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大紅燈籠孤單掛

26

諱在大喜之日置喙這對新人。懂這句話的人自然相視一笑,不懂的人,更是湊一耳朵想打探這背後隱情。“冇準這新娘子不是在笑,而是躲在花轎裡抹眼淚。”又引來路人打趣道。“這位爺兒,此話怎講?”終於有不知情的人問起。那人指著一處被鞭炮紙屑蓋住的地方:“你看。”“這是?”順著手指尖兒方向,一陣微風吹過,掀起一層層紅色紙屑,與透亮的大絳紅色不同,有一塊暗紅色若隱若現。村裡大婚時,確是會有一項“殺雞撒血”的習俗,進...-

第一章:

夏日黃昏,陰陽交際。京師昌平街盤踞著一條“赤龍”,在霞光輝映中覆上一層“金鱗”。

這條送親隊伍由數十人組成,站在高樓上看,街頭到巷尾都站不下,還要拐個彎才能容下這條紅色的“長龍”。衣著紅衣紅褲,肩頭扛著,手裡抬著的箱奩亦是清一色的紅木,上頭都戴著一朵朵絲緞質地的大紅花。

這隊伍中充當“龍頭”的前導隊高高舉著鞭炮,散落一地的鞭炮紙如同毯子一般,行過之處鋪開,腳下彷彿盛放一朵朵紅蓮。

程溪坐在穩當的喜轎裡,一身鳳冠霞帔。

轎子是由朱金木雕製成的,金銀、雲母等名貴的裝飾鑲嵌在木雕上,轎子做工精細,雕著麒麟送子等諸多繁雜式樣,珠翠、流蘇等裝點著富麗堂皇、金光耀眼的轎子。

這轎子又叫萬工轎,能坐萬工轎的隻能是明媚正娶的正房,一頂萬工轎約莫要幾千斤米,凸顯出母家顯貴的身份。

昌平街的老人孩子都跑出來,鼓樂齊鳴、十裡紅妝,好不熱鬨。紛紛探出腦袋,心裡感歎著京城已然好久冇見過這等陣仗。

“哎呀,上一次這麼熱鬨不還是太尉家的嫡女出嫁?”人群裡有人大聲嚷嚷,試圖掩蓋過鞭炮鑼鼓聲發表高見。

“對啊,那不是七八年前的事咯,現在這個關頭,還敢這樣嫁女兒,真是不多咯。”來人迴應,手裡緊緊牽著自家幼童,幼童臉蛋紅紅,小手捂著耳朵,這比除夕三十夜家家戶戶的鞭炮聲還要熱鬨!

“看來這程閣老是真疼這唯一的掌上明珠。”

望著這十裡紅妝,即使是住在京城這種寸土寸金地方的大戶人家,也不禁嘖嘖感歎。也算是在天子腳下見識了湖廣一帶那家財萬貫的大富商的氣派。

“要真是掌上明珠,又怎會成全這樣一門婚事。”圍觀人群中似乎有知道內情的,趁著人多眼雜,也並不忌諱在大喜之日置喙這對新人。

懂這句話的人自然相視一笑,不懂的人,更是湊一耳朵想打探這背後隱情。

“冇準這新娘子不是在笑,而是躲在花轎裡抹眼淚。”又引來路人打趣道。

“這位爺兒,此話怎講?”終於有不知情的人問起。

那人指著一處被鞭炮紙屑蓋住的地方:“你看。”

“這是?”順著手指尖兒方向,一陣微風吹過,掀起一層層紅色紙屑,與透亮的大絳紅色不同,有一塊暗紅色若隱若現。

村裡大婚時,確是會有一項“殺雞撒血”的習俗,進門前會選擇殺一隻雞,並且要念出四言八句:“雞翔天,結婚來”,這鮮紅的雞血,也代表著大吉大利。

“怎的?這殺雞灑血不是常事嗎?”那人不解,雖說這是村裡習性,在京城裡並不多見。

“哈哈哈仁兄還是不知道為好。”來者不想說出意圖,隻是點到為止。

這彷彿乾了幾日的血跡,明眼人都知道不是今天現宰的。況且這麼大一片汙紅,這得是隻多大的公雞。

“難道是,前幾日京城裡當街問斬逃犯留下?”

這個血量,分明就是人血!

“我滴親孃啊,你們是真不怕大婚之日的忌諱,還是不怕那閻羅?”

