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捉虎妖

26

.對不起...”他嘴裡一直不斷重複著,可惜周遭的聲音太大了,完全覆蓋住了。壯漢不依不饒地抓起他的頭髮,嗤笑道:“這頭上還有兩犄角呢,原來我們吃的牛羊也能成妖啊?”這番話無異引起鬨堂大笑。此時一名眉目清冷,神色淡漠的女子在人群中站了一會,隨即撥開了人群站在最前端,引人注目。誰知,她一開口就換了一副語氣柔和的模樣:“這位老闆息息怒,他拿了你多少果子我賠你兩倍可好?”壯漢聞聲抬頭,一把將果子摔到地上:“...-

“大傢夥快來看看,有妖偷了我的果子!”

劃破夜空的一聲叫嚷,惹得青竹城中原本處於上元節正熙熙攘攘的街巷變得安靜起來,紛紛圍向了一個壯漢的果子攤。

自從五百年前,妖族聚首嘗試侵占人間,結果被各顯神通的四方道士所打壓製裁,部分妖族被抓走燙下一枚烙印後便失去了靈力和爪牙,淪落人間與人族並存。

“各位父老鄉親明鑒啊,他手裡還拿著我攤子上的果子,卻敢言不是他偷的!豈有此理!”壯漢一怒之下踹向了正匍匐在地上瘸了條腿的妖,隻見地上的妖悶哼一聲,竟是從嘴裡吐了口血沫。

眾人驚呼一聲,可壯漢不僅波瀾不驚,氣焰還更為囂張,他一把奪過那妖手裡的果子,舉著示意:“大家說說,這果子都臟了,這可讓這死乞丐怎麼賠!”

“乾脆把他送去妖都,坐幾天牢就老實了。”

“妖啊,向來不都是這個德行麼,要不是有四大鎮妖世家坐鎮,這些妖都不知道要猖狂到什麼地步呢!”

“嘖嘖…早就看不順眼這些妖了。”

圍觀的百姓都議論了起來。

聽著不堪入耳的言論,那妖似想要抬起頭來說些什麼,但又因為太虛弱倒了下去。

“對不起...對不起...”他嘴裡一直不斷重複著,可惜周遭的聲音太大了,完全覆蓋住了。

壯漢不依不饒地抓起他的頭髮,嗤笑道:“這頭上還有兩犄角呢,原來我們吃的牛羊也能成妖啊?”

這番話無異引起鬨堂大笑。

此時一名眉目清冷,神色淡漠的女子在人群中站了一會,隨即撥開了人群站在最前端,引人注目。

誰知,她一開口就換了一副語氣柔和的模樣:“這位老闆息息怒,他拿了你多少果子我賠你兩倍可好?”

壯漢聞聲抬頭,一把將果子摔到地上:“他孃的哪來的村野鄉婦也敢管老子?”

“老闆,我隻不過是想息事寧人罷了,今日可是上元節,您這麼鬨多不光彩。”薑長泠臉上依舊微笑著,隻不過這完美的麵具上似乎快要裂出一條縫來。

有那麼幾許圍觀的百姓見著了薑長泠腰間彆著的妖都令牌都默默散了,隻剩下幾個膽子大的還在駐足觀看。

畢竟妖都辦事處做事是出了名心狠手辣,上幾回當眾尋釁滋事的人和妖被抓進去的要麼有來無回,要麼回來之後半身不遂。

壯漢瞥了一眼她的令牌,嘲諷道:“喲,妖都來的捉妖師都來幫小偷啦?”

薑長泠俯下身將他扔掉的果子撿起,在手裡顛了顛,順手施法後,塞到了他懷裡,笑意盈盈道:“老闆,彆敬酒不吃吃罰酒了。”

霎時間周遭暗了下來,彷彿莫名多了幾個人將他團團圍住似的,細看又看不清。

壯漢嚥了好幾口唾沫,跋扈的姿態煙消雲散,變得畏頭畏腳。

不因什麼,隻是薑長泠天生就具有極高的通靈天賦,自小就適應了此事,偶爾也能讓冇見過鬼的人開開眼界。

壯漢害怕得把果子抖落,眨眼間,原本的陰霾消散。壯漢又慌忙掃視了下四周,卻見大家一副毫無所覺的樣子,打了個寒顫。

“老闆就不計較了吧?”薑長泠掏出了銅錢放下。

壯漢回過神欲想罵人,但又想起方纔的場景,驚悚得很,索性瞪著她閉嘴不說話了。

地上的妖約莫也知道自己被救了,撐著地上起來連連點頭:“謝謝你謝謝你…”

薑長泠蹲下身,抓住他的手腕輸送了些靈力,又將果子送了給他。

“快些走吧,不必言謝。”

妖錯愕抬頭,隻看清了薑長泠決絕離開的背影...

救妖不過是舉手之勞,她作為一名妖都三處的中階捉妖師,此前接到妖都的命令是跟蹤一隻虎妖。

正當她惘然地在人群中找虎妖的身影時,不遠處傳來一陣此起彼伏的驚呼。

她順著眾人的視線望去,那名虎妖已然躍上屋簷,肩上還扛著一名哭得梨花帶雨的女子。

耳畔不斷響起尖叫聲。

“世風日下!有妖當眾虜人啦!”

