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26

致妥當,倒是意外地適合守山人這份工作。高子淮是打心眼裡敬佩身旁的這位老人,二十八歲上山,終年守護著玉坤山,直到如今七十六歲,四十八年的堅守的同時,致力於極地物種譜係的完善,填補了相關領域上的空白,為國家植物學做出了突出的貢獻。因此受到了政府的表彰,並安排了一個專訪,時間就定在明天。時間再長些,屋外冷風吹得高子淮瑟瑟發抖,反觀身旁的桑老太太,倒是渾然不覺,精神矍鑠、目光清明。出於年輕人要強的性格,高...-

“桑老,外麵風大,您進屋歇著?”

“不礙事,我啊,已經習慣了。”

眼看著勸不動,青年索性坐在老人身邊。新來的護林員小高很年輕,過了今年也不過二十五,性子沉穩,做事細緻妥當,倒是意外地適合守山人這份工作。

高子淮是打心眼裡敬佩身旁的這位老人,二十八歲上山,終年守護著玉坤山,直到如今七十六歲,四十八年的堅守的同時,致力於極地物種譜係的完善,填補了相關領域上的空白,為國家植物學做出了突出的貢獻。因此受到了政府的表彰,並安排了一個專訪,時間就定在明天。

時間再長些,屋外冷風吹得高子淮瑟瑟發抖,反觀身旁的桑老太太,倒是渾然不覺,精神矍鑠、目光清明。出於年輕人要強的性格,高子淮打算通過聊天來轉移對身體感知的注意力,不知如何開口,隻好說起以前聽聞關於玉坤山中精怪的傳聞。

“桑老,您說…這山裡當真有山妖嗎?我小時候聽村裡老人說,在改革開放年間還有人親眼看到過咧,白色的衣裳,白色的頭髮。”

“嗯?唯物論的忠實擁護者也會問我這個問題?”

“這不是好奇嘛”

桑嶺聞言笑了笑,視線落在遠處,像是在細細思索,半晌未言。感到有些尷尬,就在高子淮準備換一個話題時,卻突然聽她說

“見過的,唔.…不過不是山妖,是…神祗啊。”

-動,青年索性坐在老人身邊。新來的護林員小高很年輕,過了今年也不過二十五,性子沉穩,做事細緻妥當,倒是意外地適合守山人這份工作。高子淮是打心眼裡敬佩身旁的這位老人,二十八歲上山,終年守護著玉坤山,直到如今七十六歲,四十八年的堅守的同時,致力於極地物種譜係的完善,填補了相關領域上的空白,為國家植物學做出了突出的貢獻。因此受到了政府的表彰,並安排了一個專訪,時間就定在明天。時間再長些,屋外冷風吹得高子淮...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