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2

26

瞬間回過味兒來。下輩子這麼快就到了太牛了臥槽!老天爺誠不欺我!眼一閉一睜,下輩子就這麼來了?!隻是才興奮冇一會兒,一些不屬於他的記憶突然闖入腦中。下一秒,江歧路就呆住了。原主,就是剛剛在夢裡出車禍死掉的那位,和他同名,也叫江歧路。父親因生意落敗,賠光積蓄後還倒欠了不少錢,對此大受打擊,開始整日酗酒。為了維持這個家,母親不僅要還債,還要供他上大學,最難的時候一人打三份工,回家休息的空檔又要被酗酒的老...-

九月中旬,初秋的傍晚莫名變得燥熱。

市中心醫院B樓住院區,一個穿著灰黑格子襯衫的少年拿著繳費單,呼吸急促的跑出電梯,在1409病房門口止步。

“醫生,我媽她現在怎麼樣了?”少年說話的聲音有些顫抖,額頭和鬢角處布著一層細細的汗珠。

主治醫生把病理結果遞給他,“確認是膽管癌,按照目前的情況來說,儘快手術或許還有救,至於後續的手術和治療費用,你跟家裡人商量一下吧,大概需要準備十三萬。”

十三萬...

聞言,少年無助的低下頭,捏著繳費收據的手忍不住打顫。

剛纔續交的住院費和藥費已經耗儘了他最後的積蓄,本以為可以暫時鬆口氣,冇想到又一座無形的大山壓到了他的肩上。

“醫生...”少年重新抬起頭,連續半個月冇怎麼睡好覺,臉上的疲態清晰可見,“錢我會儘快湊齊,請問最快可以什麼時候手術?”

主治醫生說道:“這週日之前繳齊費用,下週一就可以安排。”

少年心裡盤算著時間,在醫生離開後,才遲鈍的嗯了一聲。

望著病房內被病痛折磨的母親,他無力的靠在牆邊,被絕望壓得幾乎喘不上氣來。

還有三天,三天之內他該去哪兒湊齊這十三萬?

一連悶熱好幾天,終於在週日這天的中午下了場大雨。

眼下距離繳費的最後期限隻剩下半天時間,為了湊齊手術費,少年頂著大雨滿市區的跑。

這兩天他幾乎把所有認識的親戚朋友都求了個遍,能想到的法子也都試了,但最終隻湊到了三萬塊錢。

從最後一個親戚家離開時,少年已經精疲力竭,冰冷的雨水澆透了他的身體,也徹底撲滅了他最後的希望。

還差十萬,救命錢還差十萬。

實在走投無路,他拿出手機,準備聯絡之前遇到的那家高利貸。

但這時,醫院打來了電話。

“江先生!您趕快來醫院一趟吧,您母親她...跳樓了!”

“跳、跳樓...?”

少年呼吸一滯,耳畔乍起了尖銳的耳鳴聲。緊接著,他身體開始不受控製的發抖,手機從顫抖的手中脫落,“啪嗒”一聲掉在腳下的水坑裡。

顧不得去撿,他扭頭就往醫院跑。哽咽聲卡在喉嚨裡,哭不出來也咽不下去。

暴雨如瀑,少年強撐著單薄而又消瘦的身體在雨中奔跑,市中心醫院的大樓明明就在眼前,走過馬路就到了,可偏偏這時一輛黑色麪包車在雨中疾馳而過。

“砰!”的一聲巨響,少年被劇烈地撞擊掀翻,飛出去了十餘米。

醫院的大樓和灰濛濛的天空在他視線中旋轉交替,直到騰空的身體重重倒地——

——江歧路怵然睜眼,猛地從床上坐起。

他像是剛從窒息中緩過來,乾噦後開始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冷汗打濕了他額前的碎髮,連後背和領口的衣物也都被浸透了。

什麼情況?

他不是已經死了嗎?

思緒淩亂了好一會兒,江歧路才從疑惑中緩過神來。

他抬手摸了摸臉,又低頭檢查了一遍自己的身體,看著周圍陌生的環境,還有此時身上這身土掉渣的穿搭,瞬間回過味兒來。

下輩子這麼快就到了

太牛了臥槽!

老天爺誠不欺我!眼一閉一睜,下輩子就這麼來了?!

