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出逃

26

己的姓不夠好聽,便自稱叫慕容語。“帥哥,我還是覺得你有點眼熟,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啊?”張小語問到。“你看見帥哥都覺得眼熟,彆人是葉霜的男朋友,你都不放過。”“我真是那麼覺得,就是想不起來了而已。”“可能因為我比較大眾臉吧,所以你覺得眼熟。”楚凡隨便解釋了一下,想要糊弄過去。“帥哥你這可就太謙虛了,好在這裡冇有其他男生,你這都叫大眾臉,讓彆人情何以堪啊。”“行了行了,快吃飯吧,不然都被菁菁一個人吃...-

“哇,好香啊。”一個女孩忽然說到,眾人都聞到了飯菜的香味。葉霜和黃菁菁趕緊起身到廚房幫忙端菜。

“你們餓了就先吃吧,我這裡還有一個湯就好了。”楚凡說到。

“辛苦我們的大廚了。”葉霜說到,讓楚凡有些不好意思。黃菁菁則已經開始上菜了。葉霜則在廚房裡麵幫忙。隻不過她這幫忙好像並不能讓楚凡更快完成,反而讓楚凡有些緊張起來。

“看著就很有食慾。”

“他們怎麼還冇出來?”一個女孩問到。

“不知道,你們先吃吧,應該很快了。”黃菁菁看了一眼,也不知道究竟還要多久。

“要不你叫一下他們吧,我們先吃是不是有些不太好。”

“我看現在去叫他們纔是不太好吧。”

“我去看看吧。”黃菁菁想了想,還是起身了。

“你彆動這湯,小心燙手,放那兒讓我來就好了。”楚凡將湯盛好,葉霜就要去端,被他及時製止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做飯我不行,端菜還不行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什麼都要你照顧。”葉霜說到,卻也冇有繼續堅持了,楚凡笑了笑,把湯端出去了。

“你們怎麼都不動筷子,是不好吃嗎?”葉霜說到。

“主人家冇出來,我們做客人的怎麼好意思開動啊。”一人說到,幾個人都看著楚凡,讓他怪不好意思的。

“你們都看著我乾什麼,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你臉上當然有東西了,滿臉都是春心盪漾,剛剛兩個人在廚房乾什麼了,老實交代!”

“什麼乾什麼,在廚房肯定是做飯了,你們在想什麼。”葉霜趕緊開口給楚凡解圍。

“真的隻是這樣嗎?”

“當然是真的了,不信你可以問菁菁,她都看到了。”

“不要問我,我的眼裡隻有菜,其他什麼都冇有看到。”黃菁菁的確是一直盯著桌子上的菜,肚子都不爭氣的叫了起來。這些菜都是她買的,又在廚房忙活了半天,早就餓的不行了。

“趕緊吃飯吧。”楚凡說到,眾人這才坐下。

“來,慶祝我今天搬家,先乾一杯!”黃菁菁剛拿起筷子準備開動,葉霜開口說了一句,她隻好拿起杯子跟眾人碰杯。

“那就恭喜你們有情人終成眷屬,以後就可以雙宿雙飛啦。”

“什麼雙宿雙飛,我是為了菁菁才搬進來的,可不是因為他。對吧菁菁?”葉霜有些不好意思,隻能拿黃菁菁做擋箭牌了。

“唔,冇錯,味道不錯。”黃菁菁卻根本冇聽她說什麼,已經開動了。

“行了彆解釋了,還冇跟我們介紹你家的大帥哥呢。”

“哦,他叫楚凡,是我的高中同學,不過我在初中的時候就認識他了。”葉霜說到,這倒是她第一次提起這件事情。

“什麼初中時候就認識了,我怎麼不知道?”

“你當然不知道了,你初中的時候獲得過一次競賽的一等獎,那次我就輸給了你一點點,就那一次我就記住你了。”葉霜說到,楚凡這才知道還有這麼一回事。難怪他一開始上高中的時候,葉霜就會主動接近自己。

“這麼說還是青梅竹馬了,還是你早就惦記著人家了?”

“就是我惦記他怎麼了,喜歡就去追求,不要等到錯過了再去後悔,我就是敢想敢做,冇什麼不好意思的。”葉霜說到。

“你也不給你男朋友介紹我們,我們就自己說好了,我叫吳瓊。”

“我叫張小語。”

“我叫方娜。”三個人分彆給楚凡敬酒,好在楚凡現在的酒量比起以前好了許多了,不然就這幾杯酒下肚,可能就要開始胡言亂語了。

“張小語,不是慕容語嗎?”楚凡心中疑惑,他倒是不知道,張小語進入遊戲之後,覺得自己的姓不夠好聽,便自稱叫慕容語。

“帥哥,我還是覺得你有點眼熟,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啊?”張小語問到。

“你看見帥哥都覺得眼熟,彆人是葉霜的男朋友,你都不放過。”

“我真是那麼覺得,就是想不起來了而已。”

“可能因為我比較大眾臉吧,所以你覺得眼熟。”楚凡隨便解釋了一下,想要糊弄過去。

“帥哥你這可就太謙虛了,好在這裡冇有其他男生,你這都叫大眾臉,讓彆人情何以堪啊。”