這聲提醒讓之前加入話題的人一齊噤聲。忌諱是虛的,但這閻羅是實的。談到這個名號,大家心有靈犀地感覺後背一陣寒意爬上來。先前歡快的鞭炮聲現在一聽,讓人膽戰心驚。

但願,先前的話,冇讓有心之人聽見。

迎親隊伍在京師最繁華的長康街停下,高舉著“迴避”、“迎親”兩麵牌子的小廝在一處大宅前歇腳。府邸正門上掛著的牌匾赫然寫著三個大字“太師府”。牌匾上簡單地掛著一朵紅花,兩側孤零零地吊著成雙成對的大紅燈籠。

前頭迎親隊伍停下,後頭的送親隊伍緊隨其後。程溪所坐的萬工轎穩穩落下,轎簾被緩緩撩開。從金光閃閃的轎子裡伸出一隻玉手,纖細的手腕上垂著一隻珠光寶氣的金鐲子,和一隻剔透玲瓏的玉鐲子。

侍女小心翼翼地扶住雍容華貴的手,指點著因蓋頭看不見前方路的新娘子。

“真好看。”

“你又看不到,怎知好看?”恭候在兩旁的小廝插科打諢起新娘子來。

另一邊,眾人的目光落在一匹高頭大馬上,新郎身著一襲紫鍛官服作為喜袍,官宦子弟根據其顏色可知這是三品以上。玉麵新郎一個翻身,熟練地從馬上落下。踏著端正的四方步,往太師府走去。

道賀聲此起彼伏,新郎隻是作揖回禮,臉上無半分喜色。

“宋公子,珠聯璧合,白頭偕老啊。”

“祝願金玉良緣,佳偶天成。”

這些假大空的客套話不絕於耳,新郎甚至連嘴角都不願配合地勾起,淡漠得都比不上前來祝賀的賓客。

太師府內的新婚佈置簡約明瞭,在尋常物件上添點幾抹紅色;宴席佈置並非珍饈海味,熟知的賓客都知道這都比不得前幾月太師府剛為長孫辦的週歲宴。

連新婚的儀式也是儘量從簡。這氣派與新娘十裡長街的熱鬨,彷彿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賓客們臉上喜笑顏開,坐席間卻忍不得交頭接耳。

“即使聖上說要厲行節儉之風,倒不至於節儉到這種地步。”

“那可不是嘛,知道的以為是娶親,不知道以為是……”

太師府上缺什麼,都不會缺金銀珠寶。把一場喜事辦的如此“風光”,看來這太師不太滿意這位兒媳婦。

太師與程閣老的這樁親,是天子定下的。

當今天子不通五穀,但信奉巫蠱,常與國師坐而論道,習得點雞毛蒜皮的“相麵之術”,腦袋一拍,便拆散了兩對鴛鴦。

京城都知,這程閣老的女兒程溪自小與太尉之子黎將軍是青梅竹馬,兩家世代交好,兩人又兩情相悅,隻是黎將軍常年征戰沙場,程溪的婚事遲遲未定,不然程閣老家的門檻都要被提親的踏爛。

而太師最得意的公子宋言殊,他一母所生的親姐姐進宮當了貴妃,貴妃的牽線搭橋下,皇帝的小公主自小就說要宋言殊當駙馬,這算盤打了十幾年,到最後還是落空。

氣得小公主知道這訊息後,吵著要遁入空門、去當尼姑。太師本來想與皇上“親上加親”的美夢也泡湯。

不愛牽線的皇帝偏要當這月老兒,旁人不明白,亦不敢隨意揣測。

所以這喜宴上,為難的是賓客,看著皮笑肉不笑的太師,不道喜也不是,道喜就更不是,那不是往太師心口上紮刀子嗎?

吉時到了,程溪被送入洞房。宋府的內宅後院大得很,不知拐過多少個彎,侍女帶到一處庭院。早已耗費過多精力的程溪一屁股坐在婚床上。宋府的丫鬟嬤嬤欠身退出,房中隻剩下程溪和她的陪嫁丫鬟鶯歌。

“鶯歌,人都出去了?”

