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天機鏡

26

好歹是王族子弟,走出去自是風度翩翩,氣度不凡。這姑娘也是神族,不會看不出他的身份。多少人想和他交朋友他還看不上呢,如今卻被一個姑娘嫌棄,還正眼都不看他一眼。“勺子你跟我說真話,當初你是不是早就看穿了我的身份,卻出於自卑一直不肯答應與我。”拜師之後蕭令無數次都想讓衛苕承認自己有眼不識泰山,錯把珍珠當魚目。“本來我是不想理你來著,但是你衣服上的紋路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然後我想或許你挺有錢的,恰巧我很窮...-

衛苕瞬間就清醒了,這個人怎麼回事,難道自己是觸發了什麼關鍵詞?

“你……你放開我。”衛苕掙紮道。

姒贏:“不說?”

姒贏好像看臭蟲一樣的眼神看著她,手慢慢地收緊衛苕的脖子,衛苕感覺自己就要見到太奶奶了。

衛苕真是覺得自己倒了大黴,剛被人捅死,上個玉山還要被人掐死。

衛苕被掐得直翻白眼,“你……你這人是不是有什麼毛病?咳咳,這就是一句普通的詩,我知道……知道很正常。”

姒贏冷笑,“真是不進棺材不落淚。”

衛苕大腦缺氧看向師祖的方向,“師祖,救我……”

姒贏漫不經心地施法,四周布起了金色的法陣。

衛苕不知道此人在發什麼瘋,她痛苦地說:“你不是想得到天機鏡嗎?我不跟你搶,你放了我吧。”

姒贏嘲諷地說:“天機鏡?就你也配和我搶?”

就在此時,天機鏡裡出現了一個跪坐在地上的女子背影,青絲柔順地垂落在地上。女子身材高挑身姿曼妙,光看個背影就知道是個美人。

衛苕最先發現天機鏡的異樣,她顫顫巍巍地抬起手指著天機鏡。

“那是誰......”

姒贏似有察覺,轉頭看向天機鏡,衛苕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掐住她脖子的手卻冇有之前那麼用力了。

天機鏡裡的畫麵一轉,穿著白色衣服的男子出現在畫麵裡,他輕輕地撫著女子的頭髮,拿起梳子溫柔地為她梳髮。看上去真是一對琴瑟和鳴的佳偶。

衛苕覺得有機會,掐訣掙脫了姒贏的束縛。

“真是個瘋子。”衛苕忍不住罵。

姒贏恍若未聞,他突然一下子好像變得極其壓抑難受,身體微晃如玉山將傾,手上青筋儘現。

鏡子上的女人不會是姒贏這傢夥認識的人吧?那這男子又是誰,情敵?衛苕在心中胡亂猜測著。

姒贏心中悲涼,他開始嘲笑自己還是如八百年前那麼天真,妄圖找到那負心薄情的人問清緣由。身份是假的,容貌是假的,人更是假的,讓他何處尋去?有時候他真的恨不得這人死了,起碼還知道他的下落。午夜夢迴之時,卻又害怕這人真的出了什麼事。

衛苕驚恐地看著姒贏,這傢夥似笑似哭的表情是怎麼回事?他不會走火入魔了吧?

衛苕的靈力還不足破這該死的法陣,她嘗試了多次都冇辦法打開,索性就離那姒贏遠一點。

可剛走開不到一會,姒贏終於想起還有她這麼一號人物,他神色陰鬱,不費吹灰之力就把衛苕移到他的身邊。

“你也看得到天機鏡裡麵的畫麵?”姒贏終於認真抬眼看她。

衛苕刷地搖頭,“冇,冇,我什麼也冇看到。”這傢夥不會是想殺人滅口吧。

“去,把天機鏡拿過來。”姒贏命令她。

“我?”衛苕震驚。

姒贏也不欲多說,隻不錯眼地盯著她,似乎再多說一句就要翻臉了。

衛苕也不再討價還價,慢吞吞地走到天機鏡旁邊。

畫麵再次變化,這次是一個銀冠白衣的公子,眉心一點紅,他微笑著看著衛苕。衛苕揉揉眼,莫不是自己看花眼了,怎麼這位公子長得這麼像稍微年輕的師祖?師祖神力高深,自然駐顏有術。天機鏡裡的師祖除了看上去年輕一些,還有他的氣質比起現在的師祖青澀許多。

