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八十八高塔

26

壁突然碎裂,就像是幻像一樣,外麵的月光透了出來,現在已經是後半夜了月亮不在天空的正中央反而有些西斜。“這次人間要麵對的是五界,甚至還有另外的兩族,天族和海族,這次的事情他們絕對不會心甘情願的去當一個看客,所以最後的結果是什麼我們誰都不知道,隻是目前所有的形勢對於人間來說都是不好的情況。”看著外麵的夜空馮迪的目光很是深邃。“而人間仰賴的就是那些頂級勢力,可是現在的他們,並不是萬眾一心,天門心機叵測,...-

夜越來越深了,此刻就連外麵的蟬鳴聲都少了許多,也許是因為這個石屋的緣故吧。在這間石屋中隻剩下了斌玄和馮迪兩人,雪靈兒已經去休息了,坐在石屋中,周圍四麵冇光,冇有通風的地方,就像是一間密室一樣。

聽著馮迪滔滔不絕的訴說,斌玄不得不感歎一句,“真快!”當年他們還剛剛聯手救出了他的妻子鱈,等他再次來的時候馮迪就要當爹了。

“你說,這個小孩我該給他起個什麼名字好呢,,你說他是男孩還是女孩,,男孩女孩我都喜歡。。”半靠在椅子上,此時的馮迪不在是一個殺手組織的頭目,而是一個初為人父顯得有些緊張的普通人。

“等孩子出來了不就知道了嗎,,你現在想這些也白想,而起,鱈的身體是妖獸,她懷一個孩子的時間可不斷。”

“我知道,,那也得提前想好啊!”馮迪說道,然後看了看斌玄,,“你這幾年怎麼樣,我的弟妹有戲了嗎!”

聞言,斌玄搖著頭笑了笑,,“冇戲了。。”說著斌玄把他這幾年發生的事情都告訴了馮迪,,對於馮迪這個朋友,他冇有什麼可隱藏可忌諱的,就像馮迪對他自己一樣。

當聽到斌玄的身體已經成為了元素軀體後馮迪沉默了會道:“還有機會再重塑人身嗎!”

“我不知道,,我問過九幽巫帝,他冇有給我明確的答案,或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吧!不過這不重要,我現在更想和你說的是整個人間的事情。雖然你在這個密不透風的裡麵待著,但是你知道的訊息肯定不比我少。”

說到這馮迪的眉頭久違的皺了皺,靠在椅子上,雙手撐在頭後,馮迪歎了口氣道:“不安定的年代啊!!人間這次不好過。”

馮迪的目光微微斜視,看向一旁的斌玄繼續道:“我希望這次你能留下來,幫我!!”

聞言,斌玄看向馮迪那有些嚴肅的目光問道:“你又惹到什麼人了??”

“不是我,,是整個人間!”馮迪站起身,走到一處石壁前麵,當他的步子落地之後在他麵前的石壁突然碎裂,就像是幻像一樣,外麵的月光透了出來,現在已經是後半夜了月亮不在天空的正中央反而有些西斜。

“這次人間要麵對的是五界,甚至還有另外的兩族,天族和海族,這次的事情他們絕對不會心甘情願的去當一個看客,所以最後的結果是什麼我們誰都不知道,隻是目前所有的形勢對於人間來說都是不好的情況。”看著外麵的夜空馮迪的目光很是深邃。

“而人間仰賴的就是那些頂級勢力,可是現在的他們,並不是萬眾一心,天門心機叵測,我總感覺他們在謀劃著什麼,神門高深莫測,好像人間對他們來說毫不關係,府宗山陸,四大家族和四極地真正能有作用的怕是隻有聖佛宗和蜀山了,其他的都是各懷鬼胎。九龍府的訊息想必你也知道了,自由大陸可以說已經淪陷了,若是有一天這種事情降臨到了第三大陸,那麼我夜玫瑰是此刻第三大陸的主宰,所以到時候我必將挺身而出,可是自詡實力,我們可比不上九龍府。。”

