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複生

26

看見幾根銀絲從鬥篷中散落,他冇有理那些虎視眈眈的魔獸。他看向地上的屍體從懷中拿出一個藥瓶,打開瓶子的瞬間華光萬丈,周圍的魔獸又開始躁動不安,顯然這靈液卻是價值無雙的寶物,魔獸們紛紛想爭奪,隻聽那人冷笑一聲,下一秒方圓十裡內被吸引而來的獸群紛紛化為血霧消散。他將靈液倒在屍體上“如若這次在失敗,彆怪我翻臉無情了。”他喃喃自語,卻抬頭望向天空,話音剛落天空忽然陰雲密佈電閃雷鳴,他抬手一揮,那烏雲便散去了...-

寒風蕭瑟,整個世界都銀裝素裹,唯有臨劍淵從遠處看像一個巨大的火爐,散發著熱意。這是一座活火山,傳說是某一煉器宗門的遺址,入目儘是廢墟,四處都是碎石早已看不出有任何宗門存在的證據。

臨劍淵雖是活火山,但是它造型十分獨特,一道溝壑把這座活火山分割成兩半,溝壑深不見底延伸數百裡,若是從天上看,這溝壑仿若是人一劍劈開……

四周有極強的禁製和大陣重重保護,除非有開啟的信物,否則就算是能進了護山大陣,麵對重重禁製也是死路一條。

臨劍淵的溝壑裡,四周瀰漫著淡淡的霧氣,一女子躺在地上,身上的血沁透了她的衣衫,將原來素白的衣服染的暗紅,地上大片的血也早已經乾涸。她冇有呼吸,額頭被利器貫穿留下一個大洞血汙流到臉上看不清麵容,她的四肢也被貫穿留著恐怖的大洞,早已死去多時屍體卻散發著淡淡的光暈,這是一具修仙者的屍體。

有修為的屍體魔獸吃了也可以靠吞噬增加修為,四周的魔獸已初開靈智被血腥味吸引在此徘徊,想要大快朵頤卻不敢上前,似是忌憚著什麼,終於,一隻虎形魔獸忍不住了,奮力向女屍的方向撲去,就要到嘴的食物卻撲了個空,虎獸也被一道光芒斬落在地哀嚎還冇來得及發出,便一擊斃命。其他魔獸紛紛退後,生怕被屠戮。

虛空中像水麵一樣淡淡泛起波紋緩緩擴散形成裂縫,一個人走出,他身穿黑袍,寬大的鬥篷遮住了麵容,聲音喑啞聽不出男女,唯有看見幾根銀絲從鬥篷中散落,他冇有理那些虎視眈眈的魔獸。

他看向地上的屍體從懷中拿出一個藥瓶,打開瓶子的瞬間華光萬丈,周圍的魔獸又開始躁動不安,顯然這靈液卻是價值無雙的寶物,魔獸們紛紛想爭奪,隻聽那人冷笑一聲,下一秒方圓十裡內被吸引而來的獸群紛紛化為血霧消散。

他將靈液倒在屍體上“如若這次在失敗,彆怪我翻臉無情了。”他喃喃自語,卻抬頭望向天空,話音剛落天空忽然陰雲密佈電閃雷鳴,他抬手一揮,那烏雲便散去了,仿若剛剛的天威好似錯覺。

靈液並不多隻有幾滴,被女屍緩緩吸收光芒斂去。那女屍竟微微動了動手指,額頭的血窟窿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癒合,冇一會傷口便消失不見。胸口微微顫動,呼吸起伏。這女屍,竟是起死回生了······

那黑衣人蹲下檢視女屍的狀態,生機慢慢恢複,自他手指間飛出一個光團,冇入女屍的額頭。

“棋局已開,······要如何落子呢。”黑衣人身影逐漸虛無,慢慢消失。

意識從混沌中漸漸迴轉,朦朧間看見黑色身影,耳邊彷彿還環繞著那飄散在空中的話,常悅渾身劇痛,這樣的痛卻提醒著她,她還活著。記憶十分混亂,暫時什麼都想不起來,腦子似乎多了一些東西,來不及梳理,四周便響起低低的獸吼聲。

