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滯。一方麵,李鐵的身體狀況無法再支撐起鏢局的運營;另一方麵,原本的手下也開始不安分,有的直接離開了鏢局,自立門戶,現下混得風生水起。林斯言曾懷揣雄心壯誌,欲以一己之力撐起整個鏢局,然而開局不利,不僅遭遇同行的排擠打壓,就連那些自立門戶的競爭對手也直接截走了她的潛在客戶。她不得不重新尋找新的主顧,但每當她以女性身份出現,卻總是連門都進不了,更彆說商談業務了。為了方便行事,林斯言選擇整日男裝打扮,四處...-

不過阿古雖然叫得凶戾,但是那船卻似乎毫無反應似的,依舊靜悄悄的漂浮在水麵。

隻是他顯然心中有數,因此在身後一群巨魔驚疑不定的時候,依然極其篤定的大笑道:“你這個虛妄的幻象,還不給我破!”

說完隻見他“噗!噗!噗!噗!”彷彿像是踏空而來,又如同踩著虛空炸裂似的,瞬息間就衝到黑船的麵前。

大嗬道:“接我這一刀試試!”

“嗚”

隨著阿古再一次毫不猶豫的迫近,那黑船也嗚的一聲。

在阿古彷彿驟然亮起的兩道如刀鋒般的銀亮雙掌中,拉起的一道月牙般的明亮弧光,眼看著就要從他手上激射而出的時候。

就見得那黑船的甲板上,霎時間像是無數白骨捲起了一個小小的龍捲風一般。“嘭”的一聲,變成了一隻巨大的白骨大手,穩穩的將阿古的那道巨型的月牙之刃給擋住。

“咦?!”

本來以為阿古這一下和黑船的直接對撞,肯定要被黑船砸得直飛出去。

但是誰能想到,不但阿古這一下穩穩的和黑船撞在一起。竟然還怒目圓睜的,一道巨大的血線宛如擇人而噬的巨蟒似的。

陡然從他的尾椎骨亮起,沿著脊背迅疾上升,直衝腦後。令得他整個後背宛如陡然宆結起來似的,猛然加大了十倍不說。

隻見得還有大塊大塊的如同霸氣絕倫的誇張巨肌膨脹而出似的,整個人彷彿一下鼓足了氣一般,身形大了數倍不說。

就連他的雙手這會也誇張了數倍之多,渾厚的手掌握著對比之下,不再巨大的那月牙般的弧形之刃。宛如就像是握著擎天大刀似的,繼續“哢”地一聲,對著那白骨狠狠壓下。

那對撞的感覺,就彷彿像是漫天的黑雲全都嗚咽似的朝後飛退。甚至吹著一眾巨魔都覺得勁風襲麵,然後就聽得阿古再次大喝道:

“給我滅!”

“嘭!”

隨著阿古這霸氣絕倫的一吼,無數白骨組成的白骨手臂霎時間嗚咽聲響。竟然直接哢嚓一聲,當場折斷。

甚至還砸得那整艘黑船也朝著那河水中一沉,令得那無數白骨鎖鏈不僅哢哢作響。甚至還令得鎖鏈那頭拘著的無數巨魔也慘哼連連,顯示出黑船究竟受到了怎麼樣的壓力。

“俺們來也!”

到了這會,一眾巨魔窺到便宜,哪還不紛紛衝了過來。

這幫巨魔之前有多貪生怕死,這會就有多落井下石。反倒是阿古悄悄朝著後麵退了一步,表麵上看似乎是因為他剛纔跟黑船硬拚一記,以至於一時間需要回氣。

反正他剛纔霸氣絕倫的樣子已經在眾人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這會眾人反倒是巴不得他一時難以再次發力。

如此一來,隻要他阿古不是第一個登上黑船。豈不是眾魔就可以假裝糊塗,不認他阿古這一筆獨拿一半的賬了。

隻是眾魔冇想到的是,他們算盤打得極好,但是那黑船隨著眾魔撲了上來,竟然“嗚嗚嗚”地宛如鬼哭狼嚎一般,越來越響。

隻見得黑船船頭之上多了一道深深的凹口,還有大量暗紅色的血跡,將船底的灰泥般的河水浸得一片通紅。

但也正是如此,整個鬼船像是突然燃起了幽幽鬼火似的。無數灰白色的光焰陡然升空,還帶著絲絲魔氣一般的看不見的細絲似的,宛如漫天狂草的朝著眾魔捲去。

“啊!不好!”

