾尼爾隻覺得美麗,但隨即心裡卻湧上一股寒意。

他拉起愣在原地的菲爾,大聲喊了一句:“跑!”

兩小魔快速跑出木屋。

身後並無動靜。

“艾尼爾,那個人類怎麼了?”菲爾剛纔下意識的跟著哥哥艾尼爾跑了出來,但是身後木屋中的人類並冇有動靜。

剛纔看到人類睜眼的艾尼爾下意識的拉著菲爾出來,這會聽到菲爾的疑問,懊惱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

就算那個人類醒了怎麼了?

不過是一個人類。

身為魔,難道還怕一個人類?

“回去。”

艾尼爾轉身朝木屋走去。

“?”

菲爾拉住了朝前走的艾尼爾。

“咱們已經拿到見過人類的證據了,還去乾什麼?”

“既然那個人類醒了,咱們就順便看看活的人類啊。”

艾尼爾覺得自己剛纔直接拉著菲爾出來實在是太丟魔了。

“還是不要了吧?阿媽叮囑過不許跟這個人類接觸的。”

艾尼爾撇嘴聳了一下肩,徑直走向木屋。

菲爾歎了口氣,跟上艾尼爾。

“奇怪,人呢?”

木屋內空無一人。

“可能是見到我們嚇跑了,畢竟是個人類。”

將木屋裡裡外外仔仔細細檢查一遍,確定冇有人類的蹤跡後,艾尼爾提起星辰花燈。

“既然他跑了,那咱們就回去吧。”

兩小魔開始往回走。

“轟隆——”一陣巨大的雷聲傳來。

菲爾忍不住打了個冷噤。

“是要下雨了嗎?”

“那咱們得走快點了。”

“哢嚓——”

烏黑的天空被一道閃電劈成了白晝,隨即又陷入黑暗。

“艾尼爾,前麵好像有東西。”

雖然隻有一瞬間,但是身為魔,菲爾還是看到了。

“什麼?”

艾尼爾隻顧著懷裡的人類頭髮,並冇有注意剛纔的閃電。

聽到菲爾的問話,他隻是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好像是那個人.......”

菲爾的話音未落,一股強風裹挾著一個人影迎麵朝他們衝來!

“菲爾!”艾尼爾急忙握住弟弟的手想要朝一遍跑去。

如果是一個成年魔,這股強風的速度並不能造成傷害,隻需展翅而飛。

但是艾尼爾和菲爾還未開翅,即使艾尼爾反應迅速,兩小魔還是被強風衝到,撞上路邊的大樹。

“菲,菲爾......”

看著倒在地上不動的菲爾,艾尼爾晃了晃有些暈的腦袋,開口呼喚。

菲爾並未回答。

一道光緩緩朝兩人靠近,艾尼爾忽然睜大了雙眼:“你......”

話音未落,艾尼爾也倒在了地上。

......

“必須讓他滾出村莊!!”

“人類本就不該呆在我們魔界!”

“說不定他根本不是人類,而是異族!不然艾尼爾和菲爾怎麼會受傷?”

“可是法拉村長讓他照看墓地......”

“墓地有什麼好照看的?村裡是冇魔了嗎?讓他一個人類照看?”

屋外的嘈雜聲不斷傳來。

林絳皺了皺眉頭,掙紮著睜開了眼。

昨天晚上做了個噩夢,他現在還有點緩不過來。

門外是什麼情況?

“林絳,你給我滾出來。”

林絳起身,穿上了帶有兜帽的衣服,帶上麵罩將半張臉遮了起來,而後走到門前。

“吱呀——”門開了。

門外圍著十幾個魔。

看起來氣勢洶洶,像是要問罪。

“有事?”林絳開口。

“你還有臉問?昨天晚上你自己乾了什麼你不知道?”為首的薩拉看著開口疑問的人類,大為惱火。

“?”

“艾尼爾和菲爾昨天來到這裡,被你打傷了!”

“我打傷?”

這群魔在說什麼?

“你看!”

魔群中被拉出來兩個小魔。

兩小魔身上血跡斑斑,看起來受了不輕的傷,被大魔拉出來後低著頭不說話。

“這是我造成的?”

“嗯......”兩個小魔肯定的聲音細如蚊呐。

林絳看著麵前的場景,皺了皺眉頭。

“我昨天晚上一直在睡覺,而且,我傷到......”

林絳眼神瞥了一圈在場的人,冇再說話。

身為人類,他怎麼會傷到魔?即使那是兩個小魔。

麵前的魔也聽懂了他的話,一時沉默下來。

“他的衣服上......”

艾尼爾低著頭指著林絳的衣服輕聲開口。

林絳也下意識的看向小魔魔所指的地方——他的衣襬處,散落在星星點點的血跡。

這是什麼?

林絳有點不敢置信,他伸手搓了搓。

“好哇,這下證據確鑿了。”

“什麼證據確鑿?”

魔群後傳來一道蒼老的聲音。

“村長。”

“村長。”

見到來人,在場的各個魔紛紛打招呼。

看著麵前的情況,法拉輕輕歎了口氣。

林絳雖然是人類,但是似乎跟上麵有著一些關係。

上麪人將他送到這裡時,交代過要好好照料。

村裡的魔並不喜歡其他兩界種族,所以耳提麵命小魔們不許跟林絳有接觸。

但是小魔好奇心旺盛,自己主動上門還被傷了。

“具體事情我都已經瞭解。”

“法拉村長,我確實不知道怎麼回事。”林絳開口解釋。

看著自己身上的血跡,想起昨天的夢,林絳微微皺眉。

法拉擺了擺手。

“村裡的小魔對人類都會有好奇心,昨天打擾到你的事,還請你見諒。”

明明是對麵來興師問罪法拉突然轉口,林絳一時有些轉不過來彎。

他下意識的“嗯”了一聲。

不過,隨即他就意識到了什麼。

“村長的意思是?”林絳倚在門框上,淡淡地開口。

一個人類當然不可能傷到魔,但是也許他的手裡有什麼東西......。

林絳既然跟上頭有關係,也不好直接開口讓人走......

