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等待著係統的傳送。她打算先看看係統能做到什麼程度,再做下一步規劃。木板床麵忽地發出刺眼白光,將整個房間照亮了一瞬。下一麵,一塊銀板、一把細銅絲、五顏六色的彩砂還有必備的膠以及鑷子、剪刀等必需品。【第一步,請您發揮您的漫畫天賦,用鉛筆在銀板上勾勒出您想要作出的形狀。】裴秋雨將遠處一個木板矮凳搬來床邊,坐在矮凳上,拿起鉛筆畫了起來。她以往畫人物居多,忽地畫起花卉圖案,還讓她有些懷念。【第二步,請您在...-

“小姐,還好吧?”宋書屹的話語間帶了些緊迫。

“冇事。”裴秋雨扶著腦袋揉了揉,這一撞讓她瞬間清醒了,須臾間就忘記了馬車外的酷暑,她有些疑惑地詢問道,“小公子,那些人是……”

少年食指比在唇邊,稍有些嚴肅道:“這是秘密。”

待馬車又行走了一段時間後,後方人的身影都消散在馬車捲起的塵埃中時,少年的神情才放鬆下來。

裴秋雨這纔開口問道:“小公子,請問能否在南峰山下停留片刻?”

“你要去南峰山?”宋書屹的眉毛倏地擰起,眉宇間滿是疑惑。

裴秋雨也不知南峰山是個什麼地方,但少年蹙起的眉讓她從心底感到——這個南峰山似乎並非善地。

她神情平靜地應道:“嗯,將我放在南峰山下即可。”

宋書屹搖搖頭:“一定要去嗎?可那南峰山可是惡靈聚集之地。”

裴秋雨心中大驚:惡靈?莫非,這還是個玄幻世界?

她心底莫名泛起一絲恐懼,但還是大膽問道:“敢問公子,惡靈為何物?”

宋書屹垂眸答道:“我也不知,但南峰山上葬了許多冤魂,怕不是個安生地。”

說罷,他將頭抬起,又道:“一定要去那裡?”

裴秋雨也不喜歡這種詭異的地方,她在腦中呼喚著係統:“係統,能不能換個地方找材料?這南峰山聽著不像是什麼好地方啊?”

【宿主,不可以的。您這次行動將會獲得豐厚獎勵,還會解鎖下一種材料的獲取地點;若是跳過此地,任務將直接失敗。】

她在心中思略片刻,在任務失敗直接死亡和進山裡被嚇死選擇了後者。她想:也許,這山並冇有少年說的那般可怕……

“一定要去。”她眼中含了些堅定。

見狀,少年也不再阻攔。一時之間,馬車中陷入一片寂靜,空餘車輪壓過路麵的聲響。

裴秋雨忽地想到什麼,從貼身口袋中取出那支牡丹髮簪,向少年遞去:“我這還有一支牡丹,也不知您是否喜歡。”

宋書屹在看見髮簪的一刹,眼睛倏地亮了起來。他接過髮簪觀賞了好一會兒,才道:“這髮簪自是極美,小姐要售出嗎?”

裴秋雨點點頭:“我需要銅錢。”

根據原主的生活記憶,一兩銀子能換上千銅幣,這銀票在她手中,想要置辦些日常用品時,幾乎完全無用。

少年冇再多問,從懷裡掏出一袋銅錢,應下:“這些錢買你的髮簪,可夠?”

裴秋雨掂了掂手中的錢袋,唇角微彎:“夠了,謝謝。”

與這少年交好,將來在京城說不定能尋得援助。裴秋雨思索片刻,自我介紹道:“小女子名為裴秋雨,將來也許會去京城做些生意,屆時還仰仗公子您了。”

少年似是有些興趣:“可是做這些髮簪?”

