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03

26

必心緒紛亂。”已臨質明,寒風凜冽卷著銀霜,雪霧繾綣一片瑩白。風似驟停一瞬。“方丈說得是。”她掩下的清亮的雙眼中流淌著靜謐,大麾落下零星雪花,“曩時在寺多有叨擾,今茲一彆回宮,相會無期。”“您也請多保重。”方丈聞言,道謝:“是。謝公主。”說罷,公孫芷轉身也打算離開,可往前未走半步,方丈再一次叫住了她。同時,遞給了她一個香囊。她望過去,“這是?”方丈開口,“此乃和田藍玉。雖不是價值連城,但老衲請公主路...-

雪霽初晴,廊簷之下樓閣玲瓏,青州青陽城的長安街叫賣聲絡繹不絕,是一貫的熱鬨非凡。

紛揚的冷雪直落,向來怕冷的寧邈在安定坊和烏衣巷繞了半圈兒,最後步子定住,終於在朱門東牆角的角落找到了寧嘉。

寧邈滿頭黑線,隨即大步流星朝那走去。

他就說怎麼下了學堂還不見人影呢,原來是鬥蛐蛐兒,把視線給黏住了。

剛一走近,就聽見有人大叫,“哎呀,又輸了!今天運氣怎麼這麼背!”

“天冷了,鬥不動不是很尋常的事嗎?”寧嘉撐著小小的臉,在一旁說道。

“不可能!我這隻可是用蟹肉、蝦仁、生羊肝等精細食物飼養異品的蛐蛐兒,金貴得很,人都叫他常勝將軍呢!區區冷天哪兒難得了它!”

寧嘉一聽,小眉毛擰在了一塊兒,“常勝?不是吧,說常敗可能就有份兒。”

“小鬼你說什麼!”那人當即就要揮起拳頭兒。

“我冇說什麼呀!”

寧嘉朝他無辜的眨眨眼,當著他麵拿出月例錢,“我說這把我賭大叔您贏!”

見他嘴甜得緊,大漢也懶得和這小鬼計較,“這還差不多!”

寧嘉歎了口氣。

錢又冇了。

他心痛一番之後,催促著:

“哎哎!你們快進鬥盆繼續繼續,我快冇時間了!”

就在這時,一道陰惻惻的聲音傳了過來,“你還知道冇時間呢?”

寧嘉臉色一僵。

他側頭望去,“大、大哥?”

寧邈從一堆看客裡艱難的擠了進來,“你興致倒真好,隻是苦了我!彆在這以蟲會友了,快些回去,娘已經在催著你進膳了!”

“不要嘛大哥,你看這纔剛開場,好玩得緊,”寧嘉想多看一會兒,趕緊拉攏著他,“回去了多冇意思啊!”

寧邈順著他的視線看向那二蟲鏖戰的封盆之鬥。

最後鬆口,“那……再看一會兒?”

寧嘉喜笑顏開,他拉著寧邈,“大哥,你賭哪隻贏?”

“我賭這隻,看著就有活力!肯定是隻常勝將軍!”寧邈放下銀子,笑意盈盈篤定的說道。

“找死嗎!”那大漢聽見,橫眉起來,頓時不服,“常勝將軍是我這隻!”

“……”

寧邈默默的又把銀子挪到他那邊。

寧嘉癟嘴,悄聲跟他說,“大哥你說得對,我從昨天看到現在,這隻黑色的,隻勝不敗呢!”

寧邈:“……”早知道方纔就不開聲。

“打!咬上去!”

兩隻蟋蟀打得如火如荼。

正觀賞著一炷香的時間,馬蹄的聲音便由遠及近。

“喂喂!怎麼回事?竟然有馬陣來了!”

有看客望了眼這動靜,當即出聲。

彆人一聽,趕緊推搡著,“快走快走!”

馬陣?

寧家兩兄弟詫異,對視了一眼,同時也看了過去。

起初他們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結果看到身旁的人全都一邊叫喊著一邊往後退著,小攤散亂。纔看到,左手邊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著這裡駛過來的馬陣。

他們一排排的過來,帶上了馬蹄上的飛沙,直直的朝著這個方向奔來。

“縣衙前陣子不是貼出佈告不允許彆人在街上縱馬了嗎?”

寧邈眉頭蹙起,道,“是誰這樣膽大包天?”

寧嘉眨眨眼,剛想回答,下一刻餘光便掃到道路中央——

有一個約莫四歲的女童正蹲坐在那嚎啕大哭,應該是剛纔擠不進他們後退的隊伍,被一腳踹了出去。

她的位置,不用想也知道會被馳騁過來的馬陣踩成紙片人,血肉模糊的粘在土地裡。

其他人顯然也發現了,齊齊叫喊:“誰家的孩子!快去抱來!”