薑長泠眉頭輕皺,自知力不敵妖,當即抽出一張傳音符傳給同門:“長青街的虎妖當眾劫人了,速來支援。”

待傳音符燃燒殆儘,她趕忙逆著人流緊追著那隻虎妖。

跑了好一會,街道上的百姓也逃得七七八八,那虎妖也不知為何腳步逐漸慢了下來。

它神情變得苦澀,腳步趔趄,晃晃悠悠的,扛在他肩上的女子也掙紮著似要滑落。

薑長泠眼看著女子從虎妖肩上一個翻身從空中跌落,隻好移步前去接住那名女子。

“救命啊救命——”

女子緊閉雙眼,本想好自己要摔個狗啃泥,卻冇想到意外跌進了一個懷抱。

她還未來得及道謝,薑長泠便把她放了下來。

“感謝女俠相助。”女子被救下來後還有些發顫。

話音剛落,頂上的瓦片便開始鬆動,連帶著重物翻滾的細碎碰撞的聲音越來越近。

原是虎妖從屋頂上滾落了下來。

薑長泠見狀拉開了女子,轉頭笑道:“舉手之勞,此處危險不宜久留,姑娘無大礙的話快些離開吧。”

“那…女俠保重。”女子含淚邊跑邊回頭。

女子走後,薑長泠才麵對暈厥過去躺在地上的虎妖歎了口氣,她默捏了個訣,一條瑩藍色用靈流編織而成的傅妖繩便纏上虎妖。

這下街道倒是變得空蕩蕩,無人敢駐足停留了。

薑長泠遠遠看去,這虎妖的脖頸處竟有妖都燙下的束靈烙印,這妖理應是靈力散儘與人無二異,為何還敢如此猖獗?

還來不及細想,地上的虎妖突然猛地睜開妖瞳,雙目發紅,不過是一瞬就將那傅妖繩掙破,靈力都碎為了星星點點!

那傅妖繩與她靈力相連,一息之間薑長泠的五臟六腑都疼了一遍,元氣大傷。

而虎妖從地上爬了起來,作勢要衝向她。

薑長泠呼吸一滯,心中警鈴大作,連忙從袖中甩出一張鎮妖符往虎妖額頭貼去!

見這虎妖確實被定住,薑長泠長舒一口氣。

忽然,鎮妖符上雷息漸顯,三兩下把符咒燒成了灰燼,那雙通紅凶狠的妖瞳直瞪瞪與薑長泠相撞。

薑長泠心裡此時隻有一個念頭:為何束靈烙印會失效!?

無法,她迅速側身閃躲過一個飛撲,暗暗咬牙催動靈流再次喚出一道傅妖繩。

看了眼地貌,她先找到了處落腳定位,快速用傅妖繩纏繞了一角柱子。

虎妖既而又追上來,聽著那撕咬的尾音她再而靈敏躲過,馬上又牽著傅妖繩繞到下一個點位。

反覆以往後,這塊地方已經默默被薑長泠的傅妖繩所包圍,形成四象星宿的陣法。

此時虎妖仍不知情,還興沖沖地撲向薑長泠。

最後薑長泠躍出陣外,虎妖便被傅妖繩束縛在最中心不得動彈。

等它眸中閃過一絲疑惑時,一束束雷息便順著傅妖繩從四個方向朝它閃來,頓時疼得他齜牙咧嘴。

薑長泠靈力快要竭儘,她看著虎妖捂著心口咳了咳,但願能再借四象星宿的力再久點。

這麼想著時,空中忽然降下一張傳音符。

“我已知曉,立即前往!”

是一把急匆匆的男聲。

要說聽到這張傳音符不心寒是假的,畢竟她撐不了多久了。

傅妖繩之間已經出現了細微的裂隙,靈流也在一點點變淡。

薑長泠甚至無法再調出靈力燒一張傳音符了。

如何呢?隻好先跑路了。

她剛轉身欲想走,卻聽見身後虎妖長嘯一聲,似有著魔修入化之勢,便聽到“錚錚錚”連續斷開的聲音。

是的,她靈力又被震碎了。

看來這虎妖的修為遠比她想得要高得多。

不妙。

薑長泠喉頭一熱,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

耳鳴接踵而至,她強忍著痛意用最後的力氣躍上了屋簷。

眼前忽明忽暗,薑長泠走幾步後腿就不受控跪倒在地,來自經脈受損細細密密的疼痛開始漾開,疼得她冷汗直冒。

虎妖自是不會放過這等好機會的,它雖受法陣牽製受傷,但薑長泠這強弩之末的靈力對它隻傷得了皮毛。

於是它也一同躍上屋簷,忽而伏低四肢行走,故意用鋒利的尖爪刮蹭著瓦片發出刺耳的聲響。

像是昭示著捕捉到獵物的喜悅。

薑長泠晃晃頭想讓自己保持清醒,可眼前終究是模糊一片,而那刺耳的聲音從她身後傳來,愈來愈近。

她還不想認命,顫抖著手想抓起一片紅瓦,心想著在手掌上以血畫符看看能不能召來一隻厲鬼上身,萬一還有打得過的呢?

誰知還不等她抓起,刺痛的感覺便從脖子傳來,她身子一僵。

那虎妖的利爪已然候在她脖側,隻需它輕輕一劃,血液將會噴濺而出,而她,將慘死於虎妖手下…

-,似是分不清自我,要將薑長泠的身體占為己有。薑長泠心下一緊。於是就在薑長泠一路順著劍劍劈開虎妖的抵禦,劍尖直懟著虎妖的胸口時。薑長泠的意識就跟厲鬼所相悖了。厲鬼想殺,她不許。因為自厲鬼碰劍後,她感知到殺伐戾氣比先前的更重了,如若這一劍刺下去,她無法保證自己還能清醒。最後劍尖歪去了一邊,給虎妖胸口劃開了一道傷。錯過了最佳刺殺時機,一人一妖又再次拉開身距打了起來。自此每當要刺中致命部位時,薑長泠都會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