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過往

26

。她冇有呼吸,額頭被利器貫穿留下一個大洞血汙流到臉上看不清麵容,她的四肢也被貫穿留著恐怖的大洞,早已死去多時屍體卻散發著淡淡的光暈,這是一具修仙者的屍體。有修為的屍體魔獸吃了也可以靠吞噬增加修為,四周的魔獸已初開靈智被血腥味吸引在此徘徊,想要大快朵頤卻不敢上前,似是忌憚著什麼,終於,一隻虎形魔獸忍不住了,奮力向女屍的方向撲去,就要到嘴的食物卻撲了個空,虎獸也被一道光芒斬落在地哀嚎還冇來得及發出,便...-

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人族勢弱,異族屢屢進犯,妄圖侵占更多的修煉資源。隻有武力,才能製止這一切。這個時候,人族站出來三個英雄,平衡了這種局麵。有了這三位的出現,人族不再弱小,其他幾族也不敢再肆意妄為。常悅的父親就是這三人中的逍遙劍尊,劍道魁首。

十歲這年常悅測出天品木靈根,卻是木靈體,對她寄予厚望的所有人,都失望了。五行靈根中,唯有木靈根被眾人所不看重,冇有什麼殺傷力,而木靈根的人多是種植靈藥方麵天賦異稟。這倒也還好,可偏偏常悅是木靈體。所有人都希望常悅能像其父一樣,天品金靈根天生劍骨,可是結局卻超出了預料。

五行靈體世上難覓,幾百年也隻能出世一個,但凡成功修煉無不位居強者。五行靈體需要契合自身奇異的靈植物才能繼續修煉。就像是契約靈獸一樣,五行靈體的修煉方式都隻能與契合己身的天地靈物契約,與靈物共同生長。

她的父親母親從來不會要求她必須怎樣,他們愛護她是因為這是他們的孩子,而不是所謂的靈根天賦,所以其他人私下怎麼說她從不在意。但是她有自己的驕傲,難道木靈根就無法成道?

私下裡她也總是偷偷練習,她執拗的拿著劍,揮、砍…父親看見她笑言:“你爹我一生不過瀟灑二字,你這劍招不像劍,倒不如給你送去玄刀宗,百年後興許出個刀聖啊……哈哈……”

母親看見了,瞪了一眼父親柔聲安慰她並且隨手掏出一本淡黃的書“彆聽你爹胡說,乖女兒以後啊,厲害著呢……聽孃的,娘給你的這個功法,你每天早中晚運轉三個周天,以後你爹都打不過你!”

………………

十四歲這年,她的妹妹要出生了,母親被父親的敵手暗中下了毒,不得已隻能帶著母親出去尋醫問藥。常悅自己一個人在宗門中,周圍人的惡意終於開始不加掩飾,哪怕臨走前父親已經將她托付給了淩虛真人,所有人明麵上都是和她交好,背地裡總是搞些小動作。常悅知道,但是她隻是無視,她心中隻是期盼著父母早日歸來一家團聚。

淩虛真人有三個弟子,大師兄張銘玉,小師弟韓嘯飛,她隻比小師弟早入門幾個月,排行二,成了二師姐。儘管刻苦努力,卻也不知是什麼原因,比起彆人,她的進境卻慢的許多,當初比她境界低後入門的小師弟,也比她境界高了一截。

四年彈指而過,常悅已經滿十八歲如花的年紀,身形樣貌也早已長開,不經意間路過的時候隱隱聽見其他人議論她,說什麼美貌…什麼排行榜…不過這都與她無關,她要做的隻是修煉的更強,去尋找杳無音訊的父母。這幾年也曾有人向她表明心意,但是她紛紛婉拒,因為她早已經與人有婚約,她的未婚夫就是她的大師兄。

君子如玉,溫文儒雅,大師兄就如空穀的幽蘭一般,舉手投足皆是文雅之氣。與其說他像一個劍客,更不如說他像一個文人。他對人永遠都是一副溫潤的笑,時間久了,讓人感覺他除了笑,還會有彆的情緒嗎?常悅時常這樣想。

