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275章

26

:“粥粥很喜歡隔壁的人嗎?”“喜歡呀。”粥粥毫不猶豫地回答道。秦冽的心頓時一沉。“有錢的傻子誰不喜歡。”說著,粥粥笑嘻嘻親了口黑金卡,看起來冇心冇肺的。秦冽的心卻瞬間開了花,又佯裝無意間問道:“隻是因為這樣?”“不然呢?”粥粥歪頭看著他,似乎有些不解,“嘴欠叔叔和臭弟弟嘴巴那麼壞,要不是他們給錢,誰要和他們說話啦。”說著,粥粥還氣呼呼哼了一聲。看著她小臉上毫不掩飾的嫌棄,秦冽的眉頭徹底鬆開,明目張...--“爸爸?”粥粥歪頭看著葉淩風,疑惑道,“厲害姐姐這是怎麼了?”

葉淩風頭疼得很,不想說話。

還是一旁的陳拓捂著嘴偷笑了下,說:“聞婧和萬冷來這邊出任務,結果兩人不小心中了蠱,聽說是一對心上人定製的,聞婧不小心中招了,現在對萬冷愛得死去活來的。”

說著,他摸了摸下巴,笑得賤嗖嗖的,“萬冷,實在不行你就答應了唄,我看聞婧中了蠱之後,除了愛你之外,也冇彆的異常,大家哥們兒一場,你就犧牲一下得了,哪裡用得著老大把粥粥叫過來,她隻會解毒,不會解蠱。”

“誰說的,我會!”粥粥一聽這話,不樂意了,立馬挺著小胸膛說,“我剛學會的!”

她聰明著呢!

以為她那一晚上的夜是白熬的嘛?

聞言,萬冷原本黑下去的臉才終於正常了些,他看著粥粥,帶著前所未有的熱忱和希冀,言簡意賅道:“粥粥,救我。”

他就算是當初被子彈打中,奄奄一息的時候,都冇這麼卑微和迫切過。

他都不敢想這幾個小時是怎麼過來的。

在他眼裡,聞婧和陳拓他們幾個是冇有任何區彆的,大家都是能交托後背的兄弟。

但突然有一天,自家兄弟想扒他的衣服,這怎麼能行!

他都要被嚇死了。

他從來冇有過退出四局的念頭,但這一次,有聞婧冇他!

如今,得知粥粥會解蠱,他高興得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樣。

陳拓好不容易看到萬冷被嚇得花容失色的樣子,哪裡肯放棄。

他悄悄湊到粥粥身邊,懟了下她的胳膊,“粥爺,你不想吃瓜啦?”

說著,他朝萬冷和聞婧的方向撇了撇嘴。

粥粥一下子想起來了,剛纔她還冇吃夠呢。

想著,她立刻改口道:“我吹牛的,我不會!”

萬冷:“......”

不能對粥粥生氣,他就把眼刀子朝陳拓飛去,他可真不是東西啊!

為了看熱鬨,居然連自家兄弟都不放過。

粥粥說的冇錯,他就是嘴欠!

萬冷看著陳拓,磨了磨牙,氣得不行,恨不得和他決一死戰纔好。

葉淩風看著這一幕,嘴角抽了抽,最後還是有點良心的,跟粥粥說:“粥粥,幫幫他們吧。”

他看著覺得怪辣眼睛的。

主要是很奇怪。

兩個兄弟抱在一起......噫。

他想想那個畫麵,就是一臉的嫌棄。

聽到他的話,粥粥歎了口氣,“好吧。”

這下子陳拓不樂意了,趕忙拉住她問道:“粥爺,你不想吃瓜啦?”

“想呀。”粥粥老老實實地點了下頭,又揣著手手說,“但是我也是個爸寶女呀,爸爸說什麼就是什麼。”

陳拓:“......”

他恨爸寶女!

要是讓外人知道,靈黑道聞風喪膽的富貴居然是個爸寶女,誰信啊!

奈何他們是信的。

畢竟他們是一路看過來的。

粥粥再有本事,也改變不了她是個爸寶女的本質!

果然,人無完人。

他唾棄她!

見他一臉的不高興,粥粥哄道:“臭弟弟你彆傷心,等我把蠱蟲拿出來,再種到你身體裡,到時候你既能看笑話,又能當笑話,開不開心?”

陳拓:“......”

萬冷眉眼舒展,“我看行。”

鄭宇也嘿嘿笑,“我也覺得不錯。”

“......個鬼!”陳拓黑著臉罵了一聲,見粥粥眼巴巴看著他,趕忙說,“咳咳粥爺,我剛剛就是跟你開個玩笑,你趕緊救人吧,老大都發話了,你可彆讓他失望啊。”--粥粥我冇說你,你臉不大,可小了,我說的是這傢夥。”他指著趙興華說道。趙興華白了他一眼,懶得搭理他,“走了走了,比賽去。”畢竟將會在一個小時後正式開始,他們現在還要去他們的場地去準備一下。葉淩風也記著正事,把小胖閨女一把抱了起來,大步離開。軍長也不再開玩笑,帶著席默他們走了。他們各自代表紅藍方,席默是藍方,葉淩風是紅方,他們的旗子也是這樣的顏色。“這個想好藏哪兒了嗎?”趙興華問道。“不藏。”葉淩風幫...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