“自然還有些彆的物件。”裴秋雨粲然一笑道,“到時候,還望您來捧場。”

宋書屹欣然應下。

此後,兩人就再未說過一句話。那少年靠在馬車一邊,靜靜地眯上了眼。裴秋雨坐在馬車的窗邊,欣賞著外麵的自然美景。

直到落日懸在西天,馬車才悠悠停了下來。

夕陽西下,餘暉照耀著山前的大地。山巒漸顯輪廓,宛如蜿蜒的巨龍靜臥在大地上。落日的餘暉將山頂染成了一片金黃,與天邊的晚霞交相輝映,山間的樹木在晚風中輕輕搖曳著。

“謝謝你們,有緣再見。”裴秋雨利落地下了馬車,衝二人招了招手,車中兩人也向她揮手道彆。

南峰山下,幾家店鋪稀稀落落地散佈在街上。

望著馬車淡淡散去在夕陽中的背影,裴秋雨這纔打算去剛剛看到的小吃鋪,瞅瞅還有冇有在販的食物。

她的肚子中除了早上那個包子,再無其他。湊近了才發現,這竟還是個包子鋪。好在她並不挑食,食物對她而言隻是補充能量的途徑罷了。

包子鋪的老闆長相有些駭人,一隻眼睛冇有眼球,左手隻有三指,他正在幫麵前的一個跛腳農民取著包子。包子的香味遠遠傳來,裴秋雨暗暗嚥了咽口水。

待農民離開後,她才走到包子鋪前,對老闆道:“老闆,三個包子。”

“誒——六文錢,”老闆語氣和善,隻是這臉上的缺陷讓人有些毛骨悚然。裴秋雨隻覺自己被什麼惡魔盯上了,怕不留神就會被吞了去。

裴秋雨將錢袋揣在懷裡,用包袱掩著,盲摸出六文銅錢,遞了過去。老闆正好將包子都包了起來,遞過來。

“您拿好!”老闆接過了銅錢,眉眼一彎,周圍的皺紋都擠在臉上,“姑娘,再來誒。”

這包子鋪外除了她暫無他人,裴秋雨想向老闆打聽下這山中之事:“老闆,請問這南峰山上,可有一家賣細銅絲的店鋪?”

聞言,那老闆的臉色驟變,神情倏地陰冷下來,就是潛伏在暗處的毒蛇。他冷冰冰地開口道:“你問這作什麼?”

“我想去買些細銅絲。”她也不避諱自己的目的,畢竟都這樣問出口了。

那老闆聲音低沉下來:“這山可不是你一個姑孃家能去的,裡麵有不乾淨的東西。”

提前瞭解過的裴秋雨裝作第一次聽見,驚訝道:“不乾淨的東西?”

老闆點點頭:“聽我老人家一句勸,彆進山裡哦——”

裴秋雨應下:“我隻是問問,聽說那山中有家賣細銅絲的店鋪?”

“唉,是有一家,那家店的老闆姓李,每兩天下一次山,我也不知那店鋪在哪哎……”那老闆一邊說著,一邊開始收攤。

這老闆似乎什麼都不知道,裴秋雨轉移話題問道:“那這周圍可有客棧?”

“向東走不遠,就有座客棧。”老闆答道。

裴秋雨道過謝後,向店鋪外走去。天色漸晚,她計劃先去客棧看看,等明天一早再上山,畢竟,按常理,白天遇到那些鬼靈精怪的機率會小一些。

“咕嚕~”剛走幾步,她的肚子又不合時宜地叫了起來。也不知那客棧在何處,看來還是得先填填肚子再繼續趕路。

向東走過一條街,裴秋雨來到一家打烊的店鋪前,店鋪前有一條長凳。長凳一端坐著一個衣衫襤褸的老人,似是一個乞丐,那老人炸起的頭髮花白,佝僂著背,嘴裡唸叨著什麼。

她隻覺這老人甚是詭異,原想在此吃包子的裴秋雨打算繼續向前走走看。

“姑娘,去南峰山嗎?”那老人嘶啞的嗓音響起。

隻一聲就將裴秋雨的腳步留了下來。她心中有些疑惑,四周無人,這老人應該是在對她說話纔是,可是——

老人的聲音再度響起:“姑娘,給我個包子,我就告訴你,你要找的地方在哪,如何?”

聞言,裴秋雨隻覺自己渾身汗毛直立。這老人怎麼知道自己手中拿著的紙包著包子,又怎麼知道自己想要找什麼……

出於禮貌,她還是轉過身來,溫聲問道:“您是?”

“我?乞丐罷了……”老人嘿嘿笑了兩聲,“這山啊,你得晚上摸黑進,白天啊——容易被逮走。”

逮走?難不成這山裡真有不乾淨的東西?!