“啊!這是什麼東西!”

“救命!什麼東西在拚命的扯我!”

一時間,竟然數個衝得近的巨魔一個個慘叫連連。就彷彿像是受到了什麼極其巨大的恐懼似的,霎時間就被那無窮無儘的看不見的細絲捲了進去。

而且這些細絲力量極大,任憑他們如何拚命掙紮,但依然還是眼睜睜的看著他們一點點的被扯進了灰白色的光焰之中。

“不要救了,這船吃夠了,自然就會開放!”

就在剩下的一眾巨魔眼看著衝得最近的幾頭巨魔呼號掙紮,既驚疑不定,又準備救援之際。

反倒是眾魔身後的阿古陡然冷冷出聲,令得一眾巨魔全都朝著阿古看了過來。

就見得這會阿古那宛如巨人般的身軀已經收了起來,盯著那幾頭被扯下去的巨魔冷笑道:“難道你們還冇看出來,這黑船周圍的巨魔都是怎麼被拘的?”

“嘿嘿,冇有人肯獻身黑船,咱們又怎麼可能登得上船去?”

“這難道你是說,你早就知道,這黑船的蹊蹺?”眾魔中,首先就是以皮甲豬頭和蟾蜍大嘴兩個,朝著阿古露出了驚懼又忌憚的眼神來。

畢竟誰能想到阿古看著粗豪,似乎是一個極其莽撞的性子。但是竟然反手之間,就直接讓這麼多魔輕易送命。

反倒是蝠翼魅女在一旁更加是眼前一亮,舔著自己的黑唇嘻嘻道:“有意思,這就更帶勁了。”

“再說了,死了幾個魔又算什麼。反正他們不死咱們也登不上這黑船,現在豈不是最好的結果?”

“要我說啊,少了幾個人分。真的發了財,回頭大家不就能分得更多了?”

眾人中大概隻有癭荼老頭真的知道這黑船的蹊蹺,其實本來他的意思,是看著阿古塊頭夠大,實力夠強,又有些來路不明。

因此想著乾脆將他獻祭了去,如此說不定他這一個靈魂夠壯,就夠滿足黑船的所需了。

但誰曾想到阿古竟然倒也不笨,也不知他是如何看出了這黑船的端倪。

本來這黑船想要上去,就隻有兩個辦法。一個是實力夠強能夠壓服黑船,自然就可以輕鬆登船。

另外一個要是實力不夠,那就隻有乖乖的買票上船。這票嘛,當然就是這些巨魔的靈魂。

因此對他癭荼來說,他癭荼也不算是忽悠眾魔。隻能說他對黑船瞭解不夠罷了,隻知道打上去一個途徑。

至於阿古為什麼冇有被黑船吞了,還表現得跟黑船有來有往。當然是他表麵上一瞬間提升了自己的實力,以至於令得黑船誤會他想要憑實力奪船罷了。

可惜剩下的那些巨魔卻不瞭解這其中的彎彎繞,一飛過去,又怎麼能不被黑船俘獲?

所以癭荼老頭這會當然幫著蝠翼魅女打圓場般地大笑道:“冇想到阿古兄弟如此本事,輕輕鬆鬆的就給咱們解決了一個大難題。”

“嘿嘿,要我說啊,諸位要是有誰覺得阿古兄弟做得不對,就不要登船就是。要是有誰登了船還嘰嘰歪歪,那就不要怪老朽也跟他不客氣了!”

癭荼老頭一番話說得眾魔都眉頭一皺,隻是顯然眼前登船要緊。再說了死去的那幾個眾魔和他們可不是什麼親戚關係,他們也冇有為他們主持公道的必要。

因此想通了這一節,一眾巨魔僅僅是看著阿古的眼神中多了一絲冷懼,就再也頭都不回的朝著已經敞開的黑船飛去。

-,變成了一隻巨大的白骨大手,穩穩的將阿古的那道巨型的月牙之刃給擋住。“咦?!”本來以為阿古這一下和黑船的直接對撞,肯定要被黑船砸得直飛出去。但是誰能想到,不但阿古這一下穩穩的和黑船撞在一起。竟然還怒目圓睜的,一道巨大的血線宛如擇人而噬的巨蟒似的。陡然從他的尾椎骨亮起,沿著脊背迅疾上升,直衝腦後。令得他整個後背宛如陡然宆結起來似的,猛然加大了十倍不說。隻見得還有大塊大塊的如同霸氣絕倫的誇張巨肌膨脹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