“出去了。”

話音未落,程溪便迫不及待地扯下紅蓋巾,“太重了,太重了。”

程溪艱難地扭動脖頸子,解開蓋頭後新娘豔麗的妝麵宛如一朵盛放的桃花,撩撥賞春人的心。

“小姐急不得,急不得。”鶯歌忙擺手製止,這蓋頭得要新姑爺來掀。

“再不急,這脖子就要被壓斷了。”程溪隻想快點把頭上的鳳冠卸下來,她今日親身體驗到京城的貴婦人為何頭上插滿金釵步搖,除了為彰顯權勢,還是束縛腦袋端正儀態,免得再像未出閣時搖頭晃腦,惹人笑話。

“這不是鳳冠,這是上刑。”程溪發現不能像扯蓋頭那樣輕易扯下鳳冠,踉踉蹌蹌地挪到梳妝檯前。

“呸呸呸,這大喜之日,真不怕犯忌諱。”什麼脖子斷了,什麼上刑,這是一位新婦口中能蹦出的詞彙嗎?鶯歌雖心不情願,但手上還是忙幫著取下鳳冠。

“怎可能不重呢?這頂冠還是夫人當初出嫁時所用,黃金數十兩,再加上珠寶翠玉點綴……嘖嘖嘖。”鶯歌得意地說道。

看著鏡中的美人,平日天天侍奉的鶯歌也不禁慌了神,果然都說女子最美那日就是出嫁時。好不容易取下頭上的“刑具”後,鶯歌才反應過來:“這姑爺還冇來,待會掀開蓋頭,本來加上鳳冠十二分的臉,現在隻有十分了。”

“你倒彆奉承了,要不想明日京城裡傳遍無頭新孃的軼事,就還是趕緊拆下來。而且,你這一口一個姑爺,改口得也忒快了。”程溪打趣道,一副如釋重負的模樣。

被這句打趣成功轉移注意力的鶯歌,忽視了自家小姐又不避諱的那句“無頭新娘”:“那不得早點適應。”

鶯歌順手拿起妝奩內的檀木梳為程溪捋順髮絲:“隻是,這太師府的人,都拿眼白看人。真氣人!”

想到今日府上一些侍女嬤嬤的態度,鶯歌覺得出氣不暢。

“那是自然,貴為公主的兒媳,就像那煮熟的鴨子卻飛了。這太師心裡不快,府裡的其他人誰會敢誠心歡迎咱們。”程溪拿出澡豆粉末,用手尖微微一沾。

鶯歌立馬製止,這澡豆是用來褪去臉上鉛華,看來自家小姐是打算直接睡覺了。小姐任性,但自己還想多活幾日。

“萬萬不可啊,小姐貪睡,但今日不同。彆急,我去打聽一下。”鶯歌提溜著裙子出房門,小跑著去打探姑爺訊息。

程溪又將澡豆放下,她不是真困了。這強扭的瓜不甜,兩人的心思都不在對方身上。他們就是那不搭戲的伶官,被逼上了台子隻能走個過場、逢場作戲。

鶯歌走後,偌大的婚房靜默地死氣沉沉。雖今日婚事簡約,但屋內擺飾可窺得太師府不俗的家底,比起自家的物件,更是上品中的上品。就連軒窗用料也是珍貴的紫檀木雕和琉璃。程溪此前就聽聞過,這太師府建造時長整整四年,完工那日太師為打賞工人仆役,直接把銀子倒在院落裡任人拾撿。

正在程溪對著這些昂貴桌椅、屏風發呆之時,鶯歌氣喘籲籲地跑進來:“姑爺……姑爺……”鶯歌越想說,這氣越順不過來,程溪起身從茶壺裡倒了杯水遞給她。

“彆急,慢慢說。”鶯歌還算“穩重”的人,難道是新郎大婚之日被人砍了。程溪心裡做出“最好”的打算。

“姑爺……”鶯歌猛灌了一口茶,嘴裡呼呼幾下:“被人請去刑部了。”

程溪心下大驚且小喜:看來不是被砍,而是有人被砍了。剛說完“上刑”,自己這是一語成讖?這比無頭新孃的想法還要刺激。

-同僚從番邦帶來一隻異瞳波斯貓,送給孃親做生辰禮物,因為貓的毛順滑雪白,府裡的人給它取名叫“霏霏”。霏霏比彆的貓溫順,孃親也特彆喜歡它。鶯歌說是這貓每日貪嘴就懶惰,懶惰就不愛動,旁人瞧見自然就溫順,像極了程溪。鶯歌與她從小一處長大,主仆之情勝過姐妹,當初祖母說她伶俐會說話,但她十句話有七句的心思用在插科打諢程溪上。夢裡的霏霏在冬日飄雪裡留下一排排腳印,抬頭是一片紅梅,鮮豔地如同麵容白皙女子嘴上點的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