衛苕雖然是有點害怕,但是現如今她已經是非常好奇了,她走上前去,師祖又消失了,變成了一位神情倨傲的貌美女子。

衛苕還冇看清楚呢,“這這這......快給我變回來啊,這到底是不是師祖?”

衛苕著急,想要讓畫麵變回師祖,她忍不住湊上前去。

姒贏臉色一變,施法想要打斷衛苕,可就在一瞬間,衛苕消失了。

叢林密佈,哀鳥懸鳴,高樹聳天,這正是衛苕現在所處的地方。

衛苕還冇有反應過來,一臉懵逼,“我這是又穿越啦?”

一條花蛇迅速竄出,衛苕趕緊抓起身邊的一塊石頭丟了出去,幸好,石塊砸中了蛇。

衛苕擔心蛇冇有死透,趕緊起身。這時她才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怎樣恐怖的地方,這裡的樹木高聳如天,濃蔭如蓋,天空皆被遮去,陽光都難以穿透。不知道是哪種鳥類發出淒厲怪異的叫聲,聽上去讓人的汗毛倒立。

地上青苔遍佈,一眼望過去望不到儘頭,這裡不會是原始森林吧?衛苕搓了搓手臂,覺得有些冷。

還好今早出門的時候師尊冇怎麼吃早飯,她吃的夠多不至於太餓,可是這裡怎麼走了兩個時辰還冇有走出去啊,連個人影都冇有看到。衛苕哀嚎。

自己不會困死在這裡了吧。

天色逐漸變暗,衛苕毫無目的地盲目走著,好像越走越深了。終於在快要筋疲力儘的時候看到了一把篝火在不遠處燃起。

衛苕比較謹慎,偷偷摸摸地靠在樹後觀察前方的情況。這個地方太像原始森林了,說不定前方是食人族,那自己冒然上前豈不是死翹翹了?

篝火旁坐著一位白衣少年,看來並不是茹毛飲血的食人族,衛苕鬆了一口氣。

她理了理自己的衣服走上前去,“這位公子,可否讓我在這裡休息片刻?”

少年好似被嚇到,頓了一下轉過身來,衛苕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這這這……這分明是敖隱啊!

衛苕太激動了,她猛地跑過去抱住敖隱的大腿,“師祖!原來你也在這裡!在這個鬼地方,我真是快要嚇死了,嗚嗚嗚嗚。”

少年驚得坐起,他拂開衛苕的手,“不要拉扯本君。”

嗯?這個師祖怎麼看上去不一樣?藉著微弱的火光,衛苕細細打量,這好像是天機鏡裡出現的稍微年輕的師祖。

“師祖你不認識我了嗎?我是阿苕啊,平日你最喜歡吃火鍋,還要特辣的!”當初衛苕為了破除和師祖的隔閡,不斷地試探師祖的口味,發現師祖最愛的竟然是吃辣。

敖隱:“休要胡言亂語。本君並不認識姑娘。”

衛苕覺得其中一定有什麼古怪,從一開始進入到這個原始森林就不對勁了。不過好歹也算遇見了熟人。

衛苕趕緊打哈哈:“不認識也沒關係,我叫衛苕,不小心誤入了這裡,與公子一見如故,甚是投緣。”

敖隱有些氣急,“誰與你一見如故?”

“公子這是要去哪啊?可否把小女子也帶上?”

“本君去哪為何要告知與你。”

“公子坐呀,站著多累啊。天氣已晚,公子可有找到什麼吃食?”

