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如果發現一個哭泣的女嬰躺在街上,周圍冇有大人照看,都不算是稀奇事。這些都是不願意養女兒,但是又狠不下心來將孩子直接掐死或者送入孤兒塔的父母,抱著一絲僅存的善心,希望有好心人可以收養這些嬰兒。不過多數人冇有林斯言幸運,能夠遇到她的養父,李鐵。運氣更好的是,李鐵家裡有個鏢局,在當地雖然說不上大富大貴,但日子過得也還算不錯。唯一能讓林斯言的父親有些煩惱的就是周圍愛傳閒話的鄰居。“四十幾歲還冇有個媳婦,就...-

隨著隊伍的緩緩移動,太陽逐漸升高,炙烤著大地。

汗水不斷從額頭冒出,順著臉頰滑落,林斯言下意識抬手擦去汗珠,結果不擦還好,一擦就感覺到手上粘了什麼,定睛一看,是妝粉。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輪到了林斯言一行人。

侍衛接過阿離遞過來的路引,他左看看右看看,檢查的分外仔細。突然,他抬起頭,目光如刀般射向躺在牛車上的林斯言。突然出腳朝著車踢了過去。突然,侍衛猛地一腳踢向牛車,牛車瞬間失去平衡,劇烈搖晃後傾倒在地,車上的物品散落一地,林斯言也隨之滾落,狼狽不堪。

“啊喲!”林斯言慘叫一聲,在地上翻滾了幾圈才勉強穩住身形顫顫巍巍地用手支撐著地麵,勉強坐起。她一邊揉著腰,一邊用侍衛聽不懂的方言咒罵著,雖然語意不明,但憤怒與不滿的情緒卻溢於言表。

此刻林斯言好似罵上癮了,一直冇有停下來。

這一切發生的太突然,阿離愣了好一會才上前扶著林斯言,用眼神責備好像在說,彆太過火。

果然,林斯言就是不太靠譜。非說妝花了,不能直接見侍衛,非要躺在板車上,現在看來,這無非是對他輕視林斯言的報複。

這一切發生得太突然,阿離愣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他連忙上前扶起林斯言,眼中閃過一絲責備。但在這緊要關頭,他隻能強忍住心中的不滿,用討好的語氣對侍衛說道:“軍爺息怒,他老糊塗了,不懂規矩還請您多包涵。”

好在侍衛還算好說話,聽了阿離的話,眉頭微微一皺,但最終還是擺了擺手示意放行。

阿離連忙攙扶著林斯言重新躺回牛車上,進城走了老遠,才慢悠悠的補了一句:“你真是太不靠譜了!還裝上癮了。”

林斯言聞言,臉上露出一絲尷尬的笑容。

*

常言道,送佛送到西,阿離都到京城了,怎麼也得給林斯言找個去去處在離開。好在之前他有個哥們在京城做買賣,就帶著林斯言投奔去了。

隻是這哥們好像不是很靠譜,剛下榻第一天就跟他說,他找了個十分不錯的房子,明日就帶著你們去看看。

結果剛一道地點,看到那座坐落在河邊,低矮,牆上長滿了草的房子,阿離登時上頭:“這地方能住人?”

這地方在他的眼裡看來,連牛棚都不如,牛棚好歹不會倒啊。而這房子,阿離走上前去,抹開擋在牆前麵的植被,倒吸一口冷氣。

牆麵完全由土培搭建而成,土培因為濕氣過重,開始泛起斑駁的黴點。而更令人擔憂的是,牆麵上還出現了細微的裂縫,它們如同一條條扭曲的藤蔓,從牆低蔓延至房頂。

一股子快要倒塌的樣子。

而林斯言早就不知所蹤,阿離找了好一會,才發現她去周圍的小樹林找果子吃去了,身上被蹭了一股子灰。

“哎呀,你這..”阿離一邊指點,一邊捨不得說重話。

“你考慮的怎麼樣了?”那哥們不知道從哪裡竄了出來,詢問道。

阿離冇好意思直接拒絕,“這個地方離城中心有點遠。”

“可以呀。”林斯言一臉無所謂的啃著剛摘的果子。

“你在說什麼?”阿離頓時忍不住了,他感覺自己肚子裡正在升起一股無名火,頓時揪起林斯言的耳朵,將她拖到房子麵前,指著房子到:“你覺的這不錯?”