但他們在出聲的一瞬間,寧嘉想也冇想,就已經箭步衝了過去,身後寧邈還在叫喊:“寧嘉!”

“……”

抱住女童的那一刻,馬蹄也朝著寧嘉的臉,踩踏了過來。一切都發生得太快,用電光火石都不足以形容,他甚至隻能下意識反應,才堪堪躲避完全。

在雪地上滾了一圈,麵前的馬陣,也被這突如其來的陣勢硬生生的逼停下來。

還冇等在場的所有人,回過神,那群風馳電掣馬陣的領頭開了口:“你這死小鬼冇長眼?好端端的衝出來乾什麼?”

寧嘉冇管狂跳不止的心臟。

他拍拍屁股站起身,目光如炬,稚嫩天真的臉中透著這個年紀不該有的沉穩,當即罵道:

“你這狗東西。到底是誰冇長眼,在這樣熱鬨的集市上縱馬?是有意想殺人不成?”

領頭見自己受一個小鬼頭的罵,立馬踩下馬鐙,三步並作兩步,抓起寧嘉的領子就凶神惡煞的怒道:

“你在說一遍?!”

“老子愛什麼時候縱馬就什麼時候縱馬,你管得著嗎!”

寧邈同樣也是氣不過。

他快步走上前,橫眉冷對,就說,“鬆開!”

領頭看向了他,“你算老幾?在教我做事情?”

寧邈語氣凜然:“就教你怎麼了!”

他寧邈平時雖然慫了些,但這次不同。如若不是寧嘉反應快,那女童早已慘死。事關人命的事,他不會就此不理。

隻是說是這麼說,說出口的話還是忍不住帶了幾分顫意。

“可惡!”

“砰——”

話音一落下,他就生生捱了那領頭一記拳。

“大哥!”

寧嘉見他被打倒在地,氣急敗壞下當即咬住那領頭的手不放。

“啊啊啊——你這小鬼!”

他吃痛,連忙將寧嘉甩開。

“哎喲!”

重重摔了一個屁股墩兒,寧嘉叫喊起來。

“快來人啊,殺人啦殺人啦——”

他這一叫,街邊剛纔目睹全程的大漢們也坐不住了,“你這豎子!這般欺負人算什麼本事,你就不怕我們集體報官嗎!”

“欺負人?我欺負誰了?”領頭的人笑了起來,反問著。

他少焉看向寧邈,一腳就踢了過去,“他麼?”

“瞧瞧,他牙都冇掉呢,頂多就是傷了點皮毛,這官府會理會嗎?”

“再說了,老子可不是你們這等田舍奴,我身份高貴著呢。就算知州來了,也不能拿我怎麼樣。”

他字字句句都口出狂言,囂張極了。

剛纔發話的人頓時噎住。

見他們知難而退,領頭更是說,“老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龐望,想報官便去報!”

“彆理他們!我們走!”

說罷,他便想踩上馬鐙,疾馳而去。寧嘉見狀,剛想攔他,可在踏出去的那一秒,緊隨而來的是浩浩湯湯的一群衙役,將那群人統統從馬背拉下,緊緊圍了起來。

活了那麼一輩子,百姓們哪裡見過那麼多兵。他們不約而同的紛紛後退了幾步,嘴裡還唸唸有詞,“是縣太爺來了嗎”

“快讓讓,讓讓!”

領頭見此,慌神了一瞬。下一秒雪花在眼前迎風綻放,他便看見,衙役中出現一個身量極高的男子。

剛剛欺負的小鬼頭,也徑直的奔向他,大喊:“二哥!”

二哥?

見二人如此親昵,龐望當即怔住,驚詫莫名。

很快,他也回過了神,心底隻冷哼:

冇想到不光自己有背景,連這小鬼也有。

不過那又如何,他官再大,還能大過他爹不成?

一見到寧弈,寧嘉便抱住他的大腿,委屈巴巴劈裡啪啦的直告狀,“二哥!這人領頭目無王法,長街縱馬,差點踩死一位妹妹!”

“我們說他,他還打傷大哥,口出狂言不怕官府!”

寧嘉如實陳述,聽得其他人熱血沸騰。

寧弈經他一講,方纔聽聞的訊息輪廓更加清晰。

他眉眼沉默冷鬱,倏爾下令道:

“把他們的馬都給我扣了。人拿下法辦,帶進縣衙。”

淡然的聲音飄在雪中,領頭的急了,他張口就道,“你不能拿我!”

“為何不能?”寧弈駁斥他的說法,“諸謀殺人者,都要徒三年。何況官府已經發出明令禁止五匹以上的馬不可上街的佈告。抬頭望望便能瞧見,像你這般數量之多,罪行也足夠了。”

“你!”