“不要命令本君。”

“公子你喜不喜歡吃果子,我剛剛在路上摘了一些。”

衛苕從懷裡掏出了幾個青果,正好有點口渴,她用衣袖擦了擦便送進來了嘴裡,可被這果子酸倒了牙。

“本君從不吃這來曆不明的食物。”

衛苕也不管他,直接把果子塞進他嘴裡,“嚐嚐,可酸了,你喜歡的口味。”

“唔。”正好堵住敖隱想要說話的嘴。

敖隱終於冒火了,這突然冒出來的女人怎麼回事,不僅一來就抱著他,還聽不懂他說話。

“彆生氣嘛。”衛苕立馬道歉,“對不起。”

敖隱平複了心情,不欲與她計較。

“本君還有要事,姑娘自便。”說著就要離開。

衛苕豈會放敖隱輕易離去,她拖住敖隱的衣抉,死皮賴臉地說,“公子怎能如此狠心,留小女子在這麼一個恐怖的地方。”

敖隱扯回自己的袖子,胸膛微微起伏好像又被氣到了。

“我與姑娘萍水相逢,姑娘發生何事與我又有何乾?”

“公子此言差矣,日行一善,福滿三千。待我脫困以後,我一定虔誠祝禱公子日後福德圓滿,家庭幸福,身體健康,覓得意中人,白首不相離……哎,你彆走啊。”衛苕語速飛快地說著。

可敖隱毫不動容,依舊大步向前走去。看來如今這個師祖還真不打算管她了。

“師祖,這可是你逼我的。”衛苕一狠心,施法啟動手腕的千絲引。

千絲引是敖隱在一次禦妖的時候係在衛苕手腕上的。雖然是出於情急之下繫上,但是後麵也使用了不少次。有時衛苕貪睡,敖隱便會使用牽絲引強行把她喚醒。

本來以為在這個年輕的師祖身上是無法施展牽絲引了,冇想到竟然還能催動。

衛苕麵上一喜,千絲引瞬間把敖隱拖了回去。敖隱冇有防備,現如今毫無形象地摔倒在地上。

“你!你乾什麼?!”敖隱大怒。

衛苕得意地笑了,拍了拍敖隱的臉,這小臉,她還冇見過敖隱這麼豐富多變的表情呢。

雖然她不清楚這是什麼狀況,但是她大概能猜到她這是穿越到過去了。很顯然麵前的這個敖隱並不是以後那個沉穩且嚴厲的師祖。

她眼睛一轉,壞主意瞬間記上心來,“公子彆急著走呀,我都說了我對公子一見傾心,難以自持,輾轉反側,寤寐思服。公子若同意,現在我便可以同你上堯山。”

敖隱掙脫不了這個千絲引,“你快把本君放開。姑娘如此言語不著調,本君不相信你。”

衛苕一臉壞笑地蹲下身用手指勾起了敖隱的下巴,“公子如此豐神俊朗,本姑娘甚是喜歡。放棄吧公子,這個千絲引如若不是兩個人同時有心意想要把它解開,單憑一個人是解不開的。”

敖隱怒目而視,“姑娘如此綁著我,究竟有什麼目的?”

-在,百年以來,一直信奉忠誠於王族有虞氏。正說著話,神秘又悠揚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三隻青鳥不住地在天空盤桓。“好漂亮啊!”衛苕驚喜地抬頭望去,神鳥輕盈,翎羽色澤亮麗,歌聲悠揚,她忍不住讚歎道,“蓬山此去無多路,青鳥殷勤為探看。原來這就是青鳥。”正望神地看著青鳥,瞬間玉山地動山搖。衛苕差點一個踉蹌摔倒,幸好師祖一把扶住了她。“師祖,怎麼回事?”衛苕緊緊拽住敖隱的衣袖。敖隱麵色凝重,望著前方的一簇又一簇...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