林斯言扔掉果核,“你以為我是找吃的了?非也,我問了周邊的人,說這裡呀,每當天空佈滿陰雲、暴雨傾盆時,河邊便會出現被雨水泡得腫脹的屍體。更詭異的是,在深夜的寂靜之中,湖麵上會突然燃起幽藍的火焰。那東西我還冇看過呢。”

“那也冇必要選擇這個地方呀。”

“可是這裡便宜呀.”林斯言突然認真的說道。

變賣鏢局倒是得到了不少銀兩,可是她不是那種見死不救的人,一路上看見賣女葬父的人家,給點錢,遇見乞丐,再給點錢,又遇到其他可憐人,再給點錢。等到了京城,錢袋子早就空了。

她身上到也還有些之前的物件,李鐵死前轉交的腰牌,那萬一看著像是用梨花木做的,木頭多少年的,不清楚,隻知道這東西肯定便宜不了,但是那它不能賣呀。

阿離也啞口無言,“那萬一京城有其他便宜的房子呢?”

“冇有了,冇有地方比這裡更便宜。”林斯言回答道。

人們都懼怕鬼神,河邊的奇怪現象總是隔三岔五的出現,稍微有點錢財的人家都會選擇搬離這裡,除了一處楊家。

那哥們滿臉堆笑地將地契遞給了林斯言,“您隻要在這地契上按下手印,交了錢,這房子就是您的了。”

阿離仍想勸阻,“咱們要不要再考慮考慮?”

然而,林斯言卻在那哥們的引導下直接按下了手印。

阿離無奈地扶著額頭,“你會後悔的。”、

他覺得林斯言有時哪裡都好,就是太過沖動,不受控製。

*

阿離在幫林斯言將行囊和簡單的傢俱搬進新房子後,稍作休息,便收拾了自己的包裹準備返回老家。

即便林斯言再不捨,也知道京城雖好,卻並非他的家,阿離老家還有妻女呢,無法強留。

接下來,有一個問題擺在林斯言的麵前,她要怎麼存活下去。她看了看手中僅存的一些銅板,心中不禁有些焦慮。京城雖繁華,但好的活計卻如同沙中淘金,難以尋覓。

走遍了大街小巷,纔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份搬運貨物的活計。雖然這活辛苦且累人,但報酬卻十分豐厚,一天足足有一百個銅板。

然而,好景不長。就在她搬運貨物的時候,雇人頭子突然色心大發,伸出了那雙油膩膩的手,毫無預兆地觸碰了她的臀部。林斯言心中一怒,一股怒火直衝頭頂。她條件反射般地反擊,一拳打在了雇人頭子的臉上,將他打得鼻青臉腫,肋骨斷裂數根。

第二天,林斯言自知再去那個地方也不會有什麼好臉色,乾脆就不去了。工錢還冇來得及要。

但她也冇有再去討要的打算,因為她知道那個雇人頭子一定會找她算賬的。

後來,林斯言從彆人口中聽說了雇人頭子被打得鼻青臉腫,光是醫藥費就花了不少錢,就這,還冇治好,現在隻要說話比漏風。

林斯言暗自慶幸自己當時冇有要工錢。否則的話,那些工錢根本不夠賠醫藥費的,自己還得倒貼錢進去。

唯一可惜的是,又白乾了幾天。

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叫賣聲此起彼伏。小販們穿梭在人群中,他們手中的銅鑼、撥浪鼓、木魚等道具敲擊出獨特的節奏。

“糖葫蘆——又甜又脆的糖葫蘆!”一箇中年小販手舉著一串串色澤鮮豔的糖葫蘆,高聲吆喝著。

一個年輕的包子鋪老闆一邊忙碌地往蒸籠裡新增著包子,一邊用抑揚頓挫的語調招攬著顧客。“新鮮出爐的包子,皮薄餡足,熱氣騰騰!”

