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雪地 狙使 abo 冰塊

26

吸間的白汽暴露行蹤,他口裡的冰塊已經麻本了半邊口腔。冰水必順著喉腔滑進身體裡,連帶著體溫都涼了些許。瞄準鏡裡,男人似乎和什麼人打著趣,臉上不時湛出笑意。他在車前樹後來迴轉動,每當江陌玉想開槍時,他總能巧妙地隱於各種掩體後,如此反覆。江陌玉緩而均勻地長出一口氣,指腹搭上扳機。男人正淺淺地露著點笑,卻突然若有所感似的,撩起眼皮深綠色的瞳透過一片空白,準確與他對上了視線。糟了!就在這微妙晃神的一瞬,男人...-

茫茫雪原,放眼望去隻有一片淒白.連綿出的山脈像是失了顏色的畫卷。

江陌玉伏在雪地上,冰水濡濕了他的領口。

他壓著一柄黑色狙擊槍,眼晴裡的目光始終落在瞄準鏡上,半響眨一瞬。

為防止呼吸間的白汽暴露行蹤,他口裡的冰塊已經麻本了半邊口腔。冰水必順著喉腔滑進身體裡,連帶著體溫都涼了些許。

瞄準鏡裡,男人似乎和什麼人打著趣,臉上不時湛出笑意。

他在車前樹後來迴轉動,每當江陌玉想開槍時,他總能巧妙地隱於各種掩體後,如此反覆。

江陌玉緩而均勻地長出一口氣,指腹搭上扳機。

男人正淺淺地露著點笑,卻突然若有所感似的,撩起眼皮深綠色的瞳透過一片空白,準確與他對上了視線。

糟了!

就在這微妙晃神的一瞬,男人身子一轉,移到車後,江陌玉許久未再在瞄準鏡裡找到男人的身影。

被髮現了嗎?

“Hey,找我嗎,阿sir?”

晃若近在耳邊的聲音乍響,帶著萬分愉悅的語調,同時江陌玉清晰地感覺腰間被一個堅硬的東西給抵上了。

“趴了這麼長時間,一定很冷吧,嗯?”

男人的手嫻熟地自他的領口探入,溫暖地撫過他著僵冷的臉頰,頸側,動作若觸若離,帶著日愛昧地挑逗著每寸皮膚。

“宋。野。”

迴應他咬牙切齒的,是男人更為愉悅的嗓音,似乎還夾雜著調笑。

“趴在這裡不好受吧,sir.”

話是問句,但宋野的手已然已經從他衣服裡抽出,搭在他臂下。

事已至此,江陌玉也隻能順從男人的動作,屈膝站起。

然而他當然不會如此束手就擒,藉著衣服的遮擋,江陌玉的手伸向彆在腿側的手槍。

“嗯?小貓不乖啊。”

就在江陌玉將手槍抽出來的一瞬,原本站在他身側的宋野猛地半摟著他轉身,藉著身高優勢壓住他的動作。

然後突然,吻了下來。

炙熱的溫度相互交融,宋野的舌尖捲走他口裡冰涼的冰塊,又在江陌玉的口腔重新溫暖起來時挾著不可抗的力將冰水壓回來。

唇齒相撞,舌尖相纏。

冰塊被推來阻去,冰冷地令人腔內發疼的溫度被一層層唾液的溫暖取代。

起先江陌玉還試圖反抗男人的壓製,但是無可避免的,他的呼吸愈加混亂。

被次次攫取了呼吸後,臉上抑製不住的泛起血液上湧的紅,漸漸力不從心。

察覺到對方漸有站不穩的架勢,宋野巧妙地退回一步,滿意地看著江陌玉扶著身旁的樹,低低地喘氣,未完全消融的冰塊綴在他紅潤的唇角。

“你x的.”

眼見江陌玉緩過來要再次舉起槍,宋野挑了挑眉,抿著唇連退幾步,眨眼間已離開數迷之外,隻餘下原地濃烈的鼠尾草資訊素殘留。

黑豹Alpha

f1分化能力:瞬移。

剛他就是用這個能力來到江陌玉麵前的。

分化能力僅能作用在資訊素曾經殘留過的地方,這就意味著,宋野早早地便來這裡踩過點。

而他江陌玉,隻是可笑的,自己踩入圈套的獵物。

“味道不錯哦。”

宋野嘴裡溜出一串流氓哨,舌尖咂摸著嘴裡馥鬱的Omega鬱金香資訊素的味道。

“嘶——”

他遊刃有餘的神情一滯,嘴裡突然蔓延出被冰刺的陣痛。

雪豹Omega

f1分化能力:疼痛再現,同樣作用在資訊素曾經殘存過的生命體上。

“抓人還挺疼的,真凶。”

-原,放眼望去隻有一片淒白.連綿出的山脈像是失了顏色的畫卷。江陌玉伏在雪地上,冰水濡濕了他的領口。他壓著一柄黑色狙擊槍,眼晴裡的目光始終落在瞄準鏡上,半響眨一瞬。為防止呼吸間的白汽暴露行蹤,他口裡的冰塊已經麻本了半邊口腔。冰水必順著喉腔滑進身體裡,連帶著體溫都涼了些許。瞄準鏡裡,男人似乎和什麼人打著趣,臉上不時湛出笑意。他在車前樹後來迴轉動,每當江陌玉想開槍時,他總能巧妙地隱於各種掩體後,如此反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