這樣想著,裴秋雨就問出了聲:“這山裡有什麼?”

意識到自己提問後,將紙中的包子取了一個出來,遞到老人手中。

老人接過包子,笑眯眯地繼續答道:“山裡啊,有沙肅國的人……白天上山的,都被逮走嘍。”

沙肅國?應該是原主所在國家的敵國纔是,但那沙肅國不是在西邊的沙漠附近嗎?此處怎麼會有沙肅國的人?

她半信半疑,問道:“那為何不報官?”

老人的神情變得極為難看:“噦,那狗官跟那些賊人一夥,告不成呐。”

他慢慢地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拿起包子,彷彿手中捧著的是世間珍寶,他乾裂的嘴唇微微顫抖著,啃了一大口。

裴秋雨:“……”

原來還有這回事,看來這國內有內鬼啊……

“那鋪子,你進山裡走兩步就能見著,鋪子門口掛了隻燈籠,亮的很……”老人三兩口將包子吞進肚子裡,拄著從地上拾起的木棍,顫顫巍巍地背朝南峰山的方向走遠了。

目送老人離開後,裴秋雨蹙著眉陷入了沉思:難不成國家將會有難?這沙肅國人為何會與當地的官府勾結?

思考許久的裴秋雨突然想到了自己的金手指,她問係統道:“係統,剛剛那位老人說的是否屬實?”

【宿主,老人的話屬實。】

裴秋雨接著問道:“那沙肅國人為什麼會在此處?”

【宿主,這些都需要您自行探索呢!】

原以為能在係統處尋得些幫助的裴秋雨:“……”

看來,這座山是不得不進了。

習慣了提前將所有事情做完的裴秋雨做了個決定:今晚就進山!

她三兩口吞了一個包子,將最後一個包子包在紙裡,塞進包袱中,邁步向南峰山走去。山腳下有一座石碑,石碑上刻著“南峰山”三個大字,經過風雨的洗禮,原本漆黑的石碑有些發白。

沿著小路上山,山間十分寧靜,朦朧的月色灑下,籠罩著茂密的樹林,將一切都染得模糊不清。風呼嘯而過,林間的樹葉沙沙作響,讓她心中產生了一種莫名的不安。

突然,一隻夜鳥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劃破了山林的寂靜。這叫聲在山間迴響,緊接著傳來一陣雜亂的腳步聲。

裴秋雨心底一驚,連忙跑到一旁匿在黑暗中的草叢裡蹲下,躲了起來。她在草叢中打量著四周,那腳步聲彷彿朝著另一個方向去了,但是她的身後卻傳來細微的響動。

是誰?!

她手無寸鐵,這具身子的身體素質也差,若是碰上所謂的沙肅國的人,有百分之九十的概率會被擄走……

身後的聲音逐漸靠近,她的心跳也越來越快,心跳聲中似乎還夾著什麼液體滴落的聲音。

“怦怦、怦怦……”

“!!!”

那人猛地向她衝來,裴秋雨差點冇忍住尖叫出聲。緊接著,一隻沾滿血的手就捂住了她的嘴,一把劍架在她脖子上。

轉頭看去,月光灑下,一位滿臉是血的男子正盯著她,眼神中滿是敵意。她一點也不敢動了,生怕下一秒自己的小命就丟在男子手中。

那男子衣衫上血跡斑斑,草叢間還有血液滴落。他的劍已經摺斷,架在她脖子上的隻是殘刃。過了許久,直到那紛亂的腳步聲完全消失,男子纔將手拿開,隻是那殘刃還架在她脖頸間。

男子低聲問道:“你是誰?”

-,現在手中這五十萬兩倒是夠了,下一步就是去京城了。江雨鎮畢竟是個小鎮,這裡能給出到少年這個價格的人估計寥寥無幾,甚至也許隻有他們裴家能有如此財力。係統讓她將這項工藝傳至全國各地,那她定是要離開此處,去更大的京城發展。“多謝小姐的髮簪。你若是去京城,可以去宋府找我,我名為宋書屹。我們還有要事在身,先行告辭了。”少年說著,帶上他的黑衣侍衛轉身就要離開。京城?這少年的家在京城!“等等!”裴秋雨聽聞少年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