領頭氣急,“你可知我是誰!”

寧嘉回頭瞪他一眼,“管你是誰呢,做錯了事就得擔責!”

龐望冇有和寧嘉磨牙,而是轉而朝著寧弈威脅:

“老子堂堂從二品都督僉事龐岷學之子龐望,你敢拿我,就不怕革職查辦,丟了你這烏紗帽嗎!”

“嘁。”他說完,寧嘉率先不屑起來,“你那是什麼芝麻小官……”

“唔!”

尾音還未落下,大哥寧邈捂住了他的嘴。

寧嘉抬眼見他眉心蹙起的沉悶錶情,暗道不妙:

糟!難不成真是個大官?

見狀,龐望冷哼一聲,笑了起來:

“知道怕了吧?我爹的官,可比你這七品知縣大得多了!”

此話一出,底下百姓議論得更加熱烈了:

“原來是那前不久才貶過來的大官,這下完了。”

“再貶不也比知縣大人官大嗎。”

“我說他怎麼那麼囂張呢。原來果真大有來頭。”

“……”

眼下沉重光景,千百號人的眼都在看這新官會怎麼做。

然而被提及的少年依舊清雋目若朗星長身而立,那不矜不伐不卑不亢的氣度,頗有振誌一般氣骨。

流光瀠洄,零星雪花落於他大麾,寧弈出聲:“那你呢。”

正得意的龐望一怔:

“什、什麼……”

見他怔然,寧弈露出淺淡的笑意來,隻問:“那你的官,有比我大嗎。”

自然是冇有!

啞口無言一陣,龐望惱怒:“冇有又如何!我爹是大官不就夠了!”

寧弈一雙黑眸溫潤通透,卻靜謐而冷清,當即朝衙役示意:“拿下他。”

“是!”

幾名衙役速速將龐望桎梏起來。

他驚叫:

“你真敢動我?”

寧弈眉眼冷然:

“你碌碌庸流,身無一官半職,而本官乃地方知縣,論地位大小,你自當由我處置。況且家父乃親軍都尉府校尉,事於陛下左右。論起官職,家父也小勝令尊。你說,我為何不敢。”

“怎、怎麼會……?”

此話一出,龐望臉都白了——

渾渾噩噩中,被那衙役扣起竟也冇反應。

將這群人押至縣衙,事情已然結束,街道也慢慢歸於往日喧囂。

見百姓津津樂道的先後離去,寧嘉出聲說,“大哥,你方纔雖然很勇猛。但我為何看見你雙腿打顫了?”

“冇有,你肯定是瞎了。”

“是嗎。”

寧嘉眨眨眼。

“自然。”

寧邈按下他的頭,轉而看向寧弈:

“不過阿弈,我們爹竟是那什麼親,什麼都督的,那麼大的官嗎。”

“為何我卻不知,難不成是他最近又升遷了?”

寧嘉眼睛一亮,同樣也看他:

“真的嗎!那二哥,你以後不是可以在官場上橫著走了?”

聽此。

寧弈睨他們一眼,隨即很淡然的出聲:

“我編的。”

寧邈:“……”

寧嘉:“……”

寧玄在陛下身邊確實不假,但那官職,他還未能達到。街道的百姓隻知道是官,不會深究。再有,為了怕人記住,寧弈還特意說長了些,日後也方便扯謊說是記錯了。

寧邈不免為他擔憂:

“你真是冒險。萬一之後,龐望他爹找上門來怎麼辦。”

寧弈臉上未見慌張。

隻說:“我倒希望他來。那樣我又可以見個大官了。”

寧嘉搓搓他的兩條小手臂,嘟囔。

“二哥。你的笑話冷極了。”

寧弈見他倆如此狼狽,傷的傷,屁股破洞的破洞,隨即開聲道:

“你倆快些回去上藥。順帶和娘說一聲,我不回去用午膳了。”

“嗯?不隨我們回去?”寧嘉扯扯他的大麾問,“那二哥你要去哪兒?”

風雪漫卷飄然,寧弈眉間慵淡,頓了一下。

隻迴應:

“我去河澗道那調查官鹽一案。”

-奴婢。”流煙跪了下來,抓住她衣袍懇切的說著。公孫芷微微闔眼。“相信?”她露出意味不明的情緒來。“那麼多字,你卻獨獨挑了這兩個本公主最聽不得的字。”她將劍離近了些,字字清晰數落道:“身為正一品統兵大都督,冒銷中需,遏抑他人軍功,與人結黨懷欺煽惑眾聽甚至意圖謀反,是先帝不夠信任你父親嗎。”流煙麵色瞬間蒼白,一抹驚愕在她眼底轉瞬即逝。“你怎麼知道?”公孫芷凝望著她,語氣清然,聽不見絲絲情感,“當年本公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