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重生

26

還去保管鑰匙的商言哪裡拿鑰匙,進入禁地內鋪設靈台,禱告懺悔。恐怕是魏溫罪惡太多,不多設點靈堂禱告,讓罪神化解,死後就得下十八層地獄才能彌補他做的惡事了!蘇柔隻覺得可笑極了,想到自己深愛之人,竟是這樣一個偽君子,還因自己撞破真相,被他割了舌頭,捏造謠言,想燒死自己,頓時悲從中來,隻覺心口氣血翻湧,怒急攻心,一口鮮血噴灑而出。圍著木樁成一圈的仆奴,看著蘇柔披頭散髮,麵無血色的吐著血,放柴的手都抖了一下...-

第1831章

可是假的

烙宇逸揭開了馬車的簾子,官府攔什麽馬車?

他走了下來,果真的,在前麵就是有著一隊人,堵在路中間,也是將他們必走的那一條路給堵死了

這些人都是穿著大周官兵的衣服,確實如護衛所言,這是官府中人。

隻是官府的人,跑到這裏做什麽?

烙宇悉上前,此時他身上的衣服,都有幾日未換,頭髮也是有些亂,身上都是一股怪味,整個人的狀態十分不好。

什麽貴氣公子,什麽玉樹臨風,將他們關在馬車裏麵半月時間,試上一下。

而此時,從那些官兵當中走出了一名身著官服之人。

烙宇悉微微眯起了雙眼,不會是此地的官員,知道他這一路辛苦,所以這是過來給他送吃送喝的,若是如此,等到他回到了京城,會再是幫他說些好話,說不定聖顏這一悅,都能讓他從這個地方官員,一下子升到了幾級。

官中不時看著那些馬車,這都四五十輛了,上麵也都是裝有東西,不過卻是用油布蓋緊,所以裏麵到底裝了什麽,現在還是不知,不過卻是可以從車輪壓在地上的印子,可以猜出,這馬車上麵所裝的東西,定然是不輕的。

此時,一名是師爺打扮的人,也是在這位大人眼前說了一些什麽?

這大人點了下頭,看著這些糧食的眼神有些火熱。

可就是這麽一道眼神,也是讓烙宇悉的心中不喜了起來。

這一路無人打這些東西的主意,不會是因為官府要打的吧?

這一個個的,眼睛就如冒著綠光一般,跟著那些馬賊與強盜有何分別?

“裏麵裝的可是糧食?”

那位大人上前了一步,也是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官服。

官位雖末,可是架子卻也真的不小,好大的官威啊。

“裏麵裝的可是糧食?”

官員再是大喝了一聲。

“是有如何,不是又如何?”

烙宇悉到是笑了,這一路的強盜雖多,可是被官府的人攔去了去路,到是第一次。

那位大人再是一高聲音,我是本地縣城朱大夫,若是,你們的糧食被朝廷往用,你等留下糧食,速速離去。

還真是想搶糧的。

烙宇悉冷笑了一聲。

本公子到是不知道,大周律法裏麵有哪一,是要往收百姓糧食的?

“這是聖上的意思,”那位大人拱手向天,“所有的糧食,皆要被官府征收。”

“聖上的意思?”

烙宇悉可是不信,聖上不會頒佈這樣的命令,大週上上下下,有多少次的天災**,哪一次百姓的糧食,是被征用的

“正是聖上之意,你等速速離去。”

這位朱大人抬起了下巴,也是一臉的倨傲之色。

“你可是有征糧書”

烙宇悉將自己雙手背到了身後,也是輕輕撫著劍上的那顆紅寶石。

朱大人的麵色再是一沉,烙宇悉卻是笑的更甚,怎麽的,這是拿不出來嗎?

還是說,根本就冇有什麽征糧書,聖上也是冇有征用糧食,隻是他們自己想要這批糧食,據他現在所知的訊息,糧荒之事,現在也纔是開始,各地的商人現在也纔是開始屯糧當中,而他這一路也是走過不少地方,卻也從未聽說,朝庭還有征糧這一說?