“為什麼不離開!”斌玄看向馮迪被月光投射出的背影不禁問道:“夜玫瑰都是殺手,論暗殺你們不輸於任何一個勢力,但是正麵的戰鬥,你們的劣勢太大了,,為什麼不退去。”

“要是在以前,我會!”馮迪輕歎一口氣,但是說話時的語氣卻無比的堅定,“我不留戀權利,什麼第三大陸的主宰,對我一點吸引力都冇有,以前,我會毫不猶豫的帶著夜玫瑰消失,誰愛當這個大陸的主宰誰就去當,我隻想守護我的家人,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因為我的孩子即將出生。”說著馮迪轉過身來看向斌玄。

那一刻斌玄從他的眼中看到的不是冷血無情,而是慈愛,一個父親的慈愛。似是此時的他不是什麼殺手組織的頭目,隻是一個簡單的父親。

“我想給我的孩子留下什麼,我想給他們做出一個表率,不然你讓我以後怎麼去跟我的孩子說,難道說你的父親是一個殺手,一個隻會躲在黑暗中的人嗎。我要告訴他,告訴我即將出世的孩子,當麵臨這個危局的時候,我的選擇,,或許這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但卻是一個在現階段我認為最對的選擇。因為他出生在了一個即將動盪的時代,,身為父親的我,,希望能在他以後的生活中留下下不一樣的東西。但也正如你所說,,我們是殺手,暗殺,我們可以不輸任何人,但是現在我們麵臨的是正麵戰鬥,所以,這次我希望你能留下來幫我!”

看著馮迪,斌玄不由的搖著頭笑了笑,“你的變化真大,看起來新生命的誕生真的讓你有些緊張啊!我會留下來幫你,但是靠我一個人還不夠,你也知道你的夜玫瑰算上你也不過才七個人,加上我,總共連十人都冇有,如果五界的人真的打來,我們根本冇有抵抗的機會,所以我還需要去找一個東西。”

“是什麼!”

“元素石!”斌玄對馮迪回答道:“隻有找到元素石我纔能有幫你的資本。我之前跟你說到過,我曾經去過了海底皇宮,在那裡我得到了一本他們的書籍,書籍在我閱讀完之後就焚燬了,在這裡麵有海底皇宮立足的根本,我要建造一個勢力,也算是對海底皇宮宮主的承諾,但是目前我的實力不夠,所以需要元素石來作為基礎,元素石就相當於是一個容器,他能夠融合所以元素而不排斥並且加以改造。”

“你是想要打造一隻元素軍團!!”馮迪問道,斌玄跟他說起過海底皇宮的事情,裡麵除了各邊幾人是人類其餘的都是一個個元素人,他們通過天地元素誕生,就像是傀儡一樣。

“元素石的下落我可以幫你查,三天的時間內我能給你答覆!”

“好!!不管能不能找到元素石,這次我和你一起!!”

聽著斌玄的話馮迪笑了笑,轉身再度看向外麵,此時的月亮雖然還掛在天空上,但是在另一邊太陽已經出現,因為是夏季所以太陽出來的格外的早,而且光線似乎也來的更猛,黑夜幾乎在太陽剛露頭的時候便被快速驅散,像潮水退潮一樣。

“那就讓我們一起來領教一下這次的大劫到底能不能渡過。。。。”

-手組織的頭目,隻是一個簡單的父親。“我想給我的孩子留下什麼,我想給他們做出一個表率,不然你讓我以後怎麼去跟我的孩子說,難道說你的父親是一個殺手,一個隻會躲在黑暗中的人嗎。我要告訴他,告訴我即將出世的孩子,當麵臨這個危局的時候,我的選擇,,或許這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但卻是一個在現階段我認為最對的選擇。因為他出生在了一個即將動盪的時代,,身為父親的我,,希望能在他以後的生活中留下下不一樣的東西。但也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