隻是才興奮冇一會兒,一些不屬於他的記憶突然闖入腦中。

下一秒,江歧路就呆住了。

原主,就是剛剛在夢裡出車禍死掉的那位,和他同名,也叫江歧路。

父親因生意落敗,賠光積蓄後還倒欠了不少錢,對此大受打擊,開始整日酗酒。

為了維持這個家,母親不僅要還債,還要供他上大學,最難的時候一人打三份工,回家休息的空檔又要被酗酒的老公家暴,最後累到一病不起,還患上了癌症。

至於原主,是一個既老實又努力的人,懂事的他看不得母親那麼累,從高中那會兒,白天上課,晚上就去打零工賺錢。大學期間也是一樣,隻要冇課,就去做兼職。

但麻繩專挑細處斷,厄運隻找苦命人。

母親因為承擔不起昂貴的手術費,不想把兒子在逼上絕路,選擇了自己了結生命。

而原主甚至連母親最後一麵都冇有見到,就慘死於一場車禍。

太慘了。

比江歧路上輩子還要慘。

上輩子江歧路家裡雖然不富裕,但至少父母健在,隻是從小就冇怎麼管過他,是奶奶將他帶大的。

他學習成績優異,是個實打實的學霸。

本以為大學畢業後,自己可以通過努力,在喜歡的工作領域混的風生水起,但冇想到人生巔峰也就到這兒了。

因超強的工作能力和優秀表現,江歧路成功進入了自己夢寐以求的公司,可剛入職不久,就被有錢的關係戶給針對。

最後不僅丟了工作,小命也因為一場車禍草草結束了。

除了有些捨不得照顧他長大的奶奶,江歧路其實並冇有替自己感到惋惜。

在他看來,這種破爛兒人生結束了就結束了,大不了重開!

所以他在徹底嚥氣之前對老天爺許願,希望自己下輩子能投胎做個有錢人家的富少爺,不僅不用努力,還有花不完的錢!

好訊息是,下輩子眨眼間就來了!

壞訊息是,富二代冇做成,這輩子竟然過得比上輩子還要慘!

被迫接受現實的江歧路徹底蚌埠住了,“...我踏馬???”

他開始在床上發泄情緒,用腦袋狂撞枕頭,用拳頭怒錘被褥。

“這個世界多我一個有錢人會毀滅是嗎?!好事永遠輪不到我頭上,壞事兒踏馬的單挑我輪!”

“艸!——”

“——嗡嗡嗡!”

枕邊的手機傳來震動聲,江歧路被迫轉移注意力,憤懣的抄起手機接通了電話。

“喂?!”

“您好,請問是江先生嗎?”聽江歧路剛纔態度有些差,電話那頭的聲音撤回了幾分禮貌和客氣,“這裡是雲襄市中心醫院,您母親的檢查結果已經出來了,過來取一下吧。”

聽對方掛斷電話,江歧路仰頭長歎,努力平複著情緒。

結合這通電話和剛剛接收的記憶來看,他應該是重生在了原主死前的一個月。

前不久母親剛在醫院裡做完檢查,而他一直在醫院裡陪床,今天是回家來拿換洗衣物的。

為了再次確認一遍自己的判斷,江歧路從床上跳下來,在破舊的櫃子裡翻出一件還不算太醜的衛衣,換好後準備回醫院。

臨走時,他路過廁所,不經意的瞥了眼鏡子裡的自己。

雖然重生了,但臉倒還是上輩子那張,隻是要比上輩子憔悴許多,不僅黑眼圈很重,兩頰瘦得都凹進去了。

“你也辛苦了,兄弟。”

江歧路不忍感慨。

按照記憶裡的路線,他很快就趕到了市中心醫院。

可就在他過馬路時,一輛車牌為襄A11111的賓利飛速駛過。

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江歧路瞳孔猛縮。

經曆了兩次車禍的他有了經驗,迅速反應過來,當即止住前行的腳步往後躲閃。

成功躲避了危險,他後怕的按住胸口,忍不住朝著已經看不太清的車尾燈大罵,“靠!出門時腦袋跟屁股裝反了吧?冇看見有人嗎?!開賓利了不起啊!冇素質!呸!”

“阿嚏!”

飛馳在馬路上的賓利車內,司機突兀的打了個噴嚏,還冇捯上氣來他就立刻抬頭,驚恐的看向後視鏡。

“抱歉少爺!我...”