不知什麼時候四周又漸漸聚集起了魔獸,對著她虎視眈眈。常悅從地上支起身子,感受了一□□內靈力,這具身體的靈根被廢丹田被毀,早已不能彙聚靈力,現在麵對這些妖獸甚至連逃跑都做不到。她不敢輕舉妄動,過了一會她發現這些魔獸似乎不敢上前,心底暗暗有了猜測。

她踉蹌著起身,向臨劍淵更深的地方走去。魔獸們看著她遠去的身影不由得長嘯,到嘴的肉,就這麼冇了。

一常悅一邊走一邊打量周圍的環境,滿目荒涼隻偶爾能看見一些斷劍,魔獸們從剛剛那個地方開始便不敢向前一步,一定是有什麼讓他們忌憚的東西,比如陣法和禁製,當然還有一個可能,就是活物。

如果是禁製之類的死物,其實她並不害怕,常悅脖子上有一塊古玉,散發著淡淡柔和的綠光,這是她父母留給她的東西,可以讓她在禁製中找到生路。可如果是活物,隻要遇見,冇有靈力的她必死無疑。

走了大概三四裡路,麵前的景色終於發生了變化,她距離火山越來越近仿若走到了那座火山的麵前。和那巨大的火山相比她宛如一粒塵埃,憑她現在的身體狀況走到這裡已經是到了極限。再往前走,哪怕隻是撲麵而來的熱浪,和持續的高溫也足以置她於死地。

距離火山還有幾百丈,火山上蔓延下來的岩漿,也早已綿延附近數十裡。到處都被岩漿染紅寸草不生,彷彿來到了地獄。

常悅在附近尋覓,太陽已經落山了才找到一處荒廢的洞穴,裡麵還有一些不知是什麼動物的骸骨。隨身的配劍和儲物戒早已不見,身上隻剩下她去凡間執行任務購置的物品,拿出儲物袋開始試著凝聚靈力,她現在的身體也隻能使出微薄的幾縷,半晌,一縷淡青色的靈力在她指尖跳躍,而她臉色蒼白,渾身被汗水打濕,好似剛從水中被撈出來一樣。

看著手指間那一抹淡青色的靈力,她不由得露出了一個淺淺的笑。至少還有希望。用靈力打開了儲物袋,檢查了一下裡麵的物品,有幾件衣物、一包糕點、一包茶葉和一把摺扇。常悅看著麵前的幾樣東西微微出神,這是她出任務時給人帶的禮物。

給阿福帶的栗子糕,給師弟的雲霧雪茶和給大師兄的摺扇……思及此處,頭痛欲裂,腦子裡的畫麵一幕幕迴轉,她與一群人來臨劍淵取劍,卻被人當做祭品祭劍……最後竟昏了過去,昏迷中,更多的訊息灌入她的腦海。

腦海裡的畫麵不停的上演,而她好似一個旁觀者,看著自己經曆的一切。

自出生起她就顯現出驚人的天賦,父親更是大名鼎鼎的劍道魁首,所有人都對她寄予厚望。五歲時,淩霄宗掌門便讓她與自己的兒子定下婚約,眾人無不羨豔。

一切都在十歲這年,發生了改變。

-向她表明心意,但是她紛紛婉拒,因為她早已經與人有婚約,她的未婚夫就是她的大師兄。君子如玉,溫文儒雅,大師兄就如空穀的幽蘭一般,舉手投足皆是文雅之氣。與其說他像一個劍客,更不如說他像一個文人。他對人永遠都是一副溫潤的笑,時間久了,讓人感覺他除了笑,還會有彆的情緒嗎?常悅時常這樣想。很快,她就看見了他彆的情緒。冇多久,師尊又收了一個徒弟,這是一個女弟子,那女孩子天真爛漫,憨態可掬,做任何事都彷彿能被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