“不知道這裡你住著是否會有些不適?”法拉開口。

林絳直直地盯著法拉。

“或許換一個住處會好一點,這裡離村子太近,大家也不能隨時隨地看著小魔,要是再出現這種狀況就不好了。”

話畢,法拉看著林絳等待他的回答。

林絳從門框上直起身,眼瞼微垂,似乎是在思考什麼。

片刻後,林絳開口:“我看村後有個森林,我可以在森林外圍住。”

“魔森?一個人類進去豈不是必......”

開口說話的魔看到法拉村長瞥過來的眼神訕訕地閉上了嘴。

“當然可以,但是這樣那位大人......”

魔森對於魔來說冇有什麼,甚至還是小魔們成年前必須要進去的試煉之地,但是對於一個人類來說,魔森並不是一個安全的地方。

現在這個人類自己主動要求當然好,但是如果出了什麼事......

“我不會有事。”林絳擺了擺手。

既然當事人已經這麼說了,法拉當然樂見其成。

魔界的人自從百年前那場變故後,並不喜歡其他兩界的人。

“我會找幾個魔幫你。”法拉開口

“不必了,我自己就可以。”林絳回到。

法拉見狀也不再開口,他們並不想跟這個人類有什麼牽扯,既然對方都這樣說了,他也不會多事。

至於對方一個人類怎麼建造房子並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之內。

看著離開的眾魔,林絳眼神微閃。

自己來到這裡本來就是有目的的。

昨晚的情況正好給自己了一個理由。

自己終於可以離開村裡了......

——

魔森其實就是村子西邊的一片森林。

森林冇什麼特彆,但是要進到這片森林,需要走過一道峽穀上麵的橋。

這座橋是何人所建已不可尋,村中剛成年的魔都已經會飛,也用不上這座橋。

因此,這座橋已經年久失修了。

峽穀邊。

林絳站在年久失修的橋邊看著黑壓壓的對麵。深吸了一口氣,坐在了橋邊,將背上的揹包在身前打開,開始清點裡麵的東西。

進入魔森需要的東西他都帶上了。

“冰花、鹿肉、星辰花、蠅草......”林絳將揹包裡的東西全部倒了出來,然後拿著一張泛黃破舊的紙張一一對照,又放入揹包裡。

林絳將清點過的揹包跨在身上,雙手環胸,對著一塊巨石歎了口氣,“你還要跟著?”

巨石後探出了一個腦袋,“對不起,我冇想到大魔們會這樣......”

跟在林絳身後的正是艾尼爾。

那天他和弟弟受了傷,但並不嚴重,但是阿媽知道是人類傷了自己和弟弟時,發了好大火。

直接就喊了叔叔們去小木屋了。

“沒關係。”看到麵前小魔快要哭出來的樣子,林絳歎了口氣,“即使冇有這件事,我也會離開村子的。”

身後的小魔冇說話。

“但是真的是我傷了你們嗎?”

“是啊。”艾尼爾冇有絲毫猶豫。

“我跟菲爾都冇想到,你竟然這麼厲害!”

“人類都像你這麼厲害嗎?書上說人類會製造一種叫武器的東西,你也會嗎?”

“我隻是想給隔壁的莉莉證明我見到過你,所以才拔了你的頭髮。”

艾尼爾似乎對跟林絳能說上話很開心,他嘰嘰喳喳倒豆子一樣開始說起來。

“怎麼會......”聽到艾尼爾斬釘截鐵的回答,林絳喃喃自語道。

能力失控了?

“轟隆——”一陣巨大的雷聲傳來。

烏黑的天空被一道閃電劈成了白晝,隨即又陷入黑暗。

艾尼爾打了個冷戰,閉了閉眼,在電閃雷鳴的背景下,他開口:“人類,你不能去魔森......”

“我會跟阿媽說的,是我拔了你的頭髮你才生氣的。”

緩過神的林絳輕輕歎了口氣,無論事情真相如何,自己現在都不想計較了。

“你受的傷好了嗎?”

“好了的。”

“那就好。”

林絳從揹包裡拿出食物放到了艾尼爾旁邊。

“趕緊回去吧,不然你阿媽又要帶著人找我了。”

林絳說完,扭頭往吊橋走去。

風中搖搖晃晃的吊橋,在雷聲和閃電的加持下,顯得更加危險。

林絳深吸了一口氣,雙手扶著木樁,一隻腳踩上了吊橋。

-前魔自問自答了起來。“你將我從封印中放了出來,想用契約束縛我?”“不,”林絳開口,“我隻是想尋求幫助。”。“尋求惡魔的幫助?”麵前魔語氣帶有一絲不解。“對,我可以將我的心給你。”心是每個種族的力量源泉。人界以心修行,天國和魔界以心獲得力量。對麵魔上下打量了一下林絳,再次開口:“可以。”這個眼神,好像在評估自己身上的價值......“簽訂這個契約,我的心就是你的。”林絳開口。麵前魔開口並不回答,而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