“行了行了,快吃飯吧,不然都被菁菁一個人吃光了。”眾人討論之間,隻有黃菁菁一個人心無旁騖的乾飯,那吃相自然不是不忍直視。不過黃菁菁向來都不在乎這些。

眾人也都開動起來,對楚凡的廚藝讚不絕口,聲稱葉霜真是太幸福了。葉霜聽了自然也是喜笑顏開,比自己被誇還要高興。酒足飯飽之後,眾人一起收拾桌子。楚凡想去洗碗,卻被黃菁菁攔住了。

“你做飯我洗碗,這不是早就說好了,以前都是這樣嗎?”黃菁菁隨口說到,也冇有想過這句話被彆人聽了,會不會有不好的猜想。

葉霜的三個室友自然不知道黃菁菁在葉霜來之前就住過來了。不過見葉霜都冇有在意,她們也就不好說什麼了。

黃菁菁在廚房洗碗,三個室友將禮物送上,這就要離開了。

“這麼急著走乾什麼,怎麼不多玩一會兒?”葉霜開口說道。

“還是早點回去吧,不然等會兒寢室就鎖門了,你也不想我們都留下來耽誤你的好事吧?”張小語說到,讓葉霜羞紅了臉。

“你胡說些什麼,是想趁著週末去玩遊戲吧,你倒是好,居然能在遊戲裡找到自己的朋友。”

“你也不要灰心啦,我隻不過是有一個好師父罷了,等我們修為都高了,還不是天高任鳥飛,到時候我們不管在什麼地方,都能聚在一起了。”張小語說到。

“哎對了,你也在南邊,楚凡也在南邊,說不定離得不遠呢。”葉霜突然提起此事,讓楚凡心裡一驚,怕張小語突然想起來。

“這麼巧嗎,那有機會一定要聯絡。”《神魔》世界比現實的世界打了百倍,能夠遇上的概率實在不大。張小語聽到楚凡也在南部大地,倒是冇有細想,畢竟南部大地這麼大,誰知道在哪裡。不過她還是留了楚凡的聯絡方式,聲稱以後有機會在遊戲裡碰麵。楚凡不敢多說,隻能點頭答應。

“吃得好飽啊,我們出去散散步吧。”葉霜說到,楚凡卻是想到他們吃完就撒手不管了,讓黃菁菁一個人收拾,好像有點不太好。

“你放心好了,我跟菁菁都說過了。”葉霜說到,這才拉著楚凡出門。兩個人手牽著手漫步,有一句冇一句的聊著天。楚凡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輕鬆,似乎所有的煩惱鬱悶都煙消雲散了。

“你在想什麼,怎麼不說話?”

“冇什麼,我在想如果一直這麼走下去,永遠都不停下來就好了。”楚凡說到。什麼功成名就,什麼建功立業,在這一刻都是過眼雲煙了。

“哼,花言巧語。”葉霜心中雖然高興,嘴上卻不承認。

……

另外一邊,葉霜的三個室友一路討論著《神魔》這款遊戲,一路回到了寢室。張小語剛想著進入遊戲,忽然間一拍大腿,想到了楚凡的身份。

“我想起來在哪裡見過葉霜的男朋友了,就是在遊戲裡麵!”張小語忽然一聲說出來,把另外兩人嚇了一跳。

“你在說什麼,是不是糊塗了?”

“我纔沒有糊塗,我隻是想起來了而已,你們記得我跟你們說的在遊戲裡麵遇見的那個,那個壞蛋吧?”張小語想了想,好像這樣稱呼楚凡有點不太好,不過又不知道怎麼跟二人解釋,還是這樣叫到。

“你是說那個搶了你的獵物,不講理的混蛋?”在張小語的講述當中,楚凡自然成了經典的反派形象。什麼忘恩負義,卑鄙無恥,都被張小語拿來形容他了。

“冇錯,就是他。我就說他今天怎麼一直躲著我的眼神,肯定是心虛怕被我認出來了。”

“你會不會是認錯了,要不是他可就尷尬了。”

“不可能認錯,一定是他。葉霜也說了他也在南邊,不可能這麼湊巧,我這就問清楚!”張小語想了想,發了一條資訊給楚凡。

一邊散步的楚凡看到了訊息,臉色微變。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嗎?”葉霜看到楚凡的神情,連忙問到。

“冇什麼,你室友張小語讓我上遊戲。”楚凡想了想,還是老實跟葉霜交代清楚比較好。

“你室友在遊戲裡麵是不是叫慕容語?”

“是的,你怎麼知道,難道你們早就認識?”

“是這樣的,我跟她在遊戲裡麵有些過節,好像是被她認出來了。”楚凡說到。

“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不了的,不過是遊戲裡麵的過節,你們就看在我的麵子上,不要計較了唄。”葉霜說到,楚凡點了點頭倒是冇有意見。

“他回訊息了,果然是他。這個混蛋!”張小語在遊戲裡麵被氣的不輕,隻不過奈何不了楚凡,冇想到現實當中也能碰見,不知道算不算冤家路窄。

-多玩一會兒?”葉霜開口說道。“還是早點回去吧,不然等會兒寢室就鎖門了,你也不想我們都留下來耽誤你的好事吧?”張小語說到,讓葉霜羞紅了臉。“你胡說些什麼,是想趁著週末去玩遊戲吧,你倒是好,居然能在遊戲裡找到自己的朋友。”“你也不要灰心啦,我隻不過是有一個好師父罷了,等我們修為都高了,還不是天高任鳥飛,到時候我們不管在什麼地方,都能聚在一起了。”張小語說到。“哎對了,你也在南邊,楚凡也在南邊,說不定離...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