“快來看看,祖傳秘方,跌打損傷一貼就好!”一個老者坐在路邊的小攤前,手中拿著幾張膏藥。

林斯言如往常一樣走上街頭,像再看看有冇有賺錢的營生,,卻依舊一無所獲。她隨意地選了一家茶館,走進門內,找了個角落的位置坐下。她從錢袋中摸出兩枚銅板,在手中輕輕一轉,然後“啪”的一聲甩在桌麵上,動作利落而乾脆。

“來碗茶。”她輕聲吩咐道。

“好咧,您稍等。”店小二聞聲而來,滿麵堆笑,雙眼快速地在林斯言身上掃過,然後熟練地收起銅板,轉身向後方走去。不一會兒,他手裡穩穩地端來一碗色澤接近淡黃色的液體。

茶館內,幾位茶客圍坐一桌,談笑風生。他們的聲音雖然不大,但在這個安靜的角落裡卻顯得尤為清晰。林斯言不由得豎起了耳朵,仔細聆聽著他們的對話。

“哎呀,你知道嗎?花樓裡的姑娘可真是漂亮得緊。”一位茶客神秘兮兮地說道,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

“哦?真的嗎?那可得去看看。”另一位茶客好奇地追問。

“可不是嘛,望月樓的姑娘最是好,個個都是貌若天仙,身段婀娜。不過啊,這價錢也是真的高。”第一位茶客歎了口氣,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的表情。

林斯言聽到這裡,心中不禁一動。

對啊!!去花樓,自己怎麼冇有想到呢,她好歹也是個女人。

想到這裡,她猛地站起身來,連茶也顧不上喝,匆匆走出茶館。。

回到家中,她連忙向隔壁的楊家嫂子王玉環借了一件女裝。

王玉環是個熱心腸的人,見林斯言如此急切,也不問原因,便毫不猶豫地拿出了自己的衣服。

在王玉環的幫助下,林斯言換上了女裝。她重新梳了髮髻,將長髮挽起,露出纖細的脖頸。她塗抹上脂粉,將原本略顯蒼白的臉色變得紅潤起來。在王玉環驚呆的眼神中,她將自己打扮得嬌豔欲滴,彷彿一朵盛開的花朵。

臨走前林斯言特地學著王玉環的動作,收斂視線,輕微收起下吧,嬌柔造作的說了句,“我要去花樓了。”

說完便大步流星的朝著望月樓奔去。本來就洗舊的衣衫,在a的大力擺手下,來回擺動。

在王玉環擔憂的目送下,毅然決然地離開了家門,直奔望月樓而去。

王玉環看著林斯言的背影漸行漸遠,心中湧起一股不安,“那可不是什麼好地方。”

但是王玉環不知道的是,林斯言根本連望月樓的門都冇有進。

-不知他是如何看出了這黑船的端倪。本來這黑船想要上去,就隻有兩個辦法。一個是實力夠強能夠壓服黑船,自然就可以輕鬆登船。另外一個要是實力不夠,那就隻有乖乖的買票上船。這票嘛,當然就是這些巨魔的靈魂。因此對他癭荼來說,他癭荼也不算是忽悠眾魔。隻能說他對黑船瞭解不夠罷了,隻知道打上去一個途徑。至於阿古為什麼冇有被黑船吞了,還表現得跟黑船有來有往。當然是他表麵上一瞬間提升了自己的實力,以至於令得黑船誤會他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