“你們走還是不走?”

朱大人一甩袖子,“若是不走,就不要怪本官對你們不客氣。”

“本公子到是要想知道,你要給本公子怎麽的不客氣法?”

烙宇逸這麽大,在京城當中,可以說他就從未怕過誰,哪怕在皇宮當中,都有他的聖上皇叔著,大子擔著。

怎麽的,就這麽芝麻大一點的官,還想要對他不客氣,這不客氣是怎麽樣的一種的味道,他到想要好好的嘗下?

朱大人對著身邊的官兵都是打一個手勢,這些官兵提刀的提刀,拿劍的拿劍,這是軟的不行,想要硬搶了。

而烙宇逸身邊的那些護衛,統一上前,也是將烙宇逸擋在了身後。

這若硬拚的話,就這麽幾個烏合之眾,怎麽可能打過朔王府驚心養出來的護衛,這些護衛每一人都可以說是百裏挑一,也都是朔王府用重斤養出來的。

而養這些護衛的方法以,是以前的老朔王爺一手留下來,就這麽上百人,每個都是不俗,每一個也都是強者。

若非是如此,沈清辭也不可能會讓自己的兩個兒子,去做如此危險的事情,她將朔王府中護衛,每人分了一半,這些護衛足可以一以敵百。

這麽幾個人,還真的就是不夠他們打的。

“你們還想抗旨不行?”

朱大人一見烙宇逸這邊的架勢,一下子就氣的臉麵發青,他可是朝廷命官,這些人敢是同官兵動手,不想要腦袋了是不是?

烙宇逸輕輕撥動著腕上的佛珠,為了這些人,大開了殺界,似乎有些不是太劃算。

“你這官可是捐來的?”

烙宇悉諷刺著這位朱大人,如此的有眼無珠,如此的心眼皆瞎,不是捐來的官又是什麽?

“本官是兩榜進士,是聖上親點的榜眼。”

縣官再是拱起了手。

“哦……”

“榜眼啊?”

烙宇逸再是打量了一下這位,如此的草包,這是怎麽當的榜眼,還是說,這是越長,腦袋也就越空嗎?

他扯了一下嘴角,有些懶散的靠在了一輛馬車之上。

“你既然參加過會試,那麽你應是見過本公子這馬上上麵,所寫的字。”

這在他們在會試之時,必是要學的東西,當然也是他們必是要認的。

他這一隊馬車止這,都是朔王府的之物,這些護衛身上,皆也都是穿著輕甲,而輕甲上方,也有他們府內的標記。

而烙宇逸若是不說,可能之於朱大人而言,他還真的冇有注意到這些,當是他定晴過去,一見馬車上麵的標識,不由的也是感覺,自己的眼睛一刺。

就連一邊那位師爺也是相同。

朔王府。

這縣官認出來了,皇家這種的標誌,隻要稍讀一些書的,應都都是明白纔對。

朔王府的東西,誰不要命的,還敢去打劫?

朱大人此時的頭皮發麻,也是不由扯了下師爺的袖子。

“是假的吧?”

師爺小心的回聲。

“大人,八成不是假的。”

“剛纔學生就感覺這些人不同,”

-是這麽一道眼神,也是讓烙宇悉的心中不喜了起來。這一路無人打這些東西的主意,不會是因為官府要打的吧?這一個個的,眼睛就如冒著綠光一般,跟著那些馬賊與強盜有何分別?“裏麵裝的可是糧食?”那位大人上前了一步,也是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官服。官位雖末,可是架子卻也真的不小,好大的官威啊。“裏麵裝的可是糧食?”官員再是大喝了一聲。“是有如何,不是又如何?”烙宇悉到是笑了,這一路的強盜雖多,可是被官府的人攔去了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