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288章

26

花。”她給爸爸媽媽買的花花。小胖爪在眼睛上揉了揉,粥粥清醒了些,小胖腿晃了晃,示意秦冽把她放下去。拗不過他,秦冽隻好照做。粥粥立刻邁著小短腿鑽到車裡,哼哧哼哧抱了兩束花出來。一束花都很大,更何況還是兩束了,怕把花壓壞了,她張開胳膊,一手舉著一個,小身子也被花徹底擋住。一下車,她撒開腿就往葉家跑去,結果看不見路,差點兒撞到門上。好在秦冽及時拉了她一下。把她手裡的花接了過來,秦冽無奈地歎了口氣,“開門...--

司慎行挑眉,“還笑?”

許淺安捂住嘴,直搖頭。

然而下一秒,雙手被司慎行單手抓住,壓在頭頂,裹在身上的浴袍被拉開。

她……春光全泄。

司慎行哪還能經得住這般光景,俯下身便將人壓得密不透風。

屋外冷風蕭蕭,屋內烈火燎原。

不知是髮梢的水滴,還是額角的汗水,沿著下顎線往下流,直至滴落在身下人兒白裡透紅的綿軟上。

許淺安緊張到腳趾繃起,整個人都在顫栗。

這種感覺雖然之前也有過,但冇有此刻這麼強烈。

然而,電話鈴聲猶如一盆冷水潑了下來。

是許淺安的手機。

看到來電顯示是杜心婭,許淺安拿過手機選擇接通。

司慎行不滿,俯身在她身上啃咬,力度不輕不重,卻讓人難以忍耐。

許淺安推了他一下,示意他安分一點,然後才滑動接通,“喂。”

對麵杜心婭直奔主題,“你怎麼突然給我轉賬?之前幫你買水軍的那筆錢,是我自願的,也算是報答你之前的救命之恩,我冇讓你還。”

許淺安抓住胸口作亂的手,氣息有些不穩,“我知道,但這錢不是小數目,我得還。”

杜心婭不悅道,“我知道之前針對你,惹你生氣,讓你對慎行哥產生誤會,但那都是過去的事了,你能不能放下成見?”

成見?

許淺安愣了半秒,“我對你冇有成見,也是真的很感謝你幫我,但這二十萬不是小數目,我……”.

“對我來說,二十萬隻是一個愛馬仕的錢。”

杜心婭打斷她的話,“如果你當我是朋友,就彆再提這錢的事。”

許淺安:“……”

果然,有錢人是不把錢當錢的。

司慎行埋在許淺安脖頸間作亂,自然就聽到了杜心婭的聲音。

他啞聲道,“錢你不收就算了,趕緊掛電話。”

杜心婭聽到這聲音,愣了半秒,隨即掛了電話。

許淺安:!

她瞪向司慎行,“你是生怕她不知道我們在乾什麼是吧?”

司慎行拿過她的手機放到床頭櫃上,俯下身繼續作亂,“老婆,**一刻值千金。”

許淺安無語。

然而,不過兩秒,司慎行的手機響了。

司慎行動作僵住。

許淺安眉梢輕挑,“這次可是你的手機在響。”

司慎行咬牙,“下次辦事前一定要關手機!”

他拿過手機,想要掛掉,但看到來電顯示是陳銘,才選擇接通。

“你最好是有正事說。”司慎行強壓著怒火。

陳銘的聲音很急,“司總,邀請的國外采礦團隊,出了狀況,下週三他們到不了。”

“什麼情況?”司慎行瞬間嚴肅,從許淺安身上起身,並拉過被子給她蓋上。

同時,順手撈過浴袍穿上。

陳銘如實道,“具體原因不知道,剛纔那邊的負責人給我打電話,說是延後半個月再過來。”

“知道了,我親自跟那邊聯絡。”

掛了電話,司慎行眉頭緊擰。

他看了眼躺床上的許淺安,俯身過去親了親她額頭,“情況緊急,我得先去處理。”

鑽石礦可不是小事,國外的團隊延後半個月再過來,也就意味著工期往後延。--起伏大了些,纔會著了道。粥粥也想到了這一點,拉著他的手說:“等以後他們要是再來,我就把他們打跑!”說著,粥粥衝對麵的黑衣人揮了揮肉乎乎的小拳頭。看到她這樣,駱錦的嘴角不由緩緩勾起一抹笑容,眉宇間的鬱氣也緩緩散開。麵前的黑衣人也緩緩消失,幾秒後,周圍又回到了剛纔的那個林子。看似他過了好幾年,但實際上現實中的時間纔過去兩個多小時而已。見狀,粥粥眼睛一亮,“哇出來了呀。”粥粥眨了眨眼,又疑惑道:“可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