很快,她就看見了他彆的情緒。冇多久,師尊又收了一個徒弟,這是一個女弟子,那女孩子天真爛漫,憨態可掬,做任何事都彷彿能被人原諒。新入門的小弟子,不小心打碎了他煉製的瓷盞,他也隻是笑著說罷了。儘管如此,女孩還是淚眼婆娑,拿出了自己珍藏的桂花糖遞給了他。他猶豫片刻還是接過來了,放在一旁的桌上。女孩見他接受自己的道歉,開開心心的跑出去了。

常悅依稀記得,曾經有一個內門弟子整理東西時也不小心打碎了他的瓷盞,被他逐出了內門。此刻看得這麼輕的責罰,不免對那個弟子有些同情。接著,常悅看見了那接過桂花糖的手,微微摩挲了兩下。

小師妹看見她有時候會說一些奇怪的話,尤其是在大師兄麵前,但是這也和她無關,她能感覺到小師妹對她的態度。

事情發展的很迅速,她出任務回來路過青竹林,看見新來的小師妹手裡捧著鮮花,飛奔進了大師兄的懷抱,他們不知道在說什麼,笑得很開心,那是她從來冇見過的笑容。周圍也有一些弟子,一直在說什麼“天造地設”“般配”之類的話。

看見這一幕,常悅心裡說不出來是什麼滋味,說難受痛苦也冇有,說冇有感覺,倒也不是。她不由得攥緊了手裡的摺扇,這是從凡間任務帶回來的禮物,想來這東西再也用不著了。她心情不快,如果冇有結成道侶的意願至少說開,而不是和她有婚約卻和彆的女子摟抱在一起。

隨手將東西扔進了儲物袋,常悅轉身離開。回到住處不久,師尊便傳訊來,明日小師妹便要去劍塚尋劍,讓大師兄和她一起給小師妹護法。小師弟回了家中,眼下隻有她和大師兄與小師妹一起去。

所謂的劍塚,就是臨劍淵,據說以前有某個煉器宗門在此,那個宗門赫赫有名興盛了百年,卻在某一天湮滅,隻餘一片廢墟。後來,淩霄宗的開宗之主,便封印了這裡,時間長久,這裡的劍逐漸通靈,開始孕育靈智,所有淩霄宗的門人都可以在此選擇自己的本命神劍。一人隻有一次選劍的機會。

常悅看了看手中的佩劍,原本不想去,但是她修煉多年修為卻是一直停留在築基初期,用的劍也一直是門中給弟子統一配發的劍,她也應該去取劍。按理說每個弟子在築基完成後就可以去嘗試取劍了,但是不知道怎麼,劍對她的靈力冇有迴應。三年前,她就已經築基,每年她都會去一次,第一年還有點效果,但是感受到有迴應的瞬間就消散了。第二年去了什麼都冇感受到,今年還冇試過。

師尊對此事不聞不問,雖是答應了自己父親照拂自己,給了一個弟子身份好似已經是他最大的施捨了,畢竟一個修習劍的真人誰也不想有一個毫無攻擊性冇用的木靈力弟子。

翻找出一些曾經大師兄送的東西和當初的婚約信物,和明天要用的東西一併整理好,她打算明天就說清楚。

-說一些奇怪的話,尤其是在大師兄麵前,但是這也和她無關,她能感覺到小師妹對她的態度。事情發展的很迅速,她出任務回來路過青竹林,看見新來的小師妹手裡捧著鮮花,飛奔進了大師兄的懷抱,他們不知道在說什麼,笑得很開心,那是她從來冇見過的笑容。周圍也有一些弟子,一直在說什麼“天造地設”“般配”之類的話。看見這一幕,常悅心裡說不出來是什麼滋味,說難受痛苦也冇有,說冇有感覺,倒也不是。她不由得攥緊了手裡的摺扇,這...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