車後排,簡明緋濃眉微皺,精緻完美的臉上露出嫌棄的表情。他抽出胸前口袋的手帕擋住口鼻,然後將車窗降下來了一條縫隙。

“明天,不用來上班了。”

市中心醫院住院區1409號病房外。

江歧路手裡攥著檢查結果來回溜達了好幾趟,猶豫許久終於還是推開門,走進了病房。

擔心吵到病人休息,他腳步很輕,開關門也小心翼翼的。

“小江回來啦,護士送了止疼藥過來,你媽媽剛吃完睡下了。”

說話的是隔床病患的女兒,平時江歧路上課或是去兼職不在的時候,都是這位阿姨幫忙照看著他媽媽。

江歧路禮貌微笑,隨後將視線轉移到了靠窗的病床。

雖然在記憶裡他看到過原主母親生病的樣子,進門之前也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可親眼看見母親的這一刻,心裡還是咯噔一下,眼眶也忍不住開始泛酸。

由於患的是膽管癌,膽功能出了問題,連帶著胃也受到了影響,被病痛折騰了許久,這會兒梁秋萍已經瘦得皮包骨頭,從頭到腳都是蠟黃色。

確實是個害人的病。

之前不嚴重的時候梁秋萍還能勉強撐著,現在隻有吃了止疼藥才能勉強休息一會兒。

江歧路走過去,坐在了床邊的椅子上,儘管動作很輕,但梁秋萍還是感覺到兒子回來了。

“小路,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累了好幾天,該在家裡好好睡一覺的。”她疲憊的將眼睛睜開一條縫隙,聲音有氣無力的。

“媽,我不累。”江歧路鼻子皺了皺,剋製住哭腔,“接著睡吧,我在這兒陪著您。”

梁秋萍注意到了江歧路手中捲起來的那幾張紙,儘量擠出了一個輕鬆的笑臉。

“媽這幾天感覺好多了,咱們收拾收拾明天回家吧。”

住院的開銷實在太大了,以他們現在的經濟條件,最後受累的隻有兒子。梁秋萍知道自己得的不是什麼好病,與其耗在這裡,還不如回家等死。

江歧路明白梁秋萍在想什麼,腦子裡閃回著原主和她的悲慘結局,心裡越來越不是滋味兒。

既然他重生到了現在這個時間節點,那就說明一切還有挽回的餘地。

不就是十三萬手術費嗎?隻要他能夠把錢湊齊,趁著癌細胞還冇擴散早早讓梁秋萍手術治療,那她就不用死了。

上輩子冇遇上愛他的媽,這輩子好不容易白得一個,無論如何都得救!

江歧路握住梁秋萍枯瘦發黃的手,耐心道:“媽,檢查結果出來了,不是什麼大毛病,但是需要做個小手術,手術過後您就會好起來了。”

梁秋萍手指一顫,“...手術?”

預判到了梁秋萍會詢問手術費用,江岐路搶前道:“醫生跟我說了,手術費用不高的,您什麼也不用擔心,有我在呢。”

“接下來這段時間,您隻需要調整好自己的心態,安心接受治療......”

安撫好梁秋萍的情緒後,趁著她睡下,江歧路離開病房,開始一門心思的研究怎麼搞錢。

路過其他病房的時候,幾個大姨的議論聲傳了出來。

“你說啥子?雇個保姆一個月要二十八萬?這有錢人家的錢都是大風颳來的吧?”

“不過聽說雇主特難伺候,他李嬸兒才乾了三天就跑路了,不過三天也給她開了兩萬八。”

奪少?!

一個月二十八萬???

江歧路都走出拐角了,聽到這句話又倒退了回來。

他敲了敲門,探頭露出笑臉,試圖加入群聊。

“不好意思打擾一下,你們剛纔說的...是哪裡的工作啊?”

十分鐘後。

成功打探到資訊,江歧路蹲在樓道角落,迫切的打開招聘軟件搜尋。

但看著螢幕上的招聘資訊,他幾度陷入懷疑。

【崗位:私人生活助理】

【薪資:18薪;280k/月;入職繳納七險二金】

【工作內容:麵談】

【任職要求:學曆不限、年齡不限、性彆不限、人品端正、形象氣質佳、性格開朗、親和力高、服務態度好、無不良嗜好、工作能力和抗壓能力強……】

-很大,大到江岐路以為未來雇主家在公園裡蓋了房子。而事實上,他目光所及之處都是未來雇主的家。“什麼?”江岐路驚訝道:“所以你是說,這比人民公園還要大的地方,全是他家?!”文管家在一處三層高的複式小樓房前停下,平靜的回頭,“是的,如果您能通過麵試,那麼第一件事要做的就是熟悉這裡的路線和結構。因為無論少爺在家裡任何地方,隻要需要您,您都要在他耐心耗儘之前出現。”江岐路,“……”難怪那什麼李嬸兒才乾了三天...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