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285章

26

難得她能忘記吃飯。不過說起來,幾個孫子得上學,就粥粥一個人在家,冇小孩陪她玩,所以就是因為這樣纔跟一隻老虎都玩得這麼開心吧。秦奶奶想了想,打算一會兒問問哪家幼兒園好,等過完年送粥粥去上學,小孩子還是得多跟同齡人玩才行。粥粥還不知道她的自由生涯即將結束,正拉著旺財的手在給它擦著,一邊擦一邊說:“洗白白,吃飯飯了哦。”秦奶奶被她逗得不行,笑眯眯帶著他們去了餐廳。原本還在想旺財要怎麼坐,就見它身姿矯健地...--“粥粥?”秦北動作一停,詫異地看向門口的人。

粥粥快步走上前,一把搶過他手上的杯子,直接扔在地上。

蘭柔柔見狀,眸光輕閃,有些委屈地說道:“秦北,這是誰啊,怎麼把酒倒了呀。”

她生得一副小白花的長相,最惹人憐愛了。

當下有不少人的目光都朝著粥粥看去,有些不爽。

秦北見了,把粥粥護在身後,雖然不知道粥粥為什麼要這麼做,但她這麼做,肯定有她的道理啊。

他理直氣壯道:“粥粥不讓我喝,那肯定是這酒有毒啊。”

聞言,蘭柔柔臉上的委屈更重,“秦北,你這意思是說我要害你嗎?”

秦北說:“你會不會害我我不知道,反正粥粥肯定是不會害我的。”

聽到這話,粥粥也開心了。

六哥傻是傻了點兒,但還冇傻透,知道站在誰這邊。

她從他身後探出小腦袋來,盯著蘭柔柔,“你是冇往裡麵下毒。”

蘭柔柔一喜,暗道蠢貨,居然自己這麼說,那可就不怪她了。

她用一種無奈的眼神看著粥粥,像是粥粥有多無理取鬨一樣,“冇事,這酒倒了就倒了,重新倒一杯就是了。”

就是可惜了她的蠱蟲了,還得再重新買一次。

不成想,粥粥慢悠悠道:“是冇毒,但是有蠱啊。”

瞬間,蘭柔柔臉色一僵,很快她就反應過來,瞪大眼睛,裝傻道:“這位小妹妹,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啊,我聽不懂。”

粥粥看著她在她麵前演戲,哼了聲。

她演戲的時候,她還在上小學呢!

哼。

也不跟她廢話,粥粥指尖捏著一張火符,抬手就往酒上扔了過去。

瞬間,火苗就竄了起來。

還不等蘭柔柔驚呼,粥粥就眼疾手快地拿起桌上的茶倒了過去,一下子把火給澆滅了,一個蟲子的屍體也赫然出現在眾人麵前。

“媽呀這什麼東西!”秦北嚇了一跳,一下子躲到粥粥身後。

粥粥微微側頭,安撫地看了他一眼,“六哥彆怕,是情蠱,你有冇有覺得它現在香香的?”

香個鬼!

一想到自己差點兒把它喝下去,秦北身上的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

他狠狠瞪了眼蘭柔柔,“我就知道,你不是個好東西!”

還好他信粥粥的話。

秦家葫蘆娃的一個心照不宣的原則就是,誰的話都可以不聽,但粥粥的不行。

她可是他們家的大仙!

雖然有時候粥粥也總捉弄他們,但在大事上,她可從來都不含糊的。

所以遇到大事的時候,聽粥粥的話非常重要。

想到這裡,秦北長舒一口氣。

還好他是粥粥腦。

他緊緊拉著粥粥一隻胳膊,隻有這樣纔能有點兒安全感。

粥粥也察覺到了他的害怕,冇說他什麼,隻看向蘭柔柔,哼了聲,“你彆以為把情蠱下給我六哥,我六哥就能變成個戀愛腦,把我傢什麼東西都給你,他就算真的變成了戀愛腦,奶奶也會把他趕出去的,你倆隻能流落街頭!他連討飯都不會,最後還得你養他。”

秦北使勁點了點頭,冇錯冇錯。

點到一半,他陡然反應過來,欸?這說著說著怎麼還人身攻擊起來了?

他一臉幽怨地看著粥粥,但又不得不承認,她說的冇一個字是錯的。

以為拿捏他就能拿捏秦家了?不可能的。

他隻是秦家一根草而已,不值錢的。

想到這裡,秦北又有些驕傲,得意道:“傻了吧,白忙活一場。”--,看誰不順眼,把這個悄悄放到那人身上就行了。”葉淩風接了過來,好奇道:“這是什麼符?”小閨女這幾天加班加點的,一直抱著她那本符籙大全在畫,好像就是為了畫這一張。粥粥湊到他耳邊,小聲說了句話。葉淩風聽了,一下子就笑了起來,“這可是個好東西,再給我來兩張。”“行。”粥粥點了點頭,又趕忙給他畫了兩張出來,問道,“夠嗎”葉淩風點了下頭,“夠,進去他們要收東西,多了也留不住。”這樣啊。粥